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一章肖家下手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一章肖家下手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2縣長,聽說葉老任巳經截回來了,香港飛雲集團的日懵撈總經理想面見葉主任,洽談關於合作經營魚陽絲織線毯廠的事,福春那邊估計是談砸了,這次回來有八成把握能成,能否請你聯繫上葉主任,傲霜總經理現正在林泉經濟區大樓等著。..」肖竣臣向衛初蜻彙報了注資的事。

令得衛初嬉心裡一陣子猛顫,暗喊了一聲:「葉凡這小夥子還真神,算得准準的,知道布升到林泉一轉悠,肯定會令得肖家的飛雲集團慌了神,看來還真有點鬼花招子。如此這般一演戲,一逼,看來肖家是坐不住了,這個對於即將展開的談判可是非常有利的。」

覺得還得來給肖家的香港飛雲集團加一記猛然料,衛初婚裝著很是隨意樣子。

說道:「談判,這個好像有點麻煩。剛才賈書記已經安排葉主任往淅寧去追布升集團來的人了。估計快追上了吧!人家布升來的客人也是很有誠意的,直接從香港趕過來視察完后就要談判簽約的。不過因為長河同志的莽撞出了一點異外狀況,幸好賈書記扭轉了局面。不然咱們魚陽損失就大了。深刻的教啊1

「這娘們,還跟我打馬虎眼。故意刁難,不過她講的也是事實。」肖竣臣暗暗罵了一句。

說道:「我看一時之間要扭轉布升集團對咱們魚陽的偏見,對葉主任的偏見估計是有些難了。長河同志是急燥了一點,大好局面給他這麼一攪,全亂套了。

對咱們魚陽所造成的損失,那個簡直不可估量。不過我希望衛縣長的立即聯繫上葉主任,叫他趕緊調轉車頭回林泉跟肖傲霜經理洽談有關合資辦廠的事。

這是個大好機會,咱們可不能再錯過了。肖經理說了,只要條件談妥,基本上可以簽約了,而且這次香港飛雲集團還有可能增加上千萬的投資。..

肖竣臣其人說起來跟周長河還是遠方堂妹夫關係,因為周長河的老婆肖懷月跟肖竣臣是堂哥妹關係,所以說起來倆人還是連襟關係。

不過因為政見。利益等方面不和。這倆人根本就不像是連襟。經常在縣常委會上爭得面紅耳赤。倒有點像是老對頭,奇怪的一對連襟。

周長河跟費家的費默是老搭檔,肖家跟費家根本就不對付。所以。這次肖竣臣眼見周長河即將倒霉了,並沒有伸出援助之手,聽衛初蜻那麼一說,反而是往那井裡追砸了一塊大石頭。

周長河這次的事可是惹得大了,不但衛初蜻這個縣長心裡不快,因為那阻礙了香港客人來考察,這對衛初蜻來說簡直比毒蛇還毒,因為衛初蜻要的就是經濟的高展。

更不痛快的是賈寶全這個書記。肖竣臣一看。乾脆點了一把火,剛才衛初持也隱晦的聽出來了,肖竣臣可是支持批判周長河的。估計魚陽玉家也喜歡看到周長河倒霉的。因為周長河一倒霉,變相的就等於打散了費默跟周長河的老州當組合,這個對魚陽費家來說可不是什麼好消息。

估計謝家的謝強也樂於是見到這種局面的。能剪除周長河,相當於廢了費默四成的功底子。

作用功能相當的明顯。費默在常委會上想重新抬頭,估計一段時間內魚陽費家都將陷入低迷皮軟狀態下去。費家低迷下去,此消彼長。其它的玉家、肖家、謝家三大老牌家族相對來說,當然就水漲船高了。

「嗯!既然飛雲集團的肖總這麼有誠意了我看可以叫葉主任回來跟他們試著接觸一下。不過,我不希望再像上次一樣搞得半途而廢,雙方都勞心勞力的,既廢了時間也浪費了金錢。..咱們耗不起,時間不等人。」

衛初蜻淡淡說著,掛了電話后把這事立即彙報給了賈寶全,正在趕回魚陽途中的賈寶全那當然是心裡狂喜了,不過語氣鎮定,立即指示衛初蜻聯繫葉凡,叫他立即趕回林泉經濟區展開和飛雲集團的合作洽談。「葉主任,我受賈書記委託,叫你立即趕回林泉跟毛雲集團的肖傲霜經理進行注資縣裡絲織線毯廠的談判。這事不能拖,馬上回來就展開。打鐵趁熱,別冷了就難壓製成形了。」衛初蜻話音剛落。

