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七章好心辦壞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七章好心辦壞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五百八十七章好心辦壞事

「香妹,你那裡好像更豐潤了一些,是不是顧凌最近給你施的肥料特別的多,呵呵……」葉凡打趣地笑道。

葉凡並不避晦這樣的小打趣,君子崇尚風流,其實這是男人的通病,只是有些人表現得含蓄了一些罷了。

而有的人完全是一股子道貌岸然的噱頭。在這方面葉凡表現得比較率真,當然不是指在公共場合了。

「你也笑我,還不是被你摸成這樣子的。」丁香妹也大膽了一回,反嘴打趣。

不過,當葉凡看到南福日報上那醒目的標題后臉色頓然一變,快速地掃描了一圈下來,暗道:「糟糕,這到底是誰幹的?」

一時之間葉凡如坐針氈,根本就沒有那種自己寫的文章能在省報登出的喜悅感。

丁香妹也注意到了,輕聲問道:「是不是裡面有什麼不妥?」

「唉……算啦,你先出去,我想靜靜。」葉凡搖了搖頭。

『呯』地一聲葉凡把茶杯當出氣筒給砸到了地下,嘴裡罵道:「蘭闐竹啊蘭闐竹,你這是幫我還是害我啊!這下子全完了,老子給你整死了。女人,果然是紅顏禍水。」

立即打起了電話,憤憤然吼道:「蘭闐竹,你幹嘛未經我允許就把我的文章給發表到省報上去?」

「幹嘛,脾氣這麼大,要吃人是不是?哼!不識好歹,幫你出名了還吼人?多少人哭著喊著咱還不給他登呢1蘭闐竹也給氣壞了,聲音也大了不少。

「我不稀罕,要登也得忠實於原文才行,你怎麼把文章里有關縣委縣政府指示等等都給刪了。唉……事先你總得跟我打聲招呼是不是?現在說什麼都晚了,給你那麼一登出去,你想想,我的領導們還不噴口水把我給淹死了。還添了什麼『創造者』。」葉凡一臉苦澀的說道。

「我是按事實客觀的登載的,並沒有什麼違法的地方,而且情況屬實。當時林泉大通脈本來就是你開創的,你們魚陽的領導當時不是還不同意,弄得你好生鬱悶。

我是在給你出氣,造勢,你們林泉經濟區不過是窮旮旯縣的一塊小豆腐,經過我這麼一造勢,至少全省好多人都知道了你們那旮旯還有個不錯的地方。

也許有些有錢人會到你們那裡投資辦廠也說不定,看看,本姑娘多為你考慮,不過,這年頭好人難做,給你出了氣你倒好,還罵人。以後別想再找本姑娘,哼1蘭闐竹氣呼呼的就要掛電話。

「慢著,我不是怪你。主要是像你這樣登載會引起領導誤會的。你看看,什麼開創者,多厲害,可是領導看了會怎麼想?會怎麼看我,我成開創者了領導全成我的信徒了是不是?那我葉凡不成了想篡奪縣委書記寶座的什麼人了,唉……」葉凡嘆了口氣,說道:「你能為林泉經濟區的老百姓吶喊,想給他們帶來實惠,這一點我感謝你。不過也要注意方式方法是不是……」

「咯咯咯……本姑娘把你提升到開創者的地位還不夠嗎?這的確威風,跟宙斯同個等級了,乾脆叫你創世神了。」蘭闐竹咯咯譏笑道。

「我的姑奶奶,你就饒了我吧!連創世神都給你整出來了,乾脆叫上帝算啦,或者聖人。葉聖人,更厲害,絕對會震驚全國,驚呆全球,炸爆銀河系的。引得全華夏十幾億人民每人一口口水就能要我小命的了。」葉凡差點給噎背過氣了。

「其實你也不必要怪我,當時發這稿子時我還特地拿給宋叔看過,他也沒發表什麼意見。如果不能發他肯定會阻止的,而且還誇了你兩句喲1蘭闐竹丟出了一枚莫名的小型鋼炮,弄得葉凡一愣,有些訝然,有些激動,問道:「宋叔,是……不是貞瑤的父親?」

「咯咯咯……除了他誰還能當得起我喊一聲宋叔的。看你那著急樣,是不是特震憾,特激動,特得意,省委組織部部長同意的文章,了不起啊葉大主任。

哼!要不以為本姑娘是三歲小孩子,什麼都不懂。那天宋叔剛好到家裡來跟我爸下棋,看到你寫的文章后粗粗的掃了一眼,我把修改後的文章給他看了,他也沒說什麼。

我想,他一個大部長都沒說什麼還有什麼不能發的,所以就發了。

你們這些當官的無非就是怕得罪領導。怕功高震主,怕剝奪了領導光暈引來什麼,怕領導報復,給你小鞋穿什麼的,膽小鬼,哼1蘭闐竹又是一頓子夾生飯塞了過來。

「那我得謝謝你了,不過好像有些不妥。不過你剛才說是宋部長誇我了,他誇我什麼,呵呵……」葉凡一臉的干聲笑著。

暗道:「這就怪了,宋初傑可是省委組織部部長,南福的牛人。這文章明眼人一看就會挑出毛病的,他堂堂的部長大人會看不出來。難不成這其中還有什麼噱頭不成?莫不成宋部長看到了我的才能要拉我一把,不會吧,我也沒作出多大的驚天之事。真是詭異,令人琢磨不透。」

