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九十四章揩油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四章揩油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不過當葉凡感覺還有些不過贏,手剛鑽進某女裙擺里,順勢一捋,剛觸碰上那塊神秘之地還沒視察時,不過,狼爪子已經給另一雙手給趨趕了出來。..

「不行1賀佳貞出於本能,輕輕嗯了一聲,不過,其實她抗拒得也不是很堅決,只是一種女性遇上男性侵犯的那種很自然的本能反應。

不過,葉凡也很知趣,他從來就不是個對女同胞要用強的人。最後,葉凡同志當然也沒用強,只是最後頗為留戀,硬是伸掌在神秘之地拂捏了幾把,然後才撤退了。

當然,賀佳貞只是稍微推拒了一下就沒動作了,如果此刻葉凡同志真要再進一步弄點什麼花頭出來,估計賀佳貞也不會過於激烈拒絕的,不過葉凡也知趣,沒再騷擾。

過後,兩人也再沒說話,好像思想還停頓在一種狂燥后的安寧氣氛中,都感覺想當的滿足,一種思想上的莫名,葉凡悶頭開車,直往龜湖鎮而去。

到了龜湖鎮,謝柱山和幾個副鎮長都迎了出來。

謝柱山此人長得五大三粗的,面上看上去不像一個鎮長,倒像一個正宗的屠夫。

此人面上看上去還挺熱情,其骨子裡那種翹皮還是在葉凡的相面術下感覺到了。

「看來謝家人也並不全是笑面虎,這謝柱山就是一外表莽夫,實則精明,而且相當具有傲氣的人。」葉凡心裡暗想著。

「葉主任,先到辦公室休息一下怎麼樣?」謝柱山裂開他那大嘴唇,笑道。

「不要了,都快2點半了,還是先到交通較方便的村子去走走吧,我這次來主要是想調查一下你們龜湖鎮修路的情況,為林泉大通脈的全面展開提供些具體的依據。」葉凡搖了搖頭。

一行人陪著葉凡先到了『前塘村』。

因為事先有接到通知,說是葉主任要到附近幾個村子走走,所以該村的支書李回峰早就迎了上來。..

此人就一樸實老頭,一身皺巴巴的中山裝,很老土的那種。

「賀書記,謝鎮長,你們都來了,先到村部坐坐。」李回峰笑道。

「不了,李支書,有什麼事你可以直接跟葉主任說說,他是分管咱們龜湖鎮的縣領導。」賀佳貞指著葉凡介紹道。

此人頓時兩眼放光,一個大跨步向前到了葉凡根前,嘴唇略顯抖瑟,說道:「真是稀客啊!咱們村盼星星盼月亮的終於迎來了縣領導,自打當上這個支書以來,都四年了也沒見過縣領導。」

「呵呵,李支書,是我們工作沒做到家,現在才來看你們。最近附近的六鎮二鄉都在修路,我看你們村子連接主幹鄉道的路好像不怎麼好,為什麼不乘此機會動大家修修。拓寬點,多鋪些碎石子行車也安全些,不然,一下雨的話估計那車就得打滑,給老百姓的生命財產帶來安全隱患。」葉凡笑著,緊緊的握住了李支書的手。

「唉!不是我們不想,只是沒錢。葉主任也看見了,從鎮里到咱們村的小公路全壞了,原本也只是村民們自組織起來隨便挖出來的。

因為沒有錢,連炸藥雷管的錢都湊不足,所以,路上根本就沒有幾塊石頭,後來被車子一壓,一個個輪胎印特別的醒目。

現在根本上就不能行車了,害得領導來村子里還得走路。我們也想修咱,早就給鎮里提過多次了,可是……可是……」李支書說到這裡望了望謝柱山估計有什麼顧慮,不敢說下去了。

「有什麼話直說,我今天不光是來看看,如果能現場解決的就給解決了。」葉凡一臉的和藹。

「這個……那……」李支書吞吞吐吐就是不敢說。

這時旁邊圍觀的一堆村民中一個壯實年青人譏笑道:「李支書,有啥不敢說的,還不是怕謝鎮長摘了你那官帽子是不是?」年青人剛講完頓時就引來了一陣子鬨笑聲。..

「張挑三,你講什麼?」李回峰不滿地瞪了那年青人一眼。

「噢!你說說到底怎麼回事?看你膽子挺大的嘛。」葉凡沖那個叫張挑三的笑道。

「講就講,有啥了不起。聽說你是縣領導,那我就說了。我們村這小公路原本早就該修了,為什麼沒修呢,哼!那錢全給村幹部們吃光光了,聽說上級已經拔了幾回款子了,回回只見到李支書送申請報告,有次還叫我們村民們簽了字按了手印,說是群眾聯合起意見領導會重視一些,不過最後也沒見到錢。倒是他們,你看看,吃得嘴夠油滑的。」張挑三瞥了瞥嘴,斜了葉凡一眼,說道。

