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章功高震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章功高震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川弟們,沒有月票的推薦票砸幾張吧,你們都是貴;珊料票絕對是有的。..大過年的,狗子碼字沒有功勞也有苦勞不是,呵呵」

「我聽葉主任的,不過曹書記叫我負責魚陽費家和肖家的案子。聽說跟葉主任分管的鬼嬰灘工業區還有些關聯。所以,我想聽聽葉主任的意見再說方圓有請示的味道。

「曹英培什麼意見?」葉凡想先探探底再說。

「他本來是想立即就查封費家的「武辰公司,的,可是上頭的周書記說是在沒有完全查明的情況下。指示我們暫時不能封人家公司方圓說道。

「事實不是很清楚了嗎?那天你們市紀委的葉道明副書記不是跟我說鬼嬰灘這邊已經查清楚了,人證物證都俱全,怎麼一下子又成了還沒完全查清此事實?這樣子的情況都不算查清事實那什麼叫查清事實?。葉凡略感意外,略顯憤慨。

「唉」葉主任,這事估計還牽扯到市裡一些常委之間的糾葛。我雖說剛到墨香,但聽說市裡常委會裡各個委員之間的爭鬥很是激烈。暫時來說,周書記那一方占的勢力大一些,但也不是特別的明朗。就像是魚陽玉家的玉懷仁副書記和費家的費玉秘書長都搖擺不定。

周書記心裡估計是有些惱火。如果說是玉懷仁有點搖擺還有話說。因為人家是穩坐市委第四把交椅的專職副書記,手中實權在握。

可是費玉只不過是秘書長,她也搖擺不定的。市委秘書長等於市委的大管家,她在那裡生事周乾陽感覺頭特別的大。

所以,這次魚陽費家的案子我想是不是周書記在敲打費玉這個秘書長,藉此事給費玉敲個警鐘方圓把心裡的揣測說了出來。

其實方圓原本在特勤組駐香港分站工作,接觸面相當的廣。..而且高官也見了不少,見慣了高官之間那種殺人不見血的明和暗鬥,所以從官場經驗方面來說完全可以當葉凡老師了。

「嗯!如果周書記是想藉此事給費家提個醒的話那他肯定不會讓紀委和檢察院的同志動真格的了。當然,這個就取決於費玉的態度了。不過我感覺曹英培對周書記的態度心裡估計有點不服,所以叫你這個新到的只是掛個。空職的副書記來接手這件棘手的案子,這其中有些耐人尋味啊1葉凡提醒方圓說道。

「我也正納悶,此事原本是由葉道明副書記負責的。他可是常務副書記,在市紀委黨委會裡面也是穩坐第二把交椅的。

市紀委有四個副書記,我當然排在最末了,而且只是從省里下來暫時協助墨香的,連工資都還掛勾在省紀委,算不得墨香市紀委這邊的正式成員。

這麼種大的事怎麼會叫我出馬?難道他就不怕我捅破天來?難道曹書記的意思就是這樣,因為我沒有牽挂,所以有些事處理起來能大膽些。不過,這事還真有詭異莫測方圓也有些吃不定曹英培的真實意圖。

「你捅破天跟他也沒多大關係,他是不是把周書記的話給你提醒過了?。葉凡腦子一震,說道。

「嗯!就是我剛才告訴你的那個意思,就是暫時不要查封「武辰公司」難道是曹英培不想完全按周乾陽的意思辦,所以點了我這咋,新人的將。如果能捅出點什麼的話更好?萎子萎子當然由我自己承擔了。估計到時真整出什麼麻煩來曹英培一句方圓同志是來協助我們工作的,對魚陽的情況不熟悉,情有可原等等幾句話就把自己推脫開去方圓分析著說道。

「有可能!你自己注意點就是了。咱們也採取先觀望的態度行事,你拖著查案就是了,反正市檢察院估計也是配合你們的了。」葉凡說著。

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說道:「方圓,咱們就以哥兄弟相稱。..私下裡你叫我葉哥我行了,在外人面前咱們還是公事公辦,叫官名。咱們的關係最好是保密些,我不想讓別人知道

「這,,這怎麼行小方圓有些口吃樣子。

「怎麼不行?就這麼辦了。我掛了,來電話了葉凡掛了電話。

「葉哥。於局到咱們縣了。說是叫你到縣裡魚陽酒樓聚一聚盧偉說道。

「於局,於局來檢查工作?」葉凡略感詫異,問道。

「檢查工作倒是檢查工作,好像也沒什麼可檢查的。似乎是來玩玩逛逛,真是奇怪。聽說市局那邊都忙得屁股不沾地了他還有閑情到魚陽這破地方來閒蕩,總不會是因為魚陽的野味多來啃山幟吧1盧偉也覺得詭異非常。

