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四章齊人之福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四章齊人之福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要說什麼了,葉哥。..幾個月的苦苦等待就是為了剮猛撕,我」我很滿足,夠了。葉哥,咱們回房間睡去。讓春香好好的伺候一下你菜西施范春香溫婉體貼如一小女人小聲說道,還白了葉凡一眼,媚態令人蝕骨。

「回房間幹嘛,這客廳不是很好嗎?躺在沙上做點什麼也不錯的。」葉凡略顯淫蕩,連聲乾笑著。

「不,」不好,」我」我妹子在房間。」菜西施略顯慌張,丟出了一枚炸彈,頓時就炸蒙了葉凡同志,這廝一時有些口吃樣子說道:,「妍」妍兒還在房間,這」剛才那不是全給她聽見了,這個」唉」丟人

葉凡同志真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感覺有些毒害幼苗的感覺。因為范妍兒正在讀高中,今天剛好舊歲了,剛才自己跟范春香在客廳里進行肉腸大戰,那聲音太響亮太刺激了,范妍兒肯定聽見了,不可能沒感覺的。

「沒事,我早就給你說過,妍兒也舊了,我們姐妹一起伺候你。葉哥,我知道男人最喜歡的事就是能像古代的那些帝王一樣左擁右抱,享盡齊人之福。

就像我們村的馬蓋天主任一樣,聽說他經常會一晚上叫上二個姘頭一起千那事兒。

葉哥難道不想嗎?

那,就讓我跟妍兒來實現你的願望著吧,真的,我們姐妹都是自願的,沒一點勉強。

我早就問過妍兒了,她」很」高興。說是葉哥是大英雄,就連咱們村裡的馬蓋天村長都能搞一個排的女人,葉哥跟馬蓋天相比,他只能是不入流的小王八。

所以,葉哥更應該享受女人的溫柔」。菜西施噴出的話差點噎死了葉凡同志。

「春香,對不起,我有些慚愧。我不能給你什麼名份,對不起!如果以後我離開林泉后你就找個實成的人嫁了吧,人生一輩子你還年輕,路還很長的。..

我是不是有些自私了,一時自私還行,不能永越下去,那樣子我良心難安的。

至於說妍兒的事,叫她好好讀書,以後能幫的我會儘力的。你弟弟宏剛的事我已經安排好了,保准你滿意的。

你也不用一直懷著一顆感激什麼的心,我其實得到的已經夠多的了,你很好。我不需要你再回報什公

。葉凡臉現愧色說道,話語還是很真誠的。

「不要說了葉哥,我一直會在暗中等著你的。你什麼時候累了就回來看我一眼就滿足了。

我什麼都不求,反正我也抱養了一個孩子,有後代以後養老不愁就行了,再說這酒樓的生意相當的好,賺得幾年存些錢也夠我活一輩子,有滋有味的不比誰差,這一切都是葉哥你給我的,不然,我春香還在為每天的生活愁。

再說,我這身子是白虎命,有什麼人能看得起我,怕不是擔心被我剋死了。

只有葉哥看得起我,幫我,助我,也不怕我克,估計是葉哥命硬,不然我都不知這人活著還有什麼盼頭。菜西施眼中溢出絲絲淚珠子,顯得楚楚動人。

咖,

某豬哥一聲嘆息,不知說什麼好,心情複雜著。

「葉大哥,姐姐說得對,您是咱們家的大恩人,沒有你我們的生活也不知會過成什麼樣子。現在吃的,穿的、用的都很好,都快趕上鎮里的富人了。我們很知足了,葉大哥,我給你端水洗腳這時,身後突然傳來范妍兒那略帶哭音的聲音。

「不要了,我這腳臭葉凡趕緊推辭。..

「我不怕臭,葉大哥的腳再臭也是香的。」范妍兒輕聲說著,弄了一盆水出來,蹲下身子,葉凡見難以推辭。只好伸出了腳,范妍兒輕輕的給他揉搓著,舒坦著呢!

泡洗完后,范妍兒居然把葉凡的腳給抱進了懷裡,緊緊的擠在自己胸脯前那對並不比姐姐多少,而且更為堅挺的乳峰子上。

「唉」妍兒,你好好讀書」葉凡不想再說什麼了,這對姐妹所表現出一溫柔,是個男人都難以拒絕。葉凡乾脆閉上了雙眼,頭枕在范春香懷裡,腳上傳來妍兒那輕柔如水的摸拂。

「孽子,你給我馬上回來,投案自。」魚顛費家的費園內。縣黨群書記費默氣得嘴唇抖瑟,「啪啦,一聲碎響,傳得老遠,當然是一隻能賣到上千塊的清朝的古董茶杯,被費默狠狠地一把掃在了地下碎成了瓷片花兒。

