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二章逼著認了個干姐姐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二章逼著認了個干姐姐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十主任,今天縣局沒在我們酒樓訂間六」謝老闆那恤洲飢微有些變色了,估計是誤會了,以為盧偉把飯局子安排在其它什麼地方了。..

要知道吃餐飯雖說只是一件小事,但這可是個不好的信號,如果長此下去縣公安局都不來了那魚陽酒樓可就是一大筆損失。如果連帶著連葉主任都不來了那魚陽酒樓更是坐不住了的。所以,有些事看上去是小事。但一深想,小事好像也牽連著大事。「呵呵,沒事。也許我記錯了,我問問。」葉凡笑著打起了電話,心裡也在嘀咕,暗道:「盧偉這小子搞什麼明堂,難道敢耍我不成?這小子,看來是欠揍了

「偉仔,你小子耍我是不是?到底在什麼地方,是不是想給我一個驚喜?。葉凡笑罵道。

「大哥,對不起了,晚上」那個。不是我請客,是有人付款了。是於局安排的,我也不清楚。要不你打個電話問於局盧偉一臉的叫屈,意思是自己還不在請之列,估計心裡還有股子怨氣。說來也是,市公安局局長到自己這塊地盤上請客。卻是沒叫上自己,這個明顯說明自己不入人家法眼,盧偉有些失落正常。

不過停了十幾秒,盧偉又說道:「大哥,獵豹保衛部門來了解清楚情況后。你猜結果怎麼樣?直接把王小波那騷人給一起帶走了。

說是要求王小波同志到部隊去跟齊天對質一下,把問題搞清楚。

嘿嘿,這小子不死也得脫層皮了。你沒看見他那熊樣子,本來身體好好的早就康復了,硬要賴在醫院。

結果被那兩個當兵的一人踢了一腿后再也不敢賴在床上了,自個兒就爬起來跟著他們走了,當時埃跑得比兔子還快,哈哈哈,痛快,太痛快了

「那當然,不然又得挨踢了小軍隊的人一向粗豪,哪管你王小波細皮嫩肉的。..至於請客的事我問問於局。

那小子是活該,你自己沒事吧?」葉凡更是疑惑開了。不知於局心裡在賣什麼關子,搞得神神叨叨的,真有些莫名其妙,好像連盧偉都沒叫來一起似的。

「沒事,我有屁的事。走時那個負責的大校當作於局的面誇我,說我人非常果敢,敢作敢為,是當兵的好料子,還想叫我參軍。嘎嘎嘎盧偉得意不已,差點噴口水了。

。你小子就美吧1放下電話後葉凡直接又打向了於建臣。

才知道地點的確在魚陽酒樓,一號包間。不過誰請客一方於建臣並沒說明。打著啞謎。葉凡也不好意思問,等下估計就會明白了。

「謝老闆,一號包間是什麼客人訂的?。葉凡裝著很是隨意樣子,問道。

「哦!是人事局費局長訂的謝老闆笑著說道。

。那就一號了,我先進去坐坐葉凡點了點頭。心裡更是納悶開了,暗道:「費思澤,此人的老婆在宗教局裡被稱為五朵金花之一,以前因為補貼的事還被我克了一頓。今天他請於局,此理好像不通啊!難道是想借於局的口壓制於我,應該沒這可能。費恩澤怎麼會認識於局,到是怪了」

進了包間,服務員小姐微笑著送上了高檔好茶,站葉凡身邊表演著茶藝,弄好一切后才慢慢的退了出去。

葉凡當悶葫蘆當了十幾分鐘,終於聽見了於建臣那老鴉般的嘎嘎笑聲,趕緊打開門迎了出去。

微微一愣,現於建臣身邊還站著一個相當有氣勢的女子,瓜子臉,頭高挽,披著一件略顯紅色的紫色薄風衣,內衣是打著花結的毛衣,有點像是電影中的凌宮虛度仙子。

此女似曾見過,但一時又記不起來了。..