「不會是市局的案子跟咱們魚陽有關吧?他是來」葉凡說道。

應咒二會,不討也有可盧偉也拿不「不管了,我晚上上來,這邊林泉大通脈剛動工,擴街的事又忙得很。鬼嬰灘那邊香港飛雲集團的那個姓肖的娘們逼得緊,簡直就像一監工,天天往鬼嬰灘跑。雖說沒有指手劃腳。但時不時抽冷子噴出幾句話來也會噎死人。倒霉的就是縣委的賈書記又要我親自監督,所以,我這監工都快成了轉盤了,媽的!這日子還真是過得緊巴巴的,一直下去的話這小命可就將不保了。都什麼事,這小官還真沒得當的葉凡忍不住罵了起來。

「我說大哥,你可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了。聽說你手頭上可是有四五千萬活動資金可用,比人家常務副縣長肖竣臣都還要派頭。

最近我聽說縣裡有些常委偶爾也會聲牢騷,說是你一個排名最末副縣長。連常委都不是,可是比他們這些常委氣派多了。

手下直管著六鎮二鄉,幾乎佔了魚陽一半的人口和地域,而且全是一些好鎮子在你手中管著,手頭上資金豐富。這邊資源,人脈什麼的都實成。而且賈書記和衛縣長又寵著你,你那林泉經濟區簡單快成了魚陽的縣中之國了,自立山頭都可以了。

就拿林泉經濟區的人事安排方面來說吧。裡面的各個科室主任基本上都是由你親自敲定的。

縣委組織部部長苗峰同志都沒你派頭。專門給你管檔案,縣委管黨群的副書記費默快成了一個批條出了一些小道消息來,倒是令葉凡沒來由的背後冒出了一些冷汗。

說道:「你是說我是有些樹大招風了?。

「樹大招風那個,倒是不怕,就怕有些,」盧偉難以說出口了。

「有些什麼。有屁快放,磨磨蹭蹭的像個娘們葉凡沒好氣罵道。

「剛才於局聽了這些小道消息后說了一句話功高震主」。盧偉笑道,「想想,我的老大,是不是這樣?賈書記放權給你,你把經濟區的人事人選捋了后直接報上去。賈書記掃了一眼就批了。

這計劃小轉到費默手中他不想批也得批埃因為賈書記先批了,這個。從組織程序講是不合法的,按理說是先從低級別到高級別的,可你們經濟區人事安排倒反過來了,從高層到低層。

最後往組織部長苗峰處一扔,人家連批的權利都沒啦,變成一專門為你們經濟區管人事組織檔案的部長了。呵呵」

「功高震主!好像,是有點了。聽你這麼一說,費默和苗峰沒有意見也會在暗中嘀咕的,看來我得收斂一點。不然這些老油子以後抓住什麼群起而攻,咱就」葉凡隨口說著,掛了電話后沉默了一陣子。把最近所乾的事捋了一遍下來。好像真有些「功高震主,的勢頭。

「還得向賈書記和衛縣長多請示才行,不然惹著兩巨頭估計是沒什麼好果子吃葉凡喃喃著噴著煙霧。

不過才十幾分鐘,盧偉又來電話了,一臉氣憤,嚷道:「大哥。他娘的也不知怎麼回事,居然有人告我,說我胡亂朝著百姓開槍。我到這魚陽也不久,才幾個。月,好像沒得罪過什麼人吧,除了玉家,這事是不是玉家人乾的?」

「哦!告你朝百姓開槍,說來聽聽葉凡心裡直想笑,估計是齊天自己告自己后終於惹出了獵豹的軍務保衛部門的人到魚陽來了解情況了。

「剛才水州藍月灣基地保衛部門的人到了縣局,說是要了解情況。剛好於局在局裡,這時他正在招待客人。等下估計會單獨跟我談話了。這都什麼事?倒霉。剛好遇上於局來這裡,這下子估計會弄得全市人民都知道了盧偉苦澀澀的說道。

「是不是那天你和齊天在南溪鎮為了救我向王小波開槍的事,我想這事情有可原。即便是保衛部門領導來查此事你可以原原本本倒出來就是了。而且,你可還是救人的英雄,怕什麼?」葉凡故意說道。

「估計就是那事兒了,不過那次我還真的開槍了。這個從法律上嚴格來說也有許欠妥的。不過事突然,也情有可原盧偉還是感覺鬱悶。

「大哥,你說是不是王天亮乾的?。

「不會,他不是自己找抽嗎?對於此事他躲還來不及,哪還有膽去告你,哈哈哈葉凡狂笑了起來。

「笑啥葉老大,老弟我倒霉了你還笑。」盧偉略顯不滿了。

「跟你說實話吧,咱們兄弟。此事是我投意齊天自己告的自己。估計獵豹的保衛部門主要是為了查齊天開槍的事,所以也外帶上了你,你嘛,不過一捎帶品罷了。」葉凡倒出了原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