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七章肖家也被拉下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七章肖家也被拉下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馬毒討年了。..今天號,喊下月票六,※

「那好,行!不過,如果在萬天內你們不能完成此項工程又怎麼說?。肖傲霜也不是盞省油的燈,逼將了過來,總得撈點什麼回來才對,不然也被葉凡這無賴欺負得太慘了是不是?

「完成不了我們承擔全部責任,退回你們的勸萬,你們撤不撤資自由決定。而且,那邊的店面在你們付出勁萬預付啟動資金后我們可以轉給你了。」葉凡態度堅決,表了決心,告訴肖傲霜,咱不玩虛的,是誠心跟你們合作。

「行!我們馬上協約,匆。立即給你們肖傲霜冷笑一聲,轉頭對身旁一個女秘:「立即開一張勸萬的轉賬支票給林泉經濟區。叫他們準備簽約,同時簽定兩份,轉讓合同一起來。」

肖傲霜說完後跟盧塵天和賈寶全等人打了個招呼,車子一冒煙走了,開了十幾米后又探出頭來喊道:,「葉主任,我在林泉鎮等你回來簽約。」

肖傲霜剛走,林泉紙業有限公司的胡泰和總經理又匆匆趕了過來,快步到了葉凡跟前,說道:「葉主任。聽說鬼嬰灘工地出事了是不是?。

「嗯!唉,這是材料,你看看吧?」葉凡心裡又是一震,臉色更是難看,估計胡泰和來也不是什麼好事兒了。「葉主任,這翻整又要花費力來天時間,廠房一拖再拖,這損失可就相當大了。

咱們這廠子是我們水州三家公司合資了強口萬,加上你們林泉原來的紙廠,註冊資金達到了刃。多萬。

預計年產量將達到五千多萬的紙品,一天下來可就是近出萬的產量,利潤估計也有8萬左右。..

如果要翻整,這一擔攤可就一筆巨額款子的。再說,這次翻整的資金我們水州泰興紙業肯定是不會出的了,前次我們可是出了勁萬,唉」胡泰和嘆了口氣,臉色十分的難看,不過來時胡世林董事長有交待不要為難葉凡,所以胡泰和語氣還是較委婉。

「對不起胡總經理,這次的事完全是我們林泉經濟區負責。重新翻整的錢完全由原林泉紙廠我們這一方付清。你們不用再出什麼錢。

就是時間方面可能得拖上力來天了,請胡總體諒到林泉經濟區的實在狀況。

當然,原有紙廠也會承擔一部分的賠償的,這個由原紙廠一方和你們協商解決怎麼樣?」葉凡態度相當的好。說話很中聽。

那是因為葉凡心裡有愧,人家胡世林董事長完全是為了給兒子治病所以才來投資的,一直讓人家做貼本生意這個也太丟人了。

「好吧,我跟胡董彙報一下再說胡泰和臉色怏怏著走了。

「賈書記,我要求縣裡配合紀委徹查此事。這次鬼嬰灘翻整表現上的損失就達到了勸來萬,加上給人家工廠的賠償等等。我估計將達到如萬左右。

經濟損失是一個方面,另一方面可是給我們林泉經濟區的信譽帶來了不可估計的暗傷,我要求一查到底,不管涉及到什麼人,都要把他給揪出來。

不然,會大傷經濟區幹部們的心的。」葉凡這廝一臉莊重的要求道,其實隱晦的就把矛頭對準了魚陽的費家,因為武辰公司就是費默的兒子費武雲在管理的,這個全魚陽人都知道的。

「查!當然要查,不查還行嗎?」衛初蜻先忍不住了,差點氣得噴血了。這大好局面差點就給一群人渣給毀了。..

「嗯!一查到底。葉書記,這事就拜託你們市紀委的同志了,需要魚陽縣怎麼配合的放說一句,縣裡盡全力配合你們行動。」賈寶全想了想,堅決的說道,心裡卻是翻轉騰開了。

暗道:「這次的事還真是詭異,武辰公司是魚陽費家開的,這個市紀委不可能不知道。市紀委既然知道了還雷厲風行的動手了,說明此事應該是市委周乾陽書記的指示了。周書記這樣做的目地是為了什麼

賈寶全一時想不明白,不過既然猜到了是市委周書記要整一下費家,那自己就緊跟他的步子,好好的在魚陽去碰撞一下費家了。當個馬前卒也是表現的機會,所以賈寶全的態度才會如此堅決。

