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三章支招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三章支招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哥,打賞,過年快樂!,※

衛初蜻這個縣長當然也不願落後,接著賈寶全的話,說道:「擴街必須進行,說句實話,以前關於擴街的事我是先反對的。..不過,此一時彼一時了,當時情況不一樣。經濟時機等各方面條件都不成熟。現在不一樣了,經費有一定的眉目了,時機也能趁著林泉大通脈進行的東風該隨風而行了,不然,我們都會成為歷史的罪人。不過,關於擴街經費方面的問題我想聽聽葉主任的安排

衛初婚的話直接點明了此事就由葉凡來安排。而不是由大家吵吵嚷嚷的還搞什麼投票了。

跟賈寶全相比,更是直觀鮮明的表示了一個縣長對葉凡的鼎力支持,這樣一來,在坐的各個黨委委員們誰還敢反對擴街這事,如果反對那不是跟衛縣長相抗嗎?

而且還得搭上賈寶全這個書記以及盧塵天這個常務副市長。這三股力量誰也無法扭轉,那是一種巨大的定勢。

「剛才盧市長、賈書記。衛縣長都作了指示。我想同志們回去后應該好好體味一下,領會一下領導的真正意思。

擴街的事既然已定,下面就是一個林泉鎮東鎖洋擴街的經費問題了,初步估計要勁萬左右就能拿下了。

對於咱們經濟區來說,這也是一個相當大的數字,我們並沒有富得流油。

說句實話,一系列事件的生也對我們經濟區的展產生了一定的卑擊,使得此刻的林泉經濟區處於一個相當尷尬的境地。

但我們千萬不能氣餒,而是奮起直上。沒有幹不了的事,就怕你自己不敢去干。

當然,各個鄉鎮之間更應該互相體諒,互相幫助,團結一致,充分體現兄弟鄉鎮互幫互助的良好氛圍。..對於這一點賈書記剛才講得很清楚了。

關於東鎖洋擴街的經費我的打算是林泉鎮本鎮出一半,也就是的萬左右。剩下的,的萬去什麼地方提取呢?」葉凡講到這裡又頓了一下。

現其它幾個鄉鎮書記那耳朵全豎了起來,一個個都略顯緊張的樣子。

生怕葉凡的口裡漏出用修路專項資金補全那句話,不過,這些一把手也悲觀的知道,估計從經濟區掏錢是掏定了,不掏錢去什麼地方弄錢,經濟區又不是只會下蛋的母雞,自己會生錢出來。自己等人雖說在黨委會上佔有七八張票,但今天這個特殊情況下那反對票誰也不敢投的,基本上是由葉主任一人說了算。

就連盧塵天和賈寶全,衛初蜻三人都棄怪的看著葉凡,到是葉凡同志怎麼去解決這個棘手的問題。

「當然,不可能從經濟區修路專款中去提,那樣子的話經濟區就是只金雞也會給提成只剩下雞骨頭的。」葉凡剛講到這裡玉春嬋副主任忍不住,問道:「葉主任,那去什麼地方提錢,不會是又要求大家去化緣吧?」

「化緣,哈哈哈哈!陽!陽!玉主任真把我葉凡當成化緣大師了葉凡連續兩個英文的「肋,字,顯得相當的瀟洒自如。

會議室中眾人那目光全集中了過來,就連盧塵天和賈寶全、衛初蜻三人都感覺好奇,不知這小子葫蘆里到底賣的是什麼葯?

「葉主任。別賣關子了,還是透露點什麼有用的信息讓大家都高興一下。」張國華也是忍不住說道,看這小子那得意勁頭心裡就有氣。

「借雞下蛋,以蛋養雞。

。葉凡恢復了平靜,吐出了八個莫名其妙的字來,弄得公議室里眾人更是一臉的鬱悶不解。

「我說葉凡同志,你還要讓大家打啞跡打到什麼地候,都這麼晚了,總得讓大家吃餐點心吧這時衛縣長忍不住哼出聲來。..

「對不起,呵呵,我是有些過了。呵呵葉凡笑著,捋了一下腦殼,笑道:」下午的時候跟香港飛雲集團談判時,肖傲霜經理說是相中了咱們東鎖洋那條街上的原村委樓。說是他們集團願意出資四萬買下那座樓及周圍的地盤。想在咱們林泉建一個絲織布品的銷售大樓,其實就是公司的門面了。」

「真的1謝端在一旁忍不住脫口問了出來,見大家全盯了過來感覺有些不好意思,摸著頭笑道:「呵呵,失態了,我是有些心急了

「當然!肖經理提出明天早上就可以跟林泉鎮東鎖洋村委簽約了。我想,那田萬拿來的話可以提出刃萬給村委會蓋一座嶄新的好樓。剩下的四萬當然就投入到東鎖洋一條街的改造中去了。這樣一來,林泉本鎮出傷o萬,加上這,田萬,就只差的萬左右了。相信這筆錢款由林泉經濟區出各位應該理解吧,呵呵」葉凡淡定的笑著掃了一眼柳政,當然是希望他站出來帶個頭作個表率。

