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九十五章一巴掌煽得謝鎮長吐血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五章一巴掌煽得謝鎮長吐血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的事剛才賀書記也向我彙報過了,說是希望我不要往上報,內部處理一下就行了。..

那咱們現在就權當是開了個臨時頭的黨委會,不作正式記錄。謝鎮長挪去了1o萬購車,那你自己就去弄五萬塊補上這個缺。

剩下的五萬人家賀書記已經去市裡弄了一些款子下來就不用補了。蔡書記剛才說了願意去弄三萬款子還回去,此事就算了……

今晚上我口頭批評你們一下,以後要牢記,千萬別把老百姓的事當兒戲。

你們好生想想,如果真給他們捅到市裡那可就得丟大丑,後果的話想必你們也清楚,我就不多說了。

這次乘著建設林泉大通脈的東風,賀書記也跟我談了許多,想乘此機會把龜湖鎮跟林泉大路主幹線相連的村級小公路全面拓寬,整平一些。

這是件好事,是一件利國利民的好事兒。各位都是龜湖鎮的核心領導,難道就不想看到老百姓過上好日子?

經濟展上去了,老百姓過得好了,上級領導也會看在眼中的。

對於賀書記的這個想法,你們幾位同志有什麼看法,可以大膽說說,我們就當現在是在開民主討論會了,暢所欲言。」葉凡淡淡然笑道,一臉的輕鬆了下來。

蔡毛利先表態,說道:「葉主任,我同意賀書記提的。此時不修路更等何時,咱們龜湖鎮不能再錯過這個機會了,錯過了就得挨老百姓罵的。」

「嗯!很好,蔡書記幹勁上來了,這是件好事兒。說明蔡書記的黨性原則還是很強的,思想懂得變通,懂得為老百姓謀福……」葉凡隨口誇讚道。

「葉……葉主任,我也同意。..我是分管農業的,老百姓能走上好路也能帶動農業的大展,有利於各村農業工作的開展。」農業副鎮長鳳寶山稍微遲疑了一下,隱晦的掃了一臉隱帶黑氣的謝柱山一眼,也是硬著頭皮表了態。

看這架勢不表態肯定是不行了,如果葉主任抓住自己挪用修路款的事往上一報,摘帽子應該不可能,因為這錢又沒落入自己私人腰包,不過,很可能會落下個記大過處分,嚴重的話也許捋了帽子也正常。

聽說黃海平鎮長有著強大的費默撐著,最後還不是被這位葉主任給搗鼓著縣委書記賈寶全給弄丟了帽子,現在還在監獄里唱著《鐵窗淚》。自己跟黃海平,沒有可比性。鳳寶山省時奪勢,想到了許多。

「我完全同意葉主任和賀書記的看法,農民們的日子可得太苦了,如果連路都沒得走那是我們這些鎮黨委委員沒盡到責任,我心裡有愧啊1白加山直截了當,表了態,還偷偷瞅了謝柱山一眼,有些興哉樂禍樣子。不過較隱晦罷了,在葉凡的鷹眼下還是能現這些神情上的細微變化的。

「看來白加山是一個可爭取的對象。」葉凡心裡暗暗想道。

一屋子人全盯著謝柱山這個鎮長了。

「葉主任,我雖說挪動了前塘村,古狗村的一部分款子用於購車了。但是我原先那輛桑塔納早就過報廢年限好幾年了。

再說咱們龜湖的路實在是破,即便是新車也用不了幾年就成了垃圾車了。

我這樣子做是為了工作,如果沒車子下鄉,去縣裡開會什麼的都不方便,要是擔誤了大事就麻煩了。

再說,即便是挪動了一點修路資金也是情有可原。而且這事兒在咱們魚陽也不是沒有先例,可以說是屢見不鮮,也算不得什麼。」謝柱山自持有著堂哥謝強這個武裝部部長撐著。..

也沒怎麼把葉凡給看在眼中。說話是大言不饞,也不領葉凡的情。聽在其他人耳里根本上就是在公然叫板葉凡這個經濟區的一把手。

賀佳貞臉色頓時難看了起來,正想話時葉凡卻是冷哼了一聲,說道:「謝鎮長,看來你挪用了前塘村的款子還有理了是不是?人家好不容易通過感情關係弄了十幾萬下來修路,那路你也看見了,根本就無法行車了。你居然大言不饞,說是情有可原。如果官員都像你這樣子做事,那老百姓還有什麼活頭。還有什麼盼頭,你這個鎮長當得根本就不稱職。」

「葉主任,你講得太嚴重了吧。我謝柱山不過挪了1o萬,有的人還挪幾十萬甚至幾百萬幾千萬呢?而且這錢我又沒塞自己腰包,也是為了公事。辦公事也犯法了,成了全華夏的罪人了。還什麼不稱職,我謝柱山的考核表上年年都是優秀,哪點不稱職了?」謝柱山那臉上肌肉塊塊鼓起,還真像一屠夫了。公然叫板葉凡了,看來是有所恃而不懼了。

