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二十二章燕照月的柔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二章燕照月的柔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大哥葉強心不在這邊紙廠,早就跑到深圳那邊撈世界去了。..

所以紙廠這邊的事全都交待給燕家姐弟打理了。

不過葉凡也很放心,相信憑自己的手段燕家姐弟也不敢玩什麼花樣。當然,財務方面的人員都是葉凡親自安排的。

燕秋林不在,門網打開,咋一看見頭有些蓬亂的燕照月,看著她那脖子住的一抹雪白,有些朦朧的媚眼,酥胸半裸,淺紅的草莓頭都頂在外面。

葉凡心裡激靈了一下,暗道:「照月更有成熟少*婦的風韻了。」

鬼使神差!再加上茅台的酒精刺激,葉凡跨前一步,伸手一環就把燕照月給樓進了懷裡。

「別!草草在房間里。」燕照月慌得輕聲哼了一句,轉頭看了看,輕輕的掙扎了一下,不過沒掙開去,也就沒有下一步動作了,似乎是默許了,不過她還是抬眼有些擔心的掃了一眼女兒的房間。

「沒事!她睡了。」葉凡輕聲說著摟著人輕輕把草草的門給關上了,兩人坐在了沙上。

燕照月一臉的紅暈,連脖頸處都有些粉紅泛顯了出來,頭微微的垂著,樣子十分的扭捏迷人。

「我」我失禮了。」葉凡臉被酒精漲得有些紅,滿嘴的酒氣直噴。

「你喝多了,我給你純杯醒酒的湯。」燕照月淺淺一笑,像溫婉的妻子伺候丈夫似的,更是風悄萬種。

「嗯!也好1葉凡半眯著眼,的確有些醉了。本來在臉譜閣就喝高了,結果又被於建臣抓去喝了一瓶,最後去老書記李洪陽處時又淺酌了兩杯。幸好有著內勁化去了三成酒勁,不然早就躺下不省人事了。

「要不你先洗洗,忙了一天也很累了。晚上就住這裡。秋林不在。有房間。」燕照月燉上湯后說道。

「也好!不過我可是不喜歡睡秋林的房間。..」葉凡裝著有些色迷迷樣子,淡淡一笑開玩笑說道。

「不睡秋林房間,那你睡」要不我去跟草草睡,你睡我房間好了,秋林的房間是有股子汗味兒。」燕照月那臉蛋紅得能滴桃染了,白了葉凡一眼,不過她可是在揣著明白裝糊塗。

「那行!燕妹子的房間肯定很香的。我去洗洗。」葉凡說著站起來正想進洗澡間,突然又停住了。有些為難,說道:「我沒帶內衣褲。」

「我」我買得有新的燕照月臉紅紅的說著。見葉凡一臉怪異的望著自己時趕緊又解釋道:「本來準備給秋林的,他還沒回來,你先湊和著用著。」

「嗯1葉凡接過了那套全新的內衣睡衣,也沒說別的。洗完后一穿,正合身。

心裡暗道:「應該不是給燕秋林買的,太合我身體了。我的身骨跟燕秋林比差別很大,莫不是她專門為我買的,一直準備在這裡。難道她真的對我有點那個意思,不然難以解釋為什麼會給我準備得有睡衣,有」這斯一想到這些,想到燕照月那豐滿的身體,心裡頓時活絡了起來,全身如著了火似的燥熱難耐,胯下早就一柱擎天了。

