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四章副校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四章副校長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第六百零四章副校長

「好好好!本姑娘蔡紅藕,德平來的,咱們走著瞧,哼1隨著噠噠噠聲響起,那蔡姑娘拖著自己的行禮箱,像只辣味十足的紅頭辣椒,滿頭秀髮一甩,還真有點飄柔味道,氣鼓鼓走了。

「娘的,這都什麼事兒,沒理的倒是有理了,倒霉1葉凡摸到了摸頭髮,一臉的鬱悶。

「哈哈哈,女人嘛,從來都是蠻橫不講理的,老弟,由著點吧,不過,既然此女是從德平地區,那旮旯地方來的,窮啊,哈哈哈……」衛鐵青還不忘在背後挖苦兩句。

「當然窮了,鳥都不願拉屎之地。」一旁的錢洪標也不落後,隨嘴又加了一句。

「旁」

地一聲,蔡紅藕抬腳把過道里一隻鐵皮垃圾桶子給踢倒了。拿它當受氣包了,頓時,果皮紙屑頓時撒得滿過道都是。

「這位同學,有氣可不能拿垃圾箱撒啊,你這思想作風可是不行啊,你叫什麼名字。」這時,過道頭正好走來一個戴眼鏡的瘦子中年人,一臉嚴肅的盯著蔡紅藕。

「看到沒,刁蠻女可是要倒大霉了,嘿嘿……」錢洪標小聲沖著衛鐵青和葉凡說道,一臉的興哉樂禍。

「不會吧,不就踢倒了一個垃圾箱子,有啥了不起的。」衛鐵青隨口說道。

「絕對倒霉,你們信不信?」錢洪標有些神秘的,輕聲一笑。

「不會是那位眼鏡男來頭不小吧?」葉凡有些遲疑,湊過去問道。

「兄弟厲害,一猜就中了。沒錯,那人叫林德池,黨校副校長,聽說為人非常的死板,從來都是板著臉孔做人。

人家都說他是什麼的,去年蒼海市有個正處級幹部在黨校學習,就因為在樹下抱著一女子被他瞧見了,結果還落了個處分取消了培訓資格。

後來那幹部回去后立即被撤職了,現在到政協養老去了。呵呵,茅坑裡的臭石頭疙瘩,又臭又硬的。」錢洪標居然在背後編排起黨校副校長來,膽子也夠大的了。

「哥們,你厲害,敢編排林副。」一旁的衛鐵青豎起了大拇指。

「我哪敢,背後發幾句牢騷罷了,二位兄弟千萬得保密,不然死定了,呵呵。」錢洪標人一激靈,感覺自己好像是過了一些,作賊似的趕緊掃了林德池那邊一眼,感覺到林德池估計是聽不見才放下了心思。

「我是蔡紅藕,德平地區組織部派來參加培訓的。林校長,我……我……」蔡紅藕滿臉漲得通紅,現在後悔得直想撞牆。

居然會被人稱作『鐵面』的林德池副校長抓了個現形,這下子可是慘了。

如果林德池硬要抓住此事不放的話至少得落下個通報批評。那種結局就太慘了,所以,蔡紅藕那俏臉上連細密的汗珠子都滲了出來。

「看到沒哥們,我的預言很准吧,這娘們立馬倒霉,至少通報批評。要知道黨校是最注重學員們的思想品德、行為方面教育的。剛才蔡紅藕的表現太糟糕了。而且,這還沒開學呢,她就撈了枚苦果子吞了,報應啊1錢洪標一臉的乾笑,其實是興哉樂禍不已了。

「通報批評,那個不會吧?也太嚴重了一點。」葉凡小聲說道,有些不信,不就踢了個垃圾筒罷了,又不是什麼驚天大事。

「不會,絕飧鱸諭餉嬉殘硎切攏但在黨校內就是大事了,從蔡紅藕的行為上看那思想是極為不健康的,接受再教育是肯定的了。咱們這次的跨世紀英才班來的學員全是各個部門的尖子,聽說省委組織部要求黨校一定要嚴格要求學員,從自身抓起,處處以身作則,提高動手動腦能力,自己能做的事一定自己做等等……」衛鐵青一臉正色說道。

「我什麼?你剛才的行為是一種什麼行為?黨校內的一花一草一木一樓都是黨校的門面,你這樣子的肆意破壞,就等於在打黨校的門面,給黨校臉上抹黑。這種思想千萬要不得,從思想上說,你已經有了污點,從根源上說,你這是舊的惡習沒改,估計在下面工作時習慣了,這種作風可是要不得的。這是一種極為不嚴謹的作風,要是遇上大事,像你這樣干,那是會出大問題的,這種事……」

林德池已經開始對蔡紅藕進行再教育了,理論那個可是一套一套的,從馬列主義到***思想,從修正主義到批判主義等等,從虛幻主義到現實問題,從黨的宗旨到幹部的良好習慣,反正是滔滔不絕。講得蔡紅藕早就汗涔涔快濕衣裙了,頭都快垂到乳峰子上了。

