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九十一章女人瘋狂起來也要命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一章女人瘋狂起來也要命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在昏暗的彩燈下,現桌几上倒著一個空酒瓶,好像還是二鍋頭那等烈酒,就是一個大老爺們整進去一瓶52度的也受不了的,就更不用說賀佳貞一個女子了。..

沙上正斜躺著一個人,嘴裡不正叼著香煙。仔細一瞧,叼在嘴裡的居然有兩根香煙,這還不抽死人了。

葉凡趕緊衝上前去,可不正是剛從西盤鄉調到龜湖鎮當書記的賀佳貞是誰?

此刻賀佳貞好像已經處於一種半暈菜狀態,因為快到六月了,所以林泉的天氣是相當的熱了。

因此賀佳貞只穿了一件敞領的白色長袖衣衫,估計是因為喝下一瓶二鍋頭太烈性的緣故,身子起熱來。

再加上被煙給熏著了,所以就連上衣的兩顆扣子都給她不知什麼時候扯開了,1ou出了裡面那有點鏤空的胸罩子來,肉色在鷹眼下隱約可見。

下身一條帶著濫裙子,因為朝著門口倒著的,所以因為兩腿張開的緣故,裙底下的風光那是一覽無遺。一條溝槽在鷹眼下相當的震憾人。

「你這是幹什麼?不會抽煙硬要用此折磨自己幹嘛?」葉凡趕緊捋掉了賀佳貞嘴上叼著的兩根香煙扶起了她來。

「咯咯咯……香煙……好抽,你們男人不是說飯後一根煙快活似神仙嗎?咯咯,我也要當神仙,神仙好啊,沒煩惱。」賀佳貞噴著滿嘴的酒氣,醉意朦朧中掃了葉凡一眼,一下子頭沒挺住整個人一下子又搭拉在了葉凡的肩膀上。

葉凡趕緊伸手去穩住,怕她摔著了。這下子正好了,兩人就那樣子緊緊的擁在了一起。

「賀書記,有什麼事給我說說。」葉凡問道。

「別叫我賀書記,我不是賀書記。」賀佳貞突然起脾氣來了,生氣地扭擺著身子似乎想站起來。

「佳貞!別亂動。..」葉凡改了口氣喊道。

「佳貞是你能叫的嗎?咯咯咯……我們的葉大主任,你可是林泉經濟區的大主任,你好威風啊!我是你的兵,兵懂嗎?別碰我,我要……」賀佳貞說著掙扎著站了起來。

「叭啦1一聲整個人沒挺住摔向了沙,慌得葉凡趕緊又伸手抱住了她,安慰道:「佳貞,你喝多了。有什麼煩心事也不能拿自己身子出氣的。」

「放開我1一向文雅的賀佳貞今天像吃了槍子兒一般,一把就要推開葉凡。

「別動,你會摔倒的。」葉凡手捏得緊緊的賀佳貞根本就動不了啦。

「你……你想幹什麼?那好,你不是要扶我嗎?正好,你扶著,我想上衛生間拉尿。」賀佳貞連拉尿這兩個粗字都給喊了出來。平時賀佳貞哪會像這樣,能當著葉凡面講出去衛生間就不得了啦,看來今天是真醉糊塗了。

所以,葉凡頓時就傻眼了,趕緊說道:「我,我去找個女服務員來幫你。」

說著就要站起來去找人。

「怎麼?不敢啦!不行,非得你扶。」賀佳貞也不知從何處來的力氣,一把就把葉凡給緊緊的抱住了,摟得非常的緊,葉凡都有些喘不過氣來了。

「5555……」

賀佳貞居然哭了起來。

「哭吧!哭哭有益於健康。」葉凡輕輕的拍著賀佳貞說道。

好一陣子賀佳貞估計也是哭累了,終於漸漸的停了。

「我扶你。」葉凡輕聲說道。

「嗯1賀佳貞輕輕嗯了一聲。

其實不能叫扶,用抱還有點道理,賀佳貞整個人被葉凡給抱著進了衛生間。..這個當然也是事急從權,不抱賀佳貞就得坐地下了。

葉凡出來了,不過當剛關上衛生間門時裡面就傳來了『叭啦』一聲脆響,這廝一急也顧不及太多了,趕緊扭門進去了。

現賀佳貞正扯著裙擺,不過好像是找不到腰帶的綁結處,整個人又因酒力上涌,站不穩定,一下子就滑倒在了地板上。

「唉1葉凡嘆了口氣半抱起了賀佳貞,這個倒是個問題。

見賀佳貞那手還在結頭處亂抓著,估計是憋不住了,再不打開的話等下尿裙子里就丟大了。一個鎮黨委書記尿裙子里,那可能會成為魚陽縣的頭等大新聞的。

趕緊說道:「你稍等,我去找人來幫你。」

「你幫我……解開1身後出五個令人噴血的字來,這個,的確誘惑人。

「不……我……我去找人弄。」這廝心裡一嗦,趕緊搖頭。

「哼!堂堂的葉大主任連這點都不敢動,是不是我賀佳貞長得太不入你的法眼了,我都不怕你還怕什麼,哼!也是,你可是堂堂的大主任,我算什麼。」賀佳貞胡亂地喊著,一個個字出來,像彈丸一般都能扎人。看樣子賀佳貞在賭氣,都是酒給鬧的。

