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四章常委們的花花腸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四章常委們的花花腸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嗯。..既然都到泣種地步了也沒什麼好顧及的了。葉幾你給在坐的常委們詳細說說這事吧。」賈寶全沖葉凡示意道。

「好吧。前段時間香港飛雲集團撤資后。使得咱們縣絲織線毯廠合資的事一下子全告吹了。

由此引起縣絲廠的職工幹部們都有些不安份了起來。他們的擔心也是正常的,大家都知道。那廠子效益不大好。已經處於關停的地步了,如果沒有外來資金的注入。全面盤活廠子估計就會使得絲廠陷入一種很是尷尬的境地。

林泉經濟成立后。縣裡又把絲織廠從縣經貿委劃分出來給林泉經濟直管了。

我一直在想,怎麼才能讓這廠子盤活,走合資的道路,這也是救活該廠的唯一一條出路了。

後來多方打聽,聽說香港飛雲集團和他的老對頭布升集團正在競爭香港南宮集團建的天馬大廈的第三層樓面

不過。昨天,我好不容易請來了布升的貴客,他們趙董也說了,布升的考察組兼著簽約組的任務小考察完畢后如果合適立即就可以簽約了。

一來咱們魚陽把天馬大廈那半層樓面一轉租給香港布升集團直接就可以把出。萬變成丑。萬。干賺了力。萬。這可是轉手得來的純利潤。

二來布升已經答應注資絲廠刀刀多萬。我們是兩邊都贏利,起到了一箭雙鵰的作用。

不過。昨天周長河同志急匆匆的在沒請示賈書記和常委會的情況下衝進來就把我給雙規了,而且直接當作犯人在林泉經濟區幾百雙眼睛和布升客人眼皮底下扣走我的。當時沒回縣裡,而是直奔往福春市而去。

我當時也特別的申明了布升客人的重要性,可是周長河同志一點都不顧及大局,即便是我犯罪了能為國家作點貢獻,你們紀委可以派人在身旁監視我嘛。

等我把合資的事談下來不是更完美。..經他這麼一鬧。合資的事全泡湯了,布升的客人轉身就去了淅寧。

如果那刀。萬資金因此收不回來的話這責任完全在周長河同志身上,我希望周長河同志能還我清白,把此事澄清。

不然,我一直背著個,國家蛀蟲的罪名還怎麼安心工作,下屬們會怎麼看我?

如果長河同志不澄清此事。我將向市紀委提出申訴。

」葉凡詣酒不絕,有力有利有據的把事實說了出來,而且出示了硬實的材料,以及跟南宮集團簽定的合約等等。一竿子一竿的逼將向了周長河。

現場頓時就靜默了,周長河那臉已經變成了豬肝色,連脖子都黑了。一股強烈的悔意湧上了心頭。費默陰沉著臉也不知在想些什麼,就連肖竣臣都在冷眼看著葉凡,暗罵道:「這小子。還真是陰這種餿主意都想得出來,這樣子一來到還真是拿捏住了堂兄掌控的飛雲集團的命脈。

此人不去經商是有些可惜了。不過在商言商,葉凡做的也無可厚非。

而且,此人很有能量,堂兄飛城一直拿不下的香港金世界集團都被他拿下了,不知用了什麼非常規手段,不然怎麼會拿下來。

厲害!看來以後是不能小覷此人了。他已經由一頭小牛犢漸漸的長大了。不會成長成每陽的第五虎吧1

肖竣臣心裡悚然一驚,再次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彷彿是想把這個一臉稚氣的小牛犢看個透徹,最好是剖腹拔皮再研究一番才好。

「我想這次的事還請周書記給大家說明一下。既然葉凡動用款子的事事先已經給賈書記和衛縣長說過了,經過領導授權的動用那就不是私自挪動款項了。

是為了大局保密才這樣子做的,周書記這樣子做耳是令咱們縣處於很尷尬的境地。..

布升的客人這一去,那可就是刀。萬的投資損失,還得外加2田萬的純利潤得失。

而且從遠景上看損失更大。布升這次一次性就能投入凹萬。以後隨著年份的增加,肯定每年都會追加一定數額的投資的。

也許還會在咱們魚陽建立絲織基地,隨著產業的初步建立,以後跟進的配套工廠,公司也會隨之而來,一個這麼好的產業鏈就這樣子被長河同志給攪黃了。」玉雅枝居然開了頭炮。

「嗯!葉凡同志好不是容易打下的大好局面給「雙規,兩個字全毀了。咱們魚陽窮,在坐的都知道底子。唉。肖竣臣嘆了口氣,變相的支持了玉雅枝。

而且肖竣臣很高明,並沒提飛雲集團正的肖傲霜經理正在林泉鎮等著談判的事,其心不用猜就明白了什麼意思。

因為如果透露出此事的話那就說明周長河同志造成的損失並不是很大。因為布升雖說走了,但又來了個香港飛雲集團,兩三自書四剛剛剛口日。。8。而謹鼻壘

抵。可以大大的減輕周長河那個「丑自,所造成的巨六從而倒致要搬倒周長河的理由、證據的說服力就小了許多。

「長河同志這次做得是有些不妥了謝強冒了一句話就不吭聲了。

「不是不妥,是相當的不妥。咱們魚陽拉點資金容易嗎?盼星星盼月亮的拉點資金來這下子全給毀了。

要是因為此事魚陽絲線廠的幾百職工幹部鬧騰起來的話那這責任誰來付?

