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二十五章這姑娘打八十六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二十五章這姑娘打八十六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扁了,網掛瓶回新晚了點,求下月票。..dudu※

「此事絕不可能,衛縣長,原魚陽紙廠這個爛攤子縣裡把它先是扔給了林泉,前段時間林泉經濟區成立時你們又從林泉拔了出來劃分到經濟區旗下。

這下子倒好,又把絲織線毯廠又扔給林泉經濟區,再這樣子下去那縣經貿委乾脆併入林泉經濟區算啦,名存實亡了。

這工作叫我們怎麼開展,咱們林泉經濟區變成收破爛的了是不是?」葉凡故意叫苦了,一臉的憤憤然樣子,其實這小子心裡有自己的主意,所以這樣子說。「那敢情好,你的味口不小嘛,連縣經貿委都想吞下去。我表個態,可以考慮賈寶全居然隨竿子爬了上來,令得葉凡也是呆愣了一下。

心道:「奇怪了,兩位縣太爺好像在演雙簧,不會是設了套讓我往裡鑽吧?應該不可能,也許是我太敏感了。縣經貿委可是管著不少的部門的,經貿委直屬的企事業估計都有幾十家。不過效益都不怎麼好,處於半死不活狀態。害得秦志明這個主任也是叫苦連天,這些天來人也瘦了不少,還不是給那些效益不好的企事業給煩的,總得給人家一口飯吃。」

葉凡心裡搖了搖頭。

「賈書記,我可是不敢那麼想。我只是一個小副縣,擔不起如此大的重擔。」葉凡叫道。

「知道就好,口氣還那麼沖。不過關於絲織線毯廠的事衛縣長也跟我商量過,肖副縣長也同意,直接划拔出來歸林泉經濟區直管了。以後你就是縣絲廠的直接上級領導了。

這事既然是你弄出來的,俗話不是說,解鈴還需系鈴人。你不是要權力嗎,這下子權力夠大了是不是,呵呵」你看看,衛縣長連文件都打好了。你領去看看吧。」賈寶全居然露出一絲笑意,不過那笑意在葉凡的眼裡可是變成了詭異的笑,賈寶全說完后就扔給了葉凡一份紅頭文件,差點沒把他給氣蒙過去。..

快翻了一番下來,臉上肌肉都在顫慄,說道:「真的劃出來了?縣裡總得給點補償是不是?去年香港飛雲集團給的那如真可是屬於絲織線毯廠的。那筆款子我可是聽說沒到縣絲廠賬上,是不是該請衛縣長還給我們,直接哉拔到林泉經濟區賬頭上去。」

葉凡只好退而求次,知道賈寶全和衛初鑄已經挖好了坑,連紅頭文件都整出來了,下面一排字還打著,已經經過縣常委會同意了。自己還想翻出什麼風浪把這破廠子塞回去是不可能的了。.9u.net反正都得接手了,這時也顧不及太多了,乾脆把錢先給要回來再說。

「勸萬,沒有了。」衛初蜻也是詭異的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容看著葉凡,似乎隱含著一絲嘲諷味兒。

「沒有啦?沒有了叫我怎麼辦?那可是勁萬哪?」葉凡差點吼出來了,拿著那份文件人是徹底蒙了。

「你們林泉經濟區不是有巫力萬,先挪點過來給絲織線毯廠救救急不是行了。再說外面一下子又沒找到合適的合作方,線毯廠一時沒有多大改變,暫時還能湊和著過去。」衛初蜻話說得輕鬆寫意,好像這事非常簡單似的。

「挪!就那點錢修路還不夠,還挪,還挪那路還修不修?」葉凡火大了,可又不好作,口氣又有些沖了起來。

「看看!葉凡同志,我不跟你說過,要壓壓火,要學會鎮定,萬波之中沉如磐石。這才是一個主持六鎮二鄉的副縣長應該有的心胸才對賈寶全說著。掃了葉凡一眼。

笑道:「機會還是有一個的,過幾天你不是要去省財政廳跑資金。我們縣裡倒還有一個項目,是關於省里對口支援咱們縣建立茶葉基地的事。如果能拿下這個項目的話估計有勸多萬的對口支援費。這個就看你能否跑下來了。」

「肯定不容易葉凡咕嚕了一句。

「當然不容易,容易還叫你去?省里又不是遍地黃金,彎腰就可以撿的。..我表個態,這項目能弄得下來的話那茶葉基地就建在你們林泉經濟區內,資金的使用,項目的建設也由你來掌管怎麼樣?」賈寶全笑眯眯的像只老狐狸。

「你看看,葉凡同志,賈書記可是把這大的項目都給了你們林泉經濟區,說明縣委對你們經濟區可是很重視的。去跑吧,動各方面關係,我相信你肯定會滿載而歸的,不辜負縣委、縣政府對你的期望。

