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三十四章窮包子也出來砸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四章窮包子也出來砸人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庄姑娘,你可能不知道,泣可是本店的銀宏貴賓卡只爪心,消費隨時都可以打折的。..而且享受預訂,免費開放洗浴中心等服務。本來是專門給在本酒店消費經額達到凹萬的高端客戶的,」丁春秋一臉得意笑容,覺得只要自己解釋清楚后這個大6來的庄妹子一定會大吃一驚,然後會羞答答的收下自己賜給的厚禮。

「對不起!你們酒店太高端了,我只是一個山裡妹子,消費不起庄紅玉客氣而堅決的拒絕了,不伸手,當然也是不要了。而且話語中卻暗含譏諷味道。

庄紅玉的態度令得丁大少感覺那划日當的丟臉,那銀卡夾指頭間收不回去了,臉上頓時有些陰沉沉的。

蔡依雪一臉淡然,在一旁看熱鬧不吭聲,估計也是有些反感丁大少的那種富家大少作派,事事以高人一等壓人。

齊天見丁大少那樣子區別對待葉凡,早就有些火了,一臉慍怒著正想火,不過被葉凡偷偷的瞪回去了。

小不忍則亂大謀,葉凡可不想在轉讓合同還沒簽字前捅出什麼委子來,因為看勢頭丁家跟蔡家關係好像挺好的,惹惱了丁大少也許間接得罪了蔡家,那可是關係到幾千萬的巨額投資,而且也關係著魚陽上千戶職工的生活,這個跟自己所受的一點小委屈相比,自己那點的確算不得什麼了。

蔡奇一看趕緊笑著打圓場,說道:「庄姑娘,你可能不知道,這位丁大少可是香港寶德萊集團的丁天涯董事長的大公子,個人家產達到6億。集團資產更是跨過了舊億的坎。即便是在香港這個人間天堂,丁大少可都是大名鼎鼎的,人稱「玉蝶大少。這寶德萊大酒店就是集團公司下屬的一個公司罷了,是由丁大少負責的。」

「玉蝶大少,人如其名埃..魚陽的費武雲人稱玉面郎君,聽說被他糟蹋過的良家姑娘沒有一個排至少也有一個加強班了。

這裡居然又冒出一「玉蝶大少,來,當然,費武雲這玉面郎君跟丁春秋這隻玉蝶大少相比那又不在一個檔次了,只能算是小兒科。千萬跟幾億家產是沒有可比性的。不過這兩人估計都不是什麼好鳥。看他那雙色眼一直在庄紅玉身上滑溜著就知道不是什麼好貨色葉凡心裡調侃著暫時沒作聲,倒庄紅玉這高傲女子怎麼處理這件事,是迫於豪富還是勇敢拒絕。

「對不起丁公子,我真的不能收,請你收回庄紅玉再次拒絕,回頭望了望葉凡,估計是希望他出面來解決一下。

「多」。丁春秋微微有些羞怒了。鼻腔中暗嗯了一聲。

「哈哈哈,」丁公子,說句實話,我想庄姑娘不收主要原因在於,呵呵,收來也沒什麼用處。你想想,咱們在魚陽那個小縣城裡工作一個月就三百多塊錢工資,這卡拿來幹什麼?當撲克牌玩的話又嫌太硬太小了一些,給小孩子當玩具玩牌還湊和,呵呵呵葉凡那話看似講得在理,實則在暗貶那銀卡什麼玩意兒,給小孩子玩的玩具罷了。丁春秋哪有聽不出來的,那臉上黑線立即就爬了上來。

庄紅玉和齊天差點笑出聲來,可是又不好意思笑,憋得難受得很。

「算啦!大6那窮山惡水的破地兒的確太窮了,的確玩不起,我拿回去給小孩子玩了丁春秋臉上陰晦一閃而過。笑著收起了銀卡片。

「呵呵,大6雖窮但人有志氣,香港不是明年照樣子得回到大6來管了嗎?窮人管富人,還不得咱們管。哼」。齊天終於是沒憋住,鼻子哼出聲來了。

「你是什麼人,窮包子也出來砸人」。..丁春秋怒了,沖齊天冷聲笑道。

「我不是什麼人,大6一個臭當兵的,叫我齊天就行了齊天還之冷笑,一臉的不屑,面相上看去比丁大少還要狂。

「算啦,大家喝酒,再聊下去肚子受不了啦?」蔡依雪笑著出面了,看來熱鬧也看夠了,再不出面就會演變成齊天大聖狂毆玉蝶大少了。

齊天的底細蔡家當然知曉,丁大少想跟他斗,還嫩著點了。齊家在華夏可是響噹噹的家族,財富比不過丁家,但人家有勢力,香港真的回歸后齊家要玩一個丁家那是完全可以絕殺的。

「哼!今天看蔡姐面子就算啦,別沒本事整天瞎叫喚,嘴皮子利索有屁用,男人嘛,就得拿出真功夫出來,銀樣蠟槍頭,有什麼用。」丁大少陰聲聲說道,暗諷齊天是個沒用的種。

這下子可是惹著齊天了,何時受過一「小囊與,嘴裡也嘉尖刻的,尋道!,「嗯!來與了是不是小凡:

