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六章吃味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六章吃味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姑娘,你的眼井真是好,讀是款歐洲中世紀末期甩男不,跟今已經有幾百年歷史了。..平時不但可以當古董欣賞,作為裝飾品也很有品味,而且整個,飾上有著一種古代貴族小姐的那種高雅清麗,出塵脫俗味道。本來要8萬8千塊的,給你打個九折湊個整數吧,給8萬就行了。」那個氣質相當清雅的服務員小姐熱情的笑著,介紹得非常的詳細,而且出示了文物鑒定書,看來不會是假貨了。

「飛萬8庄紅玉頓時就呆愣住了,相當的尷尬,不過轉眼就恢復了過來,把那幅耳環一推就要還給服務員小姐。

其實葉凡早就看見那價格了小知道庄紅玉不可能會捨得買這麼貴的耳環的,而且她也拿不出這麼多錢的。壹當然是等著庄紅王小來求自己了,到時自己也好順水推舟掏卡買物彰顯王八之氣,哦,說錯了,這時應該是伸士風度。

「對不起小姐,這個。太貴了。我錢沒帶夠,下次再來了庄紅玉有些不舍,不過還是堅決的推還給了服務員小姐。而且直接道明了原因。

「紅玉,我來吧葉凡溫和的笑道伸手了。

「不要了」。庄紅玉態度堅決,搖了搖頭。

「買不起就不要冒充什麼富家小姐,也不看看,就你那一身大6低檔貨色也敢到這裡來逛,哼。走開,讓本小姐看看。」這時,一旁某女從鼻子里哼出聲來。

兩人訝然轉頭,現一個滿臉青春痘疽,圓臉如鏡,鼻子扁平,姿容平平,甚至可以再往下降一格,說是略丑也不為過的姑娘在脾氣譏諷人。

該姑娘身後站著兩個胸肌鼓起老高,一幅保鏢氣派的男子,冷煞煞的盯著葉凡。

估計是此女見庄紅玉氣質高雅,吃味兒了。

「姑娘,怎麼說話的。..咱們好像並不認識吧!我們招你惹你啦?」葉凡冷冷問道,一點也不含糊。「擋我道了,本姑娘要買耳環,哼!走開1丑姑娘頭仰得高高的,沖著庄紅玉喊道。

「你」庄紅玉氣得雙眼都瞪圓了,低頭再次看了看那對她要干力來年才能賣得起的古董耳環。又掃了掃那個滿身富氣逼人的狂傲丑天鵝,最後還是搖了搖頭準備走人。

「服務員,給裝起來,這耳環我要了葉凡笑著,掏出了卡卡遞了過去。

「先生,走好1一切打理好后,服務員小姐態度相當的好,彎腰說道。

「紅玉,來,我給你戴上1葉凡淡淡一笑,故意這樣子說當然是想給那丑天鵝氣受了。

「嗯1庄紅玉居然聽話的應了一聲。溫順的支起耳朵讓葉凡同志給戴上了。

「漂亮,就是有番特殊氣質葉凡誇道,轉眼掃了那滿臉漲得通紅的丑妹妹一眼,掏出一隻古巴產的高檔雪茄叼上了,淡淡的哼道:「有些人啊!把全世界的古董戴她身上還是變不成金鳳凰的,哈哈哈!紅玉,咱們走」。

葉凡作了個讓庄紅玉挽手的動作,奇怪了,庄紅玉真的伸過來了,親密的挽著葉幾大大的手臂,連胸脯都緊緊的倚著葉凡,那親密的樣子差點噎死了那位丑妹妹。

「媽的!有錢就是舒坦著呢葉凡暗暗笑道。手輕輕的動了動,裝著無意的,在庄紅玉山峰子上磨蹭了幾下,揩點油還是要的,那可是花了整整8萬塊的。

不過因為動作大了點」哼1庄紅玉微微哼了一聲,葉凡當然不敢再有動作了。此女真惹她火起的話也許會當眾給自己下不了台,那種情況可就丟大臉了。

「費書記,我是朱旭,葉凡這邊可能有大動作。..」一個馬臉男子略帶驚喜,說道。

「大動作,什麼大動作?。費默一聽來了精神。

「前幾天,他跟經濟區財政科長庄紅玉一起出去了,走的時候把經濟區所有的錢都帶有了。我老婆春梅本來是不知情的,不過今天上午,張國華副主任說是有幾個。包工頭要來拿錢,要提一筆款子用於鬼嬰灘工程,當時他拿著葉凡的預先批好的批條去提錢,春梅是經濟區出納,一聽說后就拿了批條去銀行取錢了,錢倒也取了出來,不過給她現了一個奇巧之處朱旭低聲說道,略顯神秘,還想吊費默的味口。

「輕之處,有什麼奇巧的?」費默耳朵都張了起來,不過聲音到是表現得相當的平淡,一幅高人樣子。

「本來經濟區賬面上有勁。多萬的,可是一看餘額,就剩下幾百萬了,春梅當時還以為眼睛看花了,搓了搓又看了看,真是幾百萬。慌得趕緊叫銀行的工作人員再複查了一遍,說是已經給轉走了刃。萬。」朱旭得意的說一,不會是葉辛任夥同財務科長庄紅玉捲款潛盅了卜

