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三章幫姐姐辦件小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三章幫姐姐辦件小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眾小一地方。..墨香市那麼大的地磊,市領導怎麼會瞅薦工聯,於哥說笑了,說笑了葉凡打著哈哈,微動了動頭,肚裡明白於建臣想把自己往鬼嬰灘上引去,不過葉凡就是不想入瓮。

「小地方,你那塊地盤可是不小哦!連省報都給驚動了。」費王小淡淡一笑,插話了。

「省報,怎麼回事?」於建臣略顯驚訝,轉頭望著葉凡。

「我也不知?」葉凡也是一臉訝然,的確不知費玉講的什麼意思,所以看著費玉想聽她解釋一下。

「你小子,還跟我裝糊塗是不是?這下子生份了。」於建臣認為葉凡在裝蒙,笑罵道。

「我真不知於哥葉凡直搖頭,望著費玉說道:,「還是請費秘書長給說叨一下,不然於哥真得怪我了。被市公安局局長盯上了可不是一件好事,想想渾身都會起雞皮疙瘩的

「哼1費玉從鼻子里冷哼了一聲,明顯表示不悅了。葉凡一臉茫然,望了費玉一眼,不知什麼地方又惹著這位大秘書長了。

「哈哈哈」葉老弟,你的稱呼有問題了,剛才叫費姐,這下子又變成費秘書長,是不是在玩遊戲。罰!得罰三杯了於建臣干聲笑道。

不過,從於建臣表現出的對費玉的自然態度,葉凡很是疑惑。不知於建臣跟費玉又是什麼關係。說是兩人有男女之情好像不像。

「哦!對不起了費姐,一說起話來又被領導的威信給嚇著了,所以骨子裡還是有些怵你這大秘書長的。畢竟您是常委,不怵領導怎麼行。這酒我喝了,先來三杯葉凡趕緊解釋了一番咕嚕著干進去了三杯。

費玉當然知道這小了在跟自己裝迷糊,不過她也不說破,臉上神色又緩和了一些。..淡淡一笑,說道:,「那就多叫幾聲。以後就習慣了

費玉剛笑完話鋒一轉,臉上收斂了笑意,一臉正經,說道:「凡弟,既然你叫我一聲費姐,我就稱呼你一聲凡弟吧,今天姐姐可是老著臉皮想跟你打個商量的

「費姐請說葉凡裝著認真傾聽樣子。

「鬼嬰灘是你直管的是不是?」費玉無限接近主題了。

「是我直管的葉凡乾脆的答道,知道想推到別人身上也推不開了。

「那就好。唉」我那侄兒武雲,這孩子有些不成器。一時疏忽,在接手鬼嬰灘地基整平工程后因為玩興太大,撒手讓給理,倒致該工程出現了大的砒漏。現在紀委和市檢察院正在查此事,我相信凡弟也清楚此事了費玉吐出了今晚上來的目地。

不過那話從費玉嘴裡一噴出來,費武雲倒是變成什麼責任都沒有了,只是手下人乾的這事兒了。

「那費姐的意思是葉凡要著費玉,像是在等待指示一樣。

「呵呵,費秘書長回家后嚴厲地批評了費武雲。交待武辰公司承擔一切責任。今天武辰公司的各個經理開了個會,打算重新承結鬼嬰灘工程的整平。當然,一切返工的花銷費用都由武辰公司承擔。而且為了保證質量,地基整平的監督工作由你們經濟區派人隨時監督,整平方面的指導也由你們經濟區派人安排,武辰公司只是執行就行了,你看怎麼樣葉老弟?。於建臣拋出了費家的打算來。

「哼!出事了就想來彌補,這邊又不想承擔責任。..人說亡羊補牢還不算晚,可是你們卻是嚴重的傷害了林泉人民的利益」葉凡心裡想著,臉尖卻是表現出一臉的難為樣子。

說道:,「這個」恐怕不好處理。一來此項工程我們已經答應由德平來的「千洛公司,獨立承擔了。

二來林泉經濟區可是為此蒙受了居大的損失,就拿林泉紙廠來說吧,因為此事就得擔誤一個月的工期。

這一個月能生產多少紙張,能為廠子帶來多少利益。說白點,咱們經濟區就連管理費也可以多收一點的。

還有,香港飛雲集團限定我們在萬天內搞好這一切,這損失可是相當的大了,唉

「哼!看來你還是沒把我當費姐了。人家說,亡羊補牢,還不算晚,難道林泉經濟區就不能再給縣裡的武辰公司一個補過的機會。

當然,對於造成此事的武辰公司的一些不安心幹事的下屬也會嚴厲處理的,我也跟紀委的同志說過了,該負法律責任的就負法律責任,決不辜息

當然,以後葉主任在林泉的一些工作,我相信黨委里的一些同志還是會支持的是不是?」費玉板著臉

意思是說,在林泉經濟區黨委里我費家可是佔有幾票的,你可得想好了。武溪鎮的費小月和溪坑鄉的費國思書記都是費家的人,倒是佔有兩票。

「這娘們,居然提出了條件來,好像此條件也不錯的。如果能得到費家那兩票,加上我原有的票就能穩定的掌控林泉經濟區了。」葉凡心裡一動,在心裡快繞了一圈子下來,覺得這筆交易絕對划算的。

