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八章特A卡的權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八章特A卡的權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最近計閱增漲率大低了,幕本不望看盜版餉剛數女個月能省下幾塊錢支持一下狗子。..雖說狗子更新不多,一天就的四字左右,不過在快過年的日子,狗子卻是要在冷冰冰的電腦前碼字。而且狗子碼字度也不快,但狗子沒斷過更。每天也沒少過四字,前兩個月更是日更上萬字。高一個月不過三塊多錢,低一個月五塊多錢。希望還在徘徊的兄弟能看在狗子碼字辛苦的份頭上去弄個號,充點錢訂閱支持一下狗子,謝謝!順便祝各位支持狗子的書友兄弟們節日好運!,

就像第一組「中南海保鏢組是由煞神狼破天負責的,專門安排保護國家政治局幾個常委的。

政治局每一個常委身邊都有跟著一個五段頂階高手隨時護身,其他的保鏢們雖說是屬於這個五段高手領導的,但並不是特勤組的正式隊員,功力差不多從二段到三段不等。這些人的稱號就是中警衛內局的工作人員,直屬於中央辦公廳的內衛部隊的。

華夏雖大,但四段位的高手並不多。國家當然也想多招集一批四段及以上高手了,經過特殊的能力練就能成為一名高級軍人。

不過太難找了,有的門弟硬,又不願意加入。有是的是直屬於老牌的一些武林門派,像少林武當峨嵋青城。這些門派中高手本就不多,當然想撈個人出來更難了。

人家一個門派中四段及以上高手全湊一塊也不過幾個,當然不願意給了。

對於這些老牌門派國家一般來說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只要不做出一些傷天害理的大事來都不管他們。

犯些小法也就聽之任之了。當然,這些門派在國家有難時他們一般也會站出來的,所以特勤組實際上的正式人員還不滿的個。聽說當前的人數僅有田幾名。

戰龍組一個。組就佔去了近凹個,第二大組中南海保鏢組佔去了8個,其它分組從2個到個。不等,沒有能過6個的。

所以把這刃幾個。人往全世界一分散,幾個國家還難見到一個。..整個。美洲一個州能分到三個此種人才就不錯了,所以特勤組的勇士當之無虧的可以稱之為華夏的精英。

金尊特卡一般都是給總部的副帥們用的,段位得達到七段左右,這些人一般都是中將級別的特殊軍人,當然,人數也不多,就二個。

玉尊特勤卡目前聽說就三張,一張掌控在國家主席鎮山河手中,一張在特勤組的最高領導。總頭兒上將鎮國海手中,最後一張就不知下落了,有人傳說在特勤組一個口段高手手中,也有人說那人只有8段頂階水準。

反正圈內人士說法不一,從沒見那個神秘段位高手現身的。也有人猜測此人就是某門派的長老等等,反正版本不一。

當然,權力也是隨著特勤卡色度的變化而變化的。

鐵尊特勤卡在緊急情況下最多能調動半個排的地方部隊,以及公安、國安等國家特殊強力機關人員。

銅尊卡可以直接調動力人左右的這些部門隊員。

銀尊卡的權力可就大了。因為總部的銀尊卡全掌控在八大組長手中。可以直接調動一個連的正規兵力協助執行緊急特殊任務。

當然,在請示上級后那個權力當然更大了,像鐵占雄,如果情況需要的話經上級同意,可以調動南方七個省的國安,公安,武警、海關、鐵路外加地方部隊一個整編團。

本來軍隊的調動需要經過中央軍委的小規模的調動也得請示大軍區領導的。

鐵占雄的特權就在這裡,比如說水州沿海生重大有關國家安全方面事件。鐵占雄可以不通過嶺南大軍區,直接指令水州直屬嶺南大軍區的第二集團軍派出一個整編營來配合執行任務。

當指令下達時就是水州第二集團軍的最高統帥顧天棋軍座都得服從。..當然。調動的部隊人員過一個營時就得請示軍委了。

也許有人會說,那鐵占雄做出對國家不利的事怎麼辦,擁有這麼大的權力,能調動這麼多強力部門人員那是太可怕了。

其實特勤組當然也有一些反制措施的。不可能能讓你一個人支手遮天的。

像鐵占雄身邊絕對有國家最高領導鎮山河或者特勤最高領導鎮東海上將安排的人在盯著的,一個電話人家就知道了消息,這些人有點像是古代皇宮中的密探,俗稱大內高手。

當然,鐵占雄也知道這一點小也不會做出太出格的事。一般的事。只要不是太出格上面也不管的。總得給下面一夥摔命的勇士一點小權力的,不然這賣命的活誰願意去干。

「有什麼事嗎?」葉凡淡淡的問道。

「我想賣身方圓語不驚人不出口。四個字噴出來差點炸了葉凡眼球。

「賣身?」

葉凡心裡一震,驚詫莫名的盯著方圓,心道:「什麼時代了,還有賣身一說。如果是古代,你方圓是個漂亮女子,根草明碼標價,到有賣身代社會,個入測叩幾居然喊出賣身一說來,惡不噁心人。不過,此人如此這般說肯定有原因的。且聽他說說再說