朱旭是費默娘家親戚,他老婆張春梅就是費默偷偷安插進林泉經濟區的一枚隱秘的棋子,而且費默當時為了隨時關注著葉凡和經濟區的動向,倒是頗為費了一番心思。

這個親戚很少有人曉得。不顯山不露水的,又是從正規渠道安插進了林泉經濟區當出納,倒是正合適。

而且此對夫婦倆都不姓費,也不易引起葉凡懷疑。想不到才不久的時間居然現了這麼大的驚天秘密。

「捲款潛逃1費默嘴裡嘀咕了一句,問道:「查過了資金走向了嗎?還有,葉凡最近有說去幹什麼嗎?」

「銀行不讓查,說是為了保守秘密。如果要查款子走向得葉凡的批條子才行。走時他只說出去辦事,也沒說具體辦什麼事,估計是掩人耳目的。」朱旭一臉興奮,說道。

「嗯!我知道了,你嘴給我閉緊點,這事我自會安排的。」費默哼了一聲掛了電話。

「奇怪,難道真是捲款潛逃了,這可是一大筆款子,達到四萬。能逃到外國去也夠他們享受一輩子了。不過好像又不怎麼像,這個也太明目張了,不管怎麼樣,先查查小子,這次看你往哪裡逃。」費默臉上露出了久違的陰笑。

拿起電話直接打向了紀委書記周長河處,說道:「老周,給你報個小喜訊。這次可是你出威風的時候了,哈哈哈,時機啊時機」費默干聲笑道。

「喜訊,我還能有什麼喜訊小老費,你拿我尋開心是不是,難不成小濤這小子提副科的事敲定了?呵呵呵」周長河打著哈哈,隨意得很。兩人搭檔了這麼久,也很是隨便。

前幾天周長河一直在費默耳旁鼓搗,說是自己兒子周小濤擔當縣公安局治安科科長也有一些年頭了,能不能挪挪位置,現在縣公安局裡那副局長位置可是還空著兩個。

其中一個位置就是因為前次惹毛了水州四美,周拍成這個局長被拿下的同時屬於費家人一系的費志明也遭了池魚之殃,也被同時拿下了。

要知道費志明剛被費默推上去頂替以前的古征華那位置不久,就這樣被因為葉凡這小子的事被捋了下來,令得費默感覺那個臉可是的丟得很大。

這次自己搭檔周長河又想推自己兒子上馬,他作為紀委書記親自出面也不好意思,怕落人口失。

所以最後就慫恿著費默出面了,對於周小濤這種騷包貨色費默哪有不知道他的底細的,純粹一個縣城太子爺架勢,正事一點不會幹,良家婦女倒被糟蹋了不少。

不過費默跟周長河是搭檔,也不願管這騷事。不過這次周長河親自出面求到自己門下了,從費默的心裡來說那是極為不願意出面推舉周小濤升副局長的。

要是這騷包上任后沒幾天又整出什麼犯騷子的事來,那這個臉又得打在推薦人費默這個黨群書記臉子上了。

不過周長河的面子肯定是不能駁了的。所以費默心裡也著實苦惱,一直在那?拖著,說是公安局不同於其它的什麼局子,賈寶全那邊還得打點一下什麼的。

當然,這些小把戲怎麼能瞞著周長河,費默知道也不可能瞞過他的。只是打算能拖一時算一時,拖不過時再出手吧。

所以,周長河還以為自己兒子小濤的事有著落了費默是來報喜訊的。

「呵呵小濤的事我正抓緊辦理,老周,別急,咱們是什麼關係,小濤的事鐵定辦成。只是還需要一點時間是不是?咱們不急,等得起,等這股風過後立即就辦。」費默馬上打著哈哈了。

「抓緊辦,抓緊個屁,以為我曉得。這個老東西,還不是看我兒子不爭氣,不想出頭。不過,哼!看你能拖到什麼時候。大不了一拍兩散。」周長河心裡著牢騷,嘴裡卻是哈哈盡打著,說道:「那麻煩老費了,唉,犬子的事讓你費心了,唉。不爭氣啊1

「哪裡的話,咱哥倆誰跟誰?說這話就見外了,我不幫小濤誰幫小小濤是不是?這事咱們先擱一邊。

今天我的確是來給你報喜的,葉凡最近有大動作,林泉經濟區賬面上的2四萬可能全被他提走了,前幾天他跟經濟區財務科科長庄紅玉一起出去,說是辦事。

辦事哪用得花這麼多錢,那可是刃力萬。你立即動用紀委的權力查一下,落實資金走向,防止國有財產受到重大損失。」費默還挺有愛國思想的,當然,這種愛國是建立在私人利益上的。,如欲知后卓如何,請登6,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剛舊舊口陽…8漁書凹不樣的體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