「張挑三,你放屁,我哪有吃什麼錢,別在這裡亂嚼舌頭根子。」李支書氣得嘴唇都在抖瑟,連髒話都罵了出來。

「沒吃,那錢餵豬啦,十幾天前,曾經在咱們村工作過的我們張家的二叔張局長明明拔了15萬塊給咱們村修路的,那錢去啥地方了。

別以為我張挑三是傻子,那次我在市裡剛好碰上張二叔,他還扔了根中華給我抽,當時隨口問我們村裡路修得怎麼樣了。

我才知道了那事兒,不是你們村委的幹部吃了扔鬼府去啦?」張挑三好像一點也不怵李回峰,連譏帶諷直挑毛玻

李支書那臉頓時就漲成了豬肝,見葉凡和賀佳貞那臉開始有些陰沉了,這廝頓時就急了。

也顧不及什麼了,嚷道:「那錢到我們村裡只剩下一萬塊了。」

「一萬塊,怎麼回事,李支書,你給我講清楚。」賀佳貞板著個臉,冷冰冰問道,「其它錢呢?」

「這個……這個……」李回峰嘴巴咂了幾下,又偷偷掃了謝柱山等人幾眼,還是不敢講。

「哼!李支書,這事你回鎮里給我講清楚,不講清楚我不介意叫派出所的同志來調查一下,哼1賀佳貞喜上心頭,估計那錢跟謝柱山等人有關係,如果能以此為突破口查出點什麼相信謝柱山肯定不敢再那般對自己難了。

李回峰一聽那臉立即就黑了,動了動嘴,說道:「剩下的還在鎮里,我們沒拿,當時謝鎮長就給了我們一萬,說是其它的要投入到林泉大通脈中。

而且要求我們要服從大局,聽從鎮里統一安排,最後還說不會忘了我們村那條破路的。

其實不光是我們村,附近的古狗村,麻山屯子當時張局長也下拔了各1o萬塊。

我也問過他們,都說只拿到手一萬塊作為村委的活動經費了。其它的……」李回峰講完后好像一泄氣的皮球,頭都不敢抬了,因為謝柱山那臉實在是不怎麼好看,臉上肌肉塊塊鼓起,已經處於爆的邊緣了。

「回鎮里!李支書一起來,賀書記,把古狗村和麻山屯子的村長書記一起給我叫來。」葉凡哼了一聲調頭就走。

「縣領導,我們村那路怎麼辦?」後面人群中有人喊道。

「明天就修!不過需要你們投工投勞,而且不能算工錢,你們肯幹嗎?」葉凡轉頭說道。

「肯!只要這路能整平一些,鋪些厚實的碎石子我們就心滿意足了。」張挑三帶頭點了點頭。

「我保證,你們會走上好路的。走不上的話你們到林泉來罵我,我叫葉凡。」葉凡語氣堅定,頓時迎來了一陣子掌聲。

回到鎮里。

葉凡只說了一句話,道:「謝鎮長,修路的款子到底怎麼回事?我希望你們能跟賀書記講清楚。龜湖鎮我還沒來過,我先去走走。」

說完葉凡溜街去了,把此事交待給賀佳貞的目的當然就是為了讓她乘此機會好好的敲打一下謝柱山等人。

其實這種事在鄉鎮也是屢見不鮮了,挪用款子的事那是家常便飯。葉凡也沒有硬要死咬住謝柱山不放的想法,只是藉此來敲打一下,讓他老實一點罷了。

晚上,賀佳貞來彙報工作了。

果然不出所料,錢給幾個鎮黨委委員挪用去一半。

謝柱山以前那部車也的確太破了,早就過了報廢年限。這次三個村子總計接近3o萬的修路款子給他挪用去了1o萬款子購車。副書記蔡毛利挪去了三萬用來修自家那條家道了。當然,也是美其名日是為了街道巷子修路了。

只有唯一那個投了棄權票的工業副鎮長白加山沒有挪用款子,不是他不想挪用,是他當時有事生病了,回來才知道3o萬給幾個黨委委員挪去了近2o萬。

剩下的1o萬白加山也想挪一點為自己辦點私事,不過當時謝柱山這個鎮長沒同意。

所以才惹得在賀佳貞主持招開的第一次龜湖鎮黨委會上他投了棄權票,不跟著謝柱山屁股後面轉。

而柳政當時已經準備到林泉鎮就職了,所以也沒察覺到這方面的破事兒。

「那你準備怎麼處理?」葉凡問道。

「你的意思呢?」賀佳貞不答反問。

「他們幾個態度如何?」葉凡問道。

「還行,都很誠懇,當然,一邊也在為自己叫屈,說是鎮里根本就沒錢購車,沒有車子影響工作什麼的。蔡毛利說了,願意去弄三萬塊來補上這個缺。」賀佳貞說道,斜了葉凡一眼。

「嗯!叫他們幾個進來。」葉凡笑了笑,見幾人有些不安的進來了,葉凡當即收斂了笑意,板起面孔像包公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