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三章房間被一美媚搶佔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三章房間被一美媚搶佔了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心取得張衛清的信任時蘭間是不可能衛清!所「日二頭同意讓自己叫他張哥,估計還是沖著那春宮丸而去的。..現在這個純粹只是一筆交易,不過葉凡也相信小隻要自己肯去經營,多次交易過後,自然就會熟絡了起來。人嘛,一熟絡就能產生感情的。

6月2號下午。

葉凡休息夠後起了床,2點鐘準時到了省委黨校報道。因為這次報道規定是在下午進行,也不知什麼原因。

省委黨校在水州白馬路後龍坡,建在一個平緩的長條形山坡上,東西走向直徑達半里之地,深度有多少葉凡就不清楚了。反正是相當的大,一片蔥濃掩映之中露出了青磚蒼瓦,古老的青磚牆上爬滿了地衣苔薛類低等植物。

聽說這裡以前是某個歐州富人建的莊園,解放后被人民政府沒收了,合理的穿插了許多新樓,就成了省委黨校。

今天報名,明天開學。

為了不引人注目,葉凡連自己的那輛牧馬人都沒開來,而是乘公交車步行到省委黨校的。

不過,剛到校門口,現門口那個還算大的停車場上已經停滿了各種牌子的驕車。奧迪、寶萊等,其中桑塔納四型號的最多。裡面也隱藏著幾輛華貴的車子,葉凡也不認識,反正感覺這些車價值不菲的。

「看來來培的公子哥也挺多的,有意思葉凡隨口笑了笑。

不過,在報名時當見到葉凡的年輕時收費的老師也愕然了一下。要知道這次省委搞的「跨世紀英才班,可是副處級及以上級別的。而年齡又要求不能過刃歲。

葉凡看上去稚氣並未完全退去,估計最多舊歲左右。舊歲的副處級幹部還是有些駭人的,而且這次能來的都是安場中的一些強者,稱之為精英。..

不過那兩位女老師轉念間想了想也就明白了,還以為葉凡是某官員的秘書,其中一個戴著眼鏡的中年老師轉爾有些不悅了,眉頭一皺,臉一沉,十分嚴肅的問道:「你們領導是誰?叫他親自來報名,這次培有規定,一切靠自己,不準帶秘書和司機。違反者立即取消該學員的培資格。哼,這裡是省委黨校,不是你們那旮旯府衙。你的領導是來培的,不是來享受的

「我們領導在縣裡葉凡一時之間也沒繞過彎來,一聽說領導就想到了賈寶全,所以隨口答道。

「在縣裡,你的領導也太自高自大了,到現在還在縣裡。明天早上正式開學,省委組織部領導會下來講話。學校有規定,遲到的一律取消培資格,哼1另一個較年青的老師差點嚷起來了,口氣更是嚴厲。

「兩位老師,我們領導沒參加這個培班,是我參加的,你們可能誤會了葉凡人一轉,也就恢復了平靜,趕緊說道。「你」你叫什麼名字,在什麼地方任職?。兩個老師一臉的驚訝,盯著葉凡問道,不過口氣和緩了許多。

「葉凡,魚陽縣的副縣長葉凡乾脆的答道,一邊還拿出了縣政府開的證明和身份證件、工作證等等。

兩個老師看了一遍下,頓時倒抽了一口涼氣,暗道:「此人的身後肯定有大背景,說不定還是京城來的太子爺到鄉鎮鍍金的。

一些老革命家,往往喜歡把他們的孫子一輩人送到基層去吃些苦頭,比如鄉鎮一級,這個。對於以後走上更高一層領導崗位是很有利的。

不然,一個快滿力周歲的年輕人怎麼可能爬上副縣長位置。而且還是一個分管六鎮二鄉的具有極大權力的副縣長。不簡單」

過後,葉凡也感覺有些愕然,兩個報名的老師對他客氣多了。..葉凡當然猜不測兩位老師的心理了。

拿到房間鑰匙后一看,眺,數字還是挺吉利的,如果是曬那就更溜了。著歌兒,直往第六層而去。

這隙實際上就是指第六層的6號房間。聽說這次給跨世紀英才班配置的房間還是較高檔的,每個學員都是一個帶衛生間的單間。

走到門邊,葉凡隨手插鎖,輕鬆的就打開了門,其實這門本就沒鎖。

還未抬眼,裡面傳來「啊,地一聲尖叫聲直冒騰向九天而去。葉凡瞬間愕然,嚇了一跳,還以為遇上了什麼意外狀況。抬頭一掃,掃見了一抹雪白,似半還有兩**在晃蕩著,在鷹眼下連那兩顆艷紅的草莓都看見了,壯如兩顆小桂圓大的東西,似乎相當的眼熱,應該見過此物了。

