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一章表現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一章表現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二一一一不了。..我還是站這兒吧。小葉幾感覺有點點知爾,四都說得有點不利索了。但總體來說掩飾得還行,面上看上去算得上較鎮定。

「沒事,張局長不講究這些。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從京城來的張局長齊振濤微微抬頭,朝著對面的張衛清介紹道。

「張局您好葉凡在清心訣相助下也恢復了平靜,微笑著點了點頭,略顯謙恭,但並沒有巴結之相。

「你就是葉凡,聽齊省長說起過你了。不得了啊,年紀輕輕的就是副縣長了,以後前途無量啊,呵呵,坐吧。隨便點。」張衛清不咸不淡,倒是小贊了葉凡一句。

「謝謝張局長誇獎,其實我也沒做什麼,都是齊叔抬愛葉幾謙虛的說道,故意把齊省長說成了「齊叔」當然是乘機加重一點在張衛清心中的籌碼了。跟齊家攀上點關係也許張衛清會更法視自己的,不然人家不鳥自己也正常。

「齊叔張衛清果然有點驚訝,不過掩飾得很好,隱晦的掃了齊振濤一眼,輕輕的念了一句。

「呵呵呵,張局長有所不知。這位葉凡小侄跟齊天是過命的兄弟,拜過把子的。

雖說現在不時興這個了。不過我還是很看重這個的。一來二去,所以他叫我齊叔正常是不是?

本來我家裡頭那位想收這小子為乾兒子的,不過這小子也很有傲氣,最後居然沒答應,呵呵呵詭異的就是齊振濤著力的捧了葉凡一下,把葉凡跟齊家的關係講得相當的親密。

莫名其妙的居然整出了他的老婆要收葉凡為乾兒子的事,令得葉凡都感覺有些怪。

心道:「你們啥時說過要收我為乾兒子的?齊天的母親我直到現在都沒見過,真是怪了,齊振濤此話講來什麼意思,我一個小副縣,齊振濤有必要如此這般說嗎?還真有點詭異其實也難怪葉凡感到糊塗,就是一旁站著的齊天也是丈二和尚,一點也沒摸著頭腦。..

心裡想法跟葉凡也差不多,要不是齊振濤還沒喝過酒,齊天真會以為自家老頭子齊振濤是不是喝蒙了講胡話。

齊振濤這樣子做當然有他的目地,盡量把齊家跟葉凡的關係講得親密一些,以後葉凡給了張衛清藥丸后也算是齊家給的。

相信張衛清的後面人會念齊家的一份情的。而且,以後張衛清那後面人如果還想要葉凡手中藥丸小是不是得先聯繫齊家,齊家這個橋樑作用就凸顯了出來。這一點葉凡和齊天還太嫩,當然想不明白了。

「哦,還有這事兒?看來葉凡同志還不是一般的有傲骨氨。張衛清露出淡淡的興趣來了,掃了葉凡一眼,笑道:,小葉,你的家世我倒是聽齊省長說過,你爸媽都是普通幹部。能有這樣的好機會為什麼不用上呢?」

張衛清當然不會直接說你有攀龍附鳳的機會為什麼不用?不過齊振濤如此的一介紹到是令得張衛清對葉凡的態度來了個大轉彎。先前叫葉凡同志,現在改口叫小葉了,顯得親切了許多。估計已經把葉凡當作跟齊家有點親密關係一方面看待了。雖說這只是在張衛清的一念之間,但對於葉凡來說卻是一個不小的收穫的。

「張局長,其實也不是我不同意,主要是我跟齊天已經是拜把子兄弟了,鐵哥們。齊天的家裡人也等於我的家裡人,還去弄那些重複的麻煩事幹嘛,您說是不是?,小葉凡靈機一動,配合著齊振濤演雙簧。扯了幾句也算是勉強混了過去。..

「呵呵呵,講得好,的確有些重複了。此親跟頗親一樣的嘛!還為什麼頗此張衛清張半大笑了起來。

現場氣氛一下子放鬆了下來。

喝了幾杯茶后。

張衛清隱晦的瞅了齊振養一眼。估計是想開口提藥丸的事,可又不好意思說出口來,意思是提示齊振濤出馬了,畢竟齊振濤葉凡叫齊叔。而且春宮丸這種東西又有些羞於起齒的,華夏人在這方面還是較含蓄的。

