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二十四章唇槍舌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四章唇槍舌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這個方案還不錯,既皆顧了魚陽本地公司,又照顧到了對外地公司競爭的公平,不致於太過於寒人之心。..」謝強倒是搶先點了點頭。「少是少了點,不過也只好如此了,我同意謝部長看法。」肖竣臣說道。

「這個方法還行得通。」費默的點了點頭,他知道,也不能壓得葉凡太狠,如果壓太狠這小子的反作用力可是很強的,惹得他火起來一口咬定要從公平出不給魚陽本地公司面子這個也說得通。

從大義來說此事拿到天下都能行,除非摘了葉凡帽子,林泉經濟區主任易主。不過想拿下葉凡光憑這個是不可能的,從賈寶全的口吻可以看出頗為欣賞葉凡的。

不過費默說完后眼神的餘光不經意地掃了肖竣臣一眼,估計在打算著怎麼樣才能搬倒肖家的「日升公司」這一千萬標段先得由自家的「武辰公司,搶到手的心思了。

其實肖竣臣何嘗不是這種打算,兩人在無意中那寒人眼光倒是對撞到了一起,又很是自然的滑溜開去,好像根本就沒這回事似的。

「嗯!這事就這麼定了,葉凡同志回去后立即組織經濟區的下屬修改方案,對外界通知,此事宜早不宜遲,免得引起不必要的麻煩,當然,有的公司如果認為吃虧了要退出也讓他們退出,時間得有個限制,在通知出后一天之內吧。當然,怎麼樣處理為什麼要修改計劃這一點我相信葉凡同志會妥善處理好的。」賈寶全一臉嚴肅的點了點頭。

「賈書記,我聽說香港飛雲集團已經撤資了?」玉雅枝突然拋出了另一個話題來。

聽她這麼一問,全體常委都盯向了賈寶全。

「嗯!撤資協議都簽定了。」賈寶全肯定了此事是事實。

「聽說葉凡同志自已決定的,撤資這麼大的事既未向縣裡彙報,也沒有在林泉經濟區黨委會上討論通過,完全屬於葉主任個人行為。..

這一點我可是有些想不通了,這可是涉及到四多萬左右的巨額資金投入!咱們魚陽沒有幾個功萬的,葉凡同志這樣子做是不是有些太草率了一些?」費默詭異的一笑,顯得成竹在胸,他這是助力點火了。

「賈書記,這種行為千萬要不得的。9u.net如果下屬全都這樣子,瞞著上級領導,不服從組織,不向組織彙報,咱們的政府成什麼了?對於此種涉及2o四萬資金的巨大瀆職行為,我認為紀委完全可以立案調查了。

」周長河覺得這下子總算是抓到了葉凡的尾巴,居然連立案調查都叫嘯了出來,這廝可是表情嚴肅,還真有一股子紀委書記那黑麵包公的味道。

「瀆職!周書記,你憑什麼說我瀆職?」葉凡也火了,這廝一直在搗鬼,動不動就要立案調查,好像衙門是他家開的一般。

「涉及到力刀萬的資金投入,這麼重大的情況你都不向賈書記或衛縣長彙報難道還稱不上讀職嗎?

先你就嚴重越權了,你怎麼看賈書記和黨的組織。你還有沒一點黨性原則,還有沒一點為人民服務,為國家展出力作貢獻的心思。

你看看,你給咱們魚陽帶來多大的被動?損失有多麼的大,如果香港飛雲集團注資成功的話能解決絲織線毯廠幾百名工人的吃飯問題,而且一年也能為縣財政帶來幾百萬的收入。

就你這胡亂下筆,一個莽撞的決定就給國家造成了這麼巨大的損失還不算瀆職嗎?送你進大牢都綽綽有餘了,哼1周長河臉一板,教起人來了。

「當初賈書記和衛縣長授予了我在縣絲廠的特殊獨立權力,可以視情況自由便利行事。..難道賈書記和衛縣長投權還得通過你周長河同志嗎?

他們行事難道還得向你周長河同志彙報請示成?再說絲廠的事我自有自己的看法,香港飛雲集團提出的唯一條件就是擴大廠區面積,幾乎接近一倍左右。

招商局的鄭力文的經貿委的秦主任組織一批人了解調查后得出結論,如果要把擴廠一倍左右就得把河美路絲廠周邊二百戶左右人家全部搬遷走,這搬遷安置補償等費用可是一大筆巨額資金,涉及到刀。多萬。

而且這筆資金香港飛雲集團那邊又不出半個子兒,咱們縣哪來那麼多錢砸入絲廠去,沒錢憑什麼叫人家搬遷?