「我解1葉凡費了好大勁頭才點了點頭,手兒抖瑟得厲害,好像那賀佳貞的裙腰帶似乎有千斤重量。

不過這廝在慌亂之中,再加上心情太過於激動,所以手嗦著好幾分鐘了都沒解開腰帶子,額頭上的汗珠子都冒出來了。

見賀佳貞屁股在扭擺著,知道她有些憋不住了,再不解開就麻煩了。

這廝一狠心,心裡罵道:「麻痹的,今天這裙擺子也成妖了,老子就不信這個邪1

隨著暗喊聲,某男手微微一用勁,內息之氣入下一拉,唰啦一聲,整個裙子居然給他拉裂開了,倒是下來了。下是下來了,不過好像更是妙,居然連賀佳貞的內褲都給一起拉扯了下來。

神秘桃源那叢能讓人噴血的茵草在葉凡面前一晃而過,賀佳貞早就蹲下了身子,傳來了噓噓的聲音,估計也是來不及責怪某人了,那個急來也會要命的。

這廝不敢離開,怕她把持不住又給坐地下,乾脆一隻手扶著她,眼眼卻是望著衛生間的開花板不敢往下瞧,就怕賀佳貞酒醒后想起什麼來要秋後算帳就惹下大麻煩了。

不過那噓噓的聲音實在是煎熬人了,這廝以極大的毅力堅掛住了,沒有低下頭。不過偶爾往下瞅了一眼,當然也是看不見什麼了,心裡頗感遺憾。

只是,後面賀佳貞辦完事後那腰帶還得結上,沒辦法。這廝嘴裡念叨道:「事急從權,我不是故意要看的,佛祖啊!原諒我吧1

某豬哥手抖瑟著,那扯裂的腰帶好像一鋼繩子,扯了許久才給打好了結,賀佳貞也是奇怪,這個時候好像酒醒轉了一些,直愣愣的盯著葉凡呆,漸漸的臉上估計是開始泛紅暈了。

不過這時酒勁還在,也分不清是酒力造成的還是心裡原因在作怪。反正賀佳貞那狀況特別的惑人,再加上在衛生間,那股子什麼味兒瀰漫著,一股春氣能讓人回魂動魄。

要不是某男同志那毅力足夠大,估計衛生間里絕對會生點什麼的。

不久,范春香送來了醒酒湯和一條裙子。

眼神有些怪異的瞅了葉凡一眼,不過沒吭聲。

「別那樣子看著我,我沒做什麼,她上廁所拉壞了。」葉凡趕緊小聲解釋一下,不然自己這個大主任那臉可是丟得大了。在歌廳包廂里強行扯破女下屬裙子,那絕對稱得上是南福省的頭等大新聞的。

有范春香幫襯著倒是解決了換裙子的問題。

回到林泉經濟區臨時頭的宿舍樓。

半夜,賀佳貞醒了過來,現裙子居然給換了,慌得人一嗦,一骨碌從床上就要爬起來。

「別動,是我叫春香酒樓的老闆給你換的。」葉凡笑著解釋了一番,不然就會生誤會的。

「哦……」賀佳貞好像鬆了口氣,沒吭聲,良久才嘆了口氣,說道:「葉主任,今天我出醜了。剛才在衛生間麻煩你了。」賀佳貞說著那臉蛋居然一下子漲得通紅,居然還記得一點點。

「我……我……我當時沒看見什麼,我……我當時抬頭朝著天花板的。」葉凡一時沒反應過來,趕緊解釋。

不過他的解釋顯得有些蒼白無力,頗有股子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樣子。

「沒事!看了就看了,反正女人這身子長來也是給男人看的,唉……」賀佳貞嘆了口氣,想了想,突然轉頭沖葉凡笑了笑,小聲說道:「好看嗎?」

「好……好看,不……我沒看見……」某男真恨自己,居然連話都說不利索了,這還像七段高手嗎?真有些丟臉子啊!

「沒看見是不是,是不是有些遺憾,我現在就拖,拖了讓你看,看1賀佳貞突然暴了,開始扯自己裙子。慌得某男一把扭住了她的手,喊道:「冷靜點佳貞,到底是為了什麼,給哥說說,有什麼大不了的坎不能過,有哥在1

葉凡在喊叫,聲音好大。不過眼見賀佳貞那眼中居然流淚了,一時又心軟下來,輕聲說道:「佳……佳貞,你到底為了什麼喝成這樣子,今天幸好遇上我,要是沒人那就麻煩了。」葉凡苦笑著趕緊轉移話題-

手打組巨獻-「沒什麼?」賀佳貞搖了搖頭,心道還不是你惹出來的,你既然那麼看輕我幹嘛當初不在賈書記面前堅決點,反對我當龜湖鎮書記更好。

這下子又弄在了一起,還成了你的下屬,我好像並沒什麼令你那般討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