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八章真把我當紙糊的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八章真把我當紙糊的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五百八十八章真把我當紙糊的了

「帶頭人一個叫馬二狗,另一個叫胡阿三。兩人都是當地混混,聯合了二人的幾家親戚抱成一團好像要鬧事樣子。

謝鎮長說是以勸說為主,慢慢做他們的思想工作。可是我們的工程總不能因為東鐺洋主街無法進行而停滯下來。

要知道東鐺洋主街在規劃中得有林泉經濟區車站,簡單是林泉大通脈的咽喉,如果都給擔擱了那林泉大通脈工期很可能會被拖長。

那段地點可是整個林泉大通脈的咽喉要塞之地,處於縣城下來的路和福春市過來的路交匯,是一個三岔口,絕對要搶先完成才行。」鐵明夏隨口而出。

想了想又有些模稜樣子說道:「我看謝鎮長和繆書記對於東鐺洋擴街之事頗有微詞,干起工作來也不怎麼熱心。

就拿擴街的事來說吧,都是以咱們林泉經濟區規劃城建科為主的。他們只是派了幾個人來跟在屁股後面,做工作時一言不發,有時在湊近那些釘子戶耳旁嘀咕幾句,好像看熱鬧的。

要知道這件事主要的負責人應該是由他們擔當的,咱們還是協助的。這下子倒是調了個個兒了,都什麼事。」講到這裡鐵明夏明顯的帶有點情緒了。

「老夏,明急。我知道謝端和繆勇兩人反對擴街,前次黨委會上兩人都堅決反對的。不過後來被硬性彈壓了下來,他們的思想還帶有一絲不甘不願。不過這是大勢所趨,不是他們能拖得起的。這樣吧,你叫鐵海出面跟馬二狗、胡阿三幾人談談怎麼樣?」葉凡淡淡說道,並沒一絲急燥樣子。

「不可!葉主任,叫派出所人出面可能會適得其反,要是引動那些本來就搖擺不定的店戶們反彈起來,合成一股力量去上訪咱們就麻煩了。」鐵明夏急了,差點叫了起來。

「說得也是,以強制強的確落了下乘,強力越大彈力越大。咱們這些當官的最怕的就是群眾上訪、靜坐鬧事了。

那就另想辦法了,這樣,你晚上在春香酒樓訂一桌,我要請人吃飯。

至於林泉鎮那邊,你跟謝鎮長通個氣,就說我說的,要求鎮里派出一個以副鎮長或副書記為首的工作組專門負責處理東鐺洋擴街之事。

此事絕不允許拖拉,如果因為拖拉造成林泉大通脈不能按期完成的話就是要拿人問話的。」葉凡那雙眼中突然彈出了一絲寒光,心道:「看來謝端和繆勇心裡不服啊!不發點小威是不行了,都把我這主任看成是紙糊泥捏的了。要錢時懂得來討,聲音比誰都粗,幹事時就沒了勁頭……」

「好吧,我去說說。」鐵明夏也感覺到了葉凡眼神的變化,心裡微微有些發怵,暗道:「奇怪,葉主任的眼神怎麼突然變得那般子犀利,好像會扎人。也好,讓謝端和繆勇這兩隻傲狂小青蛙被扎一下也好。」

「宣石,最近石場生意怎麼樣?」葉凡笑道。

「好得不得了,火爆!最近忙得屁股都差點無法沾地了。整個天水壩子那條主線全是用我們石場的石子,墨香市海天公司的吳總很好。

而且預支了20萬的石料款子給我們。這個我知道他是看在葉哥你的面上,不然不可能這麼乾脆的。

這事還真得感謝你了,如果賺了錢天水壩子人都有得分,你可是為天水壩子人做了好事。」李宣石心情相當的激動。

「那就好!感謝就不必要了。我也是從天水壩子出來的,我乾娘你們也時常的照顧著她,說起來我得感謝你們呢。這點只是小錢,以後路修通了我會讓天水壩子富起來的。不過有件事要你去做一下,晚上我在春香酒樓請客,你把肖虎石和胡七都給我叫來。我可是得好生招待他們一下,呵呵……」葉凡口氣很軟,但聽在李宣石耳里卻是暗暗的一震。

