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三十八章沒事我是男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八章沒事我是男的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凡一夥剛走不久,大堂經理丁天涯有些慌張,說道:門」有凹名客人要求退房。..我勸解說是已經入住了就不能退房,這些客人說是如果不退錢就要把我們告上法庭,說我們酒店有傷人的毒蛇,住這裡人身不安全。

而且還索要移住其它酒店的打車費、精神損失費和一些其它亂七八糟的費用,簡直是漫天要價

「給他們丁春秋陰著個臉,喃喃自語道:,「天涯,你查清了沒有,那小子到香港來是跟金世界集團的蔡家作什麼生意?」

「好像是轉讓南宮集團建的天馬大廈第三層半層鋪面的事丁天涯說道。

「轉讓,為什麼要轉讓出去,南宮集團的天馬大廈位置相當的可佳,對於金世界出售金銀器具都有好處的丁春秋有些迷糊了。

「據圈內人士秘傳,聽說那個齊天有可能會成為蔡家的乘龍快婿。這次的事聽說就是他聯繫上蔡依雪的,本來蔡依雪也不想把天馬大廈已經付清租金的半層樓面轉讓出去的。

不過聽說齊家在華夏很有勢力,而且齊家跟蔡家是世代交往,拗不過情面才點了頭。

轉讓費聽說要。四萬,只不過比原租金多了四萬的利息費。說起來金世界還損失了,因為前段時同一層樓的飛雲集團說是如果金世界肯把那半層樓面轉讓給他們的話,他們願出到,墜。萬,後來四萬都叫出來了。

我也很是納悶,蔡依雪是不是腦子燒糊塗了,明擺著的勸萬不要幹嘛要拿那。四萬,這一轉手就損失了近的。萬。

不過給姓齊的小子一鬧,這下子總算是明白了,還不是她那個齊天小子在作鬼丁天涯小聲說道。

「齊家的勢力也有一些。..不過如此罷了。齊天的老子在南福省任常務副省長,有個伯伯在鄰近省當省長,也不過今年才搞上去的,還是中央候補委員,聽說不久就會轉正。他爺爺聽說以前在軍委任職。不過早就退了下來,聽說現在病得快死了,就這幾個人也算不了啥,勢力是有點,但在高官如雲的華夏只能算是小兒科了,咱們沒必要顧忌齊家的什麼。蔡依雪,哼丁春秋臉上突然露出了相當猙獰的笑容。

令得一旁的丁天涯渾身沒來由的打起了冷顫。心道:「看來那個姓葉的又要到霉了,咱們丁少人稱玉蝶大少,其實他不但是花叢高手另一個方面來說也是一隻有毒的玉蝶。」

「退完了沒有?。丁春秋轉問道,聲音居然淡然。

「退完了,今晚上酒店損失了凹萬丁天涯說道。

「注意封鎖消息,把此事的影響消除,別讓一些不壞好意的人乘機做出什麼來。姓葉的,老子損失了墜萬,一定要你出舊倍,不!力倍的份額來賠償的,哈哈哈,」丁春秋突然狂笑了起來。

「丁少。剛才陳督察來電話,問要不是給那小子整點什麼?反正一個大6客,整出點什麼他們也只能吃啞巴虧了。在香港這塊地盤上,他們騰不起什麼風浪的丁天涯陰聲笑道。

「嗯!他不是帶得有個女的嗎?男女搞一起最容易出事的,呵呵

」。丁春秋應了一聲。

「那個有什麼用,**的話最多罰點款子了事丁天涯不明白,說得輕描淡寫。

「呵呵呵」對普通人來說**只是罰點款子就解決了。對大6一些官員來說那個影響就大了,也許會丟帽子的,即便是這次沒掉帽子以後再想爬升那就難了,大6那個地方最注重官員的政治清白的。..

只要咱們香港警察局坐實了此事,咱們把材料往他們那地兒的廉政公署,哦,不是廉政公署,他們那地兒叫啥「紀委,的一送,估計這小小子就完蛋了,哈哈哈丁春秋相當不簡單,對大6方面的一些人際內幕等了解得相當的透徹。

「厲害!丁少不虧是在燕京大學進修過二年的高手。」丁天涯乘機拍上了馬屁。

「呵呵,大6的事複雜著呢小這只是一點小皮毛罷了。」丁春秋露出了會心的微笑。

大堂經理丁天涯剛走,「小地一聲,一個古董茶杯被丁春秋給砸地下落地開花了,望著片片碎飛的瓷片,丁春秋咬牙切齒。

罵道:「蔡依雪這個婊子,老子天天送花給你就是不搭理,裝屁的清高。咱們丁蔡兩家聯姻有什麼不好,合作坐大,你們控制金世界集團,反過也能支持我坐上寶德萊集團的寶座,既然你不仁咱也只好不義了,齊天,一個。兵蛋子,走著瞅瞅

