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七十九章自己告自己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七十九章自己告自己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嘿嘿,聽大哥眾么設我就放心了六那個容易,我馬咀町份材料直接遞到保衛部門,保准明天就有人下來查了。..

最近我去香港的事還沒完全敲定下來,生這種事後獵豹的保衛部門肯定會很慎重的。

一定會趕在我出去香港之前查清此事的。保衛部門的高級領導叫曹介,大校軍銜,也許會知道大哥的名頭的。

不過也許不知道,不過我會透露點信息的,比如大哥是鐵團的拜把子兄弟,這個只要一露出點風聲,到時一委出居然是大哥被王小波那騷包子毆打了。

我相信他們不用大哥吭聲,呵呵,也會為大哥冉頭的。而且。肯定特別的狠辣。咱們獵豹的軍官們可不是善茬,媽的1齊天得意不已,差點樂歪了嘴。

「笑啥,做人要低調,我想那個曹介斑然身為大校,應該會知道我這個獵豹的客座顧問的。當然,我相信他也會保密的。至於他們怎麼做,這方面我們不干涉,這個要維護國家法律的獨立公正嘛!那這事你立即去辦,爭取在去香港前解決掉葉凡準備放電話了。

「慢著大哥,好像那天偉二哥也開槍了,會不會扯出他來?這個對他是否有影響?」齊天又問道。

「嗯,這到是個問題,能不扯出偉仔就不要扯了。當然,即便是扯出來什麼我想獵豹的保衛部門也會保密的,要相信咱們的同志的嘛,呵呵」。葉凡笑著掛了電話,根本就不擔心什麼。相信只要那個曹介大校是個食人間煙火的人,絕對不會不看鐵團面子的。

「周書記,魚陽縣的費默同志已經把兒子費武雲給扭送進了檢察院。要不是嚴厲的審訊一番。

我想,這次也許是吊到了一隻大魚,這小子問題不自從我們公布市紀委和檢察院的電話后,最近告他的信件可是不少。

如果全部核查屬實的話夠他蹲個幾年的了。..而且,費武雲一個年青人能做出這麼多事來嗎?

這其中是不是有什麼高人在非后指點著什麼」市紀委,意有所指。矛頭對準的當然是魚陽縣的黨群書記費默了。

眼望著周乾陽這個市委書記,等著他下決斷。曹英培雖說剛調來墨香不久,但也頗花了一番功夫,研究過每陽四大老牌家族,知道這些家族根底子很厚,從縣裡到市裡,從市裡到省里都有一些親戚在當大員。

想要動這樣的王牌家族即便是市紀委也感覺有些力不從心,就拿費家爺爺那一輩人來說吧,就有個剛到助歲的費元成在省建設廳當廳去

市委秘書長費玉就是費默的親妹妹,縣市省三級組成了一張龐大的人情關係網,牽一而動全身。

曹英培深知其中的艱難,所以也沒亂動,先請示了市委書記周乾陽,也好揮個商量。

不然,胡亂抓人最後紀委是把案子給辦漂亮了,但可能會遭來周乾陽和費玉的忌恨的。

到時周乾陽並不會說你一個好,反而認為你不顧全大局等等。所以,作為紀委書記,上面有書記這個婆婆在管著,下面民眾又盯得緊。

貪官你不管不行,老百姓會戳你脊梁骨,說紀委的同志光吃乾飯不幹人事。不過管了也不行,管了的話很可能捅的就是一個個馬蜂窩子。因為紀委的同志查處的都是官,官管官那個難度就相當的大了。

就得為自己的帽子掂量掂量著,而且,直屬一把手的態度非常的關鍵,因為紀委也是在黨領導下的紀委,黨雖說賦予了它一定的獨立辦案權力,但它還是在黨的領導下開展清腐倡廉工作的。

這個怎麼說呢。..紀委跟黨的關係就有點像是一個人在為自己套上一把枷鎖。告誡自己,警示自己似的。但主控權還是在自已本身上面。這個本身就是各地的書記小俗稱為一把手了。

如果因此事飛了帽子就不值了,這個就有個度的掌握了,分寸掌握得好就能在官場遊刃有餘。搞不好碰上大鱷就得載根頭,所以也是相當的難做的。

紀委的領導也是人,也是官員,從人性本私來說吧,在查處貪官的同時也得為自己考慮,這個正常,無可厚非。

所以,各地查處的小官小吏們相當的多,像封疆大吏一般的大員要查處的話往往都是派系鬥爭的犧牲品,俗稱替罪羊。

「案子當然要審查,你們紀委是幹什麼的,乾的就是這項工作。不過嘛」在沒查清弄明白之前封人家公司的行為有些太急燥了一些周乾陽就說一句話,不過曹英培已經明白其意了,知道周乾陽此刻還處於觀望狀態,估計是想看看費以叭市委秘書長或者說是費家的反映再說六※

