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四章反其道而行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四章反其道而行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五百八十四章反其道而行

「玩笑,你老弟真是找抽。你看費玉什麼時候開過這種玩笑,那女人不過29歲就坐上了市委秘書長位置,一直以來都是心高氣傲的,一般的人都難入她的法眼的。

不要說你,就是一些正處級幹部人家也未必瞧得上眼,想喊她聲費姐的人多得海里去了。

即便是玩笑性質的你老弟也絕對包賺不賠的,而且這種事物都是相對的,都有兩面性,玩笑也可以變成事實。

嘿嘿,只是你老弟肯不是肯低這個頭罷了,所以,你老弟就知足吧。」於建臣倒是一臉正經說著。

「我有啥不肯低頭的,人家是正兒八經的副廳級幹部,而且還是市委常委,我在她面前有啥好自得的。」葉凡隨口答著,倒是心裡一動若有所思,其實也有點心動了。這個這樣氣質高雅的姐姐好像也不賴的。

「兄弟,老哥我跟你說句掏心窩子的話,這也是個機會。真能認得這個干姐來那魚陽費家那一窩子人不都會反過來幫襯著你嗎?

那可是一股子不可小視的力量,你還想在魚陽混下去,這可是一股特大號助力的。

等到老弟你幹得二三年以後,肯定得入常爭取更進一步的。到時需要的人脈資源就要求更多更廣了。

當官嘛!我們要把對手整得越少越好,把朋友整得越多越有利,要善於化敵為友。

人說商場上沒有朋友,只有利益,敵人在利益面前傾刻間也可以轉換成朋友。

其實官場又何嘗不是如此,官場上的利益糾葛也許帶有隱晦性,但其實更殘酷,更陰險。

就拿商場上來說吧,損失的是錢物,官場上有時損失的就不光是錢物了,入大獄都有可能。

所以,也許費家以前跟你是對頭,一直還在設計陷害你。現在就因費玉認可了你,也許立馬就能轉換成了朋友,他們又會立即幫襯著你的。

當然,有得必有失,有得你也要付出一些東西的。就像這次的鬼嬰灘工程就是費家需要你的時候,而且那事也算不上什麼大事。老弟,別一根筋,在咱們華夏豆腐渣工程又不是少數。而且只不過是一塊地基沒整理好罷了。又沒造成人員傷亡,現在費家肯低頭重搞了你還有什麼好推辭的。

一本二利的東西,老弟你千萬別錯過了。當然,違法犯罪的事咱們不去做就是了。

如果費家的豆腐渣工程造成了人員,國家財物的重大損失,那咱們當然又另當別論了。

這個要分清楚,有的事可為,有的事不可為。這可為與不可為之間並沒有多大的明顯界限,你自己要善於把握其中的分寸。

掌握得好猶如行雲流水,行走官場也能洒脫自然。掌握不好隨時可能栽跟頭,淪入萬劫不復之地。

比如費家的事,即便是你一直頂著,把費武雲送入了鐵嶺大牢。查封了他們的武辰公司,那又有什麼用。

對你們的鬼嬰灘工程來說於事無補,而且結下了一個相當硬薦的對頭,對於老弟你經后的提拔什麼都是一座大山橫梗在了眼前。現在費家自願化錢消災了,重整了鬼嬰灘,幫你解決了麻煩,老百姓也得到了實惠,而你也給費玉留下了好印象,何樂而不為。

還有一點我也得跟你提個醒,從盧偉聽來的小道消息可以感覺到你現在已經引起了賈寶全這個一把手的一些憂慮。

這是個相當不好的現象。送你幾個字——低調作人,勤勞辦事!變幻相通,掌握時機。」於建臣這個老大哥跟葉凡談了很多,順手指點著葉凡的官場人生。

「謝謝於哥了,我聽於哥的。」葉凡放下電話后直接就打去了千洛公司的溫寶玲,因為正準備簽定正式約定,對於自己的既得利益損失了三成,溫寶玲老總當然是有些不願意。

但既然葉主任開口了也沒辦法,只好委屈的答應了。而且催著葉主任立即簽合同,溫寶玲可是有些怕一拖下去再冒個其它什麼公司出來再次分走了一杯羹就麻煩了。

「行!我立即吩咐段科長代表林泉經濟區跟你們簽定合同。」葉凡也是爽快的答應了。

5月8號。

林泉大通脈幹得如火如塗,多個標段同時挺進。林泉經濟區各個科室都在高速運轉著,忙得不分白天黑夜了。

葉凡早早的就到了縣府,首先把林泉經濟區修路和鬼嬰灘工程重新整平的事跟衛縣長彙報過後正準備去賈寶全的辦公室。

這時衛初婧說道:「葉主任,跟你商量過事。最近縣裡各項工作都很忙,感覺有些亂。縣裡打算把玉副主任給調回縣裡協助我打理全縣的工作。作為經濟區的一把手,你有什麼想法?」