葉凡前腳跟進了警局,那邊陳督察立即就變了臉,冷哼道:「雷全,先關起來,這麼晚了,大家加班到點了,也該回去休息了,明天再審吧?」

「鼻」。

葉凡跟庄紅玉被推進了一個冷冰冰的房間,裡面一盞微弱的燈泡在著暗黃色的光芒。床倒是有一鋪,奇怪的是葉凡沒現被子枕頭之類睡覺必備的東東。

「雷警官,沒被子,天這麼冷怎麼睡覺?」葉凡質冉道。

「喜歡睡就睡會兒,不喜歡睡,呵呵」雷全乾聲笑著「哪,一聲關上了厚垂的鐵門,那聲間嗡嗡直震響著。

「我會起訴你們警察局的,太不人道了葉凡冷冷笑道。

「隨你便」。雷全的聲音從那扇小號的鐵窗外邊傳了進來。過後喳地一聲連那兩隻巴掌大的鐵窗戶也給用鐵皮蒙上了。

「葉」葉主任,我連累你了。」庄紅玉聲音有些抖瑟,說道。

「連累啥,是我們到霉。來香港辦事還得蹲牢子,紅玉,好些了嗎?」葉凡關心的問道。心道:,「奇怪了,齊天怎麼還沒來?不是說請蔡家出來保釋嗎?難道出了意外?」

「我沒事,就是出來時衣服穿得薄了點,當時那裡有空調,這裡好像有些冷冰冰的。」紅玉小聲說道。「你先披著葉凡心裡一動,瞅了瞅庄紅玉,現她只穿了兩件衣服,一件黃色內衣和一件較薄的披風,在酒店裡因為有空調打著也感覺不到冷,現在一到這裡那股子冰寒不久就體會到了,所以迅脫了外套遞了過去。

「不」不要了,葉主任,你會著涼的,快穿上吧1庄紅玉在這點上面還是挺善解人意的。

「沒事!我是男的,體質比你們好得多,我活動一下就行了。」葉凡淡淡笑著,不過庄紅玉最終還是堅持著沒穿,還給了葉凡。

看了看錶,都快凌晨2點了,齊天還是沒見蹤影子。葉凡和庄紅玉小都困得不行了,不過這關押室好像越來越冷了。似乎有冷氣吹進來似的,兩人凍得直在屋裡轉著圈子。以此來解緩一下寒意。

「葉,,葉主任,,這裡面怎麼越來越冷,難道變天了,變天了也不會這麼厲害,估計都到零下幾度了。香港的天氣絕不會這麼冷的庄紅玉上牙磕襯著下牙,聲音顫慄著說道。

「我也覺得有些奇巧,難道這是個特殊的關押室。葉凡迅地繞了一圈下來,施出鷹眼細緻地觀察了一陣子,雙施出蝠耳通術貼地感覺到了一陣子。

終於現了端德,這關押室還真有奇巧,好像有「嘶嘶,的微細聲音響起。

「難不成真有冷氣吹進來,媽的,如果真有那這個陳督察用心其惡了葉凡心裡有些怒了,瞅准「嘶嘶,聲響的方向,猛地借力,在牆壁上彈了上去,才現了一個隱匿得很深的排氣洞,一股強勁的冷氣從洞中吹了出來。

「看來我猜得沒錯,那個陳督察跟丁春秋有瓜葛,好!陳督察是嗎?那你就等著丟帽子吧!葉凡嘀咕了一句。

庄紅玉已經冷得不行了,渾身抖瑟著連站都站不穩了,葉凡因為有內勁在身所以還沒感覺到多厲害。趕緊走了過去,輕輕伸手扶住了庄紅玉。

「庄姑娘,我給你暖暖。」葉凡也顧不及太多了,如果這樣子下去就怕明天會凍出病來就麻煩了。所以說著又解開了茄克,把庄紅玉小一把就拽了過來抱摟在了懷中。葉凡倒是沒有什麼其它想法,這個時候即便是把茄克脫了給庄紅玉估計都不抵事兒了。

「別」不」我不」冷冷冷」。庄紅玉掙扎著想從葉凡懷裡脫開身來,看來防備戒心還在。不過那聲音都在顫。

「怎麼啦?你想被凍死是不是?」葉凡臉一沉,微微運勁,庄紅玉哪能脫開身去,葉凡手一緊,摟抱得更緊了,兩人的身體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庄紅玉還在掙扎,不聽。

「這女人,就是倔!怕便宜被我佔了,都快凍僵了還顧及她那冰清玉潔的破身子骨葉凡暗罵了一句,突然說道:,「你想被凍死是不是?事急從權這個小詞你是研究生,應該懂吧!這關押室里有冷氣溢時來,我剛才堵了幾個孔,不過沒用,一堵上去又被捅開了,看來那他陳督察不是個好貨,咱們不能被他整倒了

「不」不行」庄紅玉還是沒有停止掙扎,就是不肯就範,倔得比牛還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