「他……只說了幾個字。」蘭闐竹就是不肯說出來,葉凡知道她在吊自己味口,待價而沽。

「一顆後宮玉顏丸能讓你開口嗎我的姑奶奶。」葉凡忍著肉痛拋出了藥丸,這可是女人必殺之物,相信蘭闐竹絕受不了誘惑的。這廝心疼之下連姑奶奶都喊了出來。

果然!

傳來了蘭闐竹那急迫的聲音道:「成交1

「那他誇我什麼?」葉凡打蛇順竿就上。

「一個有點力氣的牛犢子。咯咯咯……」蘭闐竹拋出這句話后笑得直打跌。

「一個有點力氣的牛犢子,啥意思?」葉凡隨口念叨著,可給弄迷糊了。心道:「看來咱在宋部長眼裡也只能是一隻牛犢,還沒到成年的時候,這到底是在誇我還是在損我。不過那個有點力氣不會是說我有點能量,有點才幹什麼吧。」

「我怎麼知道,想知道自己去問宋叔去。」蘭闐竹又翹了起來。

「那闐竹,宋部長難道不怕我的文章引得縣裡領導不滿嗎?對他來說魚陽縣的領導算不了什麼,可是對我來說可就是有著直接厲害關係的了,你能不能幫我分析一下?」葉凡是不恥下問了。

「他沒說,只是淡淡的笑著。當時跟我爸下棋時我爸也看過了那文章,也是含笑不語。」蘭闐竹此刻倒是認真的說道。

放下電話後葉凡可就更是鬱悶了,一直猜不透宋初傑的意思。可又找不到人問此事。

嘆氣道:「唉……省裡面這些大佬的心思如海底一般的深邃,又哪能是我一介小吏所能明白的。

如果能體會到時估計我也快到他們那種程度了。算啦!不管了聽天由命吧。

不過有機會還是得去縣裡跟賈書記解釋一下,探探口風,不然誤會越鬧越大,賈寶全對我的防備之心就會越大了。這可不是個好兆頭……」

「葉兄弟,祝賀你啊!能人1這時趙柄健打來了電話。

「能啥,我不明白?」葉凡是揣著明白在裝糊塗,估計趙柄健講的就是省報上發表文章的事了。

「兄弟,還跟我打馬虎眼,省報上都登了咱們林泉經濟區,還說你是創始者,當時看見那文章就連縣裡幾個科室都鬨動了,全在討論你那文章。口評不錯,只是,唉……」趙柄健嘆了口氣。

「謝謝你了趙哥,那文章是有些不妥。現在後悔都來及了,不過那個什麼創始者是記者加上去的,我怎麼敢搞那麼大噱頭,還要不要在魚陽混下去。」葉凡苦澀地說道。

「我想也是記者搞的,葉老弟堂堂的海大畢業生怎麼會犯那種常識性的錯誤。不過這事我看你有空時還是跟衛縣長,賈書記好好聊聊,聊總比沒聊的好,打消一點誤會。不過我還是得感謝你當初在賈書記面前提名了我弟弟擔當龜湖鎮書記一職的事。雖說最後沒爭取到,不過你這份情趙哥我記下來了。」趙柄健相當真誠的說道。

「唉!如果趙哥知道了我真實的想法的話也不知會怎麼看我了,我當時提趙挺只不過是一幌子。說實在的是虛晃一槍,反其道而行罷了。心裡有愧啊,我這人是不是功利心太重了一些。」葉凡聽了趙柄健的謝語后心裡很是有些不安。趙柄健一直以來算得上是跟葉凡有較深交情的人。

「葉主任,擴街預案已經出來,九成的人思想倒是做通了,也答應簽合同。其中就是有幾個釘子戶較難處理。我們已經去談過幾次了,不過這幾個人抱成了一團就是不肯退店成街。還揚言說是如果鎮里膽敢強行拆除他們房屋的話就是死也不搬。最後提出了條件,說是一個平方補助一千塊可以考慮退地。」規劃科科長鐵明夏深感憂慮,那眉頭皺得老高。

「哼!口氣不小,魚陽城關街面上的店鋪地面一平方也不過七八百塊錢,他們倒是也敢喊出來,一千都出來了,什麼時候咱們魚陽變得比城關還氣派了,那破地兒都快成金鋪地了。咋不喊一萬,這樣子整個幾十平方往後一退就發大財了。」葉凡冷哼了一聲,扔了一根煙給鐵明夏,又說道:「都是些什麼人,謝鎮長那邊怎麼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