「我沒什麼想法,聽從縣裡調度。只是玉副主任一調走,林泉經濟區就剩下一個張國華常務副主任了,恐怕忙不過來。

所以,我這裡擬了一個副主任人選,就是龜湖鎮的書記柳政同志。

該同志雖然身在咱們縣較偏遠的龜湖鎮擔任黨委書記。但從來不提什麼條件,要求。

這次修路中表現特別的突出,帶領全鎮幹部職工,發動老百姓投工投勞,不等不靠,自力更生,開源節流,為經濟區財政節約了一大筆的前期支出……」葉凡把柳政給好生的吹棒了一通。

「行!柳政同志的確不錯,這個有目共睹。而且縣委在成立林泉經濟區時也說過了,剩下的一個副主任名額由你來推薦甚至敲定。

既然你已經有了心目中的人選了我這邊可以先給你附合一下,你到賈書記處請示一下,審批后直接送組織部備案就行了。」衛初婧心裡很是高興。

最近林泉經濟區的發展勢頭相當的好,如果正常發展下去,到年底肯定能有力有利的帶動全縣經濟的大發展,人而拉動全縣gdp值的快速良性增長。

「我只是推薦一下,敲定的事當然得由縣委縣政府決定的,這個我不敢當。我只是經濟區的一把手,對於縣裡的人事方面我聽從縣委縣政府的安排。」葉凡謙虛的說道,開始執行於建臣提的低調做人了。

「奇怪,這小子好像有點怪怪的,以前那般的翹皮,現在怎麼一下子變得懂事起來了。」衛初婧心裡有些疑惑,望了葉凡一眼,笑道:「你也縣府里的一員大將,作為經濟區的一把手,我們當然也得聽取你的意見,不然,班子組建不好怎麼能有利有力的開展工作。不過如果柳政走了后龜湖鎮那頭的工作可不能停歇了下來,現在處於林泉大通脈全成建設的關鍵時刻,臨陣換將是不是有些欠妥?」衛初婧提出了自己的一點小看法。

「這個倒不擔心,縣裡可以立即調換一個一把手過來主持龜湖鎮的工作。而且柳政也沒走遠,只是到經濟區任副主任,還可以隨時關注著龜湖鎮的。」葉凡笑了笑說道。

「那你認為誰來擔任龜湖鎮一把手較合適?」衛初婧淡淡問道。

「這個……我想還是聽聽柳政的意見較好。不過像柴木鄉的書記趙挺同志就不錯。」葉凡隨口說著,倒沒提出賀佳貞來。他是有些擔心會適得其反。所以採取的是反其道而行的方式,跟賈寶全賭了一把試試。

對於柳政的任命賈寶全沒說什麼話,提起筆來直接就給批了。

順口說道:「你到費副書記處走一趟,不過,葉凡同志,作為經濟區的一把手,你認為誰最合適主持龜湖鎮未來的工作?」

「全縣合適擔當這個人選的人相當的多,凡是級別達到正科的幹部好像都行,我畢業后一直在林泉工作,對於全縣人員人事方面都不熟悉,而且,這方面也不是我的工作,所以,我服從縣委的安排。」葉凡打著太極拳。

「你看西盤鄉的賀佳貞同志怎麼樣?」賈寶全半眯著眼看著葉凡,也不知在想些什麼。

「賀佳貞,一個女性,雖說文憑高,但畢竟女性不如男性有魄力一些。在修路的關鍵時刻,還是選個有魄力的男性來主持較好。而且賀書記在以前廟坑鄉餓死人事件中有些事處理得欠妥。當然,此事也不能說是她能力不行。

當然,從客觀上看,賀佳貞同志也是一個有能力的同志,不過,對於龜湖鎮書記的人選我聽縣委的決定。」葉凡指出了賀佳貞的一點不是毛病的小毛玻

估計賀佳貞已經在開始行動了。很可能上頭已經有人跟賈寶全打了招呼。

現在從賈寶全口裡說了出來,基本上賀佳貞擔任龜湖鎮書記的事已經是板上釘釘的事了,葉凡自有自己的打算。

他當然是希望賀佳貞上位,可是就怕引來賈寶全的猜疑。就怕林泉經濟區被自己支手給遮天了。

作為一個一把手,平衡是個永遠的話題。他不可能讓你下去支手遮天成為自己的一大隱患的。

如果此刻力挺賀佳貞估計會適得其反。在賈寶全心裡留下一個『賀』也是自己的人那種感覺。

本來柳政上位已經令賈寶全心裡有些不悅了,再來個賀佳貞絕對不妙的,所以葉凡講了反話。

葉凡屁股剛轉出賈寶全的辦公室,裡面賈寶全已經把電話給打到了市裡的賀副市長處。

「賀市長你好啊!關於佳貞同志任龜湖鎮書記一事縣委這邊都沒什麼意見,此事已經敲定了下來。不過……」賈寶全不說了。

「你說,寶全,咱們還有什麼話不能說的嗎?」賀錦松心裡一緊,問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