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八章搭上線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八章搭上線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先賀下,各位新年快樂!,

吸了幾口后總感覺這煙有些怪異,好像在什麼地方抽過,又有些不同於平時抽的煙葉子那股子味道。..

不由得隱晦地觀察起這支煙來,越看越覺得可疑。雖覺可疑,不過盧許市長可是沒吭聲,畢竟心思深沉,不會輕易表現出來的。

其實盧塵天的眼神變化葉凡的鷹眼早就現了,心裡一動,暗道:,「盧塵天聽說是盧偉的小叔,盧偉跟我關係相當的好,這特供到是可以送給他一條,也許他去活動時用得上。

這世道盧偉關係跟我要好並不等於他小叔盧塵天跟我要好,還得自己努力加強這條連線才對。

盧偉只能作為一座勾通的橋樑,大橋如何的經營還得看我自己的了。

盧塵天作為常務副市裡,在市裡可是穩坐第五把交椅的人,也算是一個大鱷,搞好了關係絕對是有好處沒壞處的

「盧偉,我的拜把子兄弟,盧市長也認識他?。葉凡故意裝傻,想從此處入手攀上盧塵天這條線來。

「呵呵呵,你個小葉啊,盧偉沒告訴你他跟我的關係?」盧塵天淡然笑著,知道葉凡同志在裝傻,這點盧塵天絕對看出來了。葉凡畢竟還太嫩了一點,哪能瞞過老狐狸盧塵天。

「沒有?有次閑聊時他只是跟我說過。說是在市裡有個小叔。難道就是葉凡裝著突然瞳孔瞪得老大樣子,一臉的驚愕。

「呵呵呵」盧塵天難得的爽朗著笑了,心道:「這小子。還跟我裝傻,想跟我拉話就拉話嘛!有盧偉這層關係在還有啥可裝的,真是的。

聽說前次他還幫了盧偉大忙。家裡的長老曾經給我說,想讓盧偉的境界突破到第四段就連他也辦不到,想不到偉仔這麼好運,居然接交上葉凡。..

並且通過他得到了隱世高人的神秘藥丸。長老還跟我說一定要想辦法加強這種關係,看來我以後得多關注著點這小子了

「啊!盧叔您好,真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了,呵呵」葉凡訝然的笑道,倒是得到了證實。

心裡一抖,暗道:「難怪,前次盧市長來林泉剪綵,他一直對我是讚不絕口,而且還下拔了勁萬給林泉經濟區修路,我還真以為是自己的化緣大本事感動了盧塵天。

估計本事佔了一小成,這個是能得到盧塵天認可的法碼,但盧偉的這層關係可能是佔了大頭。

咱們華夏這個國度,重人情重關係。在提拔中,往往本事只佔了一小成,人情關係還是排在位要考慮的。

從人性本私這個觀點來看也正常,提拔跟自己有關係的人上去總比提拔一個毫不相干的人好使。

外國不是也差不多,一屆總理上台,內閣全由總理來組建。也就是自己一套班底上去好使。不過。本事也要有,沒本事像阿斗同志想扶也扶不起來的

「呵呵呵」小葉啊,盧偉在縣裡的工作還需要你支持,我相信你倆個能做互相扶持的,你們是好兄弟嘛」。盧塵天更是顯得親切,像一個長輩在教育著小輩。

「這個我明白,盧叔,當前還有一件事我希望你能幫我一把葉凡望著盧塵天。

「說來聽聽。」盧塵天笑道,暗道:,「這小子,還真敢開口,剛攀上一點關係就想利用了,臉皮子快趕上鍋底子了

「是這樣的,實施林泉大通脈過後,林泉鎮東鎖洋一條街我想把它給擴建到出米寬度」葉凡把擴街的困難,擴街的理由都詳細的闡述了一遍。..

盧塵天沉默了一陣子,閉上眼在想事。整整半個小時過後才睜開眼,說道:,「嗯!你的眼光不錯,看得相當的准。從目前情況看東鎖洋那條街是夠寬了。

不過,林泉大通脈全面貫通后四個方向可以連通到外市去,以後外面地區的車子也許都會走林泉經濟區這條拍油路面了。

因為這條路比正常的省道要近相當的多,倒是一條好的建議。當然,要擴街就會遇上相當多的困難,這樣那樣的困難都會不少。

最主要的就是征地賠償的款子你有打算好了嗎?剛才紀委的人一鬧,我倒有些擔心你們的合同是否能簽定下來,還有,重新翻整鬼嬰灘那可是需要如萬,你們去什麼地方擠出這筆錢來?。

