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三十一章人事上的紛爭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一章人事上的紛爭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溫冒直沒好,奇怪了六好久沒見到月票了。..求「呵呵,費默同志,林泉經濟區剛剛建立,千頭萬緒的。我跟衛初蜻同志先前也同意了,要給林泉經濟區創造最大的自由度和開放性,讓他們這群精英們真正的做到紮實工作,開拓進取,以前瞻性的眼光執行黨的政」賈寶全瞅了費默一眼,面帶微笑說道。

心道:「還不是因為你們費家在林泉經濟區沒安插上幾個得力的狗,現在開始牢騷了。多!也太不知足了,魚陽縣力個鄉鎮,你們費家人在裡面的一二把手佔了四五個,接近三成。

林泉經濟區再讓你插手,那我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還當什麼,全被你們費家等四大家族架空了。

就是林泉經濟區來說吧,黨委會裡面你們不是已經搶佔了三個,別以為天下人都是笨蛋。

不過,葉凡的倔起看來也是件好事,魚陽四大家族開始有些坐不住了,估計是不想再看到魚陽冒出第五虎來。

你們不願意看到,我賈寶全可是願意看到的。我培養的不是虎而是一隻小獅子,比虎還厲害。

等這隻小獅子成長起來后好好的跟你們四虎鬥一斗,咱就坐山觀獅虎鬥了。還是周書記講得好,運籌帷幄,當一方小諸候就要做到這一點,即便是暫時做不到也要向這個目標進。看來我的打算還不錯,已經開始漸露猙獰了。」

「賈書記,這可是有些違反組織程序的。就拿葉凡剛借調進林泉經濟區的古羊和庄紅玉這兩人來說吧,人家縣委辦的費建亮同志和檔案局的楊成明同志都頗有微詞。

他們說古羊和庄紅玉都是他們那地兒的骨幹,葉凡一句話就把他們給抽調走了,以後他們的工作可是有些難度了。

又得找人接手,熟悉那一塊工作,培養個人才不容易。..如果生人剛來不熟悉情況,就怕造成對工作的失誤,從而影響了部門工作。要知道檔案工作也是相當重要的,這是對我們國家歷史,國家一些重要資料的整理,保管,最後以供查閱,宣傳一些對國家人民有益的」費默繼續說道。

「重要!重要個屁!庄紅玉堂堂一個研究生,你們把人家給塞到檔案局整天就數著那疊黃的破檔案。

古羊在縣委辦乾的是什麼工作,泡茶送水遞文件打字什麼雜活都干,這就是你們嘴中所謂的重要工作。dudu

到大街上隨便撿一個回來都會幹的活,別以為我賈寶全老糊塗了。」賈寶全心裡冷笑著。

面上卻是微笑著,說道:「什麼工作都需要人去做的,作為一個黨員,咱們應該時刻把國家的利益,群眾的利益,為人民服務的思想常掛在嘴邊,而且還得落實在行動上,工作中才對。

那些工作既然古羊和庄紅玉幹得來,我相信接手的同志也會繼續干好的。當然,剛剛接手時是有些生疏,但我們是國家的工作人員,拿了國家工資就應該全心全意為國家效力,不懂的就問,不知的就學。老費,咱們要相信他們的能力,只要肯學,什麼學不會。再說葉凡同志也沒有多大出格,人家事先也是給縣委辦的張主任打個招呼,檔案局那邊也應該說過。

借調人這個。在各個單位之間也算是正常的人員流動,而且葉凡同志抽調的這些人也只是代著那些科長頭銜,然後再報到組織部,你看,你手中不是有份報表,不是又轉到你這個黨群書記手中了嗎?

完全符合組織程序嘛,只是有些事較急,抽調時時間緊迫了點,這個我會跟葉凡同志好好談談,希望他能跟你充分溝通,把黨的組織人事工作,,呵呵

賈寶全一臉的笑意麵對著有些陰沉的費默。

「老匹夫1要默暗自偷罵了一句,耳又無可奈何。..

心思一轉,覺得抓住了賈寶全的一點小毛病,笑道:「既然賈書記這樣說我也沒什麼話說了。

不過既然這些人員的級別職務的安排到了咱們縣組織部,是不是也得組織部的同志經過考核,討論才能通過。

就拿古羊和庄紅玉來說吧,我覺得他們的資歷還不夠提拔副科級的。還需要經過兩到三年的觀察,咱們黨在組織人事上面從來都是很慎重的,人事工作關係到用人,用錯一個人那可是會對國家造成重大的損失。