「張局長小葉,咱們進廳里喝幾杯去。這茶也快喝飽了,換換口味齊振濤笑道。

「那好。」張衛清點了點頭,四人進到內廳,桌上早就擺上了酒菜。

張衛清還是很健談的,天南海北也會侃一陣子。在桌子上倒是閑聊,沒有涉及到官場層面的話。當然,估計是葉凡在場,有些涉及高層的一些爛事也不好說。

「張局長,聽說這次中央為了全面提升人才貯備建設,特舊乍二小個班。叫什麼來著一「齊振濤下子好像記不清牲側六

「呵呵,中組部搞的,叫「中央青干班」他們簡稱「中青班」其實是中央搞的一個專門針對青年後備幹部的一個特殊的培班。年齡限制在巫歲以下,但級別必須是正處級及以上級別的官員才行。」張衛清講到這裡時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

「看我有啥用,我才副處,爬到正處的話就是一方諸候了,至少也得三年後看看是否有希望了,唉,,可惜了,不然,」葉凡心裡有些鬱悶。

「不是聽說現在只是由各省推薦、選拔學員,而且要求非常的嚴格,一個省也只有幾個名額,看來有得爭了。而且開學的時間並沒有決定,我聽說好像有人說是明天六月份開學。」齊振濤居然也斜掃了葉凡一眼,略顯意思的笑道。

「你又掃我幹嘛,即便是拖到明年六月,離現在也不過一年左右時間,我也不可能爬到正處位置的。

而且一個省才幾個名額,即便中了大彩上了正處也弄不到手的。

全省有多少正處及以上級別官員,估計應該有幾萬吧。不過今晚上還真有些詭異,齊振濤和張衛清好像都有提點我的意思,不過這個好像跟我沒啥關係的。」葉凡更是鬱悶,乾脆咕嚕一聲幹了一杯悶酒。

「沒錯!離現在差不多一年時間。

每個省的名額限定在銘以內。能進這樣班級學習以後前途肯定會加重許多法碼的,到時那證書往檔案里一放,很是誘人啊!呵呵呵」張衛清隨口笑道。

「大哥,你倒是可以爭取一下。」這時一旁的齊天忍不住說道。聽他這麼一說,齊振濤也隨口笑道:「怎麼?葉小子,動心了吧?」

「動心,動啥心,這個」跟我沒關係。兩位領導都曉得,正處跟副處雖說只差著一個字,但想轉正卻是千難萬難的,也有人說,十副不如一正,說明想扶正的難了。而且,我年齡太資歷什麼都不夠格,呵呵」葉凡故作瀟洒,聳了聳肩,表示自己級別不夠,自己並不多想。其實心裡酸得快掉牙齒了,有這種好機會傻子也想的。

「是跟你沒關係,不過,也許有轉機,葉小子,這麼早就泄氣啦,這種思想可是要不得的。年青人嘛,應該敢打敢拼才對頭。不然,大好機會丟了就可惜了,可惜了。」齊振濤似笑非笑,好像在鼓勵葉凡,好像意思不在止,而且還微微搖頭,嘆息了一小聲,弄得葉凡一頭霧水。

「我」我真的有希望?」葉凡是再也難以保持平靜,忍不住吞吞吐吐的就問了出來。

「張局長,你給預測一下,看看葉小子是否有希望,呵呵」齊振濤一耙子打向了張衛清,十分的詭異。其實齊振濤這樣子說當然大有深意了,當然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葉凡的藥丸了。

「呵呵,從年齡上看小葉是太小了點,明年也不過才引歲吧。算虛歲的話也不過丑歲,不過咱們黨選拔幹部只看周歲,不看虛歲。一個剛滿引歲的正處級幹部,而且像處於小葉這種位置的人升正處的話一般來說都是一縣之長了。

在咱們華夏可算得上是一方小諸候了,好像是有些逆天了。不過就看齊省長的了,有齊省長在這事逆天也許能行,哈哈哈張衛清更厲害,一釘耙又還給了齊振濤。

意思是葉凡能不能上去就全看你齊振濤的了,你可是堂堂的常務副省長,想提拔一個縣長那個還不是一句話的問題。

聽張衛清那備一提點,葉凡的心又直跳將了起來。隱晦地掃向了齊振濤。縣長,當然是葉凡的夢想了。「看我!看我有啥用。咱們黨任用幹部的原則雖說有傾向年青化,但咱們這個國度,論資排輩,資歷、工作經驗還是相當重要的。葉小子太年輕了,資歷不夠,閱歷不足,讓他當縣長,難以服眾。

而且,那可是動輒幾十萬甚至上百萬人口的。所以,即便我是常務副省長,但如果胡亂推人上去的話估計都難以堵住南福幾千萬民眾那悠悠眾口了。不妥!不妥」齊振濤毫不留情,連連搖頭,一番話下來把葉凡的夢想震得支離破碎,心裡涼透了。

「呵呵,齊叔侄本就不敢有如此狂妄想法的。」葉凡擠出了一點笑意說道。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