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九十八章生老病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八章生老病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來惹事者居然是一頭大水牛,此畜牲估計是要討路,路被寬大的牧馬人整個擋住了,大水牛那龐大的身軀無法擠過去,所以。..一直在車上擦擠著,弄得車子又開始羊癲瘋了。

「有趣啊有趣!牛哥。連您老人家也喜歡春色無邊嗎,哈哈哈」。某男調侃著狂笑了幾聲。轉頭視了丁香妹一眼,說道:「倒是得給它找只母牛了,不然,也太虧著牛哥了乙。

「又不正經了,哼1丁香妹嗯哼了一聲,狠狠的,甚至可以說是咬牙切齒的捏了某男一把,頓時傳來慘呼聲。

」看你以後還敢這樣不?如果不是牛。是人那得丟臉死了。」某女罵道。

「丟啥人,男歡女愛,人之大道,人說。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風流,咱就是此等人某男又了幾句屁言,開車起程而去。害得那大水牛隻好獃呆的注視著這隻鋼鐵巨獸,晃了晃水牛頭,不明白人這個,複雜的動物到底在幹些什麼。

它當然不明白了,明白了不就成仙了。

到墨香后順便去拜訪了曹萬年和於建臣兩位老哥,直往水州而去。

不過,當放下丁香妹后,眼望著葉凡的車子消失在了視線中,丁香妹嘆了口氣。說道:「凡哥。我估計跟你相好的時間也不會長久了。你終究不會一直呆魚陽的。也許這次省委黨校培回來后就是你飛黃騰達的開始,緣盡了,唉丁香妹有些失落,直接打車往回趕了。哪裡是去參加侄兒的訂婚酒,實則是專程送葉凡的。

到水州時已經是晚上了二隨手就把車開進了屬於自己的「楚天閣葉府」

在山下那排店門前停了車子,兩個保安立即搶步上前,恭敬地問候著,葉凡也是親切的答著,隨手還扔了兩包中華過去,樂得兩個保安連連稱謝不已,說是東家一點架子都沒有。..望了望掩映在古樹下的自己的府邸,那片天地是專屬於自己的。葉凡下了車,乾脆徒步往山坡上散漫的緩行而去。

遠遠的望見前面有個。人影動如脫兔,靜時如處子。一會兒又變換了拳腳。柔中含剛,剛中顯柔。一招一式嫻熟自如,手腕應用已經到了爐火純青地步。

良久,人影漸漸清晰,是陳嘯天。

」好腿好拳好招式,不錯!陳老,你的招式應用好像更精練了,是不是有恢復功力的趨勢?葉凡輕拍手掌相合道。

「過獎了,公子。你回來了陳嘯天正站在院門前的一顆樹下舞著太極,其實他早就現了葉凡。只是玩興正濃所以也沒停手,乾脆演了一遍給葉凡看。

「陳老,以後叫我凡仔就行了,您是前輩,咱們還分什麼彼此葉凡顯得相當的真誠。跟陳嘯天雖說相聚的時間並不多。

但此老那種秉性還是令葉凡有些折服。以前陳嘯天說是拜葉凡為主公,那個時候的葉凡倒真有那般想法。

不過現在隨著時間,感情的加深,倒覺得跟陳嘯天有點像親人了。所以葉凡也不願意再談以前那種過時了的關係了。

「不行!公子,本來我陳嘯天應該叫你主公的,現在能改叫你公子已經是很大進步了。做人要信守承諾。無信而不立,我想公子應該不會陷我於不義的是不是?」陳嘯天相當的莊重,只答應叫公子。

「那好吧,隨你。陳老,傷情恢復得如何?」葉凡隨口問道。對於這種老古董式人物,跟他解釋也沒多大用處,白費口舌。

「六段開源之境算是穩定住了,不過。..唉,想恢復到七段開源那個此生估計是無望了,唉陳嘯天兩聲嘆息。臉上顯得有絲絲失落。

對於像陳嘯天如此痴迷武術的人來說。實力下跌對他來說那簡直就是切膚之痛。

不過也無可奈何。幸好還能保住六段之境,不然陳老頭真得去撞牆了。

「陳老,我知道你放心不下師傅的囑託。你放心,陳無波那裡我遲早會去走一遭的。實話跟你說吧,我現在已經達到七段的開源之境,相信再過得釁應該能到8段甚至段。到那個時候我想應該有了向陳無波大師挑戰的實力。不過陳無波現在的情況不知如何?陳老是否打聽過葉凡態度堅決,目光如鷹。

