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六十九章三個靠山坐後面撐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六十九章三個靠山坐後面撐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聽說盧副市長行人會在林泉鎮住一晚上后,賈寶秘和悲心微微驚愕之後也是暗中歡喜,領導能在一個地方停留無非兩個原因,一來是這地方很糟糕領導要拿這地兒說事。二來有可能他欣賞這個地方要藉此表揚在這地兒作出成績的地方官員。

所以,兩位縣太爺趕緊處理完手頭上的急事又匆匆真到了林泉鎮,不過心裡還是有點忐忑,不知盧副市長的態度倒底是欣賞還是批判。再說魚陽又剛生了費家和肖家豆腐渣工程事件,盧塵天會不會拿這說事,以此教育幹部們怎麼樣,,

林泉經濟區所屬的六鎮二鄉的一把手全給葉凡招集到了林泉鎮,大家吃過晚飯後立即開始了加班的林泉經濟區黨委會。

奇怪的是盧塵天和賈寶全,衛初蜻三人都沒正式坐在會議桌上,而是另外搬了三條椅子坐在葉凡背後。給人的感覺就是來給葉凡作「靠山,撐腰的,場景有點怪異。

另外,給六鎮二鄉八個黨委書記的感覺有點像是清朝時慈禧太后搞的垂簾聽政架勢。

弄得林泉經濟區另外的。個黨委委員一個個都有些戰戰兢炮。全中規中矩的坐在會議桌邊,一個個都掏出了筆記本在假裝整理思路準備什麼似的。

因為葉凡背後三巨頭聯合出的無形官勢太強悍了,微微有些壓迫得另外舊個小黨委委員都有種喘不過氣來之感,特別的拘謹不安。

葉凡其實也沒好到哪裡去,用四個字來形容芒刺在背。

總感覺背後有些灼灼的燥熱感覺,因為三巨頭呼吸的聲音自己卻是聽得清清楚楚的,這個在人家眼皮子底下開黨委會的確不是個滋味,除了三巨頭,所有人都有些拘謹。

「大家都到齊了,咱們開始吧!先,我們以熱烈的掌聲歡迎盧市長。..賈書記,衛縣長光臨咱們林泉經濟區指導工作。

。葉凡話音一落地會議室里頓時就響起了如潮般的「叭叭。掌聲,甭管歡迎不歡迎但手掌絕對要拍得響才行,這就是個對領導的態度問題。

「今晚上我們三個,只是帶著耳朵來,今晚的主人是你們,是你們林泉經濟區全體黨委在開黨委會,在決策著林泉經濟區幾十萬老百姓的生活工作等大問題。所以,你們不要管我們,有什麼話大膽的說,暢所欲言,就當我們不存在就是了。呵呵呵盧塵天親切的笑著,想緩和一下有些沉悶、緊張的氣氛。

「今天林泉經濟區生的事想必各位都聽說過了,這件事的具體情況就先由張國華主任給大家具體通報一下吧葉凡收斂了笑意,臉色凝重的說道。

「同志們,下午市紀委的同志突然來到咱們林泉經濟區的鬼嬰灘工業區張國華詳細的說了一下生的事,不過並沒引起多少騷動。

因為在坐的都心知肚明,誰也不敢出嘈聲來,就怕引得此事的罪魁禍一費家人不高興。

那是因為在坐的黨委委員中,武溪鎮的書記費小月,溪坑鄉的書記費國思兩人是費默的親戚,法不傳六耳。這一出口就很有可能立即傳到縣黨群書記費默耳中,所以,各位書記們都是採取著觀望、謹慎言的態度。

見到這種有些沉悶情況,葉凡叩了口茶,大聲嘆了口氣,非常痛心的。說道:,「令人痛心啊!鬼嬰灘工程居然出現了豆腐渣工程,勁萬扔進去一個泡都沒冒就這樣子打了水飄。

同志們,那是勸萬,不是三塊錢或三毛錢,能幹多少事啊!最主要的是還影響到了咱們林泉經濟區的聲譽。

各位想想,港商來投資,咋一聽說這事兒後人家立取就要重新推翻已經簽定的意向性協定。..

這事對於他們來說站著個理兒。

他們先提出來,咱們違約在先,有什麼理由好反駁的。好在人家還給了咱們萬天時間,就剩下萬天了。

按理說這是咱們林泉經濟區的家醜,俗話不是說家醜不可外揚。不過我不這麼看,我想,這個家醜肯定會揚出去了,我們不揚人家就不揚了嗎?

