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五章剪除費家左臂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五章剪除費家左臂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聲討后,個亮的年鋒在其中枷個!作人員年中晃職此人說道:「本來葉主任配合的話咱們也無需這個了,既然你賴著不走想拖延時間。..那我們只好不客氣了,別說我不給我面子。「費書記,這事我看還是請示一下賈書記張國華作為經濟區的常務副主任,硬著頭皮假意的站出來為葉凡講了句話,其實這廝心裡早就興哉樂禍開了。

這個也難怪,如果葉凡落馬了賈寶全肯定會扶他張國華上位的。這個經濟區一把手的位置誰不想坐,張國華肯從市委辦下到林泉這個旮旯地方來,還不是沖著此個來的。

玉春嬋副主任在一旁沒作聲。

「嗯!還是請示一下賈書記再說。這時龜湖鎮的柳政漏了一句話出來。

「沒錯!葉主任可是副處級的官員,你們紀委辦案事先也得請示一下賈書記才對,不然胡亂抓人影響很不好乙」宋寧江皺緊了眉頭,接在柳政後面也說了一句。

這時段海冒出頭來,沖費方成說道:「費書記,現在香港客人正在等著葉主任洽談投資的事,是否等事談完后再辦也不遲,反正人給你們看著的也跑不了。」

「帶走1費方成見好像有些不妙了,冒頭的人來頭了,照次展下去估計想帶走人有麻煩了。於是大聲一吼,手下就沖了上去。

「哼!我自己會走。費方成是嗎?我相信,我葉凡會沒事的,最後雙規的肯定是你葉凡站了起來,看來拖不下去了」亨一聲,推開了那隻手銬走了出去。

暗道:「肯定是周長河和費默搞出來的。既然要搞老子就給他們搞大點。利用這次布升集團來做點文章也好。如果能搞得周長河下了台最好,最好是整倒一個,媽的!想陰我,咱們也好好玩玩

在林泉鎮幾百雙眼睛下葉凡被費方成等人塞進了車子,一冒煙就跑了。..

在經過段海身旁時,葉凡使了個眼神。

段海心領神會。

不久,香港布升集團的一群客人知道了這個消息后,立即甩下臉子,根本就不顧林泉經濟區領導的再三求留,一甩屁股走了。

人家說。既然拉他們來的人都給廉政公署抓去了說明葉凡這幹部肯定有經濟上的問題。這樣的人也許是行騙的。他們可不想把幾千萬往一個騙子官員身上砸。

當然,他們口中的廉政公署就是指咱們大陸的紀委了。因為香港的廉政公署還是很有名氣的,他們很是相信這方面的人。

「葉凡被雙規了,怎麼回事?」衛縣長差點從大板椅上滾到地下。手一震那杯里的熱茶灑在手上都沒覺察到痛。

小紀委的人說是私自挪用巨額公款,還有貪污受賄什麼的。其實葉主任是到香港拉投資的。客人也跟著到了林泉,想先歇一下然後參觀鬼嬰灘工業區,明天到魚陽絲廠。這下子可是壞大事了。

香港客人誰也攔不住,一甩臉子說是葉凡有經濟問題他們不受騙全走了。

衛縣長,你趕緊攔住周書記,不然就晚啦。」招商局副局長鄭力文急得差點噴血了。

關於葉凡去香港的事他倒是從段海處知道的消息,而段海又是從庄紅玉嘴裡了解到了實情。

「去香港的事我知道,這個周長河,都幹了什麼。」衛初精差點抓狂了,一放下電話直接就打向了縣委書記賈寶全處。

不過電話一直在通話中。衛初蜻只好直接打向了市裡,說道:「羅市長,林泉經濟區的主任葉凡同志被縣紀委的人帶走了。..罪名是貪污挪用公款,其實他是到香港去拉投資」衛初精快把情況給市長羅浩通彙報了一下。

「蠢材!成事不足敗事有餘,那可是出四萬,你立即打電話給周長河,叫他立即放人,一定要把客人給追回來。如果周長河不同意放人你就說是我說的羅浩通氣得直想罵人。

不過衛初井打給周長河時電話中說是已關機。

此刻張國華也正給賈寶全彙報葉凡被抓的事,賈寶全那臉也差不多,快成青綠色了。

掛了電話后直接打給了周長河,不過很遺憾,周長河同志電話關機了。

賈寶全氣得罵了一句,快下樓,本來剛開完會準備在省城呆一天等明天再回去。這下子看來不能再等了,立即叫司機開車直奔縣裡,根本上就是在飆車。

在車上想了想周長河的行為小賈寶全是越想越氣,哼道:「太不象話了,你周長河也太不把我這個縣委書記放在眼中了。雙規一個副處級幹部你居然不向我彙報,私自就行動了。

明知道有香港客人在林泉考察,你更是狂妄到在黨委會議室里強行帶人走,這魚陽就是你周長

這裡面應該有費默的影子在,兩個老搭檔,蛇鼠一窩,看來得打破這種格局了,不然兩個人配合在一起,一唱一合好多事都得給他們破壞起來還何談經濟的大展,送上門的客人居然被嚇走了。」