他是有些擔心再過得十來年還未等自己去挑戰陳無波他自己掛了還挑什麼戰。

這個歲月不饒人,即便是國術界的高段位大師照樣子逃脫不開黃泉地府的招喚的。生老病死是人之天道循環,誰也無能倖免的。

陳無波可是跟陳嘯天師傅同一輩的人。陳嘯天已經強左右了。

陳無波再怎麼強也該有以討得們幾年八,,人能否活到那個,時候這個難說。

「人有旦夕禍福,月有陰睛圓缺。陳無波今年算算也應該有必歲了。再過得舊年也不過的歲出頭,按他的身體狀況活到四歲應該沒問題。

其人功力估計已經達到8段的截流之階。武術修練者,功力境界越高者,對自然的適應能力也是越強的。

雖說肌體在老化,但內勁之息也在精純。兩相一抵消,應該是能放緩一些身體機能的老化。

這就是為什麼田歲的陳無波看上去只不過是個刃歲的年青老頭樣子。像8段及以上高手,活到凶歲的概率可佔九成,除非生異外。生病或受重傷,一般來說都會挺下來的。

所以,我等得起,我相信以公子的傑才,早晚會讓陳無波成為手下敗將的。

說句實話,公子是我見過的天下間唯一一個能在力歲時達到七段的絕天才,如果說出去的話估計能震驚華夏。傲嘯世間了。

哈哈哈」陳嘯天突然有些興奮了起來,豪笑不已。估計是因為看到了希望,人這嚇,東西,有了希望精神頭自然就足了。

「陳老,我說一句有關你**的話。如果要戰勝陳無波,先就得熟悉他的套路。古人曾說,知已知彼才能百戰不殆。」葉凡的話大有深意。

「呵呵,公子,我此生已經無忘戰勝陳師叔了。希望在公子身上。所以,關於陳氏太極拳的壓箱底功夫我都會揭密給你的。我想。陳氏太極拳能在公子這樣的天才手中揮出去也算是功德一件。」陳嘯天看開了,也不願再死守什麼族規門規了。

「嗯!也好!不過,我還是希望能讓陳老的功力恢復到七段鼎勝時期。你看看,這個能否有助於你恢復境階。」葉凡含笑著拿出了一個檀木盒子。

「里,,裡面是什麼?」陳嘯天沒有打開,心情有些許激動。如果說葉凡說的有助於恢復自己的境界,那這木盒裡的東西肯定算得上是稀世之寶了。

「聽說是千年蛟參,產自深達千米的海底。傳說是長在蛟龍的糞便上,級取蛟龍殘留的精華生成的天地奇物。

不過蛟龍這叮東西在神話傳說中是有,現世中應該沒那玩意兒。」葉凡淡然說道,連自己都難以說服。

「千年蛟參,應該是陽烈之物。我當年也聽師傅閑談時講到過。說是在世間龍這叮,東西當然是沒有的,只是古代的一些閑人杜撰的。

不過海底有一種動物也可以稱之為龍。其實就是古代人所說的恐龍。

此物身長可達二十幾米,跟海蛇有點像。只不過它的頭上長有兩個小角,像羊角一般。這個也許就是現代人講的蛟龍了,當然。它不可能騰雲駕霧。只是海里的一種攻擊性十分強悍的蛇類罷了。

不過。此蛇種全身都是寶。營養價值很高。也有人說它的全身都是由雞蛋樣的物質構成的。

所以,它產的糞便上生長出的海參類東西肯定是大補之物。不過,只是此物想恢復我的境階是不可能的。還得配有其它的藥物才行」陳嘯天侃侃而談,聽說過的事也是相當的多,倒是令葉凡大開了眼界。

「陳老,你看看此藥丸能否助你恢復境界?」葉凡拿出了雷陰九龍丸。

「此丸好像類似傳說中的能突破境界的提功性藥丸了,難道真能助力人提升境階,請問公子,此丸叫什麼名?」陳嘯天那眼中失落神色一掃而光,猛然的炸出了一絲火花。

「雷陰九龍丸,是由一陽一陰兩種太歲精華合制而成,當然,還得加上幾十種其它藥材。我已經試過了,五段以下的高手能助力他們突破一到二個小境界,六段的還沒試過。當然,六段及以上的高手對於藥丸的質量要求也特別的高,成色當然要上品的才行了。」葉凡也沒藏著什麼了,跟陳嘯天直白的說了。

「那說不準此丸還真是能助力我恢復到七段,不過我估計此丸內蘊含的爆炸性能量肯定很大。如果真要衝擊突破境界的話也得做好萬全準備才行,如果身體經受不住的話還有斷筋炸脈之危險。」陳嘯天見過識廣,一眼就猜出了藥丸的副作用。

「沒錯!陳老講得完全正確。等你身體恢復到足夠承受之時我會求得一顆來的。當然。估計成色要上等的此類藥丸才能助力恢復功力了。」葉凡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