如果費玉知進退,肯表態那此事估計就會重擊輕放,俗語說的雷聲大雨點

如果費玉還是一意孤行,不靠攏周乾陽的話此事就嚴重了。到那個時候此事就是周乾陽出重拳敲打費家的大拳頭了。紀委實際上是周乾陽手中的手柄,這拳頭就是豆腐渣工程,主控權在周乾陽手中的。

其實曹英培已經有了證據,鬼嬰灘的豆腐渣工程已經查清楚了,完全可以查封「武辰公司,開始行動的了。

不過曹英培是老油子,懂得識大局,知進退,取要干也不會蠻幹的,不然,他這個紀委書記老早就該退居二線了,當然,曹英培也有自己的打算,,

回到辦公室后曹英培想了想,對秘:「你去把方圓同志叫來。」

方圓離開特勤組駐香港分站后,因為身體原因下放到了南福省紀委,後來又直接到了墨香市紀委,暫時掛了個副書記名頭。

「方圓同志,這次魚陽費家和肖家的案子就由你去親自挂帥審理,聽說你以前在軍隊也是搞軍務保衛審查這方面工作的,我相信你在紀委也能幹出一番成績的。當然,有些不熟悉的業務方面你可以問你的部下,他們都是老紀委了,一些程序都非常清楚的曹英培扔了根煙給方圓,笑著說道。

其實他在觀察方圓,覺得此人有些奇特。不過才出歲的年齡,按理說在軍隊裡面最多一個少校,中校絕對頂天了。

按軍轉幹部到地方安排的常規制度,中校甲到地方還要降一級使用,能在市紀委裡面當個有著實權的科長就頂天了。

可是人家一到市裡就掛了個副書記職務,堂堂的副處級幹部,這一點曹英培想了好一陣子都沒猜出個子丑寅卯來。

最以只能以此人估計背後有著很深的根底子來解釋了,不然怎麼會撈到如好的位置?所以曹英培對方圓還有相當的客氣的。

不過,既然猜測方圓是有著一定背景的人,那就讓他這隻壯實牛犢去撞撞魚陽的那兩隻老虎也好。

對於周乾陽的態度曹英培並不怎麼認同的,這次叫安圓這個軍轉幹部去審理魚陽的案子大有深意的。

曹英培此人還算是一個正直的人,他認為,既然費武雲有如此多的問題當然得好好查查,不然讓他再次漏網的話估計會給國家和人民造成更大的損失的。

不過周乾陽的態度曖昧,所以曹英培自己也不好直接動手。搞出方圓來倒是最為合適的。如果查出什麼,有著確鑿的證據到時周乾陽拿自己也沒什麼辦法。而且退一步說此事是方圓同志搞出來的,將在外軍令有所不受,這個自己也能減輕點冉乾陽對自己的,」

「曹書記,我會認真審理的。

不過上面人有沒打過招呼?」方圓並不笨,先是直白地撂出了一句話來,想探探上面領導的口風再決定此案子如何審理了。

「呵呵,方圓同志,咱們紀委辦案你說哪一次沒人來打招呼,如果事事都聽別人的招呼咱們還要不要辦案子。不過,周書記說是在案了還沒查清前先別封人家的公司,所以,你這次下去儘快的查清案子事實再說

曹英培終究還是把周乾陽的態度給透露了一些出來。他是有些擔心這軍轉幹部性子直,辦起案子來不講究方式方法,最後什麼都來個粗暴應對的話搞得最後連自己都下不了台也不行。

所以事先還是提了個醒,至於方圓能否把握住就看他自己的了,到時真捅出什麼大的委子來自己也有說詞,而且從另外一個方面也可以檢驗一下方圓此人背後到底有沒大神在撐著,魚陽的案子就是很好的試金石。

三天後。

葉凡正在喝茶,電話響了。

「葉主任,我是方圓。」方圓一臉恭敬說道。

「是方圓啊!到地方沒有?」葉凡問道。

「先到省紀委,暫時還沒安排具體的工作。在鐵托副書記手下,鐵副書記說是最近墨香的案子特別多,叫我暫時到墨香去協助曹書記幫點忙,一個也是鍛煉一下,二來也乘機熟悉一下紀委辦案的程序。所以就在墨香市紀委這邊掛了個副。

「那敢情好,咱們可以同時戰鬥了,哈哈哈葉凡一聽,心裡很是高興,方圓到了墨香市紀委任副書記,對自己來說也許是個大好消息。至少自己在市紀委有個眼線了,而且是個很忠心的眼線。,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