正在葉凡愕然時。

「呼1

一個像枕頭樣大東西往自己身上招呼了過來,葉凡是什麼身手,口小七段,那當然是熟絡的側身躲過當他再次往四瞧剛「,地一聲關緊了。

裡面傳來一道女子尖刻聲罵道:「牛氓!色狼!混賬東西,敢偷窺本姑娘,定要你死得不能再死,死翹翹,死得爛糊」哼」

反正那姑娘把能罵的髒話全打包拋向了葉凡同志了。

「莫名其妙,我啥時偷窺了,他娘的。還成色狼了,這到底怎麼回事?。葉凡真有些糊塗了,拿出房卡再核對了一番,心道:「沒錯啊!門框上可是明明白白的掛著個牌子,上書膛。莫名其妙嘛!難不成我醉了,把吶看成瞄了。不會吧,昨天晚上雖說也喝了不少,但也沒到迷糊成如此的地步吧1

正在葉凡喃喃時隔壁房間門打開了,出來兩哥們。

一人平頭青年,頜下留著一小撮鬍子。有些詫異,問道:「兄弟,到底怎麼回事,剛才好像生了什麼,一個女的聲音在尖叫。

好像隱隱的還有什麼牛氓什麼的。莫名其妙,在這裡誰敢耍牛氓,活得不奈煩了,這可是省委黨校。自我介紹一下,本人衛鐵青說完指著身旁一個留著藝術長頭的年青人介紹道:,「這位是我朋友錢洪標

「呵呵,你們好,我叫葉凡,魚陽來的。」葉凡笑著自我介紹道,指著房門說道:「我也正感納悶,你們看看,我這房牌應該沒錯吧,這房間明明是我的,剛才一打開門,居然有個女的在裡面,劈頭蓋臉的就砸了一什麼東東出來,幸好我閃得快,不然還真給砸中了。倒霉1葉凡一臉的苦瓜相。

「應該沒錯,兄弟你的是的6號,我的是筋號,洪標的是鉚號,咱們正好是鄰居。這個倒奇怪了,那女的你認識嗎?。衛鐵青一臉詫異,問道。

「不認識,我還沒看清人,就被她給砸了出來葉凡一臉的鬱悶。

「哈哈哈,」兄弟,不會是人家小姐看上你了吧,硬要賴在你房間不走,那正好,有一個女的陪著這黨校生活也有樂子找了錢洪標哈哈狂笑了起來,調侃著。

「哼!一群牛氓!我要到學校政教處去告你們。」門嘎地一聲打開了,冒出一個草果臉蛋的漂亮姑娘來,一身招搖的杏黃裙擺配著艷紅的花邊,身材窈窕,雪白滑嫩的肌膚、豐滿成熟的**特別的性感。

尤其一雙水汪汪帶著怒意的媚眼能讓男人酥軟,微翹上薄下厚的紅唇散著無限的迷人風情,胸前那對高聳豐滿好像隨時都要將上衣裙給撐破了似的。

葉凡一看,心道:媽的,真有捏它一把的衝動!

「告我們,憑什麼?」葉凡冷冷哼道,並沒被那性感的身子所惑。「你偷」偷」那姑娘橫眉喊道,終究偷窺兩個字無法說出口來。

「想說偷窺是不是?哈哈哈」笑死人了,我回自己的房間,還沒問你為何無故撞入我的房的,你居然敢說我偷窺?這是什麼道理?而且,姑娘,你這樣子預先潛入我的房間是不是令人瑕想啊1葉凡調侃樣笑著,抬手一指門稍處。

那位姑娘條件反射般抬眼順著葉凡的手指頭望去,當看見那清清楚楚的泌號牌時臉頓時漲成了豬肝。

嘴裡喃喃道:「怪了,剛才我要開門時一個阿姨正在清理衛生,我還問過她,她也說這房間就是燃號的,怎麼就變成了鰓號,見鬼了。」

「見鬼,這世道上大白天有什麼鬼。這裡肯定是瞄號,我是隔壁的,是胺號,他是瞄號。」衛鐵青也調笑不已,覺得這下子那姑娘鬧了個烏龍,得把氣給找回來。

「姑娘,你還想去政教處嗎?我可是奉陪的葉凡也拽起來了,笑著問道。心裡對這姑娘著實沒有一點好印象,如此凶,不講道理。其實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處於那姑娘位置估計也差不多。

「哼!本姑娘看錯了,有啥稀奇的。哼,有膽的把名報上來,敢自看你家姑娘那姑娘是煮熟的鴨子,肉爛嘴絕對不爛的。

「本人葉凡,來自魚陽縣,有啥招術儘管使出來,呵呵呵,定要奉陪到庇,」葉凡淡定的笑著,戲詭著那位姑娘。

「本人衛鐵青,他叫錢洪標,咱們隨時準備接招。」衛鐵青也是得意仰起了頭,居然幫起葉凡來。看來真應了那句話,遠親不如近臨,所以,三男一女還真昂上勁頭了。

這次的英才班學員,全是各地來的精英官員,而且年齡又不大,一個個都是有一份子傲氣的,估計誰也不是省油的燈。,如欲知後事如何,請登陸凶叭,章節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閱讀!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