「這個小我已經想到了一些辦法,按理說這3四萬的損失應該要由武辰公司賠償的,不過現在檢察院那邊還沒弄下來也拿不到手,遠水解不了近渴。

不過,武辰公司參加招標時有壓著助萬的底款,我想,他們肯定無法參加競標了。

當初我們制定標書時有條款的,如果招標方無故退出那壓金就沒了。

除非是遇一一抗力。比如招標方公司遭受到了天災習我想,武辰公小兒小為搞了豆腐渣工程才失去了繼續競標的資格。

那田萬壓金就不能讓他們拿回去了,至於擴街的賠償款子我另想辦法了,呵呵葉凡笑道。

「你小子,還真有點招術,呵呵1盧塵天淡淡的笑了,暗道:「這小子還真有些鬼花招子,那個香港公司聽說就是他玩陰的給逼來的。管他是逼來的還是自願的,只要能把經濟搞上去就是成績

「盧叔,晚上能否請你在林泉留宿一夜?」葉凡干聲笑道。

「留宿,恐怕不能,我有很多事忙,你沒看見,跟我一起來的專家、各部門相關領導都有好幾個。這麼一大幫子人,晚上估計得到魚陽城關去,明天就得到古」縣繼續調研了盧塵天搖了搖頭。轉念又淡淡笑著,戲耍樣子說道:「說說你要我留宿的目地,不然我是要走的。

除非你能找出個留下我的理由來,不然

「盧叔,我想連夜招開經濟區黨委會,想邀請你也參加,給經濟區幾個黨委同志講幾句話,讓他們也瞻仰一下盧叔的風采,體驗一下盧叔的眼光,畢竟您是市領導,面對的是全市。方方面面的事太多了。我們是極少見到的,機會難得葉凡繼續干聲說道。

「呵呵,想扯起虎皮拉大旗是不是?這個理由不夠充分?因為,我相信,就是沒有我你也能拿下擴街的事的。至於說瞻仰風采就沒必要了,老頭子的,還有什麼風采給你瞻仰的,哈哈哈盧塵天繼續搖頭,不鬆口。

「盧叔您可不老,不過四十來歲,正當年,呵呵。」葉凡陪笑著,暗道,是不是把那煙給弄出來看看能否打動盧塵天的心。心裡想著,隨手從抽屜里拉出一條煙來,說道:「盧叔,您到林泉來是客人小侄也沒什麼好送你給你。這條煙抽起來還較爽口,盧偉那小子前次一直想揩油,不過被我踢走了。這煙是我一個軍隊朋友送的,味道純正一些,呵呵。」

「哦!軍隊朋友送的,我看看盧塵天淡淡笑著,隨手拿起煙正想拆開,突然又停住了,隨口問道:「是不是就是剛才抽的那種?」

「不是?剛才抽的是中華,這次的是國寶圖案的,上面一隻可愛的動物,毛戎戎的,呵呵葉凡裝著很隨意樣子笑道。

「國寶,好!國寶好啊,圖案更好看些,既然你跟我家盧偉那麼要好,也算是我的侄子輩的,抽侄兒一條煙不過份,所以,那個,我就卻之不恭了。哈哈哈小葉這麼心誠,晚上就在林泉休息一晚上。林泉的山水也不錯,唉」年歲稍大點,一坐車就是累

盧塵天打著哈哈,老著臉皮笑納了。

如果葉凡拿出幾萬塊錢,也許盧塵天會不屑一顧的,因為戶家並不缺錢,就是這種頂級貨色盧家儘管勢力大,但也僅限於南福省境內,也是弄不來的。

不過,盧塵天心裡也是暗震小想道:「難道是特供的大熊貓。那種貨色聽說是頂級貨,就連省部級大員都難以搞到的。一般來說一些軍區的大司令估計一年能弄到一條左右,多絕對是沒有了。葉凡是從何處來的?這小子真有些神秘,難道背後真有個高人,不然怎麼能搞到這種頂級貨,這事等下子得問問盧偉,看看他是否知道」

「我這裡還剩下一包散開的,盧叔嘗嘗。」葉凡笑著拿出了一包大熊貓遞了過去,感覺盧塵天那眼皮子突然微微的跳動了兩下,接過煙后裝著隨意樣子抽出了一根抽了起來。

閉目品嘗著,不久睜開了眼睛,笑道:「味道很純,果然是好東西,這包我帶走了。你快去跟肖總商定簽約的事吧,我跟專家們隨意走走。」

盧塵天心知肚明,知道葉凡想借自己的威風給他鎮鎮的子,以期實施他的林泉大通脈和擴街神

而且聽說擴街計當時已經被縣常委會否決了,葉凡估計是想用自己的影響去壓制賈寶全和衛初蜻,這個在官場中也叫作借勢。

盧塵天並沒有因此看輕葉凡,反而是相當的欣賞。一個在官場中不懂得借勢的人肯定沒有多少前途的。借勢有什麼不好,這個也只是利用有利於自己的影響罷了。這是聰明人經常玩的招術。

感謝「流浪小道士,「野馬之王,「凶大頭大頭,「書友酥切寫引鰓。四位大俠打賞,各位大俠,乘著年關,有月票的先脫手吧,不然正月一到什麼東西都得貶值的。晚上還有一更,月票漲到田張就傳第四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