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八十九章抓住軟肋下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八十九章抓住軟肋下手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沒錯!大不了咱們帶卜十幾個不弟砍了人跑路尖川的還怕穿鞋的,「哼1胡七也是冷,亨有聲,兩人在電話中互相鼓氣著。..吹得是口沫子橫飛,差點把電話機給淹死了。

林泉鎮春香酒樓。

胡七和肖虎石有些拘謹的坐在木椅子上。一臉諂笑著給葉凡點上了煙。

這兩人在背後吹得天花亂墮小真的一等到看見葉凡那淡然沉穩的勢態,這兩個騷包那鼓足的凶氣立即消失得見不到影子了。

「肖虎石,胡七,其它話我也不想說。林泉現在進行大修路。你兩個也算得上是林泉的名人了。應該站出來為林泉幹些有意義的事,讓家鄉人民都記住你們是不是?」葉凡噴了個淡淡的煙圈淡淡笑道。

「那是,我們所葉主任的。」肖虎石跟胡七互相對望了一眼,兩個同志立即點頭。

「那就好!馬二狗和胡阿三想必兩位都認識,希望你們能做做他們的工作,讓東鎖洋的街面早日成為一條咱們林泉的敞亮大街。當然,咱們以思想說通為主,不準威嚇別人。」葉凡說道。

「馬二狗,這個估計有些難,人家也未必聽我的,呵呵。」肖虎石打著馬虎眼想矇混過去。

胡七也在一旁湊著熱鬧演著雙簧,說道:「葉主任,我們倆真想為鎮里辦些好事,可是人家覺得不划算不肯退街我們也沒什麼辦法,如果用強的話倒是行,叫上幾個兄弟,包準明天他們就會同意的。不過剛才葉主任可是說了,以思想做通為主,不能用強,這個咱們可就沒輒了。」

「是嗎?呵呵」葉凡抬眼掃了兩人一眼,轉頭沖一旁的鐵明夏說道:「我好像記得有個叫月子灣的沙石場,好像也挺大的,就在往武溪鎮的省道路段中央。..」

「嗯,沒錯,那個,沙石場相當的大,以前在咱們林泉鎮可是佔頭牌的,即便是現在也占第二的位置。」鐵明夏心領神會,點頭說道,還偷偷地掃了肖虎石一眼,現這廝那眼皮了跳了幾下,知道說中了他的心坎坎了,因為個沙石場子就是肖虎石開的。

「哦!那就沒錯了,那天好像林泉鎮有人來彙報工作,隨口說了一句,說是月子灣沙石場自從開始挖沙到現在都沒辦理任何的證件,執照,管理費什麼費從沒交過。

那溪又給挖得亂七八糟的,河道管理部門有意見,這是典型的無證亂挖。

要是大水造成河道堵塞,武者是搞冉什麼泥石流來咱們政府可得負責任的,唉」咱們林泉鎮的財政這麼的困難,看來不收點是不行了。如果不辦證那就」葉凡搖頭嘆息。

「葉主任,好像縣裡的河道部門說是那是個非法的采沙點,要求關停。文件都送到咱們林泉經濟區了,如果要執行的話」鐵明夏剛小講出幾句來肖飛虎那屁股已經在椅子上左右挪動了,看來是有些坐不住了。

要知道月子灣一年能為肖家帶來出幾萬的不菲收入的。肖虎石不可能會放棄的。這一點倒是一下子就戳中了肖虎石的心坎深處。

「你說呢肖老闆,呵呵」葉凡連老闆都叫出來了。

「葉」葉主任,那個,沙石都是自然在溪里長的,那個怎麼也要收錢,而且都這麼久了從沒生過什麼。能不能,」肖虎石腦門子冒汗了。

見葉凡淡淡的笑著不吭聲,知道不拿下馬二狗自己那沙場估計就得關停了,那可是一筆滾燙的大筆錢財,絕對不能丟的。

如果補辦證件估計葉凡也會找出一些由頭有意扣著的,政府要找你也是相當的麻煩。..

以前鎮政府的幹部們都怕自己,那是因為自己是混子頭,秦頭大。不過自己那破拳頭在葉主任面前好像不怎麼靈光,人家的拳頭好像更會硬實一些。

所以,這廝咬了咬牙,說道:「葉主任,我願意為東鎖洋擴街做出貢獻,馬二狗那伙人的工作我去做,包準做通他們的思想工作。不過胡阿三此人就有些麻煩了。」

肖虎石講完后那眼神隱晦地掃了胡七一眼,現這廝沒有把柄給葉凡抓住居然在一旁裝傻充愣著不吭聲。

「好,很好,那馬二狗一夥的思想工作就交待給你做了,但我還是要強調一點,一定要以說服為主,不能動拳動腿的。」葉凡淡淡一笑,轉頭掃了胡七一眼,現此人還在裝傻,就是不願意吭聲說事兒。

