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一章高人下陰招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一章高人下陰招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感必壓刀大大打午謝謝!,※

好像沒現什麼異常情況,此人突然轉身,站得筆挺,沖著葉凡行了一個標準的軍禮。..

詭異的是他突然又半蹲著行了個在電視中經常看見的武林人士的半曲膝禮,說道:「特勤組核心第八組駐香港特別負責人鎮東邪上校參見葉副帥1

因為特勤組基本上是由一群國術高手組成的,正宗的特勤成員下級參見上級時得行武林中的半曲膝禮,有點像是一個國家門派,因為在此組織裡面,能是你上級的領導肯定國術境界比你高,你行個半曲膝禮也不算虧的,這是能力致上的神秘組織。

當然,這個,是在沒有外人的情況下,如果有外人在就行標準軍禮就行了。

還有一種情況也是這樣的行軍禮,因為在特勤組裡面,國家軍委委員會也派得有一個上將參與,只是協助管理一些特勤後勤部門的總頭頭。

對於這位上將,正宗的特勤隊員見了他不必要行半曲膝禮了只是標準軍禮就行,因為他不是國術高手。

當然,這個管理後勤的上將手下也有一幫子人,其中少將也有好幾個。這一攤子人不算是特勤組的正宗隊員,只能算是協助打雜的部隊,就像是嶺南軍區的整個小獵豹兵團都是為特勤組核心第八組。也就是攻擊組打雜的。

有點像是不是警察的警察小一群協警。

「嗯!起來吧鎮上校葉凡笑道。

「副帥,我來晚了,讓副帥受了委屈。這事我一定會嚴辦的,我已經查明了,的確如副帥所講的,陳督察收了丁春秋的萬港幣的好處費。..

所以想用那間特殊關押室來折磨你們,估計一晚上下來絕對會落下個病根子的。

嚴重的話也許會造成後面腿腳不便,肌肉被凍死,造成萎縮等等後遺症。

丁春秋此人看來用心陰狠,副帥,我是來請示要不要整盅一下丁春秋。此人太惡毒了。居然下此狠手,說起來你們好像並沒什麼深仇大恨吧1

「算啦,此事了啦,跟他們有什麼好玩的,呵呵」葉凡淡然的笑著,渾沒在意。

「那是,您可是咱們核心第八組的副帥。丁春秋,檔次太低了,呵叭,」鎮東邪略顯拍馬樣子笑道。

「算啦,那個陳督察怎麼處理的,此人也相當的可惡,居然能下得如此狠手葉凡板起了臉孔。「開除。已經交給了廉政公署來處理了鎮東邪邪邪的一笑。

「嗯!就這樣吧。我這邊沒什麼事了,你請回吧。這事麻煩你了葉凡客氣的說道,轉念又交待道:「還有一點,以後別叫我副帥了,叫葉先生吧。其實我只是在特勤組裡掛個空名,並沒出多少大力。而且我也是很少出現在獵豹的。我喜歡在政府上班

「是!我聽副帥的。不過有任務時我只能叫副帥了,因為特勤第八組是攻擊組,其實也是組裡面最強大的組,人員最多,實力最強,是組的頂粱柱子。不過前次鐵團去美眾國損失慘重。聽說是軍情一處那邊出了一些漏子。唉」損失了好幾個兄弟,每一個兄弟能招進特

「是啊!美眾國也有高手。我想每個國家基本上都有跟咱們國家特勤組差不多的組織。進一個高手不易,損失一個就可惜了,你沒看見。鐵團為了能招些可靠的國術好手進來,那頭都有些愁白了。他作為核心第八組的頭兒。實屬不易葉凡也是嘆了口氣。..

「副帥,我能不能求你件事?」鎮東邪猶豫了片刻,終於是硬著頭皮說了出來,臉上一臉的歉意。

「哦!你先說來聽聽葉凡說道。

「我們香港駐點只有二名正式成員是核心第八組的,除了我另一個就是副站長方圓,協助辦事的獵豹成員倒是有階。

不過前次去泰國執行特殊任務時方副站長受了傷,剛開始時還沒感覺到什麼,不過,現在越來越嚴重了,去醫院又查不出什麼病根子。

前次我叫他回總部去了一趟,不過總部科能組的專家也沒查出個所以然來。如果病情繼續下去方圓同志就得轉業到普通部隊或地方任職了。

唉。他可才出歲啊,一個國術天才」可惜了,他原本可是一位四段開源階的好手,現在頂多能揮出二段頂階的實力了。如果他一離開。香港這邊就剩我一個小人了,事務太多,我又掛了個高級警司頭銜,警備方面的事也相當的多,一時真是忙不過來。」鎮東邪一臉的憂慮。

