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章常務副市長的打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章常務副市長的打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天大大小小號,大俠打賞。..聽說本書月引上十推」到時每天更四章以上,請各位大大棒個場,狗子也要過個好年是不是?呵呵,兄弟們吃肉,總得留口湯給狗子吧,

「這個,估計很難了,給紀委一鬧,誰還會相信我。要知道香港人很是相信他們的廉政公署的。說我是被大陸的廉政公署帶走的。肯定犯事了什麼的。

現在弄得我都沒臉回林泉了小人家會以什麼眼光著我,唉,當初我就跟費副書記說過,我正在接待香港來的客人,可是周長河硬是不聽,這個明顯是想陷害我。

如果我要捲款潛逃怎麼還肯回來,這不是明擺著他們要拿挪用公款說事兒嗎?

而且,這次的事這可是商業秘密,當初一泄露的話也許就不靈了,唉!現在連我都不知該怎麼收聲場了」葉凡當然是趕緊叫苦了。

「葉凡同志,我知道你受了委屈,這個我們縣委縣政府會還你清白的,你不用擔心。還是趕緊追香港布升的人要緊。再遲就有可能給咱們魚陽造成不可估量的損失。

。賈寶全口氣變得嚴厲了起來。

「賈書記。不是我不想追,即便是追上去了也沒用,人家布升會相信我嗎?這個估計沒什麼用。唉!好不容易迎來了香港客人,這下了紀委真是捧打貴賓了,經他們這麼一鬧,我估計以後香港客人一聽說咱們魚陽都不敢來了,還何談弓資葉凡找著理由推脫著,不肯鬆口,不拿下周長河心裡那氣難消的。

「你放心,你受的委屈我們會幫你澄清的,有的人試圖破壞咱們魚陽招商引資的大好局面。我們縣委縣政府也不會坐視不管的。對於這種不顧大局,不明事理,只懂得打擊報復。以私人私利為主的人我們絕不會手軟,哼1賈寶全撂出了一句話來差點樂壞了葉凡,這廝暗道:「看來賈寶全是坐不住了,我相信衛初蜻估計也在跳腳了,這個經濟展不上去先要挨板子的可是她這個縣長。..」

「好吧!我試追追,只好老著這張臉皮了,千萬別被布升的客人當我是逃犯就行了葉凡嘆了口氣。放下電話后沖趙鐵海說道:「去淅寧,追香港客人去。」

桑塔納四轉道從福春市那邊的娜國道過去了。

這時天色漸晚了。

「寶全,香港來的客人怎麼樣了?」周乾陽休息時打來了電話。

「去淅寧了,我叫葉凡去追了,唉給周長河這麼一扯皮,擔誤了四個多小時了。看來很麻煩了。去淅寧的車子相當多,能否追上就難說了。聽說葉凡電話一打過去就給布升的客人截斷了。後來再打時就不通了,看來這個誤會是鬧大了。

周書記,這可是刀。萬的大筆生意啊!加上後續投資的話本來可以在魚陽建成一個總資金達到五六千萬,甚至過億的中型企業的,不過這次看來希望渺茫了。

而且,光是布升轉租天馬大廈那半層樓面就能幹賺如萬。相當於我魚陽五六個窮鄉鎮一年的財稅總和。

葉凡的確是個人才,這小子膽子大,處理果斷,眼光賊,刀。萬居然敢甩出去,而且收到了奇效。轉手就賺到了勁萬,是個大氣人才。

不過這次的事他的面子可是給周長河給丟盡了,我就怕給周長河這麼一鬧這小夥子那倔脾氣又上來了。心裡堵著個疙瘩干起工作來就不得力了。

我們魚陽現在正需要這樣的人。他如果熄火了很是可惜。」賈寶全乘機又是隱晦的小告了周長河一狀。

「對於周長河。..你的態度。周乾陽拋出了一句話,令得賈寶全心裡一跳,看來周書記也下定決心了。

「拿下1賈寶全從牙齒縫裡嘎出了這兩個字。

「嗯!葉凡這小子伙不錯。我明天叫盧副市長到林泉經濟區考察一番。前次盧副市長到林泉回來后那是連誇葉凡同志會作事,是個幹才。還開玩笑說是要把葉凡給弄到市招商局來。的確是個人才如果能到市招商局任個副局長,或者在前面掛個常務的話也會還能為市裡拉來更多的投資。」周乾陽的一句話又讓賈寶全的心那可是懸了起來。

趕緊叫道:「周書記,那可不行,葉凡還得待在魚陽,市裡可不能挖我們魚陽的牆角,我們好不容易現一個人,手下留情。手下留情。」

「呵呵。你看看。魚陽難道就不是屬於墨香市管了。還分什麼彼此。從大局出的話調倚商局任常務副局長更能實現他的價值。有人說。行行出狀元。我不需要葉凡其它的方面有過人的表現,就招商這一塊能越一般人就夠了。」周乾陽一臉輕鬆。笑道。