柳政也」二神會,趕緊站起。臉笑意,說道!,「應該的,林沁粗舊度咱們經濟區所屬的兄弟鎮,咱們大家應該互相幫助的。賈書記也說過了,咱們不能兄弟相殘,應該互相幫扶才對。以前葉主任在開會時也說過了,咱們就像是以林泉大通脈為線,栓在線上咋的八隻螞炸

後面又簡單的說了一下明天修路招投標的事務,曲散人終。

葉凡笑道:「大家去春香酒樓吃點心吧,這個加班開常委會大家都累了。今天晚上大家喝個痛快,不把盧市長灌醉那你就得受罰,就不能體現咱們經濟區黨委會的決心,呵呵呵」

「那可不行!葉凡同志,要灌也得灌你們縣的賈書記和衛縣長才對,我只是客人,對客人總得留點面子是不是,哈哈哈盧塵天爽朗的笑了。

當然,最終的結果卻是葉凡同志自己被八個鄉鎮一把手當成了目標,大醉的當然就是葉凡同志了。

儘管有著內勁之息化解了一些酒力,但八成的酒勁還在的,葉凡同志最後也是光榮的倒下了,是趙鐵海和段海兩人給抬到床上的。

「給牛主任燒些醒酒湯灌灌,不然明天的招標會無法主持了盧塵天一臉的戲笑著,特地走過去還幫葉凡同志擦了一下臉上的汗珠子,隨賈寶全一行人直往縣裡而去。

不過盧塵天的動作可是令得賈寶全和衛初蜻以及各個鄉鎮一把手們暗暗猜測,甚至大跌眼鏡,覺得盧塵天對葉凡是太親切了,好像是在關心後輩親人一般。

一個個都在暗自嘀咕怎麼會這樣子的。是不是葉凡同志打通了盧塵天這堵牆,攀上了這顆大樹。

盧塵天的動作隱隱的給八個鄉鎮一把手帶來了一絲忌憚,就連賈寶全都在悶心自問,以後是不是該防著葉凡同志了,養虎為患是目前賈寶全最擔心的事了。

葉凡的成長度太快了,人有能力,好像各方面關係都處得不錯,人脈路子也相當的廣,」

趙鐵海和段海請來了李春水侍候葉凡。吃下醒酒湯后見葉凡呼吸平靜了下來,然後商量好一人輪流守在門外看著。

不過才一個。小時後葉凡就醒了過來,見門口的趙鐵海正在呵欠連天,天也較冷,手縮在衣服袖子里直打凹嗦。

隨即放下臉子硬是叫他回去了,趙鐵海拗不過他,只好回去了。

當然,趙鐵海同志一走,葉凡就施展起輕身提縱術,如夜貓一般,不久就竄到了春香酒樓。

「麻痹的,這輕身提縱術用來偷情的是不錯,好活計葉凡暗罵了一句。

「來啦1范春香早就在地下靠溪邊那一層的小門邊候著了,見葉凡推門進來,一個滾熱的身子夾雜著淡淡的體香直往葉凡懷裡扎去。

為了讓葉凡舒心,今晚上的范春香特地穿了一身淡紅色的袍子似睡衣,那衣服扣子似乎都沒扣好,上衣的脖頸下的三顆扣子都敞開著,在粉紅色的彩燈下露出了那鰓的大號胸脯。

「哦嚀」。

一聲轉哼聲中,葉凡早就猴急著伸手一撈,抱著菜西施直往樓上縱躍而去。

眨眼間進了客廳,看著眼前那韻味十足,媚勁能熏軟人心的菜西施,葉凡這廝那是立即貪婪的伸出舌頭,硬是撬開了菜西施那的豐滿的唇齒。

白齒流淌溢滿清香,舌液糾纏相融,葉凡摸索著,雙手慢慢將菜西施剩下的衣紐扣一顆一顆解開了,解開的度相當的慢,似乎在盡情的享受著這個旖旎的過程。

不久,兩座到扣的碗形大家號乳峰子顫慄著暴露在了空氣中。隨著如悲雁哀鳴般的令人迴腸斷骨的呻吟聲迴響在客廳里,葉凡早就忍不住了。

狂暴的扯開了那早就敞開著的袍子,順手一捋,寬鬆的袍子飛落於地,頓時有些傻眼了,瞳孔猛地睜大如一對回形乒乓球。

因為菜西施那袍子裡面居然是真空的。裡面寸絲未覆,滑嫩的肌膚,白晰而有彈性的魅力全面展露在了葉凡面前。

兩條性感長腿在溫氣空調下略為顫慄,雙腿間的茵草叢中似乎有點點的晶瑩露珠在閃耀著扎人得很。

「嗯1

某人一聲悶吼,酒勁釋放間,那愁意按伐的快意也終於迎來了爆,虎吼連連如竹枝炸節,長弓勁射,矢矢命中目標。

菜西施也瘋狂的配合著,肥臀高翹著一顫一合,開合之間自有道也,這道是什麼,當然是天地陰陽之道」

良久!

蕩氣迴腸的戰鬥終於停歇了下來,葉凡拂著菜西施那滑嫩的胸脯,說道:「春香,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