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四十九章逼人也是一門藝術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四十九章逼人也是一門藝術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曰隙口7,和,書真州?刀,觸,驟污,兩位夫八們賞。..

「那就去紀委,直調墨香市紀委,估計以你的身份應該能落下一個。副書記。普通部隊的軍官轉業到地方都是降一到二級使用,不是絕對的等同。

在實際工作中也會按照行政職務進行相應的調整,例如正團級的中校,平移到地方就是縣局級。

而且轉業到地方的一般會降級使用。中校轉業到地方很有可能給個科長當。

不過,獵豹的軍官轉業是平級使用,只有特勤組的軍官轉業卻是個例外,按規定卻是提一級破格使用,這也許是國家對特勤組正式的軍轉幹部的優待吧。

不過特勤組的正式成員極少轉業的,除非受了重傷或者年齡快到田過後,人的身體老化才同意讓其轉業到地方。

就像你這種情況應該屬於前者。你已經是中校了,提一級使用就是以上校身份轉到地方。

稍微運作一下,因為你是特勤組出來的,如果去紀委的話弄個實職的副處級職務應該沒問題。如果是在縣一級紀委應該能夠入常的。

你先去墨香市紀委,其它看情況而定。至於去泰國,有空時我會去的。你也不用過於沮喪,你先去醫院正規的包紮一下,回來我給你好好檢查一下病根」葉凡安排後方圓滿懷希望的走了。

「人才難得,想弄到一個忠心的人才作下屬,更是難得。看來我又背上了一個,危險的包袱,不過!我看值!值得去冒險一趟。」葉凡喃喃道。早上就在懶睡中過去了。剛吃過午飯。庄紅玉輕輕的推過了一個精緻盒子。不是那天買的古董耳環是什麼?

說道:「謝謝你葉主任,那天幫我出了口惡氣,這個我不能收,請你收回吧

「呵呵」也好,我妹妹剛好沒耳環,她肯定會喜歡的葉凡也沒推辭,知道庄紅玉如此高傲女子肯定不會收如此重的禮物的。..因為庄紅玉先前有說過來了,長這麼大除了父親跟長輩,其他男子的貴重禮物都不收。

「紅玉,你家裡還有什麼人?」葉凡隨口聊道。

「哥哥姐姐弟弟妹妹,全都齊全。」庄紅玉嘴裡雖然淡淡說道。但臉上卻是洋起了一種幸福感覺。看來此女很在乎家庭,這個估計也是她不收男子禮物的原因吧。

往往這種女子都比較執著,在男朋友選擇上很是冷靜、慎重。想跟她生點什麼風流之事,那個不一般不可能。葉凡心裡微感失望。

「老費,已經查清楚了小這小子的確把四萬轉走了,膽大包天啊!估計林泉經濟區一伙人還被蒙在鼓裡紀委書記周長河干聲笑道。

「難道真的是攜款潛逃了,如果這小子不回來了咱們拿他也是毫無辦法費默說道,臉上很是不痛快。覺得給這小子溜到國外去享福了太可惜了。

「有可能,不過我覺得咱們暫時還是靜觀其變最好,以免打草驚蛇。如果不是攜款潛逃那又為了什麼?」周長河心裡也挺納悶的,不知葉凡肚裡賣什麼葯。

「即便不是吞款潛逃我們也有辦法治他罪的,先就是挪用巨額公款了。會不會用這筆錢拿去做轉手買賣賺私錢?」費默心裡一動說道。

「有可能,也許把公款拿去賺自己的錢,接一單生意后一轉手就可以賺上十幾萬甚至幾十萬都有可能,咱們得想辦法把他給先逼回來,然後立即出手,在資金還沒回籠前先就定了罪,他想翻身都沒機會了。不然。等他賺了個盆缽滿溢回來時咱們已經晚了。」周長河陰沉著臉,說道。

「逼」費默哼了一個字,想了一陣子問道:「此計甚妙,老周,你有什麼好的法子逼這小子回來,而且,逼也得講究藝術,要不著痕才行,不然這小子聽到點風聲有了準備就不好了,我們要出奇不意才行。..」

「嗯!不露痕的逼,這個難度相當的高,我想想。」周長河沉默了一陣子,臉色更是凝重,許久,搖了搖頭,說道:「我暫時沒有什麼好的法子,老費你有什麼好辦法?不然時間不等人。」

「辦法倒是有一個」最近林泉鎮的謝端和繆勇不是從市電力集團弄了四萬回來嗎?。費默淡然說道。

「那跟葉凡有什麼關係?」周長河還是沒弄明白。

「呵呵,,林泉鎮不是借用了經濟區修路的專項款子五六百萬嗎?。費默陰聲笑道。

「你是說逼林泉鎮還款子給經濟區,這事一鬧,鬧大點,就連兩個,副主任都沒辦法處理了,逼得葉凡這個經濟區第一把手不得不趕回來億:才行。周長河恍然大悟,心裡暗暗罵道!,「老狐掛。協引巳早就想到了辦法了還要問我,估計是我如果有辦法你自己就不動手了,媽的!又想作婊子雙想立牌坊,什麼東西」。