揚並不可怕,而我們要注意的是什麼。一定要引以為戒,從中吸取教,這就是我們該注意的事,在這裡我不得不批評一下林泉鎮的繆勇同志了。

作為當時林泉鎮的黨委書記小雖說鬼嬰灘的事是黃海平這個鎮長一手負責的,但你也有著不可推卸的領導責任。

你可是鎮黨委書記,是這林泉鎮的第一把手,黨領導政府,這是黨的宗旨,你把這個忘了,要不得的。

當然,我給繆勇同志說這些小並不是說要處分他或者什麼,而只是要求他回去後作出深刻的反思,好好想明白凹。從中吸取教。杜絕此類事再次生一一一一一一。剛一

「盧市長,賈書記,衛縣長,葉主任,這事我的確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當時我就是林泉鎮的一把手了,監管不力,放任了黃海平這種蛀蟲濫冉職權,夥同費武雲勾結一氣,給黨和政府,給林泉經濟區人民造成了如此大的損失,請領導批評,給我處分。」繆勇臉漲得通紅,站起來作了深刻的檢討。

「瓚書記,前次你們林泉鎮花了經濟區專用的修路款子達到勸萬左右。以前林泉鎮沒錢,我們也不好說什麼。

不過前段時間市電力集團可是把電站家屬樓區落戶於原廟坑鄉了,原廟坑鄉政府駐地的土地和房屋共計賣出去收得款項聽說達勸萬之巨。

我想,現在林泉大通脈正處於困難時期,資金嚴重緊缺。幸好葉主任紉蝗回來聽說又盡賺了勁萬,不過修路的資金缺口估計還是相當的大。

我們溪坑鄉和柴木鄉是離林泉這個中心最遠的窮鄉了,經濟狀況想必在坐的領導都知道。

原本葉主任的打算是以林泉為中心,以天水壩子那條路為主線開始鋪拍油路面。而到我們溪坑鄉和柴木鄉就沒有什麼錢用來鋪拍油路面了。

就連溪坑鄉連接斜岩鎮的大橋估計一時都無法搭建了,當時因為沒錢,我們也沒說什麼?我們不能讓領導為難,讓葉主任為難。

不過現在不一樣了,既然繆書記從市電力集團弄回了勸萬。我想那原先你們借去的勸萬款子是不是該還給林泉經濟區了?

有了這勸萬的加入,我相信葉主任應該會重新考慮先給溪坑鄉建座連通大橋是不是?

不然,林泉人民走著寬闊的拍油路,咱們溪坑鄉和柴木鄉人民還得靠著兩條腿渡河,再不就是繞道多跑上近力里從龜湖鎮到縣裡了。

對於此事,我希望繆書記也能給咱們六鎮二鄉的同志們都解釋一下。」費國思是費家的哈巴狗,一看葉凡和繆勇把苗頭全對準了魚陽費家的武辰公司。

而且繆勇更是直言不晦,把大刀舉起砍向了費武雲,心裡有氣趕緊也拔出一把來,以林泉鎮以前用去的勸萬為刀,直捅捅地捅向了繆勇。

費國思的心思當然是想以此事為由頭轉移會議室中眾人的視線,不再把目光直盯在魚是費家的武辰公司上面,雖然今天招開的不是縣常委會,不能把費家怎麼樣了,但縣委兩巨頭和常務副市長盧塵天可是坐在葉凡背後的,這個太難堪了。

「沒錯!既然林泉有錢了,就該拔一部分還給經濟區。總不能說你們林泉鎮吃著大碗肉,用海碗裝著,喝著好酒,連口湯都不給像溪坑,柴木這樣的偏遠鄉吧?武溪鎮的書記費小月立即開口應合著費國思,兩人一唱一合全把矛頭對準謬勇開炮了。其實這個還摻雜著魚陽四大家族的一些恩恩怨怨,因為繆勇是魚陽玉家的玉懷仁的外侄兒。

今天下午,魚陽費家和肖家都因為工程的問題倒了大霉。而玉家和謝家卻是沒受到什麼損傷。費家和肖家聳然有氣了,一直也想拉幾個墊背的,要倒霉那咱們魚陽四大家族一起到霉不是更好。

既然繆勇跟玉家有親戚,不拿他開刀拿誰開刀?

葉凡當然也樂得大家逼向繆勇還錢了。有錢還回來這個東西誰會嫌多。

其實此事的始作俑者嚴格來說還是葉凡同志。市電力集團的錢一剛到林泉鎮的賬面上後葉凡就交待段海去散布有關這方面消息了,當然是很隱晦了,一般現不了。

其目的無非還不是想引起其它幾個鄉鎮黨委一把手的不滿,然後鬧出點什麼來逼得繆勇再拿出幾百萬還債不是更完美的事。

柳政和鍾明濤等人原先心裡也是不服的,當然眼紅林泉鎮搞到了這麼大一筆錢。

幾人本來早就商量好要一齊對林泉鎮難的,不過現在看看好像此事已經生了偏差,性質變了,變成了魚陽四大家族中的費家跟玉家開始硬扛了,所以暫時幾個人也沒摻和進來,只是在一旁默默聽著這種熱鬧大家還是喜歡瞧的,對自己沒損傷,損傷的只是別人。

「小月同志,話不能這麼說,聽說林泉鎮以前用去的勸萬可是有一些原因的,這個也不能全怪林泉。在當時的情況下也是沒辦法中的辦法了。我想在坐的心裡都明白這事兒,我就不多說了玉春嬋副主任是玉家人,當然坐不住了,即時站出來為繆勇頂了一下。,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肌有,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