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三章落寶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三章落寶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點東此獠的確稱得卜狂妄,居然連馬步都沒蹲,直統在那兒,渾沒在意樣子,說道:「來吧,葉先生,我那拳頭也相當硬的,等下如果落下個骨碎斷裂什麼的乖藥費我可是不願意出的。..」

「呵呵,不必擔心,我倒是有些擔心得為你付藥費。我們大6官員工資很低的,聽說香港醫院很貴,到時我可是拍拍屁股走人,什麼事都不管的。準備好了嗎?來了」。葉凡還是那樣子的淡然。

「沒關係,你們儘管比試,有什麼傷藥費我們出丁曾天催道,看來是急了。兩個人磨磨蹭蹭羅嗦了一大堆還沒開始,自己兒子可是隨時處於危險之中。

「不知死活」。衛東隊長那眼睛半眯著,好像是不願意見到葉凡手骨斷裂的慘狀似的。

葉凡一拳輕輕揮出,令得蔡東權和丁曾天等人心裡都大為失望,暗道:「看來真是言過其實了,齊天怎麼會推薦一個蠢蛋。就這花架子也敢跟飛虎隊的精英硬扛,唉!還得貼藥費了

周鐵東更是放鬆,面上淡然笑著。衛東隊長那雙眼卻是突然瞪大了,當然,葉凡的實力他是看不出來的,只是覺得太過詭異了一些。如果是一個草包,倆個富翁怎麼會說他是高人,難不成這事還令有玄機?

「啦啦

一聲悶騷型巨響傳來,現場幾人全成了冰雕。周鐵東應聲就飛了出去,瞬間像表演空中飛人一般,飛砸到了五米開外的沙堆里。

此人此剛頭蓬亂,整個頭像一隻箭一般斜斜的扎進了沙堆里,屁股往後斜翹著,到有點像是一隻為了躲蔽獵人追趕,跑來不及了的蠢蛋駐鳥。

「高人1衛隊長心裡冒出了兩個字。..一臉的駭然。

「沒事吧周隊長,我那蠻勁是大了點葉凡走過去扶起了周鐵東說道。話語倒是顯得真誠,並沒一絲譏諷的味道。

「沒事,還好!我服了」。周鐵東倒也沒生氣,噴出了嘴裡的沙子,在臉上抹了一把。一雙眼中冒出了閃閃的精光,直看著葉凡,這廝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盯得葉凡心裡有點毛,暗道:」這小子的眼神太像齊天當初那樣子了,一臉的粉絲相,難道這廝也動了拜師的念頭,這可是個大麻煩。老子可不想再收徒弟,一個齊天就夠令人頭痛的了

其實周鐵東並沒那麼菜的,本才實力也有著三段中階身手。剛才會敗得那麼慘,一個原因是輕敵所致,連馬步都沒蹲,另一個原因就是那很不幸的是遇上了葉凡這個另類,身手相差太過於懸殊。

「再不送來老子就要引爆了,大不了全死一塊這時帝威山莊院子里傳來了飛天蜈蚣那囂張的聲音。

隨著喊聲。「坪,地一聲槍響,不久,「啪啦。又是一聲,一個黑乎乎的像人樣的東西被拋了出來。

待那東東落地后一看,果然是個人。不過已經差不多了,胸口全是血,開了一個洞。

「飛天蜈蚣,不許再傷害人。我們已經聯繫上了丁卓天先生,「落寶錢。已經在路上了,不久就會到的,你先等等。

。衛東隊長趕緊用半導體喊話道。

「再給你們舊分鐘,不然,下一個飛出來的就是丁春秋的一隻胳膊了,接下去就是小腿、大腿、肝飛天蜈蚣嘶啞的叫嚷著,嘴裡噴出的全是血淋淋的詞兒,令人心驚膽顫。

「佔分鍾准到,不許再傷人了。..」衛東答應了飛天蜈蚣條件,那眉頭快皺成一條線了。

「丁先生,你們家那「落寶錢。帶來沒有,我看再不拿出來不行了。這到底怎麼回事,你快說說衛東一雙利目掃了丁曾天一眼。心裡有略有不滿了。

估計認為丁曾天是不是把那什麼落寶錢看得太重要了,以致於連兒子的命都顧不及了。

「唉!馬上就到了。衛隊長,不是我丁曾天小氣,視錢如命。其實那「落寶錢,只不過是一串看上去像銅錢樣的東西,而且很一枚枚不過手指頭粗,年代估計是較久遠,算得上是古董吧。

如果拿去拍賣的話也值不了多少錢,絕不會過刃萬的。因為我曾經拿去讓拍賣行鑒定過,就那刃萬塊,我丁曾天會再乎嗎?只是那落寶錢我家爺爺特別的喜歡,甚至可以說是鍾愛到痴迷的地步。