怕不是到時又得我這個縣長出面吧!哼1衛初撈一想到這些都冒火。儘管飛雲集團彌補了這個過失。但如果不乘此機會拿下周長河就怕他以後還會再使絆子,惹出什麼更大的麻煩來就更可怕了。

還有,如果不打擊一下周長河此人葉凡的心肯定不甘心,這小子不甘心的話一撂挑子,不去跟飛雲集團談判就麻煩了。

所以。從本心來說,衛初蜻是不怎麼想攻擊周長河的。並不是說衛初蜻這個,縣長心腸好,主要是因為周長河跟費默這兩個老搭檔湊一塊能有力的牽制住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起到一定的制衡作用。不然,周長河一倒,費默獨木難支,那這縣常委會真的變成賈寶全支手遮天的地方了。

那自己這個,縣長想生存,想撈點權就更難了。既得利益有可能受損衛初妨當然不願意看到這種情況生了,不過此刻看樣子不行了。

葉凡那一關過不去,目前還不能少了葉凡這枚棋子,他的存在雖說有點攪局的勢頭。

但從大方面來說卻是能有力的促進全縣經濟的展,提高了。口增長率就等於變相的幫助了自己戴穩頭上那頂官帽子。

所以,只能先顧及眼前了。至於從賈寶全處分得利益的事以後再想辦法了。

事物總在展變化之中的。也許拆散了周長河跟費默這對老搭檔,魚陽又會冒出一個新的更強力的組合來。

從現在的苗頭看,組織部長苗峰此人並不是個甘願長期屈居人下的角色。

此人隱藏得最深了,來了這麼久,好像事事都無主見,完全聽從賈寶全的指示。

就連葉凡插手縣裡副科級幹部的任命方面苗峰這個組織部長都沒表示不滿。這個現像想當的反常。事太反常必為妖,而這個妖孽估計就是苗峰此人了。葉凡算什麼,一叮,剛提拔的副縣長。雖說做出了點小成績,但也沒權力干涉縣裡的人事安排。

估計苗峰此人也不會坐等太久的,終究是會跳出來的。也許這次周長河如果倒下的話就是苗峰轉盤的機會。

不過,苗峰此人絕不會自己獨木跳出來的,他的份量還太組織部長名頭好聽,其實真正的對於人事的決策權卻是在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手中,當然,費默這個管黨群的專職副書記也能分到一杯羹的。

當然。也不能說苗峰這個組織部長就是個廢人了,對於副科級幹部的任命他還是相當有份量的。

苗峰肯定會在這在坐的常委中找搭檔的。玉雅枝最近就較活躍,也許早就在暗地裡跟誰湊一塊了。

魚陽費家的暫時低迷也就預示著其它三大家族的倔起,這個也符合辯證法的規律。此消彼長講的就是此理,

衛初蜻其實心裡明鏡似的,許多的彎彎道道她清楚。就是不說不講。不表示,目前其實她跟苗峰也差不多。就是處於蟄伏狀態。

「不能這麼說衛縣長,長河同志也是為了咱們豐部的廉潔嘛!出點還是很好的。

再說,他也不知道葉凡同志事先已經請示過你跟賈書記了。所以即便有點小錯也只是無心之過罷了。

而且,紀委工作也是相當難做的,千頭萬緒的。紀委的同志們面對的是官員,官員們司面廣,懂體制度內的一些彎彎道道,所以,各方面都扯肘著。

長河同志能果斷的對一些官員的違法亂紀做出快反應,這個出點並沒有錯,只是最後鬧了個誤會罷了。

而且。長河同志在擔任縣紀委書記的時間裡,一直任勞任怨,也破了幾件較大的案子,清除了政府工職人員中一些**份子,有力的保障的幹部隊伍的廉潔。」

費默開始反擊了,不過他估計今天對周長河相當的不利,已經有四個常委對周長河表示了或多或少的不滿,自己的這個搭檔是有點懸了,很可能已經保不住那紀委書記位置了。

「一句誤會就行了,那頸刀萬巨額資金流失造成的後果誰來擔待,是費書記嗎?如果費書記肯承攬過去我們也沒話說政法委書記王昌然直統統地問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