「呵呵呵」算啦齊天,人家幾億家產,有錢。你家裡有啥?你老子不就是南福省的常務副省長嗎?你爺不就是咱們華夏軍委裡面的一個小頭目嗎?你伯父不就是一個中央委員嗎?有啥,他們能大得過錢嗎?。葉凡甩出了一幫子話茬來,差點沒噎死丁大少。

這廝一臉駭然的盯著齊天,臉已漲成了豬肝色。乖兩個委員一甩出來還是很扎人的。軍委委員加上中央委員,是個人聽了都會感覺寒人的。

其實葉凡是亂吹的,他根本就不知齊天家的事,只是聽說齊天的爺爺以前是在軍隊,還是上將。

估計現在不是在軍委就職就是已經退休了。而那個中央委員更是葉凡憑空杜撰出來的。想不到這一手還真有效果,一下了就唬住了丁春秋。

丁春秋雖說人在香港,但也經常跑大6那邊的。什麼市縣書記這些人在他面前感覺都是小官,但南福省常務副省長那個頭銜的份量他可是清楚的。

因為香港寶德萊集團有成左右的生意都在大6,最是知道大6一個常務副省長的威力的。

後面兩個委員更是雷人。丁大少不震驚都不行了。轉頭隱晦的掃了掃蔡家姐弟倆,見倆姐弟居然罕見的同時點了點頭,得到證實后估計齊家真的有這種大佬級人物在撐著,那個姓葉的副縣長並不是吹的,是玩真的,這廝立即變了臉。

笑道:「好了,各位都是本店的貴客,顧客是上帝嘛,請坐。今晚這餐我作東,大家喝個痛快」。

其實還真給葉凡蒙對了,齊天的爺爺是退休了,但人家是軍委任上退休的,當然人脈什麼的也挺嚇人的。

而齊天的伯父還真是臨省的省委副書記、省長,也是剛坐上去不久的,是中央候補委員」慨年補選中央候補委員時補上去的,還沒成為正式委員的。

蔡家姐弟會點頭也說得過去,反正都是委員,管他候補還是正式了。其實中央候補委員也相當多的」臨年時就有四多名。想成為候補委員得按得票多少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的。

而中央政治局候補委員又要上一個新台階,在條例上是指有優先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的權力。也就是說如果政治局委員在任期內喪失了職務死亡,辭職,被開除,政治局候補委員可以按循序替補。如果換屆,政治局候補委員也能比其他普通的中央委員會委員更先一步成為中央政治局委員。

中央委員會候補委員,常稱**中央候補委員或中央候補委員。根據黨章規定,中央委員會委員和候補委員必須有年以上的黨齡。一般由各副省級或副部級高官候補小而正省級或正部級高官一般來說都是中央正式委員。

飯吃得務匆而過。

晚上葉凡跟著齊天也溜達了一圈子下來。

罵道:「你小子,你家那蔡姐姐長得可是不癩,你怎麼說她是夜叉,害得我白擔心了一常」

「不是蔡姐姐齊天立即糾正。

「不是蔡姐姐難道是蔡妹妹?她不會比你還小吧?」葉凡怪異的盯著齊天。

「不是」那個」她都萬了,當然比我大,只不過咱也喜歡當哥,這個姐姐叫來多難聽。」齊天有些扭捏樣子。「哈哈哈,」葉凡放肆的大笑著。

「笑啥,還不是跟你學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這些,嘿嘿,男人通病嘛!大老爺們都喜歡當老大。」齊天嘿嘿乾笑著,突然轉臉說道:「大哥不是這喜歡這吊吊,你看看,你才多少歲,咱們都得叫你大哥,你帶著的那幾個四美,媚兒妹的,不都叫你大哥,呵呵」

「你小子,反過來編排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欠揍1葉凡笑罵道,暗道還真給齊天說中了,自己好像骨子裡還真有種大哥情結。見到什麼人都想人家叫自己葉哥,真是個臭毛病,看來一時想改也改不過來了,受到港片的毒害很深啊!

「還四美,什麼媚兒妹,看來葉主任是個風流種子。才多大,居然帶了那麼多妹妹,「哼!那天晚上好輕狂,難道是故意的,好像葉主任也不像個急色鬼,難道真的是色狼?」一旁的庄紅玉豎起了耳朵全聽進去了,暗暗腹誹著葉大大。

不久回到了酒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