想到這些賈寶全電話打給了市委書記周乾陽,把葉凡被雙規的事詳細說了一遍。「哼!我知道了。剛才羅市長已經打電話給我探討了一下。你目前最要緊的是放出葉凡,叫他無論如何都得追回香港客人,你們魚陽的機會不多了。那可是涉及到刃。萬的投入。以後肯定還有後續投入的。」周乾陽冷冰冰哼道很是不滿。

「周書記。我想長河同志已經不適合再擔任縣紀委書記這個職務了,他是極大的破壞了我縣經濟展的有利勢頭。如果都這樣子胡作非為的話魚陽的經濟還怎麼騰飛,客人來了都被嚇走了賈寶全狠下心來了,決定對周長河。

「這事我自有打算,剛才羅市長也談了這方面的事,我想長河同志既然不再適合擔任那個職務了,成了全縣經濟展的一塊絆腳石,那就得把這塊石頭挪開了周乾陽哼著掛了電話。

賈寶全心裡一喜,總算是搬走了一塊友頭。能把周長河和費默這一對老搭檔拆掉那可是一件大好事。不過一想到香港客人的甩臉子離開賈寶全又是氣得直想罵娘。

立即電話打給了縣公安局局長盧偉,說道:「你立即親自去查一下,周河長在什麼地方,還有,葉凡同志被抓到什麼地方去了?」

「賈書記,當時生這種事後林泉經濟區公安分局局長趙鐵海同志早就留了個心眼。已經親自開車在後面跟去了,說是縣紀委的人沒有把葉副縣長押向縣裡,反而是快開向了鄰近的福春市,估計是想搞異地審案那一套

盧偉其實早就得到趙鐵海彙報了,已經指示他帶人跟了下去。不過,為了不被縣紀委的同志現。兩輛車子距離拉得較遠。

「好!鐵海同志會辦事。你立即指示鐵海同志。把車子開到紀委的車子前面去攔截住,要求他們立即放人。如果紀委的同志不肯的話就說是我說的賈寶全心裡一喜,立即下達了命令。

盧偉領命而去。

「姐,葉凡被抓了。是周長河主使的。說是貪污挪用巨額款子被雙規了。來抓人的就是費家的費方成副書記,活該1玉春嬋大為得意,給玉雅枝說道。

「被抓1玉雅枝手一震,沉默了一陣子,你先去了解一下被抓的具體情況。

「了解清楚了,我剛從庄紅玉那裡得到的消息,好像這次葉凡是去香港拉投資,款子肯定是挪用了。數目還不紅。萬。真是膽大包天啊!要是這筆款子收不回來估計槍斃他都有可能。不過香港的客人倒真的來了,不過葉凡被抓后又黑著臉走了,攔都攔不祝」玉春嬋說著。

。我知道了,你密切注意著。我跟懷仁叔說一下玉雅枝掛了電話后直接打給了市委第二專職副書記玉懷仁。把葉凡被雙規的事給說了一遍。

玉懷仁聽了后沉默了一會兒,說道:「你想辦法把葉凡給弄出來。」

「弄回來,這不是幫他嗎?為什麼?此人前次可是讓我們玉家丟了大臉。史介叔爺不是被他罵了,而且還是當著那麼多官員面罵的。

此人太可惡了。那天在天水壩子那破宮裡還打傷了世雄,到現在世雄那骨頭還隱隱痛呢。

而且嬌龍那胸脯也不能白給他抓了,雖說是無意的,但也有調戲咱們玉家女人的嫌疑,而且此人跟盧偉稱兄道弟的,我想咱們玉家的鏡月山莊被查抄是不是跟他有關係都值得懷疑。

再說我爸的事當時咱們在過年時都請組織部的秉國叔出面了這小子還是油鹽不進,嘴硬得像臭石頭。

這樣的人咱們應該落井下石。一砸到底才對。我想只要咱們一起使力,助力費家和周長河一把,這小子估計是沒有希望了。

單是私自挪動公款刀。萬那一項就夠讓他蹲大獄的了。」玉小雅枝差點叫了出來,不滿地說道。

。呵呵」雅枝,眼光要放長遠些。葉凡這小子是欠揍,不過咱們現在不是揍他的時候,以後慢慢再收拾他也不遲。你想想,我為什麼要叫你幫他一把玉懷仁大有深意說道。

玉雅枝沉默了一陣子,才有些拿不定樣子,說道:「懷仁叔的意思是不是乘這個機會利用葉凡去整倒周長河。剪除費默的老搭檔。等於廢了費默的一隻臂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