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三十七章警商勾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七章警商勾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甜爾萬刀大師的打「這位客人叫葉凡,是大6一個窮縣來的。..居然污衊我們酒店的強套房裡有眼鏡王蛇,後來的確現了一隻,就在那屋角。

陳督察是老警察了,應該知道我們寶德萊酒店可是有著幾十年歷史了,雖說這座新店才建了不久,但從來就注重信譽的。

什麼時候現過蛇?這裡可是飛層,蛇難道會飛上來。而且我們的服務員在客人入住時都會細緻入微的檢查一番,不可能會生此類荒唐事的。

對於那些惡意污衊本酒店的惡客,本酒店要求警察分局查明事實,還我們寶德萊一個清白丁春秋朗朗有詞,先下手為強把葉凡給扣死了。

「哼!陳督察,我是大6來的,叫葉凡,是跟金世界集團談生意來的。這房間還是金世界的蔡總訂的,剛才我的同伴在洗澡時突然現了這隻大號眼鏡王蛇。

幸好本人小小的時候還學過一點抓蛇的小本領,不然的話那個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我的同伴庄紅玉姑娘當場就嚇暈了過去,現在雖說已經清醒了過來,但人還處於不清楚之中。我是擔心她受到了過強的刺激,如果因此造成神經有些紊亂的話就麻煩了。

本來這事我也不想鬧得太大。也是為酒店聲譽作想,剛才只是要求酒店給個說法,可是他們反而污衊我們,說我們自帶蛇進來什麼的。

所以,此事我決定了,請求你們查明事實,還我們一個清自,另一方面,要求酒店賠償一切損失。不然,明天我將把此事訴諸於法庭葉凡有理有據,平靜的把事實述說了一遍。

「葉先生,我是這片區的警察陳明道。這樣吧,你跟我們走一趟,到警局去作個筆錄陳督察一臉嚴肅說道。

「作筆錄可以,不過你們先得勘查一下現場才對是不是?」葉凡平靜的盯著陳督察,感覺這廝有點奇怪,來了后一沒叫人勘查現場,荒謬到連那隻罪魁禍蛇,都沒瞧上一眼,直接就說要帶自己去警局,這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個姓陳的督察跟丁春秋什麼交道?

估計是,這寶德萊大酒店財大氣粗的,陳督察作為這裡的小指揮,估計還得拍拍丁公子馬屁了。不然油水從何處來。如果跟他去了警察局,也不知會被他們整盅成什麼了。

警察這種行當,大部分人還是擁有正義感和使命感的,不過其中陰狠之徒,貪財之徒也不在少數。

他們干起狠事陰事犯騷之事來比普通人更可怕,因為他們手中擁有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國家權力。

「勘察現場,那個自然要,這是我們警察局份內的事,跟你沒關係。走吧」。陳督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口氣也更是嚴厲了起來。

「對不起,我想等你們勘察完畢,了解一下事情真相再去葉凡淡淡說道,懷疑這個陳督察跟丁春秋有關係了反而更是鎮定了下來,倒這幫子人能耍出什麼陰事來。「大掛來的就是牛氣,管起香港皇家警察來了,呵呵呵丁春秋在一旁煽風點火,冷笑不已。

「哼!葉先生,我敬重你是大6來的客人,所以叫你去局裡先作個。筆錄。

既然你執意不肯去那我只好不客氣了。收鬼伎量吧?晚上生的事明擺著了,這蛇能到這房間來只有三個途徑,不是自動爬上來的就是你們帶來栽贓的,抑或是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你們房間的。

我們一條條來分析,第一條,爬上來是不可能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飛層,蛇除非有翅膀會飛還差不多,這一條不成立了。..

第二條,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進來的。他們有什麼目地,要知道這事鬧大了可不是什麼光鮮事,對酒店聲譽可是一個極大,極惡劣的影響。

如果說是要敲許你們錢物的話那個更不可能了,不是我陳明道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能有多少錢給他們敲詐?

寶德萊大酒店屹立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歷史了,從來信譽都非常的好,去年還被評為了香港刃家最有信譽的酒店之一。

而且資產達到幾億,這樣的大豪會向你們大6來的幾個窮客戶出手嗎?要敲詐也會找有錢的億萬富翁當對象才對,可笑,真有些可笑。

這兩條都排除了,剩下的就是第三條,你們贓栽。這一條我看很有可能了。

剛才你自己也說了,就怕把事鬧大,說明你們心虛,無非是想弄幾個錢花,或者叫酒店免費給你們安排住的地方,白吃白做還要拿錢。

最後酒店不肯就以報警相脅小算盤打得還是不殆以,葉先生,跟我走吧陳督荼」:二鼻倒是條條是道的,要反駁的話還真有點難「你們憑什麼帶人,我們是受害者,剛才我還差點被這蛇咬死,你們警察簡直是顛到黑白,是非不分,我們要上訴。」這時庄紅玉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站葉凡跟前。大聲的質問道。

