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七章謀定而後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七章謀定而後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河!都被他提老了,不會是捲款潛誹了吧。..脫口而出,又說道:「這麼大筆款子。即便是倆人逃到國外也能衣食無憂的享受一輩子了

「捲款潛逃,有這個。可能。不過那小子鬼得很,我們幾次下手都給他轉敗為勝,一點腥沒沾到反惹了一身的騷味。前次叫黃海平出面。本來以為能一舉扳倒他,誰知反而把黃海平都搭了起去。這次咱們慎重點,縣裡那兩位可是相當看重這小子的,別畫虎不成反累犬費默很是冷靜。

「嗯!這小子像泥鰍一般,滑得很。不過,天網恢恢,他總有一天會落網的。俗話不是常說,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腳的。我先交待人立即查一下,如果情況屬實的話咱們先不支會賈寶全,搜集好證據,乾脆一舉拿下,咱紀委獨立辦案小到時鐵證如山即便是賈寶全想說點什麼都張不了口,噎不死他,呵呵周長河乾笑道。

「嗯!也對!如果給賈寶全知道了也許會走露了風聲,他一向是向著葉凡的,沒錯。就這麼辦了費默放下了電話。

覺得不放心,又打電話交待張春梅隨時注意著林泉經濟區的動向。

「賈書記,我向你彙報個情況。」葉凡打起了電話。

「什麼情況,你快點說,這個時候正好休會舊分鐘,我沒時間。」賈寶全說道。

「香港飛雲集團不是撤資了嗎?所以我就找到了他們的老對頭香港布升集團,想說動他們投資咱們魚陽絲織線毯廠。那天在常委會上我不敢透露這事,飛雲集團跟肖家人關係密切。我怕走露了風聲葉凡說道。

「布升願意投資咱們魚陽嗎?估計跟飛雲一樣的想法吧,希望不大。而且人家香港公司哪看得上咱們魚陽這旮旯地方賈寶全心裡直搖頭。覺得葉凡有些異想天開了。

「布升當然不願意投資咱們魚陽了,不過我逼著他們投葉凡話語中略顯得意。..

「逼!你用什麼逼?」賈寶全倒是來了興趣,支起了耳朵,知道葉凡的鬼點子多。

「南宮集團在香港剛建了座商廈,叫天馬大廈。前次飛雲集團一直想租到一層樓面,因為第四層被布升租去了。

為了搶佔這一塊地盤,兩家人正鼓著勁對昂,我查過一些資料。估計這天馬大廈跟他們兩家的生意有莫大的關係。

我當時在林泉不是幫了南宮集團嗎?所以利用關係討得了半層樓成,轉給了肖飛城先生的飛雲集團。

所以他們答應投資咱們魚陽線廠的,不過後來變卦了。估計董事會生了什麼變故,不過我們也落下了勁萬的巨款,也不算虧本。

這幾天我一直在弄樓面,現在通過一些朋友已經弄來了天馬大廈第三層樓面的一半。轉租費去了刃刀萬」小葉凡剛講到這裡賈寶全忍不住了,口氣嚴厲。道:「胡鬧!你把經濟區的功萬給抽出去了。你膽子不那可是刃刀萬。如果那樓面沒人租你怎麼辦?你呀你,做事太衝動了。不考慮後果,那可是要蹲大牢的

賈寶全心裡一陣子涼痛,連虛汗都冒了出來。如果沒了那功萬還怎麼執行林泉大通脈。沒有了林泉大通脈何來林泉經濟區的騰飛。經濟搞不上去會拖了全縣的後腿,那個鐵定會影響到自己的官帽子的。

「賈書記,你聽我說。那力。萬的確給我付了出去了。當初就是怕你不答應,所以就沒告訴你了。

一拿到承租權我昨天下午就去了香港的布升集團,果然不出我所料。他們急需天馬大廈的第三層樓面。

不過當我把魚陽絲織廠的有關資料交給他們,提出要求他們注資凹萬於咱們線絲廠。..不過,此事不大順利。他們隱晦的拒絕投資。

說句實話,咱們那廠子的利潤的確不高,搞不好還得虧本,人家那些香港巨頭當然不屑了。

不過他們說是可以出互力萬讓我把天馬大廈拿來的第三層樓面的幾年承租權轉讓給他們。

我暫時沒答應,給他們的期限就是明天早上舊點左右。

如果不答覆我就去找肖飛城先生的飛雲集團了。我相信布升絕對會頂不住的。據我推測,天馬大廈第三層半層樓面如果給布升拿去的話,再加上他們已經搶得先機的第四層整個樓面。估計肖飛城控股的飛雲集團會蒙受重大損失,絕對不止功萬這個數的。