」衛初蜻張嘴就是一番子鼓勵。

「好吧!我去試試葉凡無奈的點了點頭,走了出去。

後面傳來了衛初猜的喊道:「還有一點你要注意,這個項目聽說省里有個縣都是待選的縣。所以你得抓緊點,制訂個完備獨特的計劃,爭取拿下,讓茶葉基地在咱們魚陽落戶。」

「拿下個屁!媽的!五個縣在爭,咱們這窮旮旯縣還能爭得過福春市,還有外地區的其它縣市,根本就是畫了一個金餅給

衛初蜻這娘們真是陰啊!難怪有人說。最毒婦人心,老子算是倒了大霉了。明明不能拿下的項目還叫我去拿,面子上還說得好聽,給了我們林泉經濟區勸多萬,那全是一個空籃子,」

葉凡氣得一把就那份紅頭文件給砸到了過道里,正好飄到一老兄臉上,那老兄突然感覺天降神物,恍惚間才現是一份文件樣東東。

心裡大惱,火頓蔡冒起,正想開口罵娘時抬頭一望,心道:「啊!原來是葉副縣長,牛人1幸好沒開罵,不然就有得樂子找了。

葉凡不管不顧,覺得還不夠解氣,抬起腳來照準那份紅頭文件狠狠的踩了兩腳,頓時有些臟乎乎的了。其實葉凡心裡踩的當然就是衛初蜻這娘們了,心裡憋得慌。

害得路過的幾個工作人員全都駭然的盯著他,用膛目結舌來形容也不為過,都快掉了眼球了,一個個畏縮著不敢過來。

估計是怕惹著了這位怨氣正沒地兒的副縣長葉凡大大,聽說是縣裡的紅人、牛人。

在常委會上敢跟費默,周長河、玉雅技這些泰山級官員頂牛,手掌六鎮二鄉,招商局等重要局子的熊人。

黃昏五點。

魚陽「百珍樓,中,林泉經濟區招商科科長段海正跟二個,一男一女兩個年青人聊得熱火朝天的。

不過段海時不時會掏出昭機偷偷地看一下,好像在看時間,又好像在看信息。

「看啥段海?是不是今晚上要帶女朋友來,特地給我和紅玉妹子參謀參謀。也好,咱們段海同志現在是既陞官又得美嬌娘,官場得意悄場也豐收,唉!咱就沒這好命了。慘啊1那個看上去較老練的青年男子笑眯眯樣子調侃著,不過其人心裡還是有一絲絲的失落給段海感覺到了。

「唉!古羊,你都快萬了,一直在縣委文秘股混著也不是個事,你看段海,人家正兒八經的副科級別了。你可是也得去爭取爭取了,不然,這年齡不等人,一爬上刃還有什麼可混的。」庄紅玉眉眼一抬,也有些怏怏然,因為她想到了自己的處境。

「你還說我,你自己呢,在檔案局那垃圾地方蹲著不是更慘。紅玉,你研究生畢業了,市裡那邊打點好了沒有?」古羊收斂了笑意,臉也變得陰沉了起來。「打點,怎麼打點,不認識的領導你去他家裡有錢都送不出去,人家不敢要,怕你倒打一耙東窗事。何況我家根本就拿不出那麼多錢來,沒有個二三萬根本就打點不下來。咱們一個月才多少錢,如多塊,8年不吃不喝也不過2萬塊。」庄紅玉那雅緻的臉龐上也露出了沮喪神色。

「紅玉,你就是太倔了小當初要是跟了謝家的謝端,現在要什麼沒有?」段海故意說道。

「不要說了段海,那個不可能,我庄紅玉在檔案局蹲一輩子也不會出賣自己的。感情不能用金錢權勢地位來形容的。」庄紅玉臉色不好看了,害得段海也不敢再提這事了。

「講得好,感情的確不能用金錢權勢地位來衡量,呵呵呵」因為要等葉凡,所以段海連包廂門都沒關緊,只是斜靠著的,葉凡網好走到門口就給聽見了。

「葉主任到了1段海趕緊打開門打了個招呼。

「嗯!讓你們久等了,坐吧1聽段海喊出葉主任,古羊和庄紅玉小再笨的話也曉得了站門的那咋」看上去有點帥氣的年青人就是時下在魚陽聲勢如日中天的葉凡副縣長了,林泉經濟區的主任。兩人也是趕緊站了起來微笑著打招呼。

葉凡掃了兩人一眼笑著招呼大家坐下。

現古羊理了咋小*平頭,高翹的鼻樑,身材相當的好,估計是經常鍛煉身體所致,面相也相當的俊秀。

庄紅玉當然是葉凡重點照顧對幕了。

因為聽段海說此女挺有個性的,挺倔的,並不是那種能用金錢權勢地位誘惑下來的女子。

此女一身素雅的淡黃色舊披風,雖說看上去有些年頭了,但保管得還不錯,並不顯得皺巴巴的。滑順的秀披在高挑的身材上顯得高貴,淡雅。

下身是及膝的柔絲厚冬裙,露出膝下那雙圓潤白晰的一小截小腿來,足下穿著一雙粉紅色的細高跟鞋,稱得她那估計有好公分的身材更是顯得修長、高潔。

完美的瓜子臉上並沒施什麼脂粉,純天然色度,但並不顯得粗糙、臉蛋上柔嫩細白的皮膚上似乎有一層晶瑩的玉質光澤在皮膚下流動滋潤著。

往上微挑的細長眉毛下,那雙如深潭般清澈的鳳眼似乎能看穿你心中的齷齪想法,與她對上一眼都有些自慚形愧的沮喪感覺,精雕玉琢的挺直鼻子,就那麼網好的達配在臉龐中央,更為其人增添了一份子女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