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六章冷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六章冷場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書友剛刀剛化口墜大師打賞,各位,新年玩瘋,洲功小心了投月票,這大過年的,狗子聽著外面的牌九麻將拉金花炮聲,還得碼字,煩啦,兄弟能來個安慰獎就好了,謝啦。..另外,這兩天抽筋了,上傳文章一個上午都沒成功,所以趕緊了」

肖家建的一中教學樓雖說跟葉凡沒多大利害關係,不過就怕去討款子時跟葉凡的經濟區生了爭執小鬧上法庭的話那事不是越鬧越大了。

想捂都捂不住,現在的記者,鼻子肯定特別的靈。如果順藤摸瓜,摸出一中教學樓的事來往報上一登,那對肖家的聲譽可是極大的敗壞。而且日升的老總向飛想逃脫開去就有難度了,所以,兩家人都當了啞巴,用刃真賣了啞葯吃。

所以,今天林泉經濟區舉行的招標會倒是特別的順利。因為兩家公司的默認退出,倒是給葉凡作了一回理服當然的人情。

正好順水推舟,把縣裡要求照顧本地公司的範圍擴大了,一下子延展到了市裡。

因為本縣已經沒有夠資格的公司參與公路的競標了,所以葉凡提出,把原先划拔出的口口萬標段工程照顧本地公司的專項款子就面向了墨香整個市了,從縣到市。

雖說實現了飛越,但其實墨香市範圍內來競標的公司並不多。最後當然是毫無懸念,被墨香市海天公司的吳建華棒走了一千萬的招標路段,而且還是相當好的位置。就是天水壩子那條主幹線。

吳建華當然也曉得,這個在其中起了很大推動作用的就是葉凡這個。經濟區主任了。

當然也得益於日升公司和武辰公司的黯然退出,不然這份香餑餑是再怎麼也輪不到「海天公司,的。

魚陽費家和肖家爭了半天,就連縣常委會的大門都敲進去了,最後卻是為他人作了嫁衣。

也不知此事是好事還是一個天大的諷刺,對肖家和費家來說當然是一個天大的笑話,對葉凡來說當然是好事。..

既還了吳建華的人情,隱晦的也給了於建臣面子,因為海天的吳總跟於建臣的關係近期是相當的好。

而且工程質量也有了更大的保障,因為海天公司的財力,人力、技術等方面明顯比魚陽本地的兩家公司雄厚,也正合葉凡心意。

另外勁。多萬的標段到是被兩家公司瓜分了。

一家是從淅宇來的「路豪集團」董事長曲向東,該集團也有著五千多萬的註冊資金,三級建築工程和公路工程資質,光是壓標一項就壓了如萬,財大氣粗。

另一家就是本省水州來的「飛路彩虹集團」註冊資金有3千多萬。公路工程施工總承包企業資質等級達到三級。總經理曹盡魁,一個精明能幹的中年人,頜下留著兩根鬍子,估計就刃歲左右。

晚上的招待宴會在春香酒樓舉行。

李宣石早就乘機周旋於三家公司之間,當然是想為自己的碎石場拉些生意了。

葉凡當然也很是裝著隨意的幫他介紹一下,這些做生意的全是精明人,看葉凡對李宣石的態度就知道此人肯定跟葉主任交道匪淺的,已經在心中給李宣石留了個財的位置。

「葉主任,還是請你講幾句話吧,大家歡迎這時海天公司的吳總大聲喊道。

啪啦啦,,

一陣熱烈的掌聲過後,大家目光全集中在了葉凡身上。

「那就講兩句,借著這杯酒,先是慶賀「海天公司」「路豪集團」「飛路彩虹集團,三家公司得到標段。這些是你們通過公平競爭得來的,我代表林泉經濟區全體人民、黨委政府歡迎你們葉凡剛講到這裡,一陣子掌聲又響了起來。

良久方息。..

「小小小的要求也提幾個,先最重要的一點,那就是得保證工程質量了,給林泉經濟區人民修一條放心路。

第二來句實心話,我有點私心,在這裡跟各位老總們聊聊,古人常說,為官一任,造福一方,當然,我還沒到那種層次。

不過,作為這裡的小幹部,我當然希望各位老總們在修路的時候能盡量照顧一下經濟區本地的勞力,原材料的採購,理順各方面關係,等等。

比如沙石在保證質量的情況下優先考慮在咱們林泉經濟區境內採購。用工方面能用咱們經濟區的人時也盡量雇他們,當然要視工程而定,而且得在保質的前提下。

呵呵,你們賺了大頭,也讓他們賺點小錢吧,咱們林泉經濟區人民生活還處於溫飽線,能讓他們生活得更好是我的心愿。

我相信這也是經濟區全體幹部職工們的心愿,相信三位老總也會適當考慮的是不是?呵呵呵葉凡幽默的話語又引來了一陣如雷般的掌聲。

「葉主任,我先表個態,我們路豪集團是從淅寧來的,雖說跟南福不是同一個省,但也是兄弟省份。大家更應以刀祜了扶才對,能用經濟日勞,的我們盡量用,能在經濟世不馴的原材料,比如沙石水泥等我們也會優先考慮經濟區的,一句話,能用魚陽本地產的就絕不用外面的。」曲向東董事長微笑著說道,頓時迎來了一陣子熱烈的掌聲。

