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八章舌戰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八章舌戰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天地流,大師個人就砸了二張月票,狗子感謝公糊刃實話,過年特別的艱難。..一個原因是狗子必須得頂住誘惑碼字,二來最主要的就是過年有一半的書友兄弟們都去瀟洒玩樂了,沒時間看書,所以這書的訂閱一下子跌了許多,弄得狗子在新年裡相當的鬱悶。吼一下,希望書友們能設成自動訂閱,也讓狗子的心裡舒坦一點,另外也希望還在看盜版的朋友支持一下《官術》的正版訂閱,謝謝!

「唉」我們還是小看了葉主任,這都是他那年青的樣子惹的禍!經驗主義害死人氨。老總們心裡鬱悶極了,剛搶到標段的好心情全給溫寶玲總刷得一乾二淨了。

經過溫寶玲這麼一岔,三位老總無端的居然對葉凡產生了絲絲忌憚,為溫寶玲的大膽而信服。

溫寶玲是有備而來,當即催著葉主任。說是先要簽個意向協定,明天就可以展開洽談了。

「行1葉凡也是爽朗的笑著,心裡挺佩服此女那種果斷精神,示意段海安排。不久就弄好了文件,就在酒桌上籤下了意向協定。其它三個老總即便是臉皮再厚這個時候也不好站出來搶生意的了,畢竟商場上也有商場上的規矩,這也是一種潛規則吧。

「溫經理,我不明白,你的公司聽說也不過僅有勸萬的註冊資金,活動經費應該更少,怎麼敢接下經濟區辦公樓群,那可是一個巨大的資金窟窿曹盡魁微笑著說道,也不知是安什麼心思。

「咯咯!曹董,我們「千洛公司。論資金雄厚方面雖說比不得你們「飛路彩虹集團」但是我們卻是有一套更為完備的資金疇措手段,至於說此「手段,就是我們公司的商業秘密了,概不外傳。」溫寶玲淡定的一笑,反擊了過去。

「呵呵,我是有些擔心到時你們資金周轉出了什麼問題,搞了個半落子工程出來葉主任可得跳腳了曹盡魁開始噴出些火藥味兒來了。雖說曹盡魁面帶笑容,但是個人都能聽出其中的一些味道的。

「咯咯」這點不用曹董擔心,我們「千洛公司,有良好的信譽做保,就是砸鍋賣鐵也會把葉主任交給我們的花園式辦公生活樓區建成明星工程溫寶玲從容應對,臉上始終面帶著淡定的微笑,收放有度,又是令葉凡小小的震驚了一番。..

「此女不簡單1葉凡心裡贊道,看她那一付胸有成竹架勢,應該是早有打算,不會是此女原先競標時採取的是指東打西的計劃吧

很有可能,她以競標的方式先揚出自己公司名頭,讓林泉經濟區各位領導都認識了「千洛公司」取得信任后實際的目標卻在鬼嬰灘基地上。

寧願以賠本先拿到辦公樓群工程,以此為引取得經濟區各位領導信任,再次引出鬼嬰灘。

怪了,鬼嬰灘工程的綁定只有我跟張國華、玉春嬋三人知曉。難道這兩人中其中一人泄了點消息出去。

應該不可能,「千洛公司。來自德平地區,離咱們墨香市還是較遠的。

而且那個地方比咱們墨香更窮,屬於老少邊地區。溫寶玲怎麼可能把手伸到墨香和,

「那咱就拭目以待了,呵呵」曹盡魁跟溫寶玲面上談笑風生,實際上互相較著勁頭,一絲絲火藥味蘊育於其中。

第二天早上舊點。

盧塵天和賈寶全等人都到了林泉,奇怪的是市財政局局長王天亮也到了林泉。

隆重的林泉大通脈動工儀式完畢后盧塵天稍事休息后直往古」縣而去,王天亮在林泉鎮的大禮堂里招開了林泉經濟區第一次財務工作會議。

這廝先是誇獎了林泉經濟區在疇措資金一項上取得的顯目成績,不過後現的話就有些變味了,隱隱的有所指。

王天亮說道:,「同志們,財務工作可是關係著黨的廉潔,事關千千萬萬老百姓的直接生活。..一個地方。理財理得好,就能有力的促進當地經濟等各項事業的展。

但是!