用好一個人能為國家帶來想不到的收益的。所以,關於這兩位同志的任命我覺得組織上應該慎重考慮,還得再經過一段時間的觀察才行。

匆忙的任命會給國家造成不必要的損失的。」費默說完后隱晦的掃了賈寶全一眼,心中微顯得意。

「行!這事你和苗峰同志一起,招集組織部的同志們商量一下,咱們黨從來就是奉行民主嘛,太集中會造成權力的過度泛濫,太民主也去迢淺江力的泛散。沒有了集中什麼事都干不賈寶咯紫下,也不知心裡在打什麼主意。

心道:「哼!看來費默是坐不住了,不就幾個副科級的任命你居然也要阻攔,管得也太寬了。」

「鐵團,最近身體好些沒有?還得恭喜你升將軍了。」葉凡問道,外加賀喜了。

「唉!情況不容樂觀,估計沒有個一年二年是難恢復到鼎勝時期了。現在事又多,獵豹那邊又放心不下。

本想儘早回到獵豹的,看來是不行了。這段時間希望你這個副帥能照顧著點,真遇上什麼大事我是鞭長莫及,你費點心。

當然,我知道你有自己的事做,不過我會叫張強隨時向你電話彙報的。真需要你親自出馬的事並不多,一般的事核心第八組帶領下應該能解決。

如果實在解決不了的事還得麻煩你老弟了,唉鐵占雄有些沮喪,聽說其人的國術境界因為去美眾國執行任務時遇上了高手,受了重傷,現在估計都掉到四五段了。

「鐵團,美眾國那伙人真的那麼厲害嗎?」葉凡忍不住問道。

「厲害!不過我們很倒霉,情報有誤,一去就碰上了一個六段強者,後來進到裡面時居然遇上了硬茬,一個準七段高手,也就是六段的純化之階。而且好像還是個女人,一頭金色長,媽的!老子被那娘們踢了一腿,差點都報廢了。幸好躲得快,不然這身功底子全得擱那地兒了。

」鐵占雄罵道,有些憂心。

「看來情報工作很是重要啊1葉凡嘆了口氣。

「那當然,情報工作有時也許比實際上的攻擊還有效果。我們的老祖宗都知道「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

不知根知底盲目殺了過去,最後受傷的總是我們自己。這次的事軍情局要負很大責任,因為特勤那邊的情報組最近太忙了,人手不夠,抽不出人來。

所以這次的事就拜託軍情局去打探的,而且這次的事也是軍情方面的事。是咱們特勤應他們的請求才出馬的,這幫光拿工資什麼屁事都干不好的蠢蛋。居然情報有誤,損失了我們獵豹的四位好男兒,其中三個二段頂階好手,一個三段中階高手,太可惜了。

老子都差點擱那兒回不來了。現在回來了也是個半死人,這境界常的失落,沉默了一陣子。

聽到電話那頭突然傳來「小地一聲刺耳響聲,估計是鐵團在脾氣了,吼道:,「一定要追糾責任,定罰不饒,如果軍委的那幫老頭子要護犢子,老子直接跟他們敲桌子。再不行的話就吵到上頭去,媽的咱們拚命拼活,為了任務連命都不要了,血流了多少,這幫蠢蛋居然讀職到這種地步,培養一個人多難啊!太不是個東西了。」

「唉!特勤的事都是些高危險的破事兒。我前次去小僂國不是差點也撂那兒了。所以鐵哥你問我為什麼不願意正式加入,就是這原因。

也許鐵哥你會罵我葉凡不愛國,但愛國也要有個底線的,這個每個人的愛好,性情不一樣。

面且愛國的方式也各有不同,我在政府工作,能為民造福,使得幾萬,甚至幾十萬,幾百萬的老百姓能過得好些,這不也是愛國嗎?不過齊天那小子到是一根筋的只想紮根那種危險之中,喜歡刺激,所以,鐵團,你看看,那小子可是個好苗子,比我忠心多了,是不是該」。葉凡順勢拋出了話題。

「他」還不行」。鐵占雄一句話就否決了葉凡的話題。

「怎麼不行?」葉凡可是有些急了,問道。

「太年輕,周歲才飛,這個不是主要原因。段位才是主要原因。特勤組的正式成員,整個國家其實才殆多名,分成8個組。占第一位的是「高防組」聽這名字你可能感覺到奇怪,沒聽說過這個名詞吧,其實他們就是外界俗稱的「中南海保鏢。外界的由頭叫「中警內衛局」

這個局是由特勤方面的煞神狼破天具體負責的。從軍隊,國安,公安,特警等各部門抽調出的精英組成的。

當然,中警內衛局的負責人不是狼破天,他只是常務副局長。坐鎮國家的心臟中南海,時刻保護著九大常委的安全。

當然,特勤組的正式成員不可能那麼多,一個常委身旁蹲一個都不夠,咱們特勤組只是領頭罷了。

下面還有情報組,科能組、駐外組」咱們核心第8組其實是一個攻擊性組織,是這8個組裡乾的最危險活兒,人數最多的一個組。當然,權力也相當的大。」鐵占雄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