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五章敲打本土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五章敲打本土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惑謝嚇」大師的慷慨打賞以及月午誠一;一吼你財運滿身。..

「還會有哪一位。你想想,哪一個有資格敲打我?哼」。費玉沒好氣說道。

「周乾陽!難道是他,怎麼可能?他可是市委書記。」費默差點大喊出聲來。

「怎麼不可能。一直以來我們魚陽縣本土出來的兩個常委的心並沒跟周乾陽看得那麼齊。

前次玉家的鏡月山莊不是出事了,經那麼一鬧,好像玉懷仁最近也老實多了,在常委會上歇氣了許久。

這次是不是就輪到咱們費家了,玉家就是殺雞嚇我們的。不然,市紀委明明知道武辰公司是咱們魚陽費家的家族產業,他們在一點風聲都沒走露的情況下突然就暴出這些事來。

而且直接聯繫了市檢察院說查封就是查封。按理說應該先跟我通通氣才對。這裡面情況複雜,看來周乾陽已經對咱們魚陽的常委產生乾陽身上,口氣中透顯著一絲的憂慮。

「曹英培這隻老狐狸葫蘆里到底在賣什麼葯?不是聽說他跟周乾陽也不怎麼合,而且也才上任不久,屁股還沒坐穩實就來惹我們。說不定還真是周乾陽的授意,好像又有點不像,他既然跟周乾陽不怎麼合群,為什麼聽周乾陽的,難道是羅浩通乾的,也許是其他什麼人費默臉色更是凝重。感覺這裡面牽扯出的事好像是越來越多了。從縣裡一下了扯到了市裡,又到了市裡各個常委之間的一些糾葛。

「羅浩通,有可能。你沒現,肖家也倒霉了。當然,我們捅他們的事只是一個引子罷了。

聽說肖家跟周乾陽走得較近。不過肖家在市常委裡面還沒佔到一席之地。應該引不起羅浩通這個市長的忌恨的,這事還真是複雜,越來越亂了。

其它不理了,你先動員武雲回來投案自。..這邊我找個機會跟曹英培聊聊。

還有,你自己魚陽那邊的屁股得擦乾淨著點,特別是鬼嬰灘工業區的上級主管領導,就是你講的那年葉凡。

聽說此人一直跟我們不怎麼對付,這次,我看咱們還是先忍忍,忍一步海闊天字,最要緊的是先把武雲的事擺平了再說,事分輕重緩急嘛!

只要你們林泉鬼嬰灘工業區的主管領導不提出上訴。能在私底下解決了這事市紀委也翻不起多大風浪了。

關鍵是哥你一定要拿下葉凡才行,不然兩方面一夾攻,市紀委要查,葉凡要起鬨,那武雲就麻煩了。唉費玉嘆了口氣掛了電話。

同一時間,肖家的肖竣臣也是一臉灰色的給小叔,也就是肖政東副

「小亂子,什麼亂子?。肖政東問道。

「向飛接手了魚陽一中的教學樓工程,其實就是堂兄肖飛城捐贈的那筆款子修建的。當時質量方面把關不牢,有些地方出現了一些工程質量問題。下午市檢察院有人直接下來,說是要查封咱們的日升公司。」肖竣臣相當焦急。

「問題大不大?」肖政東心裡一震,問道。

「也不是很大的問題,不過,因為教學樓涉及到學生的安全。所以不大的事也變成了大事。當然,我懷疑背後也有人乘這機會拿我們肖家出氣了肖竣臣有些氣憤的說道。

「還不大?竣臣啊竣臣,那教學樓如果塌下來壓死的可是一堆孩子。你說那問題還不大,大到天啦?現在學校死一個人都會吵到天上去。何況是一堆孩子。估計會直達中央的。這事沒得商量,要操掉重建的話就重建,該怎麼賠就怎麼賠了。唉」。肖政東差點罵出聲來了,感覺事削日當的嚴重。..

「操掉重建,那座樓可是值勁多萬的。我們也初步估算過。如果花大力氣修補加固一下也可以使用的,估計有得沁萬左右就能搞下來了。下午的時候衛初蜻跟我聊天。好像有提點我勸向飛投案自的意思肖竣臣也感覺到事態嚴重口

