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五百九十九章省檢察院被譏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五百九十九章省檢察院被譏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謝……謝公子了,我……我……」陳嘯天好像很是激動,有點語無倫次的樣子。..本來沒希望的東西一下子變成有希望了,是個人都是不能再保持平靜的了。

「不用說什麼,咱們還說什麼就見外了是不是?呵呵。」葉凡安慰道。

「梅子在嗎?」葉凡問道,轉移了話題。

「在!她現在已經搬到府里來了。每天清理你的房間和客廳,閑瑕時自個人弱弱琴,練練歌。這姑娘很懂事,人也和氣。公子如果把她收了作小還是不錯的。」陳嘯天那思想中還殘留著許多清朝時遺留下來的痕,估計是受到他師傅等人影響吧。居然鼓動葉凡娶個小妾,在陳嘯天思想認識中認為這個正常,可是聽在葉凡耳里差點把他給一下子震蒙了。

轉頭盯著陳嘯天,幾秒鐘過後才有些苦瓜著笑道:「陳老,現在是什麼社會了,還能娶小的嗎?法律可是規定一夫一妻制的。那個叫做包二奶,是要受到良心道德遣責的。」

「呵呵呵……公子,那個只是法律上規定的。其實一些國術大師,大家族中人的妻妾往往都有好幾個的。

就像我師叔陳無波,在咱們國術界也是響噹噹的。明面上他就一個夫人,其實在他家老宅子里還有著四位偏房的。

不足為外人道也,這些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咱們華夏有錢人包二奶的事屢見不鮮。

有的官員養的情婦都可以組成一個整編排了。所以,凡是有本事的人不可能只滿足於一房的。

也許這就是天下豪傑的霸王之氣吧。不過,天下間的美女都是愛豪傑的,沒本事的人一房都娶不到手,有本事的美女圍著他們打轉,全在一個『能』的問題。哈哈哈……」陳嘯天狂放的笑了,豪傑本色彰顯。

「受教了1葉凡噴出了三個字,差點咬了舌頭。..

不過轉念一想,好像也有些道理。似笑非笑,問道:「陳老,那您老怎麼不娶個二房,你可是七段高手,在天下豪傑中也應該佔有一席之地的。男兒本色嘛,能征服多個女性也是王氣的表現。」

「呵呵……呵呵……這個……那個……不說了。在我最落魄最沮喪的時候,素梅作為一個大家族出來的千金,她跟了我。所以,呵呵……」陳嘯天顯得有些尷尬樣子。

「明白了,其實豪傑也有專一鍾情的是不是?哈哈哈……」葉凡也是放蕩的笑著順腳跨進了大院中。

「葉先生,你回來了。我給你放水,先洗洗。」剛進大院,梅子淺淺一笑迎了上來。

不過她的眼神中也含有絲絲怪異味道,臉蛋也是紅撲撲的十分的誘人,估計是自己剛才跟陳嘯天胡扯的東東,也就是陳嘯天那老古董慫恿自己收梅子為什麼小妾的東東已經被她聽見了,葉凡心裡突然一盪,玩興上來,開個玩笑,干聲笑道:「梅子,剛才陳老的話你聽見了?」

「嗯……不……沒聽見……你們講什麼?」梅子慌得一嗦,趕緊搖頭,當然是故意裝傻了。

「聽見了就好,怎麼樣?考慮考慮?」葉凡似笑非笑,望著一身淡綠色裙擺的誘人梅子,想起了『秀色可餐』四個字來。

「這……那個……不行。」梅子吞吞吐吐了一陣子,突然態度非常堅決,拒絕了,話語雖輕但態度果毅。

「哈哈哈,這才是一個真實的梅子。陳老那個老古董,咱們剛才是兩個爺們在胡扯閑侃,當不得真,開個玩笑。我先去沖沖,你準備好,我想聽一曲。」葉凡笑著直往洗澡間而去。

洗完澡,葉凡剛走出來就聽見了齊天那破鑼嗓子在廳里大喊道:「大哥,俺有耳福了。..一來就能欣賞到梅子妹妹的好嗓子,哈哈哈……」

「怎麼樣?香港那邊定了沒有?」葉凡隨口問道。

「定下了,幾天後就要出行了。來得匆忙,唉……以後可能沒有現在方便了。」齊天嘆了口氣,有些失落,不過轉眼間這小子立即那眼中又開始閃彩了,估計在yy著在香港的生活了。

「王小波的案子結啦?」葉凡問道。

「結啦,這次絕對逃不了啦1齊天嘿嘿陰笑道。

「哦!說來聽聽,會判幾年?」葉凡心裡一松,問道。

「獵豹的保衛部部長曹介大校在調查清楚事實后很是生氣,直接就把案子給轉交到了省檢察院。

當時移交的時候曹大校還對著省檢察院的那個負責人隨口哼聲道:魚陽縣檢察院難道是盡喝稀飯,一個如此無惡不作的痞子居然能逍遙到這個時候?世風日下啊!難道魚陽縣檢察院不是你們省檢察院的下屬?