現在已經不是以前那種政府一張口群眾就聽話的年代了,現在是法制社會,做什麼都要依法行事。

再說關於香港飛雲集團注資的事我自有辦法,這事我會單獨向賈書記彙報的。」葉凡聲音也大了不少,氣勢高漲。

「瞌瞌1

賈寶全眉頭一皺,敲了下桌子,一臉嚴肅,…且「葉幾同志。注意且與,周長河同志是代表常委跟你曰件么事好好的說就是了,你可以談自己的看法,但要注意對待上級的語氣。」

說完后巡了周長河一眼,說道:「葉凡同志講的是事實,當初我跟衛縣長是有授權他獨立處理縣絲毯廠的事務。

這件事葉凡同志雖說處理得太倉促了一些,我想他應該有自己的理由。對於香港飛雲集團提出的如此苛刻的條件縣裡也的確很為難,既然他們無意投資,提出了撤資的請求,我們也沒必要一直把別人硬栓著。

這個當然要本著雙方互利雙贏的原則才能辦下來,而且這次的事葉凡同志也還算是出了大力的,香港飛雲集團先期投入的勸萬也沒再要了,說是抵他們違約的費用了」賈寶全下了結論,既然賈寶全都不願意再追糾此事了其它常委還有什麼話說。

玉雅枝砸了砸最後也沒出聲音來?周長河陰沉著臉再沒吭聲,費默和肖竣臣有自己的打算,既然葉凡現在掌控著林泉經濟區,自家公司招標的事還得他相助才行。所以也沒再說什麼了。常委會散場后賈寶全板著臉沖葉凡哼道:「下午到我辦公室來,衛縣長一起。」

下午3點多,葉凡剛進賈寶全辦公室。

「哼!這次的事你做得實在欠妥,資金達力刀萬的投資你說給簽了就簽了。也太不把咱們縣委縣政府放眼中了,你還有沒一點黨性原則,一點組織觀念。還有招標的事,咱們本地公司當然得照顧點,這是為地方經濟作想,你好好想想,什麼正義,公平,那個都要建立在一定的基礎上的,還是不成熟啊1葉凡那屁股網坐下賈寶全劈頭蓋臉就是一頓子板子打了下來。

「賈書記,你批評得對。不過香港飛雲集團投資的事你也看見了,人家根本就沒有誠意。與其這樣子拖著,沒完沒了的,雙方都痛苦還不如來個揮劍斷情。反正他們先提出的,那違約金如萬我也頗費了一番唇舌的。」葉凡辯解道。

「你還有功了是不是?眼睛不要太只盯著短期帶來的效益,應該長遠些。如果注資成功的話以後能帶來多少個勁萬,也解決了絲織線毯廠的一籃子破事兒。」賈卓全教道。

「那賈書記說說怎麼解決搬遷的問題?那費用不低,如果咱們魚陽能拿得出刃刀萬的話自己都救活線毯廠了。還邀請飛雲集團幹什麼?」葉凡故意那樣子說。

「樹挪死人挪活,咱們慢慢想輒,總會有法子的。你看看,你這一簽約,飛雲集團那條線可是全斷了。

從縣裡長遠看損失不可估量,你簡直是魚陽的罪人,以著我的看法的話把你丟回天水壩子當一村官還嫌礙眼,哼1衛初疇一炮就直接命中葉凡心臟,來得狠,更猛。

話語中充滿了憤怒,狠狠地盯著葉凡。像要吃人,一點縣長風度都沒了。因為經濟是衛初蜻這個縣長主管的,縣裡經濟上不去她是直接的挨板子人。

「哼!有辦法,你說個辦法出來讓我聽聽。人家都提出撤資了,據可靠消息,他們飛雲集團已經在跟福春市那邊談絲織基地的事了。

我們魚陽交通是一個很大的狂抬,經濟又是一個更大的攔路虎,我倒是要請教一下衛縣長,你有什麼好的法子能拖住飛雲集團。」葉凡微微動怒了,心道這娘們怎麼兇巴巴的,老子又沒把你給幹了。

「怎麼說話的,跟衛縣長說話像抄架啊!你就是這樣子尊敬領導的是不是?還有沒有點組織觀念,你呀你,今天的常委會我就該讓你好好反省一下才對。」啪地一聲賈寶全敲桌子了,嚴厲的叱著葉凡。

「多!就你們能凶老子凶一下就不行,這就是當下屬的悲哀。娘的,這都什麼事。」葉凡心裡暗暗腹誹著賈寶全和衛初蜻,面上卻是換成了淡定的笑,說道:「對不起,我是有些過了。」

「不管了,你原先給我跟賈書記保證過,說是絲織線毯廠的事你作主,你來處理,我們也答應了你的請求,放權給你了。

你倒好,搞成什麼樣子了?好,今天當著賈書記的面,我衛初妨答應你,這絲織線毯廠以後就歸林泉經濟區管轄了,從縣經貿委脫離出來。

工人的工資,福利,民生,生活等問題你自己以後去解決,以後縣裡不管,不插手了。

哼!以後看你怎麼辦?太不像話了。作錯了口氣還這麼硬,簡直就是茅坑裡的臭石頭。」衛初婚圓瞪杏眼,好像賭氣似的,居然把絲織廠打包全扔給了葉凡,這可是一個大包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