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三十九章關押室玩旎情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三十九章關押室玩旎情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動啥!你的身子我剛才今看米了,什麼地方沒看兒只好使出殺手銅了,把這種醜事都給搗鼓了出來。..

「你」真」真的看光了」庄紅玉氣得抖得更厲害了,雙眼寒煞煞的盯著葉心,說道:「剛才你不是說黑沒看見,什麼衛生間燈被你打滅了,還什麼黑乎乎,你,」卑鄙」。

「唉!老子成惡人了葉凡嘆了口氣,決定加一份猛料,徹底擊潰庄紅玉那高傲的底線,乾笑著,說道:「看過有啥奇怪,你當時暈了!我還摸過捏過,彈性還是很好的,當然,包括高山深澗,所以,你還躲啥,沒什麼意義了。」

此刻這廝就是一正宗的淫人小給庄紅玉的感覺有是一色魔,罵道:,「混蛋1庄紅玉氣極了,伸手一巴掌就甩了過來,不過國術七段的大師怎麼會被她甩著,葉凡輕輕一架就把她的手給抓在了掌中,乾笑著說道:,「打是親罵是愛,摸摸也好。」

這廝這一句放蕩話出來那是徹底擊潰了庄紅玉的心理底線,人好像一下子軟癱了下去,整個身子貼在了葉凡胸前,連那高傲的頭都無力的斜倚進了葉凡胸脯上,兩行淚珠子順頰而下。

嘴裡喃喃道:「想不到」你真是那樣的人」我庄紅玉看走眼了」害了我一輩子

「看開些紅玉葉凡忍不住安慰。

「看開些!我就是看不開。這輩子都休想看開。哼!想不到你面相堂堂,才華斗天,其實豬狗不如,披著官皮的狼1庄紅玉冷冷說著,那話能透人心骨。

「氨。葉凡同志突然一聲慘叫。

生什麼事了?

原來庄紅玉乘這廝不注意居然下嘴了。抓起他的手捋開袖子狠狠地咬了下去。..等葉凡同志反應過來時現手腕上已經刻下了一排深深的牙印,快冒血了。

「姓葉的豬,本姑娘是被你看過摸過了,不過本姑娘的身子還是乾淨的,你這輩子休想讓我就範,狼!不然,我跟你拚了。」庄紅玉惡狠狠哼道。

不過庄紅玉雖然說著惡狠狠的話,但人並沒再掙扎,估計是認為掙扎來也是徒勞,都給這匹狼看過摸捏過了掙扎來還有什麼用。

而且這時也感覺有了一絲絲異變,感覺葉凡的身子怎麼越來越熱,猶如抱著一小火爐,舒坦得很。

那是因為葉凡的養生術在高運轉著,一股股內的之息在經絡中游遁,迴環往複,不久,那內勁之息一部分溢入肌肉皮膚中,在葉凡的鼓搗下轉化成了絲絲能量,能量再經過轉化,就成了熱量,此熱量從皮膚住溢了出來,給庄紅玉的感覺就是抱著一個電暖氣似的,當然,沒那麼灼熱罷了,但也能跟農村一個土火籠相比的。

不過對於此刻冷得直打顫慄的庄紅玉來說卻是雪中送碳,等於冬天裡的一把火。她甚至有種想緊貼上去的衝去。

暗暗自罵了一句:「沒骨氣1

「唉!這牙印夠風騷的,好像比紋身還要深刻。濕熱的櫻唇,艷若桃花,不冤。值1葉凡苦澀的笑道,心道:「他娘的虧大了,一點腥沒沾到手又給這娘們咬成這樣子了,以後給齊天盧偉看見還不得笑掉大牙。而且這邊在她眼裡又成了淫狼,老子是跳進黃河都難洗清了。不過這娘們還真是倔強,那脾氣跟茅坑裡的臭石頭差不多了

「哼1庄紅玉應了一聲沒說話。

不久!

葉凡的額頭上已經冒汗珠子了,因為那內勁之息轉化成能量,再成熱能卻是相當耗費內息的,比跟一個六段高手強攻還要來得費勁。其實這個也是個能量的轉化問題罷了,就像水能轉化成電能,電能可能轉化成熱能。..

人體也是個,複雜的生物機器,在國術手法運用下有此奇妙功效也正常,當然,至少也得六段位及以上的高手才能做到這一點的。

功力達九段的高手聽說那手中能利用內勁之息摩擦起火團,用來攻擊對手,就像是在手中用內勁製造手雷一般。

葉凡面額上的豆大汗珠子令得很庄紅玉暗暗吃驚,暗道:「奇怪!他身上怎麼會熱,這麼冷的地方他頭上居然直冒汗珠子,而且那汗珠子還不顆顆都有黃豆粒大

嘴裡卻是冷煞煞哼道:「看到沒有,作了虧心事心虛了,額上汗珠子都可以用來炒黃豆了,我就不信你作了虧心事不擔心,哼!一隻無恥的淫豬罷了,汗不死你。」

「呵呵」我命大,死不了小這點卻是不需庄姑娘費心了葉凡反唇相譏。心裡暗暗叫苦,老子拚死激內勁給你享受,居然在這裡說風涼話,不過內勁這東東又不能跟她解釋。自認到霉啊!一,,姚好了,本姑娘眼不旦心不煩,一等0庄紅玉繼續哼聲心

