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章色霸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章色霸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也們根本就沒管我們。..講眾警局就被關在眾里來了口的是這裡大冷天的怎麼還開著空調。送來的是零下幾度的寒冰之風,我們倆差點被凍僵了,我要求陳督察給我個說法。不然,明天一早我將委託律師起訴你們警局。我有權懷疑你們跟寶德萊酒店有勾結,不然怎麼會這樣子對待我們葉凡冷冷說道,逼將了過去。

「冷氣!大哥,怎麼回事?。齊天憤怒了,一雙電目寒煞煞直盯著陳督察

「你去一旁壁上探探不就明白了,送進來的全是零下幾度的冰風。這關押室里又沒可禦寒的棉被,陳督察。用心其毒埃看來不把我們倆個冰成冰棍是不肯罷休了。

我們無冤無仇,甚至可以說是幾個小時前才見到面,你為什麼用如此殘酷的刑法對待我們?

所以,我認為你跟丁春秋有勾結完全說得通,我希望鎮警司慎重查處,嚴辦兇手葉凡質問道,口氣犀利,句句像針一般扎進了陳督察心窩子里。

「我」失誤了陳督察無法狡辯,只好以工作上的失誤來推脫。

「多!你先停職,接受總部督察處的調查鎮警司一臉嚴厲,毫不留情的先出手了。

「鎮警司,我只是一點工作上的失誤?」陳督察心裡一羅嗦,暗道:「完啦!丁春秋啊丁春秋,老子這輩子都給你害了。」不過這廝還是要掙扎一下。

「一點失誤,你差點要了兩條人命,人命關天懂嗎?」鎮警司更為嚴厲,冷冰冰地盯得陳督察心裡直麻。

「你小子,老子都快冷死了,這個時候才想起我來是不是?。葉凡沖齊天罵道。

「大哥,對不起,剛搞清了情況。那眼鏡王蛇不是丁春秋暗放的。是蛇王養的齊天說道。

「蛇王?。..葉凡一臉諒詫。盯著齊天。

「哦!大哥可能不知道,蛇王名叫杭震東,此人白手起家,從舊歲打拚到現在田來歲,家產也達到了引乙左右。成立了「香港蛇王集團」其實並不是個賣蛇的集團,而只是因為杭震東此人喜歡玩蛇,斗蛇。所以那集團名字被他叫成了「蛇王集團。

此人在寶德萊酒店有一套專門的長期租用房,巧的是就在你們隔壁。本來酒店是不允許帶蛇進入的。不過此人財大氣粗,聽說最近寶德萊集團遇到了一些財務上的麻煩。

資金一時有些周轉不靈,所以相請蛇王集團的杭震東注資,也有的說是想向他借錢。

因此此人帶蛇進入到自己的套房內酒店工作人員也不敢阻攔其實杭震東那套房內一直養得都有一隻非洲「色霸」就是晚上被你砍成了幾十截的那隻眼鏡王蛇,在非洲人家稱為「色霸。

因為此蛇即便是在毒蛇家族中也是魁級霸頭,而且特別的好色,一年要跟好幾條眼鏡蛇交配,有時連什麼雌性的金環蛇,銀環蛇等其它蛇類也被它強行幹了。

所以落下了個,「蛇霸,美稱,厲害呀!不過此蛇相當的兇殘,杭震東養著它就是用來在地下賭蛇時用的。

一次的交易額就達到了匆來萬。此蛇已經給他帶來了三百多萬的收益。當然。杭震東純粹是為了玩蛇。並不再乎這點錢了,一個樂趣罷了。」齊天一臉乾笑著說道。

一旁的庄紅玉聽得臉蛋紅紅的,心裡直罵「又是色豬一個!怎麼葉主任的朋友全這樣的,難道真的是近朱者赤,近色者色。

「那後來寶德萊怎麼處理,我想那蛇被紅玉砍成了碎片杭震東如此愛蛇之人肯定不肯差罷罷休的?」葉凡笑道。

「啊!紅玉姑娘砍的吱嘎一聲,齊天突然停住了車子,眼色有些駭然的盯著庄紅玉掃了一眼,心道:「媽的!下得了手。..那蛇也太慘了,慘不忍睹啊!看來這娘們不是朵好採的花,大哥也許會陰溝裡翻船了。

「看什麼0哼!蛇鼠一窩庄紅玉沒好氣的哼道。

「什麼意思。還蛇數一窩?。齊天嘀咕道。臉色有些難看。

「開車,別理她葉凡笑道。心道,齊天這是受了無妄之災。估計是庄紅玉對老子還是不能釋懷,當成色豬了,而齊天剛才在談蛇時,那話語中也透顯出了一些色意,這樣一來不被庄紅玉誤會才怪。所以被罵成「蛇鼠一家。

