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八章紀委的槍不如公安的槍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八章紀委的槍不如公安的槍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呵呵一一費副書記好。..我是接到縣局盧局長指令。特則個心葉主任回林泉跟外商談生意的。」趙鐵海打了個哈哈,話中把那「費副書記,的「副,字也咬得也清楚小因為剛才費方成那個。「趙副局長,也咬字特別清晰的,看來兩人在暗中較勁了。

「趙鐵海,我們是在按照周書記指示辦案子,你有什麼權力干涉紀委辦案,你這是違法知道嗎?不想要頭上那頂帽子啦?」費方成故意提高了聲音,就是要在手下面前表現一下自己紀委的威風。

「對不起,盧局長命令我得執行。紀委辦案也得講求證據,你們無根無據的就隨便帶人是不是也有違法的地方。公安局可是專管這方面事務的,哼1

趙鐵海不準不熱,既然費方成要較真那就好好的杜上一下,因為這次截人可是賈寶全書記下的命令,趙鐵海拿著雞毛當令箭,所以也是一點都不怵費方成這個。紀委副書記的。

再說趙鐵海已經死心塌地的跟著葉凡了,所以也拋棄了其它顧慮。這個時候葉凡正坐在紀委那部車子里,正是自己表現一下報恩的時候。

「盧局長,盧局長能大過周書記嗎?人家是常委,盧局長是什麼?讓開,不然連你一起拿了。」費方成臉一寒,覺得也不利跟趙鐵海在這裡瞎掰,擔誤了審訊大事不划算。

再說一直拖下去就怕葉凡的救兵從後面趕上來就麻煩了。這下子雙方都撕破臉皮子了,所以話語中充滿了火藥味兒。

「拿我,老子倒想看看你怎麼拿我。哼」。趙鐵海那臉一板,氣勢大,也快成黑碳頭了,臉上以前被天水壩子人開了的那條小傷疤此刻特別的扎眼,像兇殘蚯蚓在臉上爬。

真叫七板的話紀委的同志當然不如公安的同志了,紀委的同志雖說也有槍,但跟公安相比那氣勢又弱了一點。..

趙鐵海一使眼神,四個手下迅圍了上去,看架勢是要強行截人了。

「哪個敢,今天是紀委辦案。誰敢阻攔截人的話就按同案犯論處1費方成一看好像有些不妙小自己帶的三個手下明顯的氣勢不如公安的同志。

所以趕緊是一聲大吼,倒真有些唬人,趙鐵海帶來的四個公安一下了停住了腳步,轉頭望著趙鐵海不敢再逼過去了。

當然,他們也很為難。心裡也是相當怕的,畢竟他們要做是從縣紀委同志手中搶人。紀委的同志要是秋後算起帳來那就要大禍臨頭了。

趙鐵海一見這可不得了,現在可是比氣勢的時候,於是一聲大吼道:「怎麼啦,不想在林泉混啦?」

聽他那麼一吼,四個手下遲疑了幾秒,硬著頭皮又圍逼了過去。還是先解決掉眼前的麻煩再說,紀委算帳只是秋後的事了,眼前這一關就過不去了。

如果趙鐵海那鼻子一瞪,而且這事還是縣局盧局長親自下的指令,除非不想在公安部門混了還差不多。不然鐵定被領導給踢出去當垃圾了。

其實趙鐵海也是相當為難,因為盧偉雖然有說這是縣委書記賈寶全下的指令,但盧偉也有,丁囑道:能不擺出賈寶全的名頭辦成事更好。

畢竟一個縣委書記下令從縣紀委手中搶人,傳出去名聲很不好聽,有千涉紀委辦案的噱頭。

所以趙鐵海暫時只是說是聽從縣局盧局長指令下的。不過盧偉的名頭還嚇不到紀委的人,因為紀委的頭頭是周長河,人家可是縣委常委,盧偉還沒兼任政法委書記,份量當然就輕了不是一星半點的。「大膽!趙鐵海,你真敢動手,就不怕丟了你那頭上破帽子。..」費方成見四個公安又逼了上來,大吼一聲攔在了車門前。

這下子似乎有點像是兩人在比誰的喉嚨粗的勁頭了。

在費方成的眼神下,他的三個手下稀啦一聲拔出了手中手槍,全對準了趙鐵海和四個手下。

「出槍了,咱們也有趙鐵海一聲冷笑。在他的冷笑中四個手下也是略啦一聲從腰間拔出了手槍。

當即就反轉了局勢,成了三把槍對峙四把槍,明顯氣勢倒向了公安局這邊。場面當然相當的嚇人了,周圍圍觀的群眾全嚇得一溜煙退到了幾百米開外,找了個掩體僅露出小半邊臉。國人就是這樣的,寧願不要命也得看熱鬧,似乎這熱鬧比小命還重要。

