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四章雙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四章雙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圳屋裡,現個大廳,相當的大,估計有七八十子口,

一個粗臉漢子右手拿著一把手槍,左手好像是拿著一個像搖控器樣的玩意兒,估計是拿來操控身上炸藥引爆的。..旁邊有兩個人,一個是丁春秋。這廝原先那狂勁全沒了,身子抖瑟著,臉上腫起了好幾個,旺仔小慢頭大的青包,嘴角旁的血跡還沾在臉上。像一個被富人揍了的可憐巴巴的乞丐。

一個是蔡奇,身上那帥氣也全沒啦。蹲坐在地下,頂著個鳥窩頭,臉上跟丁春秋也差不多,腿上還有血跡。估計是受傷了。

見葉凡進來,丁春秋一臉的驚詫,掃了他一眼也沒吭聲,頭又垂了下去。

「打開盒子」。飛天蜈蚣喊道。

葉凡打開后他掃了一眼,現盒子里的確沒有暗藏什麼,才鬆了口氣,喊道:「放地下,給老子退開去」小

葉凡隱隱的有種不妙的感覺小因為他現飛天蜈蚣的手抖了一下,手中的槍已經隱晦的瞄準了自己大腿。估計等自己一退後就要開槍了。

「哼!這廝夠謹慎的了乙。葉凡心裡暗哼著,慢慢的彎下了腰。把那個木盒子往地下放去,放得很慢。飛天蜈蚣那眼光不由得就被葉凡的盒子給吸引過去了。

「啊1葉凡一聲爆喝」o成內息蘊於「化音迷術」形成一股狂燥的音波從嘴裡噴出,閃電般的擊向了瞬間有些愣神了的飛天蜈蚣。

隨著音波,兩把飛刀影子一閃扎向了飛天蜈蚣。

一旁的丁春秋和蔡奇在化音迷術下早就幕菜了,腦袋蒙蒙的還沒搞清楚狀況。

只覺得眼前一花,傳來了飛天蜈蚣一聲痛呼,啪啦一聲,兩人稍稍清醒過後,定睛一瞧,廳里哪還有飛天蜈蚣的影子。..就在愣神時不遠處傳來「轟隆,一聲炸響。

帝威山莊都在顫慄。

分把鍾過後,葉凡走了出來。

掃了丁董和蔡董一眼,笑道:「幸不辱命,歹徒自爆炸死了。兩個公子平安沒事。你們去救人吧,我也得到醫院去包紮一下了

「鐵東,你馬上開快艇送葉先生到醫院衛東心裡一震,暗道:「大幸啊!我還以為全給炸死了。想不到這麼輕鬆就解決了。看來葉先生還真有些能耐。怪了,葉先生到底怎麼弄的

回到酒店庄紅玉彙報過後才知道林泉鎮生了大事,趕緊訂了明天早上的頭班飛機先趕回去再說了,不然也不知六鎮二鄉那幾個一二把手會不會把繆勇和謝端這兩個倒霎蛋給生吞活錄了。

不久,蔡東權親自送來了勁萬的支票,一直說著感謝話。並且答應過段時間就派人到林泉和魚陽去考察一番,洽談房地產試點開的事。

丁春秋被丁曾天押著來向葉凡道了歉,這小子估計心裡還是有些疙瘩的,雖然說是兩句好聽話,不過脖頸還是硬在哪裡的,不過葉凡也沒在意。

晚上零點過後,電話突然響了起來。

居然是布升集團的趙士才董事長親自打來的,說道:「葉先生。經過我們集團評估,同意你們的條件。明天早上我們將派出以趙盡忠部長為的一個考察團,隨你到南福省魚陽縣實地考察,如果條件談妥的話就可以直接簽約了

聽到這個,喜訊後葉凡也顧不及打擾了,趕緊給賈書記和衛縣長彙報了一番,兩人也是驚喜不已。

指示葉凡一定要儘快把香港客人迎到魚陽來,招待得周周道道才行。..不允許出什麼砒漏。

不過,為了保密,三人決定此事暫時不公布,等客人來了談妥了再說,主要是怕給肖家人知道后飛雲集團又會惹出什麼麻煩事端來。

到水州休息了一天,第三天下午三點鐘。葉凡帶著布升集團投資部部長趙盡忠一行人匆匆趕回了林泉鎮。

葉凡剛走下汽車,外面一個身影冒了一下頭,立即打起了電話。說道:「周書記。葉主任已經回來,抓捕是否立即進行?」

「立即進行,控制住人後立即秘密押到附近的福春市異地關押,展開強力審訊周長河心裡一喜,果斷的下達了抓捕令。

「葉主任,六鎮二鄉的一把手全在咱們經濟區黨委會議室里候著不肯走,真是麻煩。昨天衛縣長來處理過後叫他們在這裡安心等你回來處理。所以現在人馬全在,你要不要先準備一下再去見他們秘書兼綜合科科長古羊迎了上來,暗示葉凡有麻煩事了。