一直以來都是戴在手上當裝飾品,那一串東西到有點像是銅錢手鏈,掛手上還挺有古味的。

當然,原因我們丁家所有人都很迷糊。後來我爺爺過逝了,要求把那落寶錢作為陪葬品,所以它一直在墓里。現」丁曾天臉削百泄。倒集了秘密。

「哦1大家都鬆了口氣,感覺到十分的怪異,原來還是件隨葬品。

「這落宇錢肯定有來歷吧?不然飛天蜈蚣怎麼一直盯著那東西?」蔡東權忍不住問道。

「說起來都是上幾代人的恩怨了,聽說落寶錢是我家祖爺從一個盜墓者手中購來的。當時花了舊兩銀子,也不貴。一直也沒什麼事,想不到今天就因為它帶來如此大的禍事。

我懷疑那個稱飛天蜈蚣的人是不是那盜墓者的後代,或者說什麼,實在是令人費解,這事我也是莫名其妙。也許那蜈蚣是以此為由頭想弄點什麼吧,唉」丁曾天嘆了口氣,嘴唇邊那顆紅痣氣得都在顫慄。

分鐘過後,一個人氣喘吁吁的遞上來一個紫檀木盒子。

葉凡接過打開一看,掃了一眼,現的確像一串手鏈,落寶錢圓圓的,枚枚僅有鉛筆頭那麼大,中間有個米粒大細孔,上面雕刻著許多的怪異圖文,有點像是茅山術士裝神弄鬼時搞的那種鬼事符。

「這就是落寶錢?」葉凡問道,隨手拈了起來,用手摸了摸。感覺相當的重,如果是銅鑄的不應該有這麼重。

不由得心裡一動,施出鷹眼細細的勸察了一陣子,大驚,暗道:「不是鋼銅鑄的,倒有點像是骨頭雕刻的。骨雕怎麼會這麼重?難道是遠古時代那種骨頭化石雕的?

有可能,難不成跟自己的柳葉飛刀有著相同的功用,用來當暗器飛旋出去也許能利用旋轉之力比小李刀飛得還要遠」心裡想著,微微一行氣,溢出了一絲絲內息蘊潤於落寶錢上,在鷹眼下,異外地現那落寶錢好像更燦亮了一點。

「果然有些來頭,一定得搞到手才行。」葉凡暗暗想著,轉頭對丁曾天說道:「這落寶手鏈的確有股子古味道。丁先生,借一步說話。兩人進了房間。

「葉先生,你請說。」兒子還要葉凡去救,所以丁曾天儘管是有著億元身家,但也放低了姿勢求人了。

「救令公子可以,那筆勁萬的報酬我相信是你們兩家人出的,你們丁家出的那四萬我也可以不要,就拿這落寶錢相抵了。我知道我這樣子做有點不地道,不過本人也著實喜歡這銅錢手鏈,丁先生能否割愛。」葉凡淡淡笑道。

「這個」丁曾天想到這可是他家爺爺鍾愛之物,是從墓里挖出來的。如果給葉凡拿去是否對老爺子好像有些不孝。不過想到兒子的命還捏在歹徒手中,再說這落寶錢又招來了禍事,說明此物根本就是一不祥之物,還是早點送出去為妙,不然因為此玩意兒再惹出什麼事端來不是更麻煩了。

還有一個原因,這位姓葉的少年身手的確了得,如果不給,惹得他不高興了等下救人時不盡全力,那自己兒子的小命可就堪憂了。

「行!如果葉先生能成功救出春秋,我就以這串落寶兒相贈,而且那該件的報酬分文不少。這落寶錢說句實話也不值什麼錢。」丁曾天慎重的點了點頭。

葉凡捧著盒子雙手舉在頭上向院子里走了進去。

「慢著1屋子裡突然傳來一聲冷聲,鑽地一聲拋出了一把鋒利的匕,那聲音又響了起來,喊道:「用這把匕手在你自己左手腕上扎一刀,不見血的話休怪我不客氣了。」

「媽的!這飛天蜈蚣還真是兇殘,都這樣子做了還不放心,還要我先玩個自殘,徹底杜絕對他的威脅。」葉凡心裡罵道,嘴裡喊道:「這可不行!手如果被刺傷了我連盒子都拿不穩了怎麼進來?」

「我不管,我數舊下,如果不照我的話做休怪我手中的槍不認人,哼1飛天蜈蚣冷煞煞喊道,隨口就開始數數了」、2、3、4」

後面的衛東和丁家、蔡家人那嗓子都提到節骨眼上了。一個個緊張得全身顫慄,心裡在暗罵飛天蜈蚣毒辣的同時也為葉凡擔心。這手被扎了還怎麼救人,即便是有點本領到時也施展不出來了。

「我扎1葉凡喊道,抓起匕一刀就扎了下去,喳地一聲微響過後,葉凡舉起了左手,頓時,手腕上全是血,葉凡痛得直抖瑟。其實當然是裝出來的,葉凡那眼神可是相當準的,只不過破了一些皮,不過血倒是硬擠出來的,痛肯定也是相當痛的。

「哼!進來1飛天蜈蚣相當滿意。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