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章京城來的大員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章京城來的大員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一章了。..

個飛大將軍。

少俠打賞。

知口甘…情節推進太慢,狗子想說,別急,現在還在一個大框架中,後面會加快的。

至於打算,只要兄弟們肯一直支持著狗子,這書的路還是很漫長的,寫到登頂,這是狗子的願望。

當然,狗子也知道狗子寫得較膚淺,有的地方甚至可以說是粗糙小但狗子想,你們慢慢看,狗子用心寫,狗子心裡很感激各位的。

祝大家元宵快樂,錢財、美眉,幸福、健康像湯圓一樣滾進來,而且是源源不斷,相信各位的月票也會如此的是不是?呵呵」「給我家老頭子沒收了,兄弟我是一顆都沒撈到手。

大哥,你說說,我還搞個球的女人,唉」齊天一臉的苦瓜相,著實可憐,令人好笑。

「看來你家老頭子還真是好這一口,呵呵。」

葉凡憋不住了,乾笑出聲來。

心道:「不知齊振濤有幾個女人,兩顆丸子都用完了,還來討要。

不過人家是堂堂的常務副省長,想要女人那還不是一打一打的有人願意獻身,國情如此氨。

「不是的大哥,我老頭子很正派,劉我媽相當的忠心,從來不在外面亂來的齊天立即出聲反駁。

「也許是吧1葉凡似笑非笑,顯然是不相信,心道,對你媽忠心為何那春宮丸用得如此之快,不過也許齊副省長跟老婆玩的時候用了。

「大哥不信,實話跟你說。

不過大哥千萬不能外傳,不然會惹麻煩的。

我晚上是想帶你去見一個人,當然。

是我家老頭子授意的。」

齊天顯得有些神秘。

「說來聽聽。」

葉凡收斂了笑意,人也慎重了起來。

既然是齊副省長介紹自己去見的,那此人肯定有些份量。

也許還是跟齊副省長同一個級數的人。

能認識到這種人對自己來說是有好無壞的。

「是這樣的,大哥你那藥丸還有一個作用,好像是聽說能治一些犯病較輕的陽瘦,前次風司長帶回京后,給一個大人物試用過後說是效果很好。..

估計堅持著,一個月用上一顆的話,一年或者兩年之後估計能完全康復。

當然,這個也是指犯病較輕的陽瘦,這個我也是猜測的,這事兒人家當然不會說的,也許不是這個原因也說不準。」

齊天一臉喜氣,略顯神秘著說道。

「什麼大人物,兄弟能否透露一點。」

葉凡小聲問道,來了興趣。

連齊天都說是大人物,而且還是燕京的大人物,那肯定是在部委或中央任職了。

葉凡那心臟居然不爭氣的開始跳得厲害,儘管大人物也見過幾個,但一般來說都在省里工作的。

就目前來講,就一個常務副省長齊振濤,而組織部長宋初傑只是打了個擦邊球,以前是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見過一次,也沒攀上什麼交情。

估計就憑著齊天的關係跟齊振濤還算是沾上了一點邊。

不過自己現在級別還太低,還無法正式進入齊振濤的視線中,這點葉凡還是有自知知明的。

像齊振濤這種級別的官員,能進入他的視線的人至少也得是正廳級幹部才行。

「張衛清,此人你肯定沒薦說過。」

齊天說道。

「嗯」。

葉凡搖了搖頭。

華夏的高官也不少,自己就知道國家主席等幾個頭頭,哪會知曉下面的一些高官,太多了,想記也記不下來。

「他的級別不高,秘書,比我老頭子還低一級。」

齊天笑道。

「比你老頭子低一級至少也得是正廳級。

那個對咱們來說可就是高官了。

不過剛才聽你說他是秘書,那他身後的主子的地位可就高到天了。

秘書都是正廳級了主子至少也得是副部吧?」葉凡雙眼中閃出了一絲彩光。

那這個叫張衛清的人肯定算得上一大佬了。

「那到是,主子是中央辦公廳副主任許正揚,正兒八經的正部級高官齊天一臉的得瑟。

看來即便是對齊家來說,能跟許正揚連上線也是一筆極大的政治資源的。..

「那你說那藥丸到底拿去給誰用?」葉凡似笑非笑,望著齊天。

「這個不清楚,也許是張秘書自己用。

也許是他背後的主子。

不過也難說,張秘書認識的人層面很高,中央辦公廳的位置特殊,接交的高官肯定特別的多,處在他那個位置上,處級幹部是大白菜,廳級幹部在他眼裡就像蘿蔔,部級幹部才是重要人物,不過,也未必就是給許正揚用的。