「盧市長剛好在這裡,也請領導作些指示葉道明略顯恭敬問道,其實是在試探盧塵天對此事的態度。

聽說盧塵天跟周乾陽書記關係相當的好,他的態度也許就代表著市委周書記的態度了。

這就是一桿風向標,葉道明雖然是市紀委副書記,一個正兒八經的正處級幹部。

但也曉得費家那隻老虎不好去碰,因為市裡還有個費玉秘書長在那裡撐著,人家好歹是常費家著省甲也有幾個人。牽一而動倉※

搞不好就會惹火燒身的,這點葉道明不想看見的。這次的事也是實在逼得沒辦法了,再不出面的話就怕引來更大的後果。

因為在林泉大通脈的競標中費家的武辰公司也參與了,而且聽說魚陽縣常委會有通過照顧本地公司的一些優惠條款。

如果那上千萬的工程被費家拿去了,那造成的損失不就更大了。而且這事如果以後查出來市紀委是有責任的,再說,葉道明作為一個老紀委了,心裡還是有一道天良在的。

「按賈書記說的辦吧,唉絕不能讓某些人破壞了魚陽招商引資的良好局面,拖了魚陽經濟展的後腿盧塵天表態了。葉道明知道這個估計就是周乾陽的意思了,心裡也是大定,像是吃了一枚定心丸子。

說道:「這次市紀委同時還查出了魚陽日升公司在建築魚陽一中的教學樓時出了一些問題,工程質量也有些問題,不過沒有鬼嬰灘問題大。不過問題也不小

「日升公司,那不是肖家人的女婿向飛開的嗎?聽說背後的真正主人其實就是魚陽肖家。

這次的事真是大了,市裡不但要對費家,好像還連帶了個。肖家。一下了動了兩隻虎,市裡能否吞得下呢?。賈寶全心裡暗震,那本來已經有些舒緩了的心情一下子又提了起來,兩件大事都出在魚陽,他這個小縣委書記肯定得擔負一點責任的。

「教學校,那可是關係到學生們生命安全的大事,這事更不葉書記,希望你能查清楚,儘快把信息傳遞給魚陽縣政府,妥善解決好此事,不然,出了問題咱們站在這裡的所有人都逃不掉。作為黨的幹部,要時時刻刻把群眾,下一代的生命放在位才行」盧塵天臉色凝重了起來,想不到來魚陽調研,倒是調研出兩件重大的工程質量問題來。

「已經查清了,教學校的事也不估計得花上一百多萬重新加固才行,不過,目前只是初步的查證,如果嚴重的話還得推到重建!幾分鐘前,我們紀委的同志配合檢察院的同志已經查封了魚陽日升公司和魚陽武辰公司。

主要負責人日升的向飛和武辰的費武雲正在追捕中。希望魚陽縣公安局出面配合抓捕,也希望賈書記能出面,做好某些人工作,勸他們自動投案自葉道明嚴肅的說道。

「我立即趕回去賈寶全腮幫子肌肉都在跳動,又沖葉凡說道:「葉凡同志,林泉這邊招商引資的事絕不能鬆懈,還得抓緊些,辦成鐵事才行,這到手的東西絕不能讓它們跑了。鬼嬰灘重新整平的工程立即得啟動了,你親自抓這件事,我不希望再出現第二個武辰公司和費武雲,哼1

匆匆跟盧塵天打了個招呼,賈寶全和衛初疇都是一臉難看的走了。

「葉凡,有沒考慮過到市裡去工作盧塵天坐在葉凡的辦公室里隨口說道。

「到市裡,我哪有那好運,呵呵」。葉凡面色緩和了一些。

「現在好運不是降臨了嗎?到市招商局任副局長怎麼樣?干出成績來不久就可以升常務副局長了,怎麼樣?。小盧塵天笑眯眯的問道,又說道:「市裡的天空更廣闊,路子廣,人脈寬,接交的領導位置也高一些,有利於你經后的展。如果一直窩在魚陽,雖說這裡也不錯,不過地盤是小了點,這裡的天地更對於招商引資這一塊你很有一手。放這裡可惜了

「謝謝盧市長對我的看重,說句實話,我當然想去市裡。不過林泉經濟區才起步,千頭萬緒的,我有些不徽心這裡。

再說,我還年輕,再幹上幾年也沒關係,總得拿出點小成績有利於經后的展,人沒有基礎走什麼地方都是虛的。

最重要的一點就是,我答應過天水壩子那村裡人,一定要修好路。

魚陽太窮了,即便是要走我也想留下點小什麼再走。唉!天水壩子那裡現在躺著一個純潔的姑娘,是為了救我被歹徒殺害的。

所以,無論如何,先要把路給修出來。不然,我走到哪裡心裡終難以安寧的」葉凡略顯激動的說道,到後面一想到葉若夢的離去,心裡又是一股子黯然。隨手掏出了一隻特供煙遞了過去。「嗯!你是個重情重義的人,以前我就聽盧偉說起過你。也好,就再干一二年吧,什麼時候覺得不順心想到市裡給盧偉說一句就是了,市裡的大門隨時向你敞開著的盧塵天心裡也有些感嘆,接過煙隨手就點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