瞬間,就令得辦理移交手術的檢察官那臉漲成了豬肝。嘿嘿,我當時還在一旁加了一把火,故意哼了一聲,罵道:聽說嫌疑犯的叔是市裡的財政局局長,不然怎麼敢如此的亂來。人家有kao山襯著,檢察院的同志嘛,怕了!不過我老頭子聽說我被調查了還臭罵了我一頓的。我是被冤的,希望組織上能給我一個交待,好回去跟老頭子交待一下,不然真得挨板子了。

當時剛好負責移交的省檢察院的副院長韋術明走了出來,隨口沖我笑道:「齊天同志,我們知道你受了委屈,沒關係,你需要我們怎麼證明,我們省檢察院也可以給你開一份,你也好向你家老頭子交差了,呵呵呵……

笑完后突然問我,看來你家老頭對你要求很嚴格嘛!我倒想認識一下,他是誰,能說來聽聽。

齊振濤,你應該聽說過吧!

這時保衛部的曹部長隨口答道。

齊振濤,倒是跟我們省的常務副省長同名。看來天下間同名的人也不少,當時韋副檢察長笑道。

本來就是他嘛!我在一旁咕嚕了一句,地一聲,韋術明副檢察長那口茶不小心就噴了出來,燙得嘴直咂巴,不過沒出聲來了,哈哈哈……」

「哈哈哈……」

葉凡和齊天狼笑了起來,葉凡笑道:「你小子,夠逗的,居然杠起你老頭子大旗想整人。你爸不會真過問過此事吧?」

「沒有,當時你叫我自已告自己我就告了,哪敢告訴老頭子,那不是找抽嗎?」齊天叫苦了。

「呵呵,這樣給你抬出尊大神來隱晦的一壓,省檢察完的韋副檢察長肯定會慎重起來了。」葉凡干聲笑道。

「肯定的,聽說第二天早上,魚陽縣和墨香市檢察院被省院的韋副院長點名批評了。

說是魚陽縣檢察院端著國家的飯碗不作為,盡喝稀飯。而墨香市作為上一級監督機構,未盡監督和領導之責,反正是揚揚洒洒的叱責了一番。

估計現在市檢察院院長和你們縣那個檢察長正在苦瓜著臉寫檢查了吧,哈哈哈,痛快,大哥這招還真是神。

我不但沒受到責罰,而且軍隊保衛部門和政治部兩個部門給我的證明評語寫得都非常的好。

什麼為民除害,面對社會上的什麼臨危不懼等等,賺了,賺了1齊天口沫橫飛,噴得葉凡直往後退。

「好了好了,別吹了,再吹天就得塌下來了。不過你小子今晚上來不會就這點破事兒專門來告訴我吧?」葉凡淡淡一笑,意有所指。

「那當然,不止了。昨天在家裡跟老頭聊起你來,我說你今晚上會到水州,明天黨校就要開學了。聽說你們這個班全是年青人,不會過3o歲的,叫什麼跨世紀英才班,名字還是很牛氣的。」齊天扯道。

「嗯!情況應該是這樣的,當時一個地級市就只有三個名額,咱們省有13個地區,加上省屬的一些廳局再來些人,我想全省加起來不會過5o名吧1葉凡笑道,頗有股子自得。

「那大哥你這次肯定是了,這一培訓完估計就能小升一級了,再上一級就是正處了。老大,離你主政一個縣的日子不遠了。這陞官的度真是令人咋舌。我有老頭子罩子還混得這麼慘,大哥有能耐啊1齊天吹棒著葉凡,令得葉凡感覺十分的怪異。

有些莫名的看著齊天,笑道:「你小子不會有什麼事求我吧,不然怎麼一下子變成馬屁精了。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這個……那個……嘿嘿……」齊天吞吞吐吐,不好意思。

「給我說中了是不是?有話直說,咱們還藏著掖著幹嘛?」葉凡瞪了齊天一眼覺得好笑。

「就是……就是那藥丸,大哥能不能再給一些。」齊天隱晦的說著。

「你當飯吃啊!兄弟,搞多了傷射說那是純中藥做的,但用多了也不好。」葉凡倒是有些語重心長。

「搞多了,搞個屁。」齊天來氣了,嚷嚷道。

「怎麼回事,前次不是又給了你兩顆?」葉凡有些訝然了。心道這小子還真會來事兒,把春宮丸當糖豆吃了。

「是給了兩顆,可是……唉……」齊天好像有難言之隱。

「到底怎麼回事,婆婆媽媽的像個娘們,煩得很。」葉凡沒好氣罵道,搖了搖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