兩人都沒談紙廠的事,那個反而是多餘的了,此刻不宜。

喝完湯后,葉凡瞅了燕照月一眼,屋子裡氣氛曖昧極了,兩人都有些躲躲閃閃。

葉凡伸手輕拂在了燕照月臉上,她只是低垂著頭並沒躲開,任由葉凡動作。

當葉凡的狼爪子拂到她胸脯上時,她是身子骨抖瑟了一下,身子微側了一下,但掙扎的力度並不是特別的強烈。

葉凡一看知道有門,心道:「這也許就是書里描寫的女人對男人的「半推半就。吧,難道她默許了?好像是這個樣子的,不過也許不是」

這廝猶豫了一下,決定隨勢而下,手如靈蛇,一滑之下指頭一勾,順勢解開了燕照月的胸前扣子,一隻手終於罩上了那夢中的高峰上,滑嫩而彈力十足」,

「哦1

燕照月估計是久未被男人寵拂過的緣故,刺激之下忍不住**出聲了。..身子如打擺子般顫慄了幾下,臉一紅趕緊又閉上了嘴唇,不敢看葉凡。

「看來她很敏感1葉凡暗暗欣喜,敏感的女子更有情趣的,往往她們**來得快,很容易滿足。

一陣子搓拂抓捏,葉凡那是上下其手,燕照月早就氣喘吁吁,眼絲泛紅,嘴唇輕輕的砸巴著不作聲,整個身體不小心就進了葉凡懷裡,當然是在某豬哥的故意引導下才完成的。

見時機成熟,葉凡順勢身體一傾整個把燕照月給壓在了沙上,大嘴一張就吸了過去。

在燕照月的顫慄下兩張嘴兒拚命的嚨吸著,彷彿忘記了時間,忘記了年月,忘記了一切。這一吻長達好幾分鐘,唇舌相交,陰陽初步融合。

這廝在吻的時候也沒忘了上下其手,好不快活。比熟。眾廝輕輕用力抱起了燕照月就要往房間而

「別」不行」這時燕照月臨時頭居然掉鏈子了,叫了出來。

「對不起」葉凡以為她不願意,有些不好意思,輕輕放下了她。

對於這種男女之事葉凡絕不會用強的,男人應該風流,但不是建立在不自願的情況下的,不然很難達到水乳交融,陰陽融合共赴快樂的境界。

「和」不是的,,我」我那個來了,」燕照月人一慌張,倒是有些怕葉凡誤會了。趕緊說道,說完后再也不敢看葉凡了,一臉粉臉整個都埋在了葉凡胸口,緊緊的貼著不敢抬頭。只聽到那粗糙的喘氣聲和的心跳。

「倒霉!她「大姨媽。來了!老子運背啊,多好的氣氛、機會全給搞沒了。」葉凡暗暗罵了一句相當的失落。

調侃道:「那你是願意了,那就好。咱們擁被而眠就是了。有抱總比沒抱的好,哈哈哈,,小某男那股子男人狂勁的毛病又患了。

這廝得意的笑著摟起了人來直奔室而去。

雙雙倒在了大床上,再來了一個世紀長吻。雖說不能動真格的,但葉凡同志還是享盡了肉福。

手癮是過足了,不過某人一晚上卻是沒睡,煎熬啊!這個只能看不能吃的東東,的確,是個人都受不了的。

燕照月一直被某豬的棍子頂著,知道某豬肯定難受。

輕聲說道:「要知」。

「怎麼,不說了,要不怎麼?」葉凡手搭在某人胸脯上輕聲陣道。

燕照月不說話,臉蛋紅得似火。

不過一分兒後葉凡同志終於感覺到了一隻顫巍巍的手握在了自己棍子上,原來是她用手,,

一晚上下來可是解決了好幾回,就連燕照月也在暗暗驚呼某人的強悍。

送葉凡上車的時候燕照月說了一句話:「明天就可以了。」令得葉凡這廝浮想著直想去撞牆。暗罵自己來得不是個時候,為何不改今晚上來就好了。

「妹子,你真好,這幾天沒空,走了」。葉凡點了點頭上車緩緩而去。

望著葉凡的車子遠去,燕照月嘆道:「哥!你總是攪得我心煩。唉!你什麼時候結婚時新娘帶給我看看就滿足了,一定要娶個比我漂亮舊倍的妹子才行,不然,我會恨你的

早上點,葉凡趕回了縣裡。

到會議室門口,理了理頭,深吸了一口氣,輕輕的推開門走了進去。

不過剛進去就愣了。

。個常委全盯著他,一下子就成了焦點,有種被火辣辣的東東扎著的感覺。

「呵呵,各位領導都在啊1葉凡擠出了點笑打了個招呼。

「坐吧1賈寶全面無表情哼了一聲。

葉凡的心一格,暗道:「賈寶全的氣色不大好啊!今天的常委會估計得成質詢會了。」

「開始吧,葉凡同志,你把林泉經濟區工程招標的事給各個委員們說說。要求詳細。具體。」衛初蜻話催了。

「行1葉凡把早已準備好的材料拿了出來。每個常委了一份,全面的介紹了林泉經濟區工程招標的籌備情況。以及截止到今天為止報名競標的公司大致情況。

「葉凡同志,這些公司的情況,資質你們經濟區都核實過嗎?。費默話了。

「核實過了,情況大致屬實。而且像淅寧省來的「路豪集團,和「天路集團。人家都壓了徹萬的壓標款在經濟區賬面上。咱們墨香市來的「海天公司。的吳總也壓了勁萬。魚陽本地的「武辰公司。和「日升公司。都壓了佔o萬的標底款子」。葉凡鎮定自若的回答著。

「誰給你權力把外地公司招來競標?這可是涉及到力力萬的大工程,咱們魚陽本地公司哪點差了,你作為魚陽的領導,應該要為魚陽本地作想。可你怎麼做的,反而把錢往外面塞,這個可是很不利於咱們魚陽本地經濟的展,你想想,有這丑力萬巨額資金能解決多少人的暫時就業問題。

能讓多少沒錢治病的老百姓因為有工做賺點錢治病,至少在統計局的賬面上能為咱們魚陽增加一筆不小的產值的,這下倒好。

如果被外地公司競標去后錢給人家賺去了,增加的是人家的產值」紀委書記周長河接了第二炮,口氣嚴厲。一連串炮彈出來似乎想一下子就把葉凡給擊垮。

「周書記!你這話什麼意思?要說誰給的權力,當然是黨和國家給的,最直接點說,是賈書記所代表的縣委縣政府給的。我說得可對賈書記?」葉凡巧妙的把周長河的炮彈引向了縣委書記賈寶全身上。,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