「既然總部的專家都說沒辦法查清情況。說明想呂州二司同志的病根午就相當的難了,也許是遭到了泰國「甘制小下的陰手。

一些國術高手如果使出什麼點脈截陰之法,那個是很難查出來的。即便能查出來沒有那種特殊的解脈之法也是無能為力。

所以,我看可以要求鐵團從核心第八組再抽調一個正式組員過來充實香港駐點就行了葉凡一臉嚴肅,說道。

知道自己這樣子說好像有些無情無義的嫌疑,但這種麻煩事如果惹到手中想解決那個是相當難的了。

如果要查出方圓受傷的真實原因就要到泰國去找到治傷方法那個不是更難了,泰國可是也有好多的泰拳高手,絲毫不比咱們華夏的國術高手差的。這個每個,國家都有自己國家的特色,武術一項並不是咱們華夏人的專利。

「這個我早就提過這事了。不過鐵團說是人手緊張,前次去美眾國又損了人,去小僂國又傷了幾個小現在的核心第八組都快癱瘓了。哪兒還有人手?

向總部求救,總部長也是直搖頭,說是總部還缺人手。現在核心第一組中南海保鏢組人員還沒配備齊全。政治局幾個常委輪番出國訪問。已經忙得是焦頭爛額了。」

鎮東邪能耐不好像知道好多事兒似的,令得葉凡都在暗自嘀咕道:「此人不簡單,不會是中央某些開國元勛的後代吧!俗稱什麼紅二代、紅三代的。

鎮東邪姓鎮,現在的國家主席不是叫鎮山河嗎?難不成鎮東邪跟他有瓜葛,如果真有瓜葛的話此人那還真值得接交了。

跟國家主席的親戚作朋友,那個好處應該不會少吧。不過也許不是。全國姓鎮的可不少。

如果真是鎮主席的親戚怎麼會要不來個把人,特勤組最大的頭可就是國家主席鎮山河,鎮東海上將只是具體的負責人罷了」

「總部不是有炮個大武師嗎?。葉凡問道。

「都看過了。查不出毛病來鎮東邪有些沮梢⊥貳

「唉!8段高手都查不出來。我又有什麼辦法?只能從抽調人手方面入手了。你看齊天怎麼樣?」葉凡腦子一轉說著,心道:「如果齊天入了特勤組的預備組,倒是可以先調來香港協助鎮東邪干一些事務,香港這個地方局情複雜,國際上各方勢力交錯,更是磨練人的好地方。齊天一來就混個,副站長,接方圓的班,混得一兩年估計就能直接提中校了。倒是比在獵豹裡面混還容易一些,這個也許就叫做另劈奚徑吧。」

「齊天,就是段位差了一點小其他還是不錯的。不過方圓可是副站長。按規定是需要特勤組正式成員接替的。齊天只是獵豹隊員,是協助咱們核心第8組的。還沒有加入特勤組。擔當這個職務會引來非議的。咱們特勤組的規矩特別的嚴格,制度完備,不允許冒頭的。國家這麼大。特勤組的權力很大,所以當然是需要有一定的嚴格限制的,這種也許就是外面所說的制衡、平衡吧」。鎮東邪一臉的苦笑。

「嗯!不過,不久后齊天將是組的預備隊員了,先讓他下來鍛練一下也好。玉不琢不成器。慢慢的就會習慣了。不經歷風雨哪裡又去見到彩虹?而且齊天這小夥子肯干,上進心強,一心撲在獵豹,聽說連家都很少回。對於這樣的好同志我們得重視。給以幫助葉凡淡淡的笑了笑。

「預備隊員1鎮東邪有些驚訝,不過一閃即逝。

「很奇怪嗎?。葉凡也暗自嘀咕,問道。心道:「一個預備隊員有啥值得堂堂的特勤駐香港負責人吃驚的。難道預備隊員也是相當的難進?。

其實想進入特勤組的預備隊也是相當難的,有點像是預備黨員。

三成左右的預備隊員最終都能成為正式的組成員的。所以預備隊就是進入組的第一道門檻,一般的組隊員都要先經過這一個坎兒。當然,像葉凡這種情況是具有大本事的人,又是一個例外了。

所以,這個不得不令鎮東邪吃驚了,心道:「估計這個齊天的關係跟葉副帥是非同小可,剛才好像還聽見他叫葉副帥大哥的,難道是拜把子的好兄弟,有可能。

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到是得重新考量齊天的身份地位了。有第8組的副帥撐著齊天的路子在特勤組中將會越走越寬,越走越遠的。葉副帥如此年輕就坐上了在總部中其實排名第一的核心第8組攻擊組副帥個置。

鐵團好像也有把核心第8組交給他的意思,聽說連獵豹2號車牌都給掛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