「葉老弟,井么愣?來,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咱們市的費玉小秘。

「費」費秘書長,你好葉凡一時沒反應過來,此刻終於想起來了,趕緊上前打了個招呼。

前次在南天頂搞活動時費玉好像也回來過,所以有點印象,不過當時客人太多,費玉也不算扎眼,所以印象不怎麼深。

雖說葉凡不怎麼喜歡費家,但人家費玉好歹也是市委常委,嚴格來說也是自己的領導。

葉凡隱隱的感到到費玉肯見自己,估計跟他侄兒費武雲的案子有關。

看來費家還真肯大力氣,為了救費武雲,連費玉這個常委都禮賢下士了。不然,平時想見到市委秘書長,自己的級別還不夠,人家根本就不會鳥自己的。

估計費家也知道費默跟自己互相對了幾刀,所以,費默到是沒出現,怕引起自己反感。

其實對葉凡來說,那種也只是官場上的一些爭鬥罷了,對於費家。也談不上多少私人恩怨。

;主任真年輕啊!看到葉主任,我都覺得自只老了,懵」費玉輕抬嘴小聲笑了幾下。

「聲音還是很好聽的。這女人不會是靠身體爬上市委秘書長位置的吧1葉凡心裡暗暗的腹誹著費玉。

「費秘書長怎麼會老,當我姐姐還差不多,呵呵」葉凡陪著笑臉,感覺自己有點像是妓院的老鳩。

其實費玉的確不老,聽說才到3。歲,而且相當的有風韻。傾向於那種性感型號的。胸脯底盤很大,圓潤而鼓漲。小腹部看上去也不顯雍腫,人也不矮,估計有一米六五左右。那雙眼睛特別的有股子淡淡的狐媚勁,但狐媚中又閃著一絲絲的傲氣,好像在警告你,不可隨便玩弄她似的。

「姐姐!這個提法不錯1費玉奇怪的在嘴裡念叨了一句,瞥了葉凡一眼,淡淡的笑著令人頗費猜疑。

「好!好!乾脆就叫始姐怎麼樣?哈哈哈,葉老弟有福氣,一來就認了個姐姐」於建臣那大浩鵠礎Q劬σ恢背著葉凡使著眼神兒,估計是想叫葉凡隨聲跟進一步,乾脆叫個姐姐也無妨,有個常委姐姐罩著有什麼不好。

「那」我就叫費姐了。」葉凡也是淡淡的笑著。並不顯得有多麼的恭敬,甚至還帶有絲絲玩笑樣子。

「行!當我弟弟也行,不過當弟弟的可得為姐姐分憂的。」費玉小居然順竿子就爬了上來,大有深意笑道。

「麻痹的!這女人厲害呀,一下子就把我給框進了圈子裡面,不會是中計了吧!

聽說此女跟市委周書記並不怎麼齊心,還妄想跟玉懷仁聯合,組成什麼魚陽派。或者跟本地墨香市的本地常委結盟。結成本地派。

如果叫此女人姐姐給周乾陽知道了咱可就死無葬身之地了。目前聽說市裡各個常委之間關係微妙。很不明朗。

在這關鍵時刻千萬得小心點。站隊站錯了的話以後會倒大霉的葉凡心裡暗暗後悔剛才自己太衝動了一些,怎麼就會講出姐姐這兩個字來吧。

也許是潛意識中希望自己有這麼一個姐姐。因為葉凡只有一個大哥,並沒姐姐,估計在心坎深處渴望著姐姐的愛護吧。

。那還是算啦小弟不過一小人物,哪堪能入費秘書長法眼,您是我的領導,我還是稱呼你秘書長來得好葉凡轉眼間改了口風。

「咯咯咯」看到沒於局長,剛才在路上你可是給我吹噓過,說你這個兄弟怎麼怎麼的豪爽,不過聞名不如見面啊!好像太小家子氣了,不如一個鄉下娘們。也許是葉主任眼高於頂,瞧不上咱這個姐姐了,唉」費玉那番話一甩出來直把葉凡往牆角逼去,看來今晚上不叫聲姐姐是過不了這個坎了。

「葉老弟,怎麼,瞧不起於哥了。叫費秘人家堂堂的秘書長還會虧了你不成。剛才費秘書長說是要你這弟弟辦件小小事,一件小事就能難倒你嗎?何況我相信,你幫費秘書長辦上一件小小事,人家興許一高興,以後還能幫你辦件大事呢是不是?」於建臣居然收斂了笑意,好像不像在開玩笑,盡向著葉凡眨眼睛玩了。

「費姐有啥事招呼著就是了。小弟哪敢不從葉凡一語雙關,話講得可是有些曖昧了。

偷偷掃了費玉一眼,現此女人那白晰的臉蛋上居然爬上了一塊紅暈,估計也有些想歪了。主要是葉凡那個「不從,可是相當的曖昧,不能不令人往歪住想的。

「咯咯咖」既然叫我一聲費姐了我還真有件事要求你辦呢!咱們邊吃邊聊聊。」費玉那臉皮子也不是一般的厚,笑了幾聲就把場面的尷尬給化解於無形中了。費玉也喝紅酒,只是小飲而已。葉凡跟她碰杯時她只是淺淺的抿一口而已,倒是跟於建臣的幹了好幾杯。

不過,費玉不開口葉凡也不開口,聊的都是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於建臣往葉凡身上使了兩個眼神小不過都被葉凡給裝著沒看見給蒙過去了。

當然,葉凡不開口費玉更不會開口,畢竟人家是堂堂的市委秘書長,還是常委。

一個勢氣很旺的副廳級幹部來求一個副處級小幹部是有點太掉價的感覺。費玉也是下了很大的決心才坐在這裡的。

「這小子,還跟我裝傻,看來費家跟葉老弟的恩怨是較深了,想一時化解開那個是相當難了,唉」。於建臣心裡嘆了口氣,知道還得自己來當這個橋樑。

說道:「葉老弟,最近在林泉幹得好像還不錯啊!響聲很大,就連市裡都有領導在關注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