「你就是那個集紅玉姑娘吧!正好,你們都有嫌疑,一起帶走。」陳督察往後面兩個手下使了個眼神。

「老實點。」兩個壯實警察大跨步上前,手鎊晃了晃就要拿人。

「哼!憑什麼拿人,就是要作筆錄的話也沒到戴手鎊的地步。」葉凡一聲冷哼,寒得透骨,順手一拉就把庄紅玉給拉到了自己身後,雙眼盯得兩個皇家警察沒來由的退後了一步,心道:「怪了,這小子那眼神好像獵豹一般,有點磣人。」

「雷全,楊志聽令,嫌疑犯如果拒捕的話立即強行帶走。」陳督察一聲大吼,甚是威嚴,到真有那股子督察味道。

「幹什麼?拿人,拿誰?」齊天突然踢門而入,兇巴巴的問道。這小了早就在門外聽了有一陣子了,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吼道。

「你是誰?妨礙執法可是犯法的,閃開1陳督察皺起了眉頭,哼道。

「大哥,要不我們亮出獵豹導份,在這裡還是管用的。因為香港明年就回歸了,現在這邊的警察當局跟內地的聯繫也緊密了起來。在某些事務方面已經能接受內地高層的指令了。

而且,我們獵豹在香港也有一個隱密駐點,我們只要請示鐵團打個。招呼,看他們哪個敢動咱們,媽的!其中肯定有鬼。」齊天一個跨步上前,湊葉凡耳旁低語道。

「不必要,一件小事,何必勞動鐵哥。我到想看看他們能玩出什麼花招子來。」葉凡指示道,搖了搖頭,又說道:「你立即安排人手暗中調查一番,這蛇不是丁春秋搞的就是本來就在這樓層中,也許是某個客人養的。

如果說是丁春秋乾的那個可能性不大。因為影響太壞了。不過這廝不想賠償,居然想出了陰招子陷害我們。也不是什麼好鳥。

乘這機會你給我好宣傳一下這酒店客房中居然現了最毒的眼鏡王蛇的事,我估計此刻酒店已經有房客嚇得退房了。如果再一宣傳。這寶德萊估計立即就出名了。」

「行!不過我可以請蔡家依雪出面先保釋你們出來。要不幹脆捅到一些小報上去報道一番,那樣子寶德萊就差不多了,嘿嘿」齊天點了點頭,陰聲乾笑。

「那不必了,適可而止吧,再說,我也不想被幾百名記者圍觀當猴耍,還是低調些,在酒店範圍內宣傳一下就行了。」葉凡叮囑道。

「可是大哥,去警察局會不會受到不公平待遇?」齊天還是有些不放心。..

「怕啥!你大哥的身手你還不曉得嗎?實話跟你說,特勤組的煞神狼破天知道嗎?」葉凡詭異的一笑。

「那個都不曉得了我還在獵豹混啥,不過聽說很神秘,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據說鐵團還不是他對手,娘的。絕世高人啊,如果給我遇上老子定要當即拜師。」齊天雙眼放彩了,一正宗粉絲。

「呵呵」他還得叫我葉哥。」葉凡輕聲笑道,略顯自得。

「氨齊天再也沒憋住,那聲「啊,字還是很大聲,而且雙眼凸得都掉出來了,腮幫子肌肉都在起伏著。令得陳督察一伙人全都鄙夷的瞪著齊天,認為這小子有點大驚小怪的。

「大」大哥,你這不是吹牛的吧?」齊天眼神中不信佔了九成啊!

「不信可以去問鐵腳」葉凡搖了搖頭,轉赦位庄姑娘是受害者,我一個人陪你們去警察局就行了,別嚇著人家姑娘了。」

「不行!你們都有嫌疑,一起帶走。」陳督察搖了搖頭。

「去就去!我就不信你們能支手遮天。」庄紅玉也是氣呼呼哼道。

「齊天,現場的情況我都拍下來了,在我皮包里,你拿去考證一番,我先去香港警察局喝喝稀飯,呵呵呵。內地局子呆過了,就是這香港的局子還沒呆過,也去嘗嘗味道如何」葉凡聲說道,轉身說道:「走吧!陳督察,你將為今晚上所作出的魯莽行為付出代價的,我拭目以待,呵呵呵

葉凡一臉的淡定,調侃般的看著陳督察。

「哼1陳督察冷哼了一聲,不過心裡也微微有些詫異,暗道:「難道這姓葉的大6客在香港也有什麼很有來頭的靠山不成,口氣如此的大。應該不可能吧,如果有靠這個時候早就該露面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甜爾萬刀大師的打「這位客人叫葉凡,是大6一個窮縣來的。居然污衊我們酒店的強套房裡有眼鏡王蛇,後來的確現了一隻,就在那屋角。