「嗯!我們分頭行事,我想小六鎮二鄉中另外七個頭頭一定會眼紅那筆蹦萬的款子的。

一來,如果林泉鎮有了這助萬是如虎添翼,其它鄉鎮想趕上它就更難了。

二來林泉鎮可是把本該是屬於林泉經濟區的修路專款給挪勸萬解決紙廠的鑄鋼廠了。

勢必造成其它鄉鎮的修路資金出現巨大的缺口。以前林泉鎮沒錢,另外七個小頭頭聽說在經濟區的黨委會上已經跟繆勇這小子較過一場勁了。

當時聽說繆勇是以縣委強壓下來為由頭平息了這場事。那個時候林泉鎮沒有經濟能力還這筆錢,其它七個頭頭看逼也沒用,也就暫時放過了林泉鎮。

此一時彼一時了,現在情況可是大不相同了,林泉鎮手握勸萬巨款,其它七個頭頭估計早就在眼紅了,咱們只要在其中再點上一把火。你用鐵扇再著力的煽一煽。那火就更旺了。

矛盾激之下葉凡不趕回來都不行了。得抓緊,立即開始行動,老周,你動用一切手段煽火吧,我這邊可以叫小月和國恩從中助一把力,

「行」。周長河點頭道。心裡罵道:「葉凡小兒,這次看你還往啥地方逃,孫猴子能逃得過如來佛的掌心嗎?你道行還不夠深

晚上,葉凡焦急的等待著布升集團的迴音,不過到現在還沒動靜。

「布升。我只等到明天早上舊點,不迴音的話我就只好向飛雲集團進軍了,相信他們會喜歡天馬大廈的。」葉凡喃喃著,一杯紅酒一飲而盡,「喀,地一聲高腳酒杯給放在了茶几上。

「齊叔,齊天還在香港嗎?我是依雪呀我哥我哥有危險香港金世界的蔡依雪少總帶著哭腔喊道。

「怎麼回事,快說齊振濤大吃一驚,看來事態挺嚴重的。因為蔡依雪的弟弟蔡奇在香港秘密部隊飛虎隊任職,難道是執行任務中出了什麼漏子?

估計已經危害到了人身安全,不然,一向沉穩,掌握著上億資金公司的蔡依雪不會顯得那般的慌張。

齊家和蔡家世代相傳,那關係很鐵的。其實蔡家暗中也在利用自己的影響力,從財力一方面在支持著齊家的陞官之路。

比如要搞政績時蔡家在華夏投資有好幾個億,反過來蔡家也在借用齊家在華夏政府的勢力賺得是盆缽滿溢。兩家也可以說是相得益彰。

只是志趣不同罷了,一個關注點在官場,一個在財常

「三個小時前,寶德萊大酒店的少總丁春秋去「帝威山莊。豪賭,一個輸了沏多萬的豪客叫宋玉的人,他身旁帶得有一個保鏢。外號叫「飛天蜈蚣。

此人突然暴怒了,居然從一個裝錢的皮箱子里掏出一枚手雷綁架了丁春秋。揚言。好像是要求丁春秋的家裡人交出一件什麼秘密東西。

聽說丁家跟那個混作保鏢叫「飛天蜈蚣。的壯漢上代人有仇。我弟弟蔡奇一聽,立即帶著飛虎隊的五名隊員出了。

在談判時飛天蜈蚣威脅其他人又從他的皮箱里掏出了一捆炸藥。把我弟弟和丁春秋都綁上了。

飛虎隊的隊員不敢開槍,因為罪犯和我弟弟,丁春秋三人身上都捆了烈性炸藥,一開槍的話絕對會引爆的。

現在雙方僵持著,我以前聽說齊哥不是在一個什麼神秘部隊當兵嗎?能不能求他出面蔡依雪上氣不接下氣,快把情況給齊振濤說了一遍。

「飛虎隊一點辦法都沒有了嗎?。齊振濤心裡一涼,問道,眉頭快皺成一條縫了。

「沒有辦法,槍不能開,用刀摯等倒不怕會引爆炸藥,不過一個怕準頭,另外一個。又怕誤傷了人。

還有一個是射擊距離無法保證,最糟糕的就是時運不佳,飛虎隊大批精英最近去非洲原始森林試了,相隔這麼遠,來不及了,所以剩下的人員不多,全是一些打雜的」蔡依雪哭著說道。

「別急,我聯繫上齊天,你親自給他說齊振濤雖說也擔心齊天的安全,不過獵豹聽說還跟特勤組有點關係,如果組肯派人去處理也許有辦法。

打通了電話。

「爸!蔡家太不是個東西了,他們的事關我何干?我不管」。齊天陰著臉說道。

echo處於關閉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