趙鐵海五人穿的是公安警服,而紀委的同志穿的是便裝,圍觀的群眾的們還以為要生警匪槍戰了。

一個個既感覺特刺激,不過另外也是心惶惶的,就怕那子彈到時不長眼亂彈了幾顆下來搞到自己身上也是受不了

不過雖說槍是對峙著的,不過那槍的保險蓋卻是全沒打開,只是一個個握著一把鐵疙瘩在對峙罷了。真要開火的話估計大家都沒那膽量的,只是搞個噱頭在比氣勢罷了。

葉凡卻是淡定自若的坐在車裡,居然自已掏出了煙來點上吐雲吐霧了,他知道這個。肯定是斗不起來的,這個時候紀委的同志也顧不及他了,都火燒屁股了。

「趙鐵海,你真的鐵心要干涉紀委辦案是不是?」正在費方成大感為難之時從福春市方面轟隆著開來了兩部警車,一下子就冒出了七八個公安,一個像頭頭樣子的人幾步上去,沖著紀委的同志說道:「哪位是費書記?」

「我是,你們是」費方成心裡一喜,估計是周長河從福春市搬來的救兵到了。

「我是福春市刑警隊副隊長張輝,長河叫我來接你們的張輝淡淡一笑說著,掃了趙鐵海一眼,那臉立即變得嚴肅了起來,說道:「這位同志,請你們把槍收起來,無緣無故的在我們福春市裡拔槍玩可是不好

「對不起張隊長,我們是在執行縣局盧局長指令帶人回去。而且這事盧局長也是接了咱們魚陽縣委的賈書記指令執行的。還望福春市的公安同行們見諒

趙鐵海心裡一寒,感覺頭大了起來,看來周長河還留有一手,居然從福春市搬出了刑警隊來了,能量還不

想要強行帶走人估計是有些難度了,這個時候只好硬著頭皮拋出了賈寶全來。而且眼神一使,四把槍又垂了下來,不再指著紀委的人了。

「放屁!賈書記堂堂的縣委書記,他是最懂得法律了,會幹涉咱們縣紀委辦案嗎?既然你說是賈書記指令的。那就拿出賈書記的親筆指令出來。」費方成冷冷一笑,口出狂言,心裡暗道:,「賈寶全正在省里開會,趙鐵海不可能有他的指令的。只要沒親筆指令我們就可以裝著不知,即便過後賈寶全問起來咱們也可以推脫。多!小子,跟我玩你還嫩著呢?」「賈書記傳的是口訊。」趙鐵海說道,知道估計是不頂事了。嘴上說的人家隨時可以反駁了。

果然,費方成冷然一笑。說道:「空口無憑,我到是懷疑你們林泉經濟區公安分局膽大妄為,居然假傳指令。張隊長,咱們走,別跟他在這裡瞎掰

費方成說完就要上車走人。

「不準走1趙鐵海急了,一個大跨步上去硬是把費方成給推開到了一旁,伸開車門。

「哼!這裡是福春市的地盤,不是你們魚陽。給我老實點,咱們都是干公安一行的,我想趙局長別讓我為難,哼1張輝那臉一沉火了,眼神一使,幾個刑警圍逼了上來。

「鐵海!你先回去,我倒紀委的人能把我怎麼樣?你可以如實的給盧局說說就是了,走吧1車裡突然傳來葉凡的冷哼聲。

「葉主任,這個趙鐵海十分為難,不願意離開。

「去吧,哼1葉凡板下了臉冷哼了一聲,望著趙鐵海小聲嗯了兩個字道:「市裡1

「市裡,我咋的糊塗了,市裡的於局長不是葉主任的好兄弟嗎?有他出面這個福春市的張輝難道還敢阻攔。

。趙鐵海如夢初醒,讓開了身子跑向了一邊。弄得張輝和費方成都有些莫名其妙,心道,難道這小子突然開巧啦?真有些怪。原來只是裝裝樣子,一遇上硬茬就成軟蛋了。

不過兩人也沒說件么,互相對望了一眼上毒一冒煙直往福春市方面而去。

「趙局,就這樣讓他們走啦?。看著打完電話回來后,一臉輕鬆的趙鐵海,四個手下有些莫名的冉道。

覺得趙鐵海有些虎頭蛇尾,剛才如此硬朗,一下子就軟蛋了下去。難道當官的全這樣子的,一遇上來事兒的東西就妥協了。

「呵呵,,不急,我們在這裡等等,他們自然會把人給送回來的趙鐵海淡淡一笑望著那已經遠去的冒煙車屁股,信心十足,掏出一支雲煙刁在嘴上,嚓一聲點上了。隨手又扔了四根出去,弄得四個手下更是成了悶葫蘆。

「於局,葉凡給紀委的人抓去了。剛才魚陽縣委的賈書記來電話,要求紀委的費副書記放人,不過紀委的第一把手,周長河那傢伙居然從福春市借來了刑警隊強行帶走了葉主任,根本就不聽勸告,這事還真有些棘手」盧偉快把原因給市局的於建臣說了一遍。,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