笑道:「費姐,不是我不相信武辰公司,只是做生意也講究個誠信是不是?關於地基整平的事我已經跟「千洛公司,商量好了,這下子突然又不讓人家做了,咱們林泉經濟區那講話還算不算數。以後還有哪個商家敢到林泉經濟區來,損失點錢到是小事,就怕失了信譽葉凡訴苦道。

「你也沒必要再跟我打馬虎眼了,這樣吧,就由武辰公司跟千洛公司合作整平鬼嬰灘基地怎麼樣?費用由武辰公司全面承擔,也算是武辰彌補以前的過失吧費玉退了一小步,但是這邊又逼了過來。

「好吧,費姐都交待了我還有什麼話說。那千洛那邊我去說叨一下。不過,香港飛雲集團可是只給了我們萬天時間,現在就剩下十幾天了。得抓緊,不然擔誤了事這個責任誰也負擔不起。還有一點,這次地基整平以千洛聳司為主,武辰公司只是從旁協助。不然,我是不會答應的。」葉凡態度軟中帶硬,硬中含軟。

「嗯!就這麼辦了費玉點了點頭。臉上又露出了淺淺的笑容,一股狐狸精之笑又淡閃了一下,令得葉凡沒來由的有點精神恍惚。

「唉!又給費武雲逃過了一劫。不過,咱也算是有收穫。世事無常,其實人活在世上許多事都不能隨心的。只要無愧於心就是了。力有所不逮的事」葉凡在內心嘆了口氣。轉念想到了方圓,心裡又是一喜,暗道:「如果叫方圓來點硬實的,至少得讓費武雲脫層皮才行,不然這小子也太囂張了

回到水雲居,葉凡給於建臣打起了電話,說道:「於哥,費秘書長跟你是余」

「我知道你小子會憋不住的小其實跟我倒沒關係的,別想歪了,人家哪看得上咱這大老粗。她跟我老婆是同學,而且屬於很要好的那種,我也是被逼的,你嫂子昨天晚上下了最後通碟,如果這事不幫我估計回家連床都沒得睡了,唉」作男人也難啊兄弟。」於建臣到訴起苦來了。「於哥,你說我這樣子做會不會引得市紀委的人不滿,好像有點那個」。葉凡心裡有點不安。

「有啥好怕的,工程公司因為工程質量問題返工的事例在咱們華夏還少嗎?這個正常。我倒是有點擔心此事不會如此簡單的,就怕這個是市裡高層之間在互想扯什麼皮,咱們這些小人物是夾在中間兩頭受氣,都討不了好的於建臣看到了上面,比葉凡看得更遠了許多。

「高層扯皮,算啦!要扯由他們扯吧。咱們顧著眼前就行了。想改變什麼,有些事想躲也躲不了,就像今晚,上費玉的事一樣。你躲不開嫂子的同學情,我撇不開跟你的兄弟情,唉,什麼跟什麼,亂七八糟的」。葉凡隨口說著,反正也不想再想了,想了也沒用。

「唉!於哥這事做得有些不地道,有些損你了。」於建臣嘆子口氣。顯得要當的苦澀。

「沒事於哥,其實我也有所得,只要在林泉經濟區黨委會裡費家的人因此事能助我一臂之力也算是有收穫。鬼嬰灘的事已成事實,即便是把費武雲抓了最多讓他坐幾年牢,於事也無補。還不如拿回損失,也算是為林泉人民作了一回好事。這個從實際上說應該是有所得的。」葉凡反而安慰起於建臣來。

「算啦,都是一些破事兒。不過我相信既然費玉自己提出來的以後費家的人對你應該會客氣多了。如果他們還是一如既往的話那我也不會再顧及老婆的同學情了。凡事都要有個度,過這個度就不行了於建臣口氣變得陰厲了起來。

又干聲笑道:「不過,葉老弟你叫聲費姐也不是吃虧的,人家好歹也是位常委。隨便噴出一句話來都能幫襯著你點什麼的,是不是?」

「那個能當真嗎於哥,酒桌上的話又有幾句真話,只是玩笑而已,咱還不夠那品的。」葉凡渾沒當回事,當然有自知自明的。,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心。,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