「周,周書記,要調的話也過二年再調怎麼樣?就讓

咱們白陽打下小片天下再說,我慎重請求市甲考慮陽的實際困難賈寶全急得那臉上都開始冒汗了,儘管司機把車裡空調調大了好像還是不抵事兒。

「算啦,不跟你搶人了。不過盧副市長那一邊你可得去走走了不然。他可是分管招商那一塊的。他如果提出要強行調用一個人的話我也不好說話,呵呵,」周乾陽意味深長。說完掛了電話。

「給我一支煙」。剛放下電蔣后的賈寶全那臉有點像是關公了。沖秘。

「嗒」

著抽了一口后,沖秘:「通知縣委辦的張主任,叫他給各位常委通氣一下。明早8點鐘準時招弄臨時常委會。各位常委務必全到。」

「老費,人給趙鐵海那雜種給截走了,也不知怎麼回事?我同學張輝接了個電話后臉色頓時大變,不顧費方成的阻攔。把葉凡給送回到了狼馬大橋上。這事是不是市裡有人插手了?方成說是賈寶全有指令叫他們放人。不會是賈寶全親自出面了吧周長河氣得嘴唇都在顫慄,連話都有些說不清楚了。

「別急長河,沉住氣。人截了就截了。他們又能拿我們怎麼樣?而且葉凡私自挪用公款的事屬實。剛接到通知,說是明天早上招天常委會,估計就跟這事兒有關係。

至於福春市的張輝副隊長。我估計是福春市的要人出面了,不然不會令張輝如此驚恐,至於說市裡。應該還沒那麼快。而且你們紀委依法辦案,咱們也沒什麼見不得光的。如果說是賈寶全親自出面,應該不會。

作為一個,縣委書記,雖說紀委也在他的領導下的。但明目張打著他的旗號攔截紀委的車子搶人這種犯渾的事,他應該不會蠢到那種地步,難道就不怕落人口食」你馬上回來,咱們晚上合計一下費默陰森著臉。

「他娘的,合計合計。合計個,屁。都火燒屁股了還合計。費默此人也不是個東西,估計是想打退堂鼓了。我得趕緊活動一下,不然賈寶全一怒這事也不好交待。

唉!當初就不該聽費默那廝在那裡鼓燥,出事了這老狐狸卻是一點腥都沒沾,這責任全得老子來扛,」

周長河才放下電話就罵開了小氣急敗壞。「,地一聲,一個精緻瓷杯開了花。這時倒真有些為頭上的帽子擔憂了起來。

「葉主任,咱們從什麼地方追去,這個沒有目標叫人怎麼追。雖說咱們縣去淅寧省的路就一條。但人家老早就跑沒影了,還怎麼追?」趙鐵海感覺非常的為難,拿不定主意。

「追吧。別急,賈書記叫咱們追咱們就追,這是領導的指令。無條件服從。」葉凡懶散的伸了個腰往後造去。打著哈欠說道:「鐵海。盯著點,我先睡一陣子,兩天沒合眼了。這眼都快成熊貓了

「奇怪了,葉主任的電話一直打不通。怎麼回事,竣臣,你趕緊想辦法聯繫上葉主任,不是聽說他已經趕回林泉了。」香港的肖飛城焦急得很。

「剛才接到林泉分局的人彙報說是葉凡已經給趙鐵海截回來了。不過現在也沒看見車子,估計還在路上。要不我先給衛縣長說一下葉主任一回來就叫他跟你們見面肖竣臣建議道。

「行!要快,這事不能拖。遲則生變。一定要趕在布升集團回頭前敲定下來。這事就麻煩你了竣臣。咱們公司可就拜託你了。傲霜估計快到林泉了吧。我叫她蹲在林泉鎮等著。這事她全權談判,如果能簽約就立即簽下來。絲織廠那邊我們也知道情況了,不用考慮什麼的。還有。布升的人到什麼地方了?。肖飛城一臉凝重。

「好!我就給衛縣長說一下。布升集團的人已經進入淅寧境內我早就叫人跟上去了。一時還沒見他們有調轉車頭的勢頭。」肖竣臣很是乾脆說道。

「你派人盯上啦,做得好。還有。如果布升集團的人得到消息要調轉車頭的話你們其實可以,可以」肖飛城那臉一陰,說了半句。

「我明白了堂兄。這事好辦。只要不死人。包準他們一時回不了魚陽了。

哼」。肖竣臣放下電話后一臉的疑重。想了想又拿起電話打了過去,說道:「肖虎炮,你給我盯緊點。安排幾個人手一輛大車做好兩手準備。在回魚陽的關口等著。如果布升的車子調頭回來的話就,注意點,別死人,傷了沒事,懂了嗎?。

「知道了肖叔。我辦事你放心,包準不著痕,鬼也查不出來。無非賠點錢就是了,而且那些人全跟我們不沾邊。沒一個姓肖的肖虎炮干聲笑了一句,放下電話后準備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