如果應用不當。有些同志違反了財政紀律,不按常理辦事,就有可能給國家的錢物造成重大的損失。

從而導致地方經濟展緩慢,影響了老百姓的生活,影響了城鎮的建設展。

我們好多的同志,一個不慎小就到在了金錢的漩渦中。所以。在財務工作一方面,會計、出納一定要把好關口,不然容易給某些手中有權的領導造成有空子鑽。

幾十萬甚至上千萬的錢挪用出去了作為單位的出納會計們都不知曉,這個是嚴重的失職,甚至瀆職。而這些負責人也嚴重的違反了財經紀律,極大的助長了他們的心裡私慾。

打個簡單比方,如果我挪錢不經過出納會計的手,

兒二個老卜千萬的話。也許我會把眾筆錢拿出尖炒股、投甘,從者放高利貸。資金一旦收不回來就是國家的重大損失了

王天亮在慷慨激昂的講話時一些工作人員的眼神有意無意的都會往主席台上的葉凡同志膘上一眼。

這個是癩子頭上的塹子小明擺著是來批評葉主任前次去香港有挪動、違反財經使用的意思。

賈寶全雖說臉色不變,但嘴唇也是微微的抽搐了一下。葉凡卻是淡定的微笑著,傾耳聽著。

王天亮的話迎來了一陣子稀稀落落的掌聲,因為大家都知曉王天亮在指桑罵祝,那個「援。當然就是葉主任了,所以也沒幾個人敢拍掌,再說,大家都是經濟區幹部,王天亮雖說貴為市財政局局長,但也屬於外來的,本地的向心力還是有的。

而且人家葉主任卻是干實事的好官,當時即便是有點違反了財經制度,但也是為形勢所逼,是為了工作的保密性而不得不為之的。

「王天亮就是一陰人,只懂得抓住一個小方面來批評人,財經紀律誰不知道,這個當然也要視情況而定鄭力文小聲嘟嚷道。

「還不是公報私仇,他那個侄兒聽說還沒蹲大獄,這都什麼破事兒。這樣的凶人檢察院的人全是喝尿的是不是?根本就不作為林泉鎮招待所主任陳真明小聲罵道。

「唉」有什麼辦法,人家王局長手掌財權,支手遮天,就是咱們賈書記也有些忌憚,還不是為了大局作想。為了全縣人民。」鄭力文嘆了口氣。

「。多!葉主任太善良了,要是依著我的脾氣就該鬧大點,最好是鬧到市裡去逼著縣檢察院抓人左邊的段海不滿地罵道。

「抓人,不是那麼簡單的。你們想想,縣檢察院肯定想從市財政局撈些好處的,抓了人還有屁的好處。二來葉主任也是從大局考慮,還不是為了林泉經濟區人民,只是他自己受了委屈了。」趙鐵海直搖頭嘆息。

「同志們,剛才王局長給大家再次重申了財經紀律,我希望各位干財務工作的同志們一定要牢記,按正規定的程序辦事」不過,當然,有些東西也要視情況而定。比如在保密一項上財務工作人員就要嚴守

開完會後葉凡坐在大板椅上轉悠了一圈子,喃喃道:「王天亮,老虎不威你還真以為咱是一隻病貓是不是?既然要較勁咱們就搞大點的

隨手拿起電話打給了齊天,說道:「齊天,去香港的事敲定了沒有?」

「大概定下了,不過還得過一段時間出,因為香港還沒回歸,有些事務也得注意點,這個其中有個過程的。」齊天口氣中難掩喜悅,又說道:,「大哥。這事還真得感謝你了。」

「謝我,可以啊!正有一件事需要你出面了葉凡干聲笑道。

「大哥請說。上刀山下火海任你挑1齊天這小子一股慷慨大義樣子。「沒有那麼嚴重,只是一件小事,我要求你自己寫封匿名信告你自己葉凡說道。

「我自己寫信告我自己,那不是吃飽了撐著。我說老大,你到底在玩什麼?。齊天一頭霧水,失聲叫了起來。

「很簡單,前次在南溪鎮你為了救我不是向王小波那騷棍子開槍了。就以此為由頭,你整份材料告自己,說是軍人私自向老百姓開槍,呵叭,」葉凡詭異的笑道。

「明白了,大哥是不是想以此事引出王小波的事來,然後整他。乾脆直接把那騷包抓到部隊來不就完事了。他娘的,整不死他個龜兒子的齊天陰聲笑道。

「肋!部隊當然要借用小但不是直接毒他。而只是借部隊的勢來整他葉凡說道。

「怎麼借勢?」齊天來了興趣,追問了。

「很簡單!你開槍的事保衛部門肯定會派人來調查的,只要一查,你小子就順手把王小波的騷包事都全給扯出來。

部隊雖說不會管地方上的事。但一經查實證明后,他們肯定會把此事轉給地方。

而獵豹的保衛部門級別相當高的,從來都是直接跟省里相聯繫的,所以,他們即便是要轉案子也會直接轉給省檢察院或法院的。我想,省檢察院肯定會把此案子回墨香市,相信在省院的監督下王小波是災劫難逃了。呵呵呵葉凡舒心的笑了。

「那」大哥,會不會」齊天嗯了半句沒說出口。

「你小子,是不是怕因此事把你去香港的事給攪黃了。絕不會的,而且一經查實,的卜子還是位大英雄。並不是胡亂開槍違反軍隊紀律的軍人了葉凡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