隨即搖了搖頭,又說道:「胡七,那胡阿三也姓胡,是不是你本家人,此人一夥的思想工作就由你去做了。」

「葉,」葉主任,這個。胡阿三雖說也姓胡,江我展他並不是本家,更不是特別的熟,我們縣姓胡的」松,有上萬吧。」胡七直搖頭,臉上一臉的委屈和愛莫能助樣子,當然是推脫了。

「哦!是嗎?那就算啦!咱們認識也有近一年了吧,也有點交情了。本來想賣胡阿三一個面子的,現在既然胡阿三不是你本家,又跟你不熟。那就好辦了。」葉凡詭異的一笑。話中有話,頓時令得胡七有些惶惶了起來,不過這廝沒見到底牌是絕不會鬆口的,笑道:「嗯,,嗯」

「聽說胡阿三也在劉石坡那個廠子里工作,好像還是裡面的副廠長吧。」葉凡自語道。

「嗯,沒錯,他是副廠長沒錯。好像整個廠子都是由他在管理的。」肖虎石居然在一旁插上了話為葉凡說明一下。

這廝其實也不笨。知道時凡肯定是想拿那廠子說事了。心道:「他娘的,老子的月子灣被人夾住了,你胡老七的廠子也得漏出來才行。要虧大家一起虧。不然太不划算了。」

「哦!聽說那廠子位於省道旁的山坡那塊地盤原先可是一塊很大的荒草山,按理說是無主之物。

不過無主之物從大的方面來說都是國家的,既然是國家的土地。那當初不知建廠子的老闆有沒付錢買地,還有土地費,管理費等等等有沒交?

明夏,你回去查一下,如果都沒辦理的話就要勒令廠子先停工整改。把什麼證件,購買土地的錢交給國家了再說。

咱們作為林泉經濟區工作人員,是人民的公僕,絕不能讓國家吃虧的是不是,該收回國庫的一定要收回,要對經濟區幾十萬人民負責的。

而且,好好查一下,如果該廠子有什麼違法違規的行為就更得好好的查了,」葉凡淡淡的笑著。

不過,胡七那臉已經開始苦瓜了下去,屁股扭了扭最後跟肖虎石一樣。嘆了口氣,答應去做胡阿三的工作。

「好好!兩位同志也是愛鎮愛咱們林泉的,能為家鄉人民作想。我很高興,來,同干一杯。」葉凡舉起了酒杯子,看著蔫頭達腦的二人心裡想笑,鐵明夏在暗中豎起大拇指的同志也是差點笑出聲來。

「不過,既然是為林泉經濟區修路,當然能用咱們本地的沙石就得盡量用了。

虎石,武溪那段省道也需要很多沙石吧。我相信月子灣的沙石都是優質沙石。

明夏,你跟包斷的老闆打個招呼,能照顧一點本地沙石場的那段路就照顧著點就是了。就地取材也能減低成本,當然,價格要合理。不能亂來,一定要做到公平。」葉凡好好的壓了一下肖虎石轉手又拋了一個大糖豆給他,令得肖虎石還以為自己在作夢。

這廝立即站了起來,很是激動,說道:「葉」葉主任,謝謝。我。敬您一杯,這酒喝完后我立即去做通馬二狗的思想工作,包準明天他們會來簽合同的。」

「嗯!不錯。劉石坡那廠子到省道好像還有一百多米路吧?」葉凡喝了一杯酒說道。

「是的葉主任,那條路至今只是一條爛泥路。只是鋪了一些淺淺的石塊。車的輪胎什麼的經常被扎破了,要知道石子一旁還有個村子。以前廠里可是免費拓寬的那條路小原先就是一條羊腸小道,根本是連自行車都無法騎的。」胡七心裡一動。也是趕緊站了起來訴苦了。

「嗯!是該解決了。這樣吧,等到鋪拍油時叫廠子里再出點錢先把路面鋪平,這邊經濟區出拍油,村裡和廠里出人工把小路全鋪了怎麼樣?」葉凡也給胡七扔了一顆奶糖。

謝謝!葉主任,您真是位為民的好官。我敬你,喝完后我也立即去做通胡阿三的工作。」胡七堅決的表了態。最後兩人是激動著走了。

「高明!葉主任真是厲害。把我叫來連場子都不用鎮了,直接甩了兩霸兩記耳光,這邊又扔了兩顆奶糖讓兩人還激動不已。這就是手段。為官的手段。人家談笑風生的就解決了東鎖洋的老大難問題,看來做事時得多動腦才行。抓住對方弱處。俗稱的軟肋下手最能制衡對手了。」鐵明夏和一旁的趙鐵海都是佩服不已。

很是崇拜地看著葉凡,其實葉凡以前那拳頭硬還是起了很大的威懾作用的。不然這兩個,騷包絕不會如此這般聽話的。估計換作其他人這兩人早就拍桌子起鬨了,哪會如此的服貼。

「拳頭大就是硬道理,呵呵。偉人講得沒錯的。」葉凡在心裡嘀咕了一句。

echo處於關閉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