「我知道副帥會感覺驚訝的小唉方圓嘆了口氣,眼神一轉立即恢復了平靜,目光堅毅看著葉凡。

說道:「我出身在淅寧省一個偏僻的旮旯小村,那裡很窮,但村子很美。小時候認識了一個耍雜技賣狗屁膏藥的瘦小老頭子。機緣巧合。他居然傳了幾招給我。

飛歲那年,鼓勁全力之下。一腳下去就能踢斷四塊重疊青磚,怕不是有七八百斤腳力了吧。

如果用國術階段哉分就是第四段的開源之階。到今年我萬周歲了。

前次去秦國執行特殊任務時遭了暗算,回來後身體漸漸的弱了下去,也查不出原因,一腳下去居然只能踢斷兩塊重疊青磚了,而且還頗費勁的。最近我感覺越來越不好了。再繼續下去,也許」。

「除了感覺身體弱下去外還有其它癥狀嗎?」看到方圓一臉的悲涼。葉凡忍不住問到。

「點是」就是」方圓有些吞吞吐吐,似乎有難言之隱。

「說吧,我不喜歡兜圍子葉凡板起了腳」一臉嚴肅。

「那個「不舉方圓終於吐出了兩個苦澀的字眼。轉臉好像輕鬆多了,說道:「我還算個男人嗎?所以。我要賣身。昨天聽鎮站長打聽過了,估計解鈴還須繫鈴人。」

「原來如此。一個曾經的國術四段天才,飛歲就進階四段的天才居然成了一個廢人。

單是身手廢了也許方圓還不會如此的哀傷,男人那個。「不舉。的確是悲傷之源。沒有了那玩意兒。

看著美妹只能流口水。一個活生生的太監,這生活過來的確沒有什麼意頭了。難怪他會提出賣身一說,無非還不是希望能加重法碼。」葉凡暗暗想著。說道:「你的意思是我出手,帶你去泰國找到暗算你的人。徹底治好你的傷病

「嗯!我知道這個希望也是很渺茫的,不過,沒去一趟不死心。不管成與不成,我意已決,從此後就跟著葉副帥了。

明天我就要離開特勤組了,總部給了力萬給我。的確不少的一筆巨款,可這拿來還有什麼用呢?

我只想治好我的病,不然,人生索然無味。與其這樣子像一具行屍樣活著。還不如去搏一搏,就是死在泰國我也安心了。

如果僥倖能活著回來,我會一輩子為葉先生效力的,只為葉先生一個人效力。不管做什麼,國家,人民,天下蒼生都與我無干。

只要先生一句話,殺人放火小我方圓眉頭都不會眨一下。」方圓說著。激憤異常,葉凡只覺得眼前白光一閃,喳地一聲輕響,一把鋒利的匕已經在方圓左手臂上劃出了一條長達十厘米的可怕刀線,皮肉翻卷。隱隱能瞧見白森森的骨頭了。

「你這是做什麼?」葉凡喊道。

「我以此刀破血立誓,如果葉先生陪著方圓去泰國一趟,不管事情成與不成,方圓此生將追隨葉先生一世,效犬馬之勞話說完立即從皮包里掏出藥品紗巾熟練的包紮了起來。

「國家不管你的事了嗎?。葉凡冷冷問道,心裡隱然有些憤怒了。心道如果國家特勤組這樣子無情還真得考慮以後的行動了。

「管!剛開始派了個六段高手以旅遊者身份去泰國秘密查訪了一圈下來。時間長達一個月,不過沒有結果。人海茫茫,根本就難以找到下陰手的人,因為沒有目標。我知道國家也是儘力了,我不怪國家,只是我運道不好。不過,我還是不死心。我想最後搏一次。就是死了也安心了方圓目光如狼,似乎都透出了森森寒煞。

「嗯!是個漢子葉凡暗暗誇獎道,暗道:「如果真能治好他的傷情,一個是積些功德,二來也落下了一個肯為自己賣命的鐵心手下。人的一輩子很長的,有這樣的好手為自己所用,辦些私事也方便,有些事從道義正義來說都不好下手的小這社會行事雖說要正,但該走偏門還是得走,只不過有個度就行了

點了點頭,說道:「好!你的命我買了。放心,我這人答應過的東西就會盡全力去做的,目前你有什麼打算?」

「既然命都賣給主公了,以後私下我就稱您主公了,有人在時正常稱呼。我聽主公安排,總部也給了優厚的地方給我挑,可以去公安,國安,法院、檢察院,或者政府,普通軍隊都行。

地點也由我挑,我知道總部覺得也有愧。其實,我不怪特勤領導。他們也是儘力了。

總不能為了我的事把一個六段高手長久安排在泰國,那個不現實。只能怪我方圓不走運。不過,我方圓覺得現在還是走運的,是主公。讓我看到了希望方圓目光炯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