「看來我們某些同志思想認識方面有著很大的偏差,其立足點根本上就沒有站在為人民利益這一邊。

對於是事兒我本著治病救人的想法,想再給某些犯了錯誤的同志一個改過的機會,所以只是想內部處理一下就是了,既然謝鎮長都提出為公了,哪咱們就公事公辦吧1葉凡那臉板得更嚴肅,轉頭沖一旁的鳳寶山說道:「風副鎮長,你當記錄員,把剛才我和謝柱山同志講的話全記錄下來。」

「哼1謝柱山哼了一聲,鳳寶山那臉苦瓜著了,望了望葉凡,又偷偷瞅了謝柱山一眼,不敢動身去拿本子記錄。

「怎麼?寶山同志已經記不清自己身份了是不是?如果真是這樣子的話那我得建議經濟區黨委會重新考慮對你的工作安排了。」葉凡言詞更是犀利,像針一般扎向了本來還有些搖擺不定的鳳寶山。

「葉……葉主任,我去拿筆記本。」鳳寶山身子一嗦,再也不敢僵在那裡了,立即小跑了出去,不久拿了會議記錄回來。

「姓葉的,你真的要公事公辦是不是?」謝柱山那屠夫脾氣暴了,在魚陽何曾受過如此這般鳥氣,所以,這廝也想不及太多了,公然叫板起葉凡這個經濟區的一把手了。

「你說呢?」葉凡抽出支煙點上后淡定的掃了謝柱山一眼。

「哼!我看你能拿我怎麼樣?麻痹的1謝柱山眉毛一抬,冷冰冰地塞了過去,還罵了一句粗話,開始耍橫了。

「我是不能拿你怎麼樣?不過。」葉凡停頓了一下,轉頭巡了幾個人一眼,聲音突然大了起來,說道:「簽於謝柱山同志還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他已經不適合再擔任龜湖鎮鎮長一職。我以林泉經濟區黨委書記身份慎重宣布,謝柱山同志暫時停職反省,接受由林泉經濟區紀委科,公安局、財務科等同志組成的檢查組檢察。鎮長一職暫時由白加山同志代理。」葉凡這話一出屋裡人全失了顏色。

謝柱山更是氣急敗壞,吼道:「格娘老子的,你他娘毛都沒長齊也敢來教訓我,黃口小兒,什麼玩意兒。老子就看著,看著你來撤老子的職,哼1

謝柱山突然想到謝強對葉凡的不滿,當然就是庄紅玉給葉凡調到林泉經濟區的破事了。覺得跟葉凡好生鬥鬥,堂兄謝強不可能不幫自己的。所以,一下子硬朗了起來,連粗話都給拋了出來。

「毛都沒長齊,你再說一句。」葉凡陰聲問道。

「就是沒長齊怎麼樣?估計是你那媽不會長毛,哈哈哈……」謝柱山突然狂笑了起來,好像有些瘋了樣子,估計是給葉凡氣著了。狗急了也咬人講的就是此獠了。

「啪啦1

一聲巨響。

眾人感覺眼前一花,謝柱山那龐大如熊的壯實身體已經飛到了二米開外,嘴唇上掛滿了血跡。

「鳳鎮長,記錄下來,謝柱山在黨委會上公然污辱領導,不服從組織勸導,私自挪用1o萬巨款用於自己享受,完全的置龜湖鎮老百姓的生活於不顧,此事一定要嚴肅處理,我準備向縣委賈書記彙報此事……」葉凡哼道,收回了拳頭。

「好……好,葉凡小狗,你等著。」謝柱山忍著鑽心之痛,掙扎著爬了起來,捂著臉沖了出去。

深夜。

賀佳貞辦公室內還亮著燈。

「葉主任,這事可是越鬧越大了,你那一巴掌可是不輕,會不會惹得謝家群起而攻?」賀佳貞微微有些擔心,眉頭緊蹙,活拖拖的一個病西施樣子。

「群起而攻,也許吧,不過我相信,謝家即便是要攻擊我也得拈量一下。我這人平生最恨人罵我母親了,誰敢罵我母親就是皇帝老子也得甩他巴掌,哼1葉凡狠話一甩,王八之氣十足,倒是令得賀佳貞眼中閃現了一絲莫名的燥動。

第二天早上,魚陽最大的新聞傳開了——葉副縣長兼林泉經濟區的主任,一巴掌甩得謝柱山這個鎮長差點掉了門牙,有人說葉副縣長是粗人,動手動拳,毆打下屬。

也有人說葉副縣長是直性男兒,為民作主,還有人說真相其實是葉副縣長跟謝柱山爭姘頭,最後不合才鬧得拳腳招架的,也有人說是葉主任下鄉檢查,嫌謝柱山這個鎮長招待不周,紅包包得太小,沒有請姑娘相陪,最後一氣之下……

反正一時之間傳得是越來越邪,到最後當然是轟動了整個魚陽官常

當然,倒是龜湖鎮的人基本上都曉得謝柱山吞了修路款,被正直的葉主任氣得一巴掌煽得噴血,葉主任是為民作主的好官什麼的。這些都是那個張挑三在四外散播的,因為第二天修路就開始了,村民們一邊修路一邊念叨著葉主任的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