陳督察是老警察了,應該知道我們寶德萊酒店可是有著幾十年歷史了,雖說這座新店才建了不久,但從來就注重信譽的。

什麼時候現過蛇?這裡可是飛層,蛇難道會飛上來。而且我們的服務員在客人入住時都會細緻入微的檢查一番,不可能會生此類荒唐事的。

對於那些惡意污衊本酒店的惡客,本酒店要求警察分局查明事實,還我們寶德萊一個清白丁春秋朗朗有詞,先下手為強把葉凡給扣死了。

「哼!陳督察,我是大6來的,叫葉凡,是跟金世界集團談生意來的。這房間還是金世界的蔡總訂的,剛才我的同伴在洗澡時突然現了這隻大號眼鏡王蛇。

幸好本人小小的時候還學過一點抓蛇的小本領,不然的話那個後果就不堪設想了。

我的同伴庄紅玉姑娘當場就嚇暈了過去,現在雖說已經清醒了過來,但人還處於不清楚之中。我是擔心她受到了過強的刺激,如果因此造成神經有些紊亂的話就麻煩了。

本來這事我也不想鬧得太大。也是為酒店聲譽作想,剛才只是要求酒店給個說法,可是他們反而污衊我們,說我們自帶蛇進來什麼的。

所以,此事我決定了,請求你們查明事實,還我們一個清自,另一方面,要求酒店賠償一切損失。不然,明天我將把此事訴諸於法庭葉凡有理有據,平靜的把事實述說了一遍。

「葉先生,我是這片區的警察陳明道。這樣吧,你跟我們走一趟,到警局去作個筆錄陳督察一臉嚴肅說道。

「作筆錄可以,不過你們先得勘查一下現場才對是不是?」葉凡平靜的盯著陳督察,感覺這廝有點奇怪,來了后一沒叫人勘查現場,荒謬到連那隻罪魁禍蛇,都沒瞧上一眼,直接就說要帶自己去警局,這什麼意思。

難不成這個姓陳的督察跟丁春秋什麼交道?

估計是,這寶德萊大酒店財大氣粗的,陳督察作為這裡的小指揮,估計還得拍拍丁公子馬屁了。不然油水從何處來。如果跟他去了警察局,也不知會被他們整盅成什麼了。

警察這種行當,大部分人還是擁有正義感和使命感的,不過其中陰狠之徒,貪財之徒也不在少數。

他們干起狠事陰事犯騷之事來比普通人更可怕,因為他們手中擁有普通人無法比擬的國家權力。

「勘察現場,那個自然要,這是我們警察局份內的事,跟你沒關係。走吧」。陳督察顯得有些不耐煩了,口氣也更是嚴厲了起來。

「對不起,我想等你們勘察完畢,了解一下事情真相再去葉凡淡淡說道,懷疑這個陳督察跟丁春秋有關係了反而更是鎮定了下來,倒這幫子人能耍出什麼陰事來。「大掛來的就是牛氣,管起香港皇家警察來了,呵呵呵丁春秋在一旁煽風點火,冷笑不已。

「哼!葉先生,我敬重你是大6來的客人,所以叫你去局裡先作個。筆錄。

既然你執意不肯去那我只好不客氣了。收鬼伎量吧?晚上生的事明擺著了,這蛇能到這房間來只有三個途徑,不是自動爬上來的就是你們帶來栽贓的,抑或是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你們房間的。

我們一條條來分析,第一條,爬上來是不可能了,這裡是什麼地方,飛層,蛇除非有翅膀會飛還差不多,這一條不成立了。

第二條,酒店工作人員故意放進來的。他們有什麼目地,要知道這事鬧大了可不是什麼光鮮事,對酒店聲譽可是一個極大,極惡劣的影響。

如果說是要敲許你們錢物的話那個更不可能了,不是我陳明道說句不中聽的話,你們能有多少錢給他們敲詐?

寶德萊大酒店屹立在這裡已經有幾十年歷史了,從來信譽都非常的好,去年還被評為了香港刃家最有信譽的酒店之一。

而且資產達到幾億,這樣的大豪會向你們大6來的幾個窮客戶出手嗎?要敲詐也會找有錢的億萬富翁當對象才對,可笑,真有些可笑。

這兩條都排除了,剩下的就是第三條,你們贓栽。這一條我看很有可能了。

剛才你自己也說了,就怕把事鬧大,說明你們心虛,無非是想弄幾個錢花,或者叫酒店免費給你們安排住的地方,白吃白做還要拿錢。

最後酒店不肯就以報警相脅小算盤打得還是不殆以,葉先生,跟我走吧陳督荼」:二鼻倒是條條是道的,要反駁的話還真有點難「你們憑什麼帶人,我們是受害者,剛才我還差點被這蛇咬死,你們警察簡直是顛到黑白,是非不分,我們要上訴。」這時庄紅玉從房間里沖了出來,站葉凡跟前。大聲的質問道。