「沒事。我立即就去。無需準備。這幾位是香港布升集團來的客人。是來考察魚陽絲織線毯廠的。段海你先帶他們去休息一下,要給招商科同志們講州。定要做到讓客人們滿意才是出了砒漏就滾凡轉頭沖招商科科長段海輕聲交待著,一臉的嚴肅。

「保證沒問題。」段海身子一震,轉頭沖趙盡忠笑道:「歡迎香港來的朋友到咱們魚陽,請先到休息室喝杯茶,葉主任還有一點小事要處理一下。」段海帶著趙部長一行去了休息室。

「古羊,幾個一把手鬧得凶嗎?」葉凡淡淡笑道,並沒有多少緊張。

「早就吵起來了,差點都互扔茶杯了。」古羊一邊彙報著昨天的具體情況一邊走向了會議室。

「葉主任回來啦。」見葉凡進來,原先吵哄哄的會議室頓時鴉雀無聲,十幾雙眼睛全聚集在了葉凡身上。

「周書記,葉主任已經進了黨委會議室。聽說裡面六鎮二鄉的一二把手全在裡面。兩個副主任也在裡面,在裡面抓捕是否有些欠妥,人太多,影響不好刀」一個,男子小聲彙報道。

「管他什麼影響。對於這樣的國家大蛀蟲咱們還客氣什麼。對他的客氣就是對咱們國家,對人民的極端不負責任,是對咱們工作的不負責任,咱們是幹什麼的,是紀委,是專抓蛀蟲的。

立即出動,這事不能拖,行動要迅,不管其它。咱們紀委辦案都相當的難,如果給了他機會串通的話就麻煩了,如果有人膽敢阻擾的話立即以阻撓執法也是犯罪警告他們。

而且,你們喊出雙規來,震懾一下那些個頭腦熱的官員們,哼1周長河果斷的下達了命令。

放下電話后冷煞煞,笑道:「葉凡小兒,這次看你那嘴說破天也沒用了。賈書記還在省里開會,衛初嬉一娘們能救得了你嗎?老子立即把你給押到市裡去,看看誰來救你。哼!小牛犢子也敢叫囂老虎,你還嫩著呢!老子就是要讓你丟臉小還得丟大臉才行,讓六鎮二鄉的一二把手都看看我周長河的權威。我周長河的決心」亨!四萬,夠槍斃他了的吧,」

「同志們,大家的心情我理解,林泉鎮也是咱們的兄弟鎮,有什麼話今天大家敞開著說,事情總是有解決的辦法。

不過有句話我得說叨一下了,你們都是六鎮二鄉的領導,是一二把手。

我希望大家在討論時聲音也放平緩的,不要動不動就吵吵嚷嚷的把咱們經濟區的黨委會議室當菜市場了是不是?

咱們共同的目標當然都是為了林泉經濟區,大家的心情我理解。都有這樣那樣的困難,有困難沒事,想辦法克服就行了,」葉凡表情嚴肅,正說著時門卻被粗暴的推開了。

四個一臉嚴肅的漢子直奔向了會議桌頂端的葉凡,說道:「葉主任。請跟我們走一趟。」

「啊!好像是紀委的。」八個鄉鎮一二把手全驚呆了,因為他們認出了領頭的那個小半禿頭的就是縣紀委副書記費方成。此人根本就是費家的一條狗,人說他手中辦下的官員全是跟魚陽費家作對的人。縣紀委差點就成了魚陽費家震懾不聽話官員的衙門。而且,並不是說這個。官員怎麼啦小當然,官員想清白都難,一點小毛病被費方成抓住也得脫層皮。

「你們是什麼人?我為什麼要跟你們走?」葉凡眼神一冷,還是大馬金刀的坐在主任寶座上,嚴肅的問道。

「葉主任,我是縣紀委的費方成。你涉嫌貪污受賄,挪用巨額公款被雙規了。跟我走吧,別磨磨蹭蹭了。哼1費方成頂著他那半個和尚頭,故意還巡了一眼全場早驚得目瞪口呆的一夥平時威風得不可一世的鄉鎮一二把手們,嘴角還掛著一絲冷笑。

見大家都露出了一絲敬畏的目光后此獠又露出了一絲玩味的邪笑,心裡那個感覺真是舒坦極了,此刻那股子權力威風全展現了出來。

暗暗好笑道:「別看你們這些一二把手平時威風得很,見到老子還不是老鼠見了貓一般。老子是幹什麼的,紀委,管官員帽子的官。」

「呵呵,你們有證據嗎?憑什麼這樣子說。還有,你們有賈書記和衛縣長的指示嗎?拿出來給我看看。」葉凡心裡一動,把火往賈寶全和衛初猜身上澆出,他是想盡量拖延時間,估計古羊已經退出去找段海了,只要這事捅到賈寶全那裡就好辦了。

「賈書記指示,有那個小必要嗎?我們紀委是獨立辦案的,以後自然會彙報給賈書記的。走吧1費方成冷笑著,見葉凡並沒有站起來的架勢,轉頭沖後面的三個,工作人員使了個眼神。

「鎖鎖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