「你不傷心,如果在古代你可是要以身相許的。因為男女授受不親嘛」。葉丹乾笑,主要是想分散庄紅玉的注意力,讓寒冷降低到最低點。

「想得美,全天下男的全死光了我也不會許你的」多1庄紅王小一點也不相讓,兩人一來二去的斗著嘴,倒在暫時忘記了寒冷,頗有股子打情罵俏的苗頭了。

而且,庄紅玉在冷言相譏中那屁股還挪了挪,估計是感覺葉凡身上有熱度,所以冷屁股很是自然的就湊緊了過去。

葉凡當然不會傻到拒絕,也是頂了上去,當然,這些動作搞得相當的自然隱秘,不能讓庄紅玉有種生硬的感覺起了疑心的話估計這溫潤的享受得泡湯了。

一個多小時后。

葉凡感覺庄紅玉有點適應了,有兌道:「庄姑娘,其實我並沒你想得那麼壞,你是不是感覺我的身子特別的熱?。

「嗯!是有些熱庄紅玉老實的答道,感覺有些羞澀。

「其實我從小小就跟一個老道士學了點氣功,能把氣功轉化成熱能,所以剛才拼著勁在轉化,我也不知具體怎麼操作,就是鼓足氣在拚命亂竄,你看,我的額上不是汗珠子直冒,其實很費勁的。」葉凡是略顯神秘的說道。

「騙人不打草稿!你是心虛才汗的,身子會熱估計是因為,因

「因為什麼,說吧?」葉凡笑道。

「哼!因為本姑娘便宜給你佔了,所以興奮才會那樣的。別以為能騙過本姑娘,什麼氣功,這世上哪有?。庄紅玉自認為找到了個正當的理由,又得意了起來。

「呵呵」是有點。不過我跟你講清楚,其實剛才那蛇撲過來時我是先關上了電燈,所以我才會講是黑乎乎的,乘亂才救了你。

再次說句實話,你的身子我根本就沒看過,當時慌亂之下抱起你就塞進了棉被裡,後來立即出去打蛇了,哪有時間來偷窺什麼的。你想想,在那種連命都難保的情況下還有心情欣賞其它嗎?當然,你很美很迷人,不過人之本能是不是會那樣?

剛才那樣子說無非是想讓你貼我緊一些,兩人在一起好互相溫暖,千別想想歪了,事急從權,我絕沒有什麼壞心思。如果不那樣子做冷死了就不值了是不是?」葉凡相當真誠的說著,眼神睛澈,不像在說謊。

「哼!啊!原來是你想占我便安,不行,我不給你佔了庄紅玉恍然大悟樣子一掙扎就站了起來。不過那眼神中對葉凡的話也信了九分,所以庄紅玉心裡也暗暗的高興了起來。

當然,她估計自己是有點自欺欺人了,剛才自己光溜溜的被葉凡抱著,如果說是他沒摸過那是有可能,如果說是沒看過那是絕不可能,不過只看過沒摸過也算是不幸中大幸。

所以庄紅玉也得到了一絲心理安慰,其實有點像是一隻鴕鳥在獵人追得緊時眼看跑不了啦,乾脆把頭給插進了沙堆里了,屁股還衝著獵人翹著一一種眼不見心煩自欺欺的愚蠢作法罷了。

人哪,有時就應該這樣子做,落個心理安慰嘛!

奇怪的是葉凡這下子也沒阻攔,難道不取暖了,當然有原因的。

因為葉凡感覺到了外面有動靜,估計是齊天搬來了救命,心裡可是狠狠的把這小子罵了一氣。

果然,不久門就打開了。

「大哥,你沒事吧?」齊天衝進來問道,指著一個高瘦的漢子,肩佩一枚市花嘉禾花及一枚軍星,制服帽有粗條邊飾,權杖一枝的老成年青人,說道:「大哥,他是香港警務處的高級警司鎮東邪。」

「鎮警司你好葉凡伸手,兩人大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暗道:「奇怪,這位姓鎮的高級警司好像也是位國術高手,身上似乎有絲絲內勁之息溢出來。難道是咱們華夏特勤組暗藏在香港的一枚棋子?有可能,幾個小時前齊天不是說獵豹在香港也有駐點,說不準此人就是那個秘密駐點的高手。」

「葉先生,此事很對不起,是咱們下邊的警局搞錯了情況,葉先生受委曲了鎮警司說道,轉身沖一旁已經有些微微顫慄的陳督察說道:「你是怎麼辦案子的?即便是嫌疑犯。在沒查明情況之下也不能把他們關在這特殊的號房內

「我」我」我是想磨一磨他們,方便審理陳督察一臉尷尬,說道。

「磨,你們的審理筆錄呢?。鎮警司冷冷說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6肌叫,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