葉凡一看,不行了,看林德池那架勢,這樣子下去蔡紅藕鐵定落下個通報批評下常

這個在黨校被通報批評那個可是要記錄入檔案的。對於蔡紅藕來說,是個永遠都無法抹去的污點,為了一點小糾紛給人家造成如此大的傷害那個有些不道德了。

左右掃了一遍下來,頓時有了主意。

迅速後退,拿起另一個鐵皮垃圾桶沖向了蔡紅藕,當然是裝著沒看見林德池的樣子,老遠就大聲嚷嚷道:「紅藕,怎麼還沒收拾掉,磨磨蹭蹭的幹嘛?真是麻煩1

這邊乘著大聲喊叫的機會衝到了鐵皮桶旁邊,拿起鐵皮桶,『小李刀』悄然使出,『鐺鐺』幾聲微想過後,被蔡紅藕踢倒的垃圾桶立即就被小李刀捅破了幾個大洞。

葉凡轉過頭去,悄悄收起了小李刀,反面沖蔡紅藕使了個眼神,此女子也不是傻蛋,立即心領神會。

裝著有點生氣樣子,還蹬了蹬小蠻腳,沖葉凡嚷道:「你還好意思說,說是去拿好的垃圾桶去了這麼久,東西倒出來了不收拾一下就跑了,害得我在這裡還被,還被……」蔡紅藕裝著相當親昵樣子說著,又掃了林德池一眼。

「紅藕,別急,我不是回來了。剛才發現這垃圾桶壞了,本想拿去倒了,結果撒了一地都是。」葉凡故意拿起那個被自己小李刀捅破了幾個洞的垃圾桶說道,轉頭看了林德池一眼,裝著不認識他樣子,很有禮貌,說道:「同志,你能不能讓一讓,我好收拾垃圾。」

「到底怎麼回事,同學,你叫什麼名字,這垃圾是怎麼搞的到處都是的。」林德池口氣和緩了許多,問道。

「我叫葉凡,是魚陽縣來的。剛才發現這垃圾桶快滿了,正好要出去,本想隨手帶出去倒了,誰知抓手上走了幾米才發現撒得到處都是。原來是桶破了,後來正好紅藕路過,我叫她收拾一下,我去找垃圾桶去了。」葉凡隨機扯了謊,不過心臟還是跳得相當的厲害。這個面對如此死板的鐵面副校長,而且還扯謊,是冒著相當大風險的。如果被識破的話,或者說蔡紅藕沒配合好露出了什麼馬腳那麻煩就大了,根本上就是在玩火。

「原來是這樣,嗯!小同志不錯,你叫葉凡是不是,我記下了。」林德池居然罕見的露出了一絲淡淡的笑意,點了點頭就要蹲下來一起收拾垃圾。

「同志,我自己來就行了,反正手都髒了,別再髒了你的手。」葉凡趕緊阻攔道,伸手麻溜的收拾了起來。當然,蔡紅藕也是趕緊蹲下身子,也顧不及臟臭了,拾著東西。

「誰說的,你都不怕臟難道我林德池還怕臟?咱們更應該共同維護黨校的清潔。這個不但是面子上,也應該用在心上才對的是不是?呵呵,我走了。」林德平收拾完后拍了拍手,一語雙關的說著走了。

「看來林副校長是一個正直的人,並不像那些只懂得夸夸其談屁事都不幹的官員好得多。現在這樣的好官不多了,還有人稱他們為老古董。其實老古董也有他們的優勢,他們堅持原則,一心為黨,一心為民。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咱們這些混官場的人學習的榜樣。」葉凡感觸頗多。

見蔡紅藕收拾完后一聲不吭,轉身就要走,葉凡調侃樣子笑道:「怎麼?我可是救了你,連聲謝謝都沒有,這世道,好人難做啊1

「你算是好人嗎?我為什麼要謝你,剛才這事本來就是因你惹出來的。要不是本姑娘被你氣的也不會發生這事了,罪魁禍首可就是你們三個。

本姑娘恨不得拔你們皮,食你們肉,還想道謝,門兒都沒有,哼……」蔡紅藕尖嘴利牙,毫不留情的,含沙射影,直接就倒打了一耙,葉凡不但沒功,反而過錯在自己身上了。說完后噠噠噠拖著她的行禮箱下樓了。臨在樓梯口時還狠狠地瞪了葉凡一眼。

「**!這都什麼事?老子這好人做得真是失敗。」葉凡喃喃著一臉的苦笑。

「兄弟,怎麼樣?最毒婦人心,這句名言你都忘啦?」錢洪標一臉的乾笑。

「兄弟,你估計被她記恨上了,你沒看見,在樓梯口拐角處那眼神,娘的,太可怕了,想起來就顫慄,噬人之母狼。這個,被一個娘們記恨上兄弟你可就有得大霉倒了,哈哈哈……」衛鐵青一臉的興哉樂禍,得意不已。

「唉……」葉凡一聲嘆息,進了房間。

整理好后正躺床上休息,這時響起了叩門聲。。.。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