這種東西就難猜了,太難了。」

齊天想了想,也拿不準。

「要多少?」葉凡問道。

「這個數1齊天比了個半打的數目。

「這麼多,那耳是6顆。」

葉凡有些肉痛。

因為春宮丸的製作也不容易。

要用到內勁之息。

一個月下來有時間搞的話也不過才能搞出幾顆來。

而且原材料現在是越來越少了,沒米怎麼下鍋。

「呵呵,多是多了一些,不過大哥,能接交上張衛清這種級數的人對你以後混官場也許現在還用不上,但以後絕對能用上的。

張秘書年紀也不大,聽我老頭子說他不過才互歲左右。

以後前途肯定無量,如果哪天能爬上中央辦公廳主任一職就不得了啦,那可是跟副總理一個級別的。

而且那個小位置是專門為中央的高層服務的,能量方面,嘿嘿,我就不說了齊天一臉的乾笑。

對這個葉凡當然也懂,中央辦公廳那是個什麼部門,想想都可怕,那可是個能直接通天的部門。

「呵呵,對我來說,暫時是離他遠了些。

估計你們齊家更希望能通過此事連上這條線吧1葉凡直接戳中了齊天的鬼心思。

瞅了他一眼,又笑道:「是不是你家老頭子派你來當說客的?。

「嘿嘿,」齊天乾笑不語。

「算啦,什麼時候去?。

小葉凡笑道。

「馬上,立刻1齊天說道。

「那就走,不過那個張秘書好不好說話。

說句實話,我心裡還是有些怵。

聽說中央的一些高官都相當的難伺候,人家鼻腔朝天也無可厚非。

咱這小副縣難入人家法眼的葉凡聳了聳肩,說道。

「傲氣肯定是有的,誰叫人家身居要職。

老頭子有交待,說是謙虛一點就行了,張秘書人不錯。

而且這事是他有求於你,難道還敢翹上天啦。

何況大哥也不是常人,一個才舊周歲的堂堂上校,在我軍歷史上是後無來者的齊天一臉嚴肅。

齊振濤這個常務副省長並沒住在省委高官樓群里,而是住在損林坡齊家大院。

聽說也是齊家的老宅子,有著一百多東歷史了。

一座充滿華夏特色的典型的四合院。

青磚青瓦,院中有小池小小假山小亭子,有點蘇州小園林架勢。

面積可不估計這院子長寬達好幾十米。

雖說是晚上了,但那個假山上的小亭子里卻是亮著燈。

葉凡倒是頭一次正式拜訪齊振濤。

禮物方面葉凡想了一陣子。

搗鼓來搗鼓去的,覺得好像人家堂堂的一個常務副省長,應該什麼都不缺,你能想到的估計都有人送過了。

所以,臨到最後一咬牙,乾脆送藥丸了。

四顆春宮丸,2顆「後宮玉顏丸。

這禮送得當然很是奇特,估計知情者會笑掉了大牙。

跟著齊天到了小亭子。

現裡面就兩人。

一個是齊振濤,另一個)長相白晰,一身規矩襯衫的中年男子估計就是張衛清秘書了。

葉凡偷偷施出相面術隱晦的觀察了一下子,現此人勢氣很旺,但面相上看去到是很和藹,也許這個跟他從事的工作有關係。

中央辦公廳服務的對象基本上全是高官。

打交道這方面肯定很是熟絡,不然怎麼能讓高官們滿意。

「張局長,我們南福產的雲霧毛峰還不錯吧,呵呵呵齊振濤笑容滿面。

能跟張衛清搭上線對於齊家來說當然好處相當的多。

張衛清因為兼著辦公廳秘書局局長,所以級別為正廳級。

當然,齊振濤如此慎重的對待張衛清當然是為了他身後人許正揚副主任了。

張衛清是正廳級別,齊振濤是副部級別。

主要是張衛清的位置特殊,能通過他搭上許正揚這條線對於經后自己想再進一步作用也是相當的大。

要知道齊振濤已經貴為常務副省長了,再進一步的話很可能就可以提省長一職了。

全華夏國又有幾個。

省長,這樣的位置各路諸候全大眼瞪著的沒有硬實的派系,沒有廣闊的人脈那是想都不用想的。

齊家雖說在南福這塊地盤上影響力較大,但跟京城的豪門,那些開國元勛。

紅色家族相比的話只能說是處於二流水準了。

齊家也是紅色家族。

但只能是處於二流的紅色家族。

所以當通過堂妹夫風清錄介紹認識了張衛清后齊振濤的心情那是相當好的。

當然,聯繫這一切的紐帶都需要葉凡手中的春宮丸。

齊振濤也不清楚張衛清要大量的藥丸是為了什麼。

據風清錄說是此丸可以治療一些不十分嚴重的陽瘦,而需要治療的人到底是哪一位這個小齊振濤當然也不會去問張衛清了。

畢竟這事兒在華夏來說還是人的禁忌的,不能為外人所道也。

「嗯!的確不錯。

剛入口時以為無味,不久淡淡香味從舌尖潤澤而來,而且是越來越香,還真有些奇特,呵呵叭」張衛清微笑著,面色和暖。

不過葉凡的相面術感覺到了,此人也只是禮節性的贊了贊罷了。

對於張衛清身居如此位置的人來說,什麼好茶沒喝過。

就是地方上來的省長等封疆大員在他面前也不敢託大的。

正應了那句京城的衙門很高。

「來啦,坐吧,一起喝杯茶齊振濤看見葉凡,隨手指著身旁一條木頭雕花圓凳說道。

</fo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