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二章當頭一棒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二章當頭一棒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這事兒葉主任不在,所以小我不好說得,還是等他回來再說謝端硬著頭皮說道。..

謝端講的事當然就是原先他跟繆勇兩人求葉凡到墨香市跟市電力集團老總范仲揚攀關係簽定合約的事。

因為葉凡跟范總的關係很不錯,所以最後范總在看在他面子讓電站家屬樓區落戶了原廟坑鄉。

當時葉凡有提出三七分成的,謝端和繆勇也是忍著心痛,拿到錢后直接就把那幽萬給拔進了林泉經濟區賬頭上。

想不到這事給其它幾個鄉鎮知道了,還要求林泉鎮還那沏萬,本來勸萬被葉凡給提成走了如萬。就剩下助萬了。

剩下的錢如果要還那先前用掉的曬萬的話那林泉鎮最後不是什麼都沒落下。還得欠債的萬。

等於原廟坑鄉政府賣出去的那塊地盤全為林泉經濟區作了嫁衣。這一點繆勇和謝端鐵定是不肯的,不過跟葉凡私下提的分成這檔子事又不好擺到檯面上來說。

所以繆勇和謝端一直捂著。催著張國華副主任要求葉凡回來處理。如果葉凡回來,看在那掬萬的份頭上即便是要還款也應該不會還這麼多的。

而其它幾個鄉鎮一二把手也在逼張國華和玉春嬋兩個副主任,要求立即見到葉主任。

張國華和玉春嬋自己倆人感覺這事好像都無法解決,而且這事的焦點在葉凡身上。

兩人當然也不想站出來強出頭,成為六鎮二鄉舊個一二把手的攻擊靶子。

所以趕緊把這事彙報給了縣長衛初猜和書記賈寶全。因為他們倆個也不知葉凡去了什麼地方,這事兩位縣太爺應該知曉的。..

不過當賈寶全電話打給在香港的葉凡時是直接打到酒店的。此刻葉凡已經到了丁春秋被綁架的現場,當然是接不到了。不過率好庄紅玉還在酒店裡面。接到電話后一時也是蒙神了,因為她自己也不知曉葉凡去了什麼地方,只好吱唔著說是葉主任去見港商了,一時聯繫不上等等,等他回來立即就趕回來什麼的。

賈寶全和衛初蜻口氣嚴厲。要求葉凡立即趕回林泉處理這些棘手事,不然這事就不好收場了。

不過賈寶全現正在省里開會小衛初蜻只好自己連夜趕去林泉鎮處理突情況了。

帝威山莊建在香港新界的離島區的飛鴉島上,此島嶼面積也不大,上面全是富人建的別墅。

平時很少見到人,那些富人一般的時候都在香港城裡,只有悠閑時才會到飛鴉島別墅去住住,因為到飛鴉島還要坐船才能到達,很是麻煩的。

香港飛虎隊此刻在飛鴉島上的臨時營救指揮員叫衛東,見蔡東權和丁曾天兩個。上億身家的富翁親自駕臨飛鴉島。正感覺為難時後面居然又生了令他感覺到很丟面子的事。

蔡東權指著一個。年青小夥子介紹道:「這位是從大6來的葉凡先生,我們想請他協助你們飛虎隊營救蔡奇和丁春秋兩人

衛東隊長聽了后心裡一陣子怒火直想冒騰,掃了葉凡一眼,暗道:「哼!一個乳臭未乾的毛頭小子也值得你們倆位億萬富翁去請,難道我們飛虎隊全是吃乾飯的?也太不給我們皇家飛虎隊面子了。」

不過衛東隊長心裡雖然那般子想著,面上卻是一點都沒變。畢竟他面對的是兩個億萬富翁,這類級富人是得罪不起的。雖說他是飛虎隊的小頭目,但這些富翁哼一聲的話估計自己那官帽子就得晃一晃的。..

於是,笑道:「蔡總,丁總,營救人質是我們飛虎隊應盡的職責。我們正在商量一個周密的營救計劃,冒然的摻和進來一個外人的話就怕弄巧成拙,到時兩位公子的安全我們可就沒辦法保證了。」

衛東的話看似講得柔和,其實是含有一絲威脅的味道。蔡東權和丁曾天又不是傻子,兩人哪有聽不出來的。

一時倒又開始猶豫了起來。因為飲們也沒見過,只是聽齊天說是能行,這個。沒親眼見到要令人信服是很難的。

而且葉凡的身板擺在面前的,根本就不像是有著大本事的那種壯實的身材,反而是趨向於一個文弱書生樣子的。面色白晰,身材只能說是精。當然,也不能說是瘦,比瘦好一點,比壯又弱許多。