問道:「他們惹著葉哥了,乾脆我出面擺平就是了。兩個兔崽子也想反天了,哼1

李宣石口氣相當的沖,以前肖虎石和胡七,李家的李德貴並稱為林泉三霸。用強硬手段控制了林泉的一些沙石資源,那個是因為李宣石沒這方面意思。

現在可是不一樣了,李宣石成了這邊的沙石場的大把頭,當然不會再讓這兩個人胡來了。

而且最近為了爭奪修路的沙石供給權幾家好像也有些坐不住了。眼看著李宣石一家坐大,肖虎石和胡七有些蠢蠢欲動。李宣石早就通過李牛知曉了這些變化。

李宣石可是國術三段頂階的高手,比靠山虎還要厲害。現在李家的李橫山又到獵豹去當兵了,而且撈了個上尉連長。

過年回來時那綠色老虎皮子一亮相,還真震住了一些有,所以天水壩子李家的勢力也在穩步上升。這個李宣石都知道,很大一部分功勞得歸在葉凡身上。

對於現存的林泉二霸肖虎石和胡七,李宣石只把他們當作兩隻跳樑小丑罷了。

李宣石當然不怕他們,天水壩子石場裡面的經營者基本上都是李家人在控制著,裡面有三四個二段位的好手。根本就不用李宣石本人出面,胡七他們當然不可能撼得動的。

剛才聽說葉凡要好好招待這兩凶人,李宣石也猜到他們估計是惹著葉凡了。

李宣石心裡當然暗暗高興,正想找個由頭警告一下這兩個凶獠,此刻倒是找到機會了。

有葉凡這個大主任出面那個可是更有威力了,人家不但有著國家在後面撐著,最主要的是葉凡可是一個五段位高手。

就是一個排的肖虎石人家也未必怕,更不用說人家身後站著的獵豹兵團的威風人鐵團長了。

在鄉鎮一級來說,混混們一般來說都是控制著當地的一些好賺錢的行當。在這個勢力圈內法律是不管用的,靠的就是誰的拳頭大就能占灘為主。

簡單來說吧,哪個霸頭相中了某個溪段的沙石子,往那兒插了一根草,那塊地盤就是他的了。

一些善良的百姓哪敢去惹這些凶人。即便那地方是自己先發現的也不敢吭聲的。

而且作為鄉鎮一級政府,即便是要收點什麼管理費也會少收或不收,也不會去管這塊地盤原先是誰的了。

當然,這些混混也很會作人,往往跟派出所的同志,以及鄉鎮的政府領導都處得不錯。有時,鄉鎮的一些派出所還成了那些混混的隱性保護傘,派出所成混混窩的事大有事例在的。

「不必了,咱們現在是法制社會,不能隨便動腿動拳。要做到不戰而屈人之兵才是上乘,呵呵。」葉凡笑著掛了電話。

當肖虎石和胡七接到李宣石電話后立即一愣,嘴裡念叨出三個字——鴻門宴!

「胡七,你說葉主任請客到底為了啥事兒?」肖虎石現在跟胡七的關係倒是不錯,兩人有聯合一氣向天水壩子沙石場開炮的苗頭了。

「這不明擺著是為李宣石他們那破石場子撐腰竿子,麻痹的,他們吃肉總得留口湯給我們吧,葉主任也不能這般子欺負人。要是真惹毛了咱們,乾脆砍了人跑路,我呸1胡七發起狠來了,一口呸在了地下。

「砍人,你能砍得動誰。葉主任就不用說了,那天大川的事你難道沒感覺到什麼嗎?」肖虎石微微一愕,轉眼笑道。心裡卻是在罵胡七這個蠢貨。

「肖大川!哦!是砍不動。」胡七突然沒來由的感覺身子骨一寒,那天肖大川在春香菜館被葉凡用一雙筷子敲斷手骨的事他可是親眼看見的。

肖大川的拳頭絕不會比胡七的軟多少,聽說從小練鐵砂掌,那手掌都快成老牛皮了。聽說雙手插進碳盆里能堅持幾分鐘。胡七當然明白肖大川的能量了。

可如此能量的肖大川人家葉主任一雙竹筷子就能敲斷他的手骨,那筷子難道比鋼鐵鑄的筷子還厲害。

這時給肖虎石一提醒,胡七總算是想起來了。立即閉了口,不敢再甩狠話了。

「不要說葉主任了,就是李宣石此人你又有幾分把握能敲定他?」肖虎石又塞出一個厲害的人來了。

「唉……我認載了。」胡七垂下了頭,一臉的菜色。突然想到什麼似的又說道:「好像姓李的跟靠山虎很要好,那次在縣城不是傳說靠山虎李的一聲李哥。如果真有那層關係的話咱們如果想跟他硬杠的話還真沒有什麼好杠的。」

「我說胡七,你怎麼越活膽子越小了。縣城裡又並不是只有一隻靠山虎,魚陽四大家族全是虎,靠山虎如果幫李宣石咱們就去找其它虎,比如費家那隻土老虎絕對比玉家的靠山虎更厲害的。還有肖家、謝家。呵呵……」肖虎石倒是一能人,人也不笨,分析得頭頭是道,重新又燃起了胡七心中的熊熊鬥志。

這廝喊道:「沒錯!前次費家的武雲二少就曾經找過我了。不過葉主任背後可是站著國家,這一點咱們也要吃點虧的。」

「怕個球!葉主任只不過一個副縣級別,好像聽說比費默的職位還要低一些。而且人家費家省里,市裡都有人,葉主任一個外人咱們也沒必要如此怵他。真惹毛了咱們聯合起來上訪去,現在當官的就怕這個了,咱們寫上幾十封匿名信搞臭他,搞得他都無法在林泉呆了滾蛋蛋更好。娘的。」肖虎石那臉上突然冒出一團的凶性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