這事我有8成把握。即便是最終他們倆家公司都不願意注資咱們魚陽絲廠。咱們直接把樓面轉租給他們也能穩穩的賺回2四萬左右。

我估計如小兒…節盛露給飛雲集團的話壞不止眾個數,兩家公司著甲面承租費肯定還會漲的葉凡信心滿滿,又補充說道:「而且,這事我事先不跟您勇氣,主要是怕如果真的出了什麼事的話全部責任我一人承擔著就是了,唉!我也是被逼上粱山了,要不做就不做,要做就要做好,失敗了坐牢就坐牢了

「唉!你的膽子的確大,有魄力,我賈寶全佩服1賈寶全說道,想了想又慎重交待道:「你要儘快落實下來。如果兩家公司真不願意注資的話那樓面趕緊脫手,能賺勁萬已經算是大功一件了。我怕魚陽這邊有眼睛盯著,遲則生變,你要小心點,免得落人口失。」

「我知道了,明天下午這事應該有個意向了,實在沒輒的話我轉租了,賺了錢立即回來葉凡凝重的說道。「賈書記,對不起了,我是有點衝動了

「唉」你好自為知賈寶全嘆了口氣掛了電話。喃喃道:」這小子,你幹了件能捅破天的事,如果不成的話槍斃了你都不為過。唉。不過這小了怎麼有點像古代的草莽豪傑。那膽子我賈寶全不如他了,難道這小子是條龍,這樣的人才是干大事的人。前怕狼后怕虎的人最終是只能聯跑著歲月對他的不公平,干大事者也要有賭徒心理,這許吧,他賭的是人生,用一輩子來賭前程」。

剛放下電話,傳來了叩叩的敲門聲。

打開門一開,一個。陌生男子小力幾歲,不胖不瘦,長相極為普通。不過眸子很是利索,只是臉上微微的有絲絲病態蘊於其間。

男人行了個。較隱晦的軍禮。低聲說道:「我叫方圓,鎮東邪站長提起過我吧

「哦!進來吧」。葉凡讓人進來后關上了門。

「這裡說話方便嗎?」方圓巡了一眼房間說道。

「沒事,現在沒人,本來有個女下屬的。她去做頭了。」葉凡笑道。

「特勤第8組戰龍組香港分站副站長方圓中校拜見葉副帥方圓行了一個武士進見長輩的標準半膝禮,雙手遞上了一本證件和一張特勤組的身份卡,鐵青色的。

這張卡片又叫特卡,上面有個較顯目的,已經變形了的,很獨特的草書字體的「,字頭。

聽說這張身份卡是特製的。是搭載在俄羅斯和平號空間站上的一件小型的特殊機器,經過多道程序,再經過華夏國術界內勁達口段的級高手用內息特殊壓制而成的。該卡可以防火防水,幾千斤的重壓下會變形但不會損壞,壓力一減除又會恢復原狀。

人的手指頭一按上去就能出現一些特殊效果,想仿製那個是不可能的。當然,這個秘密只有特勤組的內勁高手才曉得的。

「你就是方母,起來吧」。葉凡接過了特卡,微微行氣,內勁之息從手掌毛孔中當然也能溢出一絲絲來,蘊潤著它,那特勤卡立即就變形了。上面顯示出了方圓的一些資料,這一看就知道不是假的了。

當然,普通人也能試,用手指的溫度一按上去就能顯示持卡人的基本職務級別。而一些秘密要內勁高手的內勁之息才能顯現,普通人現不了。

當然,聽說這種特卡也是分級別和顏色的,分別是玉、金、銀、銅、鐵五等。

一般的四段到五段高手,上校及以下的特勤高手用的是鐵尊卡。

八大分組中的副組長,如果功力沒達到六段的用的是銅尊卡。他們一般都是大校軍銜,有個。把人也是少將級別的。

當然,軍銜並不是特別重要,區別在職務上。比如葉凡,他是總部認定的六段高手,軍銜才上校,不過葉凡用的可是更上一等的銀尊卡。

因為葉凡的職務高,是核心戰龍組副帥。國術段位又達到了六段,雖說是客卿的,但因為太過年輕就擁有著六段身手,所以總部特別以給他持有銀尊特卡。

鐵占雄也是銀尊卡,一般總部八個分組組長都是銀尊卡。副組長如果國術段位不能達到六段的話是拿不來銀尊卡的,只能用銅尊卡。意思是只比普通的隊員高上一個級別。葉凡估計是八個分組裡面唯一的一個配備有銀尊卡的特牛氣的副組長。

特勤組8個分組中勢力最大的當然數第八組攻擊組了,在國家的稱號就是「戰龍組」

只有這個。組的組長可以稱帥小因為他們是一群特殊戰士,是戰鬥組。而鐵占雄就是正帥了,葉凡是副帥。其它組只能稱組長,不能稱之為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