但那整座樓要操掉重建一下子去了刃。萬還是很心疼的。要知道魚陽四大家族雖說在魚陽這旮旯地方還是富甲一方。

但充其量純利潤家產也不會過凹萬的。一下子去了如萬。而且還是現款,說不定就會因此事拖垮了整個日升公司,肖竣臣心裡擔憂也正常。

「就是公司垮了都得操掉了重建,竣臣。你好歹也是縣裡的常務副縣長了,怎麼這般的沒腦子。教學樓人命關天,馬虎不得。如果真的塌了下來咱們魚陽肖家估計就完了,這事孰輕孰

」肖政東聲音變得嚴厲了起來。

「那向飛的事怎麼辦?」肖竣臣有些不忍心,因為向飛畢竟是自己的妹夫,如果因此事坐牢就麻煩了。

「投案自,市裡這邊我去打點,魚陽那邊你們去打點,咱們雙管齊下。花錢消災吧!我想最多判個緩刑就頂天了,沒什麼大事。」肖政東用不容置疑的口氣說道。

后又口氣放緩了一些,說道:「竣臣,你要拿得起放得下才行,要有壯士斷腕的決心,該放棄什麼,不該放棄什麼你心裡要有數。事關咱們魚陽肖家整個家族的事。就不能再名猶豫什麼了。」

「我明白了叔,只是有些不忍心罷了。不過這次的事到底是誰幹的,真有些詭異?」肖竣臣心裡有些憤然。

「不管誰幹的,也許還是件好事。不然那教學樓以後生了垮塌事件咱們想補都補不過來了。不過既然是市紀委惹出來的,說明市裡已經有一些人看咱們魚陽肖家不順眼了。咱們這段時間更得小心,謹言慎行,樹大招風這句話你可得記牢了。」肖政東相當的果斷。

「嗯!不過費家在鬼嬰灘也出事了,這事倒是我們乾的,只是我們的事到底是誰幹的,難不成是費家?成了咱們互下陰手。」肖竣臣也是疑惑重重,沒理出個頭緒。

「你們啊,同時出事。真是蠢蛋一個,到底是為了什麼?這樣一來倒是讓玉家和謝家看了個大笑話,也讓市裡一些人抓到了機會下手了,完全成了別人的棋子,蠢蛋一對1肖政東氣得罵了一句。

「唉」估計向飛先前也沒考慮到這麼多,還不是林泉大通脈給鬧的。

縣裡不是專門從林泉大通脈的總資金中抽出了一千萬的地段用來划拔給咱們魚陽的公司承包。

而且,魚陽本地公司中能修路的就咱們肖家的日升和費家的武辰。這一千萬的標段肥水可是不少,如果能承包下來,純利潤的話絕不會少於3田萬的。

所以,也許是咱們陰他,他們反陰我們。「肖竣臣一臉的無奈。

葉凡醉了,徹底迷醉了,就那樣子睡去了。

半夜睡來時,現兩姐妹中姐姐就那樣抱著自己的頭睡去了。妹妹卻是抱著自己的臭腳也睡去了小嘴裡還在呃巴著嘟嚷著什麼夢話。

「唉!我葉凡何德何能能享受這對純結如水的姐妹花,那如水般的清澈溫柔,我葉凡絕對不能挾恩討報,齊人之福,不是我葉凡能享受得了的。算啦」葉凡默默的說了幾句站起來走了。

第二天早上,招標工作開始。

果然不出所料,費家的武辰公司和肖家的日升公司兩家公司都沒派人來。看來是放棄投標了。那壓標的匆萬當然就落入了葉凡的經濟區賬頭上。

其實兩家公司也很是無奈,現在自己這邊豆腐渣工程的事都火燒眉毛了。哪還顧得及那占。萬壓標款子。

當然,兩家公司也是心疼不已,可又無可奈何,就怕如果去討要那壓標款的話會引出更大的麻每來。

因為紀委和檢察院的案子還在繼續,如果處理不當有可能兩家公司都要被降了資質,這個可是相當大的事。

好不容易搞來的三級資質被降到了無級了,那以後想去承攬大的工程就別想了。

光是在魚陽境內搞些工程也沒多大油水。而且經過這麼一鬧,縣裡頭的一些單個頭頭即便是想把工程拋給他們但也得掂量一下。

鬼嬰灘工程那個黃海平鎮長現在還在大牢里,估計再加上這次鬼嬰灘工程的監管不力,明擺著犯下了貪污、瀆職等罪行。

黃海平想出來那是絕不可能了,加上前面貪污的巨額款項,槍斃都有可能。黃海平的案子可是極大的震懾住了一部們單位頭頭。

而肖家日升公司教學樓的事生后,估計一中的校長,以及教育部門的主管領導都有責任。

到底會因此牽扯出多少官員出來這個現在還只是個未知數。那就要看市紀委反腐倡廉的決心能下多大了。

如果順竿子查下去,估計其中會不會牽出一些副處級官員都難說。反正,從目光情況猜測至少都有好幾個官員要落馬了。

一時之間,因為肖家和費家的案子,魚陽上千官員都有些心惶惶然。就怕肖家、費家到霉了也殃及池魚,連帶著自己也跟著到了大霉。

再說,這個時候不去討壓標款子最主要的是怕激怒了葉凡,費家鬼嬰灘的事還得求葉凡,所以費家更是不敢吭聲了。,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幽忙比「,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