「你就是那個集紅玉姑娘吧!正好,你們都有嫌疑,一起帶走。」陳督察往後面兩個手下使了個眼神。

「老實點。」兩個壯實警察大跨步上前,手鎊晃了晃就要拿人。

「哼!憑什麼拿人,就是要作筆錄的話也沒到戴手鎊的地步。」葉凡一聲冷哼,寒得透骨,順手一拉就把庄紅玉給拉到了自己身後,雙眼盯得兩個皇家警察沒來由的退後了一步,心道:「怪了,這小子那眼神好像獵豹一般,有點磣人。」

「雷全,楊志聽令,嫌疑犯如果拒捕的話立即強行帶走。」陳督察一聲大吼,甚是威嚴,到真有那股子督察味道。

「幹什麼?拿人,拿誰?」齊天突然踢門而入,兇巴巴的問道。這小了早就在門外聽了有一陣子了,此刻再也忍不住了吼道。

「你是誰?妨礙執法可是犯法的,閃開1陳督察皺起了眉頭,哼道。

「大哥,要不我們亮出獵豹導份,在這裡還是管用的。因為香港明年就回歸了,現在這邊的警察當局跟內地的聯繫也緊密了起來。在某些事務方面已經能接受內地高層的指令了。

而且,我們獵豹在香港也有一個隱密駐點,我們只要請示鐵團打個。招呼,看他們哪個敢動咱們,媽的!其中肯定有鬼。」齊天一個跨步上前,湊葉凡耳旁低語道。

「不必要,一件小事,何必勞動鐵哥。我到想看看他們能玩出什麼花招子來。」葉凡指示道,搖了搖頭,又說道:「你立即安排人手暗中調查一番,這蛇不是丁春秋搞的就是本來就在這樓層中,也許是某個客人養的。

如果說是丁春秋乾的那個可能性不大。因為影響太壞了。不過這廝不想賠償,居然想出了陰招子陷害我們。也不是什麼好鳥。

乘這機會你給我好宣傳一下這酒店客房中居然現了最毒的眼鏡王蛇的事,我估計此刻酒店已經有房客嚇得退房了。如果再一宣傳。這寶德萊估計立即就出名了。」

「行!不過我可以請蔡家依雪出面先保釋你們出來。要不幹脆捅到一些小報上去報道一番,那樣子寶德萊就差不多了,嘿嘿」齊天點了點頭,陰聲乾笑。

「那不必了,適可而止吧,再說,我也不想被幾百名記者圍觀當猴耍,還是低調些,在酒店範圍內宣傳一下就行了。」葉凡叮囑道。

「可是大哥,去警察局會不會受到不公平待遇?」齊天還是有些不放心。

「怕啥!你大哥的身手你還不曉得嗎?實話跟你說,特勤組的煞神狼破天知道嗎?」葉凡詭異的一笑。

「那個都不曉得了我還在獵豹混啥,不過聽說很神秘,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據說鐵團還不是他對手,娘的。絕世高人啊,如果給我遇上老子定要當即拜師。」齊天雙眼放彩了,一正宗粉絲。

「呵呵」他還得叫我葉哥。」葉凡輕聲笑道,略顯自得。

「氨齊天再也沒憋住,那聲「啊,字還是很大聲,而且雙眼凸得都掉出來了,腮幫子肌肉都在起伏著。令得陳督察一伙人全都鄙夷的瞪著齊天,認為這小子有點大驚小怪的。

「大」大哥,你這不是吹牛的吧?」齊天眼神中不信佔了九成啊!

「不信可以去問鐵腳」葉凡搖了搖頭,轉赦位庄姑娘是受害者,我一個人陪你們去警察局就行了,別嚇著人家姑娘了。」

「不行!你們都有嫌疑,一起帶走。」陳督察搖了搖頭。

「去就去!我就不信你們能支手遮天。」庄紅玉也是氣呼呼哼道。

「齊天,現場的情況我都拍下來了,在我皮包里,你拿去考證一番,我先去香港警察局喝喝稀飯,呵呵呵。內地局子呆過了,就是這香港的局子還沒呆過,也去嘗嘗味道如何」葉凡聲說道,轉身說道:「走吧!陳督察,你將為今晚上所作出的魯莽行為付出代價的,我拭目以待,呵呵呵

葉凡一臉的淡定,調侃般的看著陳督察。

「哼1陳督察冷哼了一聲,不過心裡也微微有些詫異,暗道:「難道這姓葉的大6客在香港也有什麼很有來頭的靠山不成,口氣如此的大。應該不可能吧,如果有靠這個時候早就該露面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