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五十九章橫插一杠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五十九章橫插一杠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賈寶全真的下命令截車啦。..應該不可能吧!要知道他是懵女記,不是蝦兵蟹將於建臣一臉慎重,雖說他是市公安局長,但也無權干涉人家魚陽縣紀委審案子的,紀委跟公安分屬兩個不同的系統。

所以先得確定魚陽的賈寶全是否真的下決心截車放出葉凡。這事兒說起來是相當大的,公安跟紀委的同志對枉那個影響可是相當的不好。

如果因此鬧得市紀委也出面的話那就真是惹上大麻煩了,而且葉凡有沒事他也暫時沒搞清楚,如果葉凡真是有事的話還得搭上自己的前程。

「千真萬確,其實這事兒是周長河故意報復所致的。

不然賈書記也不會直接干涉的。不過賈書記人還在省城開會,不可能有親筆指令的,而且我也不想再去麻煩他了,叫人家堂堂的縣委書記打電話給費方成,那個有點不妥,落人口失的話就麻煩了。所以我想請你出面敲打一下福春市刑警隊的那個叫張輝的副隊長。」戶偉很是肯定的說道。

「你小子,難道就不怕人家罵我於建臣干涉紀委辦案,最後倒霉的可是我於建臣,呵呵呵」於建臣突然乾笑了起來。

「嘿嘿,於局,俺可沒求你去干涉人家紀委辦案,只是求你敲打一下張副隊長,那傢伙太會管閑事了,不在福春市呆著硬要摻和進魚陽紀委去幹啥?而且他可是您的手下,領導敲打屬下正常的事是不是?而且,葉哥可是您的兄弟,是不是」盧偉一連串干聲笑著。

「唉」葉凡這小子,總是不讓人省心。以前被公安抓,現在居然又給紀委雙規了。下次是不是要輪到國安的人找上門來於建臣嘆了口氣掛了電話,心裡一驚。暗笑道:,「還真給我這張烏鴉嘴說中了,前次那小子不是早就被墨香市國安的人抓去過,差點還死在大牢里。弄到最後搞得墨香市一包糟,最後還搬到了兩個副局長,老子這局長位置還是因為此事撿了個漏呢。..後來又被魚陽縣局的人抓過兩次。不過好像抓他的人全倒霉了。

這次輪到紀委了,也許這次魚陽縣紀委的那個周長河也要到霉了。這小子簡直就像個不倒翁,誰沾上他都鐵定倒大霉,丟官丟帽子是事,不小心還得蹲了大獄。真是個掃把星啊,呵呵呵」

查了一下號碼,直接打給了福春市公史局的局長羅鐵塊。此人就像一鐵疙瘩,膀大腰圓脖子粗,而且頭特別大,所以外號羅鐵頭,脾氣是又臭又硬,鐵腕手段,在福春市那一帶可是相當有名。罪犯份子雖說還沒有聞風喪膽的地步,但也是聞風而逃了。

「羅鐵頭,你他娘的怎麼治下的?」於建臣很是沒有風度,一張口就是粗罵,反正知道羅鐵塊也是這性格,所以就真來直去了。

「怎麼啦於局?」羅鐵頭丈二和尚,差點就沒摸著頭腦了。

「人家魚陽縣紀委辦案子,魚陽那位一把手已經知道被抓的人是被冤的,而且此人正在接待香港來的貴客。

所以魚陽的頭兒要求縣紀委放人。可你的那個叫啥,哦,叫張輝的手下倒好,很是牛氣,保駕護航了,保著魚陽紀委的一伙人跟他們縣委書記對著幹了。

哼!狗咬耗子多管閑事。自己公安那一攤子先給老子管好點,你們福春市前幾天生的殺人案子還沒摸出一點頭緒來,還有閑心去操魚陽紀委的心。

哼!老子把話擱這兒了,這事要是因為張輝鬧出點什麼來給咱們市公安部門惹出什麼來的話,你這鐵頭老子也要用氣焊給割了。」於建臣劈頭蓋臉的就是一頓子板栗,差點砸蒙了羅鐵塊。

「我不知道啊,我馬上叫張輝走人,麻痹的!正事不幹盡給老子惹事。魚陽縣紀委辦案管他鳥球事了,這裡面水有多深,他也敢橫插一扛子。..

也不想想,人家的縣委書記是吃乾飯的嗎?