費武雲因為是武辰公司法人,而林泉鬼嬰灘整平工程就是他從原鎮長黃海平手中弄來的。兩人合夥,投資勁多萬的鬼嬰灘整平工程最後成了爛透底的豆腐渣工程。

據市紀委和審計部門最後接實確定,單是這一項工程費家的武辰公

根本就不能說是利潤了,只能說是造假工程,侵吞國家財產了。黃海平為了報答費家支持他坐上林泉鎮鎮長一位,基本上是個甩手掌柜。對鬼嬰灘工程根本就沒過問過,全權由費武雲胡搞。

為了以後能更進一步,黃海平還從本來就十分拮据的鎮財政裡面硬擠出了田萬又砸給了費家。

所以,現在紀委找上門來,先檢察院就查封了費家的武辰公司。不過紀委倒是沒有直接去找費默,而找的反而是賈寶全這個縣委書記,暗示賈寶全出面給費默說說,叫他勸自己兒子投案自。

對於這一點,市紀委當然有自己的考慮,也有一定的顧慮。畢竟魚陽費家並不是紙糊的,市裡有個常委一費玉秘書長,省里更有高官是費家的直系親戚,牽一而動全身,費家那條線從縣到市,從市到省都有人,市紀委也是感覺有點獨木難撐。

今天下午,賈寶金一回到縣裡就把費默給叫到了辦公室,兩人閑著聊著,賈寶全隱晦的也把市紀委和檢察院的意思給提點了一下。費默那臉當場就漲成了豬肝。

回到家裡后氣得差點噴血,直接電話就打給了在墨香市的妹妹,也就是市委秘:「妹子,武雲出事了。」

「什麼?出什麼事了?」費玉莫名其妙,心裡暗暗一震。要知道費武雲在魚陽號稱「玉面郎君,小也不是個安份的人。經常會惹出一些犯騷子的風月事來。

不過,一般的小事在魚陽就給費家自個兒私下解決了,不會鬧到市裡的。

這次費默這個哥哥親自打電話來了,說明這次侄兒費武雲可能捅破了天大的事了,是魚陽費家本土憑費默這個黨群書記都無法解決了才來求自己的。

「葉凡那小子在林泉鎮搞了個鬼嬰灘工程,後來海平當上鎮長后就把葉凡給擠走了。武雲就拿來了那個工程,不過武雲這孩子太不爭氣了,居然搞了個很是糟糕的豆腐渣工程出來。現在市紀委和檢察院的同志都找上門來了。下午的時候賈寶全估計是受市紀委的委託,暗示我勸武雲投案自。」費默有些憤然的說著。

「哥,早就跟你說過,要看緊點武雲,別整天除了惹事生非外一點正事不幹。既然家族把武辰公司交給他了就該像個樣子好好乾,你看看,這下子又捅出委子來了,而且還是個大妾子。這事你自己出面賠些錢不就行了,還來找我幹嘛?」費玉感覺自己這個哥哥有些小題大做了,不過也有些恨鐵不成鋼的氣拜

「這次不行了,經額太大。」費默說道。

「多少?」費玉心裡又是一震,感覺此事真的鬧大了。

「勁萬左右,武雲這孩子,心氣太高,膽大妄為了。總投資勸萬的鬼嬰灘工程在他接手后,武辰公司投在該地方的工程本錢就花了勸萬。這邊撈了勁萬左右。唉……

都是你嫂子從斜慣成這樣子的,總是跟我說武雲這孩子聰明、懂事,放任他自由。

前段時間這小子也的確老實小也沒給我招出什麼梁子來。想不到一轉眼就捅出了這麼大委子。

這事弄不好可是要坐大牢的,費玉,你還是想辦法跟市紀委的人打個招呼,叫他們稍微緩一緩,別緊咬著不放,我這邊再去找鬼嬰灘的工業區領導葉凡說說,賠錢消災算了。」費默一臉菜色說道,想到這次居然要務求葉凡這個對頭,心裡感覺那個的確是窩火透了。

「哥,你以為那麼簡單啊!那可是市紀委,不是縣裡的。人家未必賣我的賬。」費玉差點氣結了,聲音也大了許多。

「妹子,這次的事沒辦法了,非得你出在了。不然我就得找省里的叔爺了。我們費家的武辰公司倒霉了,肖家的日升公司倒了大霉倒是我們乾的。我們的事到底是哪家人捅出去的,不是玉家就是謝家了,但也有可能是肖家,我們損他,他們損我們,互損,殺敵八百,自損一千啊!唉」費默嘆了口氣,憂心仲仲,難以安心了。

「不一定是玉家或謝家仰或者說是肖家乾的,他們也有並多產業也不怎麼乾淨。難道就不怕我們倒戈一擊,在魚陽你們樹的對頭還不夠多嗎?但也有很大可能是他們乾的。」費玉喃喃著,沉默了一陣子在想事兒,良久,才說道:「這次的事是市紀委出面的,就頗令人費解了,難不成是市委的那一位想用此事來敲打咱們魚陽費家?」

「市委的那一位,哪一位?」費默一時沒鬧明自,問道。,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