緊接著另外兩家公司老總也不甘落後,當場表了態。

「好!好!謝謝1葉凡雙手抱拳來了個武林人士的謝禮。

「在這裡,我還有一件事想給大家說說。咱們林泉經濟區到現在還沒辦公大樓,經濟區黨委會討論后決定在林泉溪的江心洲建一個花園式,融辦公和住宅生活於一體的樓群。

估計總投資將達到沏多萬,加上經濟區辦公住宅樓群外面還要外帶著建一個供林泉人民休息,休閑的花園式場合,估計總和的投資將過田。萬,也許還會更多。」講到這裡葉凡故意的頓了一下,掃了一眼三家公司老總,現全在凝目聽著。

「不過,就是在資金方面有些麻煩。暫時咱們經濟區還拿不出這筆錢來建這個辦公生活區。不過經濟區一直沒有辦公樓和住宅樓也不行,不利於經濟區揮出指導整個六鎮二鄉開展工作,所以,此樓勢在必建了。

當然,我們經濟區會動社會,搞一個全民愛心捐贈,這一塊主要是用於林泉人民的休閑設施場地等。

不過我估計最多也只能疇措到四萬左右,加上經濟區擠出來的,四萬,銀行再貸如萬左右,不過也才4口萬。

還不到總投資蹦多萬的一半資金,整整還有著的。多萬的資金缺口。

經濟區打算分批次用年時間償還這筆款子。當然。我們也會按銀行貸款利息付費的,不知各位老總是否有意這項工程?」葉凡說完后淡淡的笑著,掃了三位老總一眼小意味深長。

現場一下子有些沉悶了起來小几個老總都快的在頭腦中計算著得失。

雖說工程很是誘人,但資金缺口太大了,差了整整徹多萬。如果因為此事被林泉經濟區拖垮了公司可是不值。要知道這物萬耳是全現金砸出來墊付的。

雖說經濟區的葉主任有說按銀行利息付,但銀行利息太低了,年利息還不到四厘。而外面民間借來的年利息估計會達到一分左右,甚至更高。

像這些公司雖說攤子大,噱頭粗,但實際上可供用靈活應用的活動的資金並不會有很多的。

這樣一換算下來,如果是靠從民間借貸來幫林泉經濟區建上了辦公生活樓群,這邊經濟區每年還一部分欠款,以銀行利息結息,算起來每年還要虧相當多的利息錢。

那可是一筆不小的經額,就用欠徹萬來說吧,一年中經濟區按銀行利息還給集團公司的利息錢不過舊萬左右。而集團公司卻是要從民間借貸來高達墜萬左右的利息。五年差不多就將達到勁多萬。

而這項目涉及勸萬投資的工程最多贏利如多萬,這樣子一換算下來,根本就沒錢賺,而且會導致公司資金周轉不靈,還要冒著被林泉經濟區扯皮、不還的危險。

像經濟區的領導誰也不敢說葉凡就能一定坐著,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政府的官更是說換就換。

如果下一任主任不是葉凡了,誰知新任的主任會不會扯出什麼事來七推八擋的,到時墊付的錢款能否收回都是個問題,就更別說什麼利息了。

母錢都難以收回,說不定血本無歸,白白幫林泉經濟區幹了。即便不會生這種情況,但如果被經濟區拖上個十幾年那有也等於無了。

像政府拖欠工程承包款子達十幾年的事在咱們華夏是大有先例的,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

政府的工程不比私人的,有國家擔著。所有的領導當時說得信誓旦旦的,到時一的走屁股一拍你找誰去。而且其人代表的是國家,要錢你找國家去。

作為私企老闆,跟國家打安司那可是個相當費神,費時,費力不討好的法子。

現在的法律什麼的又不健全。法院都是國家的執法機構,當然,按潛規則一般來說也會偏向著政府部門一些的。

所以,風險也是相當的大,不得不令在場的幾個老總們頗費思量。

十幾分鐘過去了,有些冷場了,葉凡呵呵呵笑道:「這事不急,我們坐桌上去邊吃邊聊。因為資金缺口差得太大,所以經濟區黨委沒有把此項工程放進今天的招標中去。咱們不能做不誠信的人,是不是?不過,如果有公司肯承接的話我們也不會虧了你們的,來,大家入坐,先吃點墊墊肚皮,我也早就有點餓了。」

丁香妹這個辦公室主任立即招呼大家上桌,下面范春香聽到信息后立即組織人上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