不過於局,張輝這人也挺義氣的。估計是被他那個黨校同學周長河給騙了,您放心,我立即叫他把人給送到狼馬大橋還給魚陽那邊的同行們羅鐵頭罵著,剛放下電話,那黑碳臉好像漲得更黑更大了。

心裡暗道:「怪了,於局怎麼會那麼大的火,難道被雙規的那個。人跟他有關係。

我的奶奶,肯定有關係,張輝這個渾小子,怎麼一點腦子都沒有,敢插手魚陽的事,也不稱稱自己有幾斤幾量。

魚陽那地安雖說是一個破旮旯縣,人比福春市多,錢還沒福春市一半,窮得掉渣子,聽說啃的全是玉米棒子加番薯。

不過那塊地盤上聽說費、玉、謝、肖四大家族心帥固。形葬錯綜複雜,不要說張輝個小副科級幹部,就出代也不敢去摸魚陽四大家族那老虎屁股。

紀委書記周長河此人老子好像也聽說過,聽說就是跟魚陽費家是老搭檔。

這次的事也許就是四大家族在角逐,人家縣委書記都話了你張輝有幾個頭去頂,弄不好賈寶全到市裡參了我福春市公安局一本,說老子治下不嚴什麼的不是就丟大丑了

羅鐵塊臉色陰沉著掛通了張輝電話,一出口就罵道:「呵呵呵」你厲害呀!比老子還威風。牛氣!居然敢去插手魚陽四大家族的案子。

你小子等下連渣毛都給人家吞得不剩的時候,再來求老子我也是不會理你的了。

蠢材一個,魚陽的事是你能插手的嗎?你也不想想,人家書記都點頭放人了你還去哥們義氣,那個周長河在害你都不懂,混蛋一個

「局」局長,我不知道這情況。我」我該怎麼辦?剛才在狼馬大橋林泉那邊來了個分局局長,叫趙鐵海的要截車,我」我給頂回去了,現在怎麼辦局長,你給拿個主意。」張輝一聽,頓時心裡劇震,差點憋不過氣來,臉青如鐵。

心裡罵道:「周長河你這龜兒子,送了尊破銀馬給老子,差點要了老子的命

「怎麼辦?哪裡來的打哪兒回去」亨」。羅鐵塊沒再說話,掛了電話。

「賈書記,周長河指使費方成不肯放人。趙鐵海帶人追到了狼馬大橋,本來快礙手了,可是周長河請來了福春市公安局的人硬是把人給搶走了盧偉頗為氣憤的說著。

「你們有沒說是我的指令賈寶全心裡一驚,很是不自地,問道。

「說了,可是費方成硬要我們出示您的親筆指令才肯放人,而且還抬出周長河是縣紀委書記,是縣委常委來壓我,說我只是一個正科什麼的,紀委的衙門比公安的硬實,所以,葉主任最後就被他們帶走了。」盧偉當然強調了周長河的常委身份,盡量加重在賈寶全心目中的惡感。

「香港布升集團的人到哪裡牡」賈寶全緊問道。

「聽說拐了個彎到鄰近的淅寧省考察去了,也許想在淅寧那邊投資了,可惜了,本來葉主任說是布升集團前期的投入就有刃刀萬,後面每年追回一些,最後也許會讓咱們縣絲品廠成為一個資產過億的中型企業,這下子看來是全泡湯了,唉盧弗嘆聲嘆氣著為葉凡造勢。

「你直接趕到福春市去要人,我也快到墨香了。我倒福春市能否管到咱們魚陽來,哼」。賈寶全氣得喳地一聲就要掛電話。

「慢著賈書記,我已經求得市局於局長出馬了,也許葉凡馬上就能放出來。」盧偉趕緊喊道。

「辦得好。葉凡出來后立即叫他打電話給你,追回布升的客人來賈寶全陰深著臉掛了電話。

「吱嘎1

一聲剎車聲傳來,趙鐵海丟了第三尖煙的煙屁股,迎了上去。

從車裡鑽出了張輝其人來,臉比哭還難看的擠出了點笑,說道:,「趙局長,人我們給你送回來了。下面的事就是你們的事了,我們走了「謝謝1趙鐵海笑了笑,打開車門請葉凡上了車子。

「葉哥,紀委那一伙人怎麼肯放人?。趙鐵海小聲問道。

「他們!當然不肯了,不過張副隊長一氣之下拔出了手槍,8把手槍對著三把手槍,你想想我們的費副書記還會不會玩命來個英雄壯舉,呵呵呵」。葉凡淡淡的笑著,心安理得的讓趙鐵海點上了煙,噴了個煙圈。

說道:「謝謝你了鐵海,這幾位同志也辛苦了。鐵海,回去給每位同志個小紅包吧,呵呵

「謝謝葉主任」幾個公安趕緊謙虛了起來,一臉的恭敬味兒,躬身笑道。心道:「娘的,這次出來得值了,能在葉主任面前落下臉那個可是相當的不吃虧的

「香港客人到水州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沒回水州,聽說轉道去了淅寧,真是奇怪?要不我們去追?。趙鐵海摸了摸頭表示不理解。又說道:「葉主任,賈書記叫你立即給你通電話

「追,不的了葉凡搖了搖頭,說道:「把車停下來,我先打個電話再說。」

剛接通就聽見賈寶全說道:「你立即想辦法追回香港布升來的客人,要不惜一切代價,絕不能讓客人流失到淅寧那邊去。」,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