葉凡卻是淡淡,說道:「對不起衛縣長,我正在趕往淅寧的途中,現在已經進入了淅寧境內,恐怕一時半分是趕不回來了。

而且,我剛被紀委的同志當作林泉鎮幾百名工作人員面雙規了,說通俗點,我現在還是一個挪用巨額公款的嫌疑犯。

所以,這些事情在沒查清前我都是待罪之身,怎麼還有臉代不茁。展飛雲集團談判?再說人家也未必相信我,要知道公泌四港商們可是最相信廉政公署的。他們怎麼肯跟一個貪污犯人洽談。

與其老著一張臉皮去丟醜還不如派其他人去跟肖傲霜談談。

呵呵,這事,我就不摻和進去了,再說魚陽人才輩出,咱們魚陽什麼都缺,就是不缺人。

差不多二萬吃皇糧的同志,衛縣長其他人不找找我這一個嫌疑犯去談判真是不妥,所以,我是不能去的了葉凡淡淡的笑著,七推八檔了。

因為有王牌在手。當然就是天馬大廈那半層樓面了。所以。也不怎麼怵肖家會翻臉走人。再說前次在絲線廠見肖傲霜那一股子眼高於頂,看自己像看土狗野雞的勢頭心裡就就來氣。

而且這事香港飛雲集團做得有些不地道。以前肖飛城很是肯定的說了要投資的,後面又擺出各種魚陽不可能達到的苛刻條件來堂塞,是個人都有氣的。

我葉凡又不是個皮球,你們要圓就圓要方就方想扁就扁,人說泥人也有三分氣在,何況葉凡同志是個活生生的大活人。

「葉凡同志,我知道你有委曲。換作當時是我被雙規也跟你有同樣的心情。不過我希望你能以咱們魚陽的大局為重,從魚陽老百姓的利益,從國家的利益出。你被雙規的事我想信縣裡查明情況後會給你澄清的,會給你一個能讓人信服的說法的,這點你不用擔心什麼。還是趕緊回來抓緊把跟飛雲集團合資的事敲定下來才對,你是副縣長,展經濟也是你的任務和責任

衛初精聽著葉凡那有點吊兒唧鎖的聲音,心裡微微有些怒意了。心道這小子又開始耍小脾氣了,絲毫不顧大局,所以衛初精的口氣也略為嚴肅了一些。

。麻痹的!這娘們,你們說雙規老子就雙規,叫老子回來就得像哈巴狗兒一樣回來給你們拉錢投資。老子還真是一個軟蛋是不是?」葉凡心裡暗罵了幾句。

豁出去了,還是那股子有些懶洋洋的口氣,說道:「對不起衛縣長,你跟賈書記說一下,不是我不想參加洽談,是我不夠資格。再說這兩天我都沒合眼了。

為了從香港把布升的貴客們請到咱們魚陽這個旮旯地方,我上跑下跳,在香港還被寶德萊酒店的少東污衊差點進監獄。

人已經心力憔悴了,紀委的周書記倒好,一句雙規就把人家客人給嚇得跑了。

既然客人是他嚇跑的就讓他去請回來好了,俗話不是說,鈴還需系鈴人。

還有就是。我實在很累了,得先睡一陣子,你就讓我合上一陣子眼行不行?總不能不讓人睡覺。」葉凡說完就掛了電話,根本就不聽衛初蜻解釋。

。太狂妄了,還像個黨員嗎?還是黨的幹部嗎?」。衛縣長辦公室里傳來了這一頓牢騷,緊接著又是「嘩嗒,一聲響,原來是衛縣長把辦小公桌上的一疊文件都氣得用手給掃在了地下。

氣得臉色青的衛初蜻無奈之下直接拔到了賈寶全手機上,有些微怒口氣,說道:」賈書記,你看看,葉凡同志像個**員嗎?作事斤斤計較,不肯吃一點虧」該他上場時他居然撂挑子了,說自己兩天沒合眼要睡覺,現在能睡嗎?一睡醒來幾千萬都得長翅膀飛走了。我看就應該讓長河同志把他給好好審一番才對,太不像話了。要不幹脆,換個人跟香港飛雲集團洽談,我就不信咱們魚陽離了他就轉不了啦?」

「呵呵」初蜻同志,別生氣。葉凡同志有氣,這個很正常。長河同志給他執行的可是雙規。

咱們都是體制中的人。誰不怕這個。葉凡同志能去追布升的貴客已經不錯了。這事上他還是沒鬧什麼脾氣嘛!不過洽談的事如果要他出再先肯定就得恢復他的名聲才對。不然背著一個雙規的嫌疑那心也沒辦法安定下來。

你說是不是,再說如果換人的話好像又欠妥,人家香港飛雲集團點名要跟葉凡同志洽談。

香港客人這麼信任他了我們換個人就怕弄巧成拙,反而壞事了。呵呵」。賈寶全這話可是大深意的。無非是逼著衛初蜻表態支持自己要對周長河。

「多!賈寶全無非是要我一個態度罷了,看來是要對周長河動手了。

本來常委會上費家有周長河支持也算是一股不小的勢力,倒是可以不時的給賈寶全製造一點麻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