給倆位富翁的感覺他其實就是一個剛從學校畢業的學生仔罷了。現在飛虎隊的小隊長衛東提出了質疑,當然也令得兩富翁感覺到了十分的難以下決斷了。

這六繫到兩人的兒子的小小命,馬虎不得六要是因此事引趴的同志不滿。等下在救兒子的時候出現了什麼輒漏那可就,」

葉凡也不說話,淡淡的笑著,心裡也明白,那個飛虎隊小隊長心裡頗為不滿。

這個正常,如果自己亮出國家特勤組的身份,相信飛虎隊的高層領導應該會知道一點的。不過葉凡當然是不可能肯亮出那身份的,這事倒真有些難辦。

正在兩富翁頗難以下決斷之時,站衛東一旁的一個高個子,身上肌肉鼓鼓的年青人輕掃了葉凡一眼,略顯祭:「葉先生在大6是干公安的還是特警,抑或是華夏國安的精英。呵呵呵?」

「都不是,本人在大6政府部門任職,一個小副縣長,呵呵呵」葉凡不卑不亢,打著哈哈。瞅了一眼那個驕傲的小子一眼,又問道:「這位是」

「副縣長,那敢情還是個官。哦!他是我們現場的副隊長周鐵東。

不過這事就難辦了,如果葉先生是在大6特殊部門工作的精英的話,咱們還可以考慮讓他加入協助執行這次任務。

在政府部門任職,說句不中聽的話。那個是太冒險了,我們要對兩位公子的安全負責的。

蔡奇、丁春秋、和那個,叫「飛天蜈蚣。的殺乎,三個人身上都綁得有特殊炸藥,子彈一攻擊過去估計就會引爆的。

所以,真實的情況就是根本就無從下手,而且蔡奇還是我們飛虎隊隊員,我們更不能視生命為兒戲的。」衛東一臉嚴肅,說道。

「飛天蜈蚣,聽此名就知道此人身手肯定很敏捷了?」葉凡淡淡笑著,問道。

「那當然,此人我們剛查清小其實是一個獨立作案的老殺手了。此人號稱飛天蜈蚣,在攀壁爬牆方面特別的厲害,十幾米高的牆壁。只要不是滑溜溜的,他兩隻手一動。

加上雙腳不用任何工具就能很快的上去,猶如一隻長了翅膀的蜈蚣,所以他那稱號是名符其實。

他手上的人命絕對不下心條,殺的全是一些有著精幹保鏢保護的富人。一單生意下來最少也能賺幾十萬的。

此人作事冷靜,手段毒辣。不要說普通人,就是我們飛虎隊里的精英也未必是他的對手。

可惜的是我們的幾個王牌隊員現正在非洲原始叢林里練,一時趕不回來。可惜了。」衛東一臉的憂慮,也著實感覺到了棘手。

「嗯!的確有點本事。」葉凡淡然笑道。

「一點本事,那可是大本事。你們這些普通人哪能理解到當代高手的厲害。以為就像電影中演的那樣子,飛檐走壁如此輕鬆嗎?那個,都是假的。真要做到像燕子李三那種身手那是絕對很難的,我們飛虎隊已經算是精英了,也沒人能做到燕子李三那種水平。畢竟電影中的本事都是虛構的。」周鐵東副隊長倒出了一些神秘事,頗為自得,瞅了葉凡那身板一眼。又說道:「如果葉先生要加入也行,那總得拿出點加入的本事。這樣吧。我站這兒,你鼓足十成勁力打我一拳試試,如果能打得我退後一步,說明你手上還是有點力氣的,那就讓你加入。」

「真要打?」葉凡淡淡笑道,嘴角習慣性的掛起了一道弧線,如果是齊天和盧偉在場的話,兩人肯定會條件反射般的猛地退後幾大步保持距離,因為這是葉凡的招牌乾笑,預示著某個到霉蛋子肯定要倒霉了。

「我看行1衛東隊長也點了點頭,心道:「鐵東的本事在咱們隊里是最強的了,特別是那馬步。紮實得如一座山,就連我助跑三米一腳踢下去都沒辦法踢動他,就更別說這個小副縣長的一道拳了。

讓他們比試一下也好,也讓兩位富翁見識一下咱們飛虎隊的能量,免得什麼事都不曉得儘是狗眼看人低的,以為咱們飛虎隊全是一夥只拿高工資不幹實事的蠢蛋了。」

蔡東權和丁曾天,以及蔡依雪當然更沒什麼意見了,他們也想見識一下齊天大力推薦的高手倒底是個什麼貨色。所以三人沒吭聲,只是用眼瞅著葉凡,其實是有逼他上馬的味道。

葉凡見不露兩手是不行的了,不然真給別人小瞧了。

笑了笑。說道:「周副隊長,其它本事本人到是沒有,就是在大6時人家都說我有一股子蠻勁,你可得站穩實點了,不然,」葉凡說了一半,含笑看著一臉狂妄的周鐵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