「那是,杭震東晚上現自己的「色霸。被砍得那樣慘后那是大雷霆,開始時揚言要朵了砍他蛇霸的那個人的雙手祭祀他的「色霸」

「哼!他敢」。庄紅玉聽到這裡突然出口不滿的哼了一聲,令得齊天只好苦笑著。

「那是!我們還沒找他賠錢就算不錯了。他還要朵人手腳,太狂了葉凡

「嗯!後來經人勸阻。聽說你們差點被他的蛇咬死,而且還聽說庄姑娘是在洗澡時那蛇鑽進來的。所以後來罵了一句「色性不改,后就沒再提朵人手腳的事了。不過寶德萊這次可是倒了大霉。

蛇王最後提出索要勸萬的賠償,說他的「色霸,去了勁萬買來的。這些天來飼養他可是價值不菲,而且最近有幾場賭局還能帶來收益,所以直接就向丁春秋索要勸萬齊天得意的說道,大呼過癮。

「丁春秋肯定不肯付了,那可是勸萬,不是沏塊。」葉凡也頗有股子興載樂禍。

「那當然,不過現在寶德萊集團要求助於蛇王集團,又不敢得罪這個大客戶,這事如果寶德萊肯上訴的話蛇王估計還得落下個攜帶危險物危害他人安全的罪名。

不過在這節骨眼上寶德萊集團可是不敢有此想法的,最後經過妥協,丁春秋咬牙切齒的付了四萬才算擺平了此事。

而且這事蛇王雖說沒有大聲嚷嚷,但酒店內也是傳開了,最後。有四多名入住的客戶退了房,連打車費旮丁

所以嘛,現在的丁春秋大少估計正在酒店的辦公室內摔盤子砸碗了。」齊天乾笑著,溢於言表。

「小人得志」當1庄紅玉又時不時的抽冷子冷哼出一句來,差點沒噎死齊天,這小子見葉凡在場,連還嘴都不敢,只好自認到霉了。

「那你那個。蔡妹妹怎麼回事?不是說好早點來保釋我們的嗎?你子,差點凍死我了葉凡有些奇怪,怎麼蔡依雪沒來。

「我也納悶,本來想找她來保釋,居然沒找到人。就連她那個弟弟蔡奇也沒看見人影,所以我就去搬救兵了,順便也得查查這事兒,所以來晚了齊天不好意思說道,心裡也感覺有些怪異。

「就是那個鎮警司,他就是那位吧?。葉凡話中含話,齊天點了點頭。庄紅玉當然是一頭霧水,聽不明白葉凡的話。不過她也沒多嘴,不問。

換了個,酒店。叫「黑玫瑰酒店」聽這名字好像還挺浪漫的。

「大哥。這酒店不錯,四星級的,雖說比不上寶德萊,但重在浪漫。聽說一些情侶,以及一些新婚旅遊的新娘新郎最喜歡來這酒店了。也快點了,你稍微休息一下就得去金世界了。」齊天怪異的笑著。掃了一眼庄紅玉,估計心裡在動蕩著一些齷齪的念頭。

「嗯!這事宜早不宜遲,遲則生變。我總有種不祥的預感,估計是寶德萊的丁大少會生事。你不用陪我了,直接趕回蔡家,把蔡依雪給我盯住就行了葉凡略感憂慮。

又是一個二室一廳的套房。不過比寶德萊的小了不少。

「紅玉。你先洗洗,這一身都是蛇騷味兒也不好葉凡說道。

「那好庄紅玉也沒矯情,拿了換洗衣服先去洗澡了。裡面不久就傳來了嘩嘩的流水聲,撓得在大廳中從休息的葉凡同志直想噴鼻血,眼前儘是晃蕩著庄紅玉小那曼妙的身姿,堅挺的山峰子,性感的臀部」

不過一聲輕輕的敲門聲卻是打斷了葉凡的色想。

心裡頗有點不高興,還以為是齊天回來了,打開了門正想罵上一句解氣時。不過一瞅來人立即閉了嘴。

「鎮警司,還有事沒處理好嗎?進來吧」。葉凡有點愕然,覺得這麼晚了鎮東邪估計是有事找自己了。

因為葉凡知道他是獵豹駐香港分部的負責人,這個高級警司只是他的掩飾身份罷了。

鎮東邪小心的關上了門,遞給葉凡一個鼓鼓的文件袋,笑道:「葉先生,這是寶德萊酒店賠償你們的損失費,總計萬塊,請點收一下,沒什麼事的話就請在這份文件上簽字。」

「那麻煩鎮警司了葉凡也沒推辭,收起了錢袋子隨手簽了字。不過鎮警司還是沒有走的意思,偷偷地瞅了葉凡一眼。遞過來一根香煙。

葉凡隨手接過,輕掃了一眼小暗道:「特供大熊貓,居然還是最頂級的那種貨色偉人抽的那種。看來這鎮警司頗有點來頭,不像是只是獵豹駐香港特派員那麼簡單了。

「進屋裡說話。

」葉凡點了點頭。瞅了一眼衛生間那嘩啦啦的水聲,笑道。

「嗯1鎮警司就了一聲兩人進了房間。關上房門后鎮東邪放眼巡視了一番房間,而且還逛到窗戶下等地方轉悠了一圈,伸出手來在床鋪,桌上,椅子等處摸了一圈下來,很是仔細,葉凡知道他在檢查有沒偷窺的攝像頭,竊聽器之類特殊玩意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