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五章意外的訪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五章意外的訪客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以為是隔壁兩叮一鄰居束撫了,打開門看。..到是略感來的居然是跟盧偉非常要好的朋友。也就是水州四秀裡面的老大魚泰。

水州四秀裡面是老大魚泰。老二花逍遙。老三盧偉,老四盧雲。這個水州四秀的外號當然是他們自己封的。也許是圈內人士隨口給取的外號罷了,並沒有多大的噱頭。

「葉哥。你好魚泰先打了個招呼。

「嗯!是魚兄弟,你怎麼會找到這裡的?先進屋再說。」葉凡笑道。其實魚泰已經刀歲了,比葉凡大多了。不過前次在酒桌上硬被盧偉逼著他稱呼葉哥的。

「我是聽盧偉說的,說是葉哥你也要來培。剛好,咱們還是同學了,我也參加培。以後倒是可以天天接近了,呵呵,」魚泰很是隨和。笑道。

「魚泰,以前聽說你在省財政廳工作。現在位置換了沒有?。葉凡問道,想起縣裡給自己那一筆勸萬的款子到現在還被玉史介給扣在省財政廳就窩火。這筆錢只能看用不到手。的確惹人惱。

「位置是換了一下,現在財政廳監督檢察處任處長魚泰謙虛的說道。

「那得恭毒你老弟陞官了,前次還是副的,這下子就扶正了。」葉凡笑呵呵道喜。

「道喜可得有禮物的是不是葉哥,再說咱們可得叫你一聲哥。當哥的就是做大了。呵呵」魚泰開玩笑道。

「行!你老弟說要什麼禮物?」葉凡也笑道,給逗樂了。到是想起一件最合適魚泰的禮物來。

「開個玩笑。葉哥別再意。不過我聽偉仔說是葉哥手頭上有一種神奇的藥丸,能助興的,呵呵魚泰有些不好意思,說道。

「你想試試葉凡似笑非笑。

「試試也好,偉仔說是很好用,能大展雄風。..這個。能在女人面前展露次把雄風也露露臉子。

不過聽偉仔說是那藥丸很難求。配利的原材料很昂貴的魚泰干聲笑道。

「是很難求。不過你既然叫我一聲葉哥了我還會再乎那一顆藥丸嗎?。葉凡隨口說著,從皮包里掏出兩個瓶子遞給了魚泰,說道:」給你兩顆,此丸叫補龍丸比世面上的寶龍丸厲害多了。間隔半個月用一顆就行了。雖說是純草藥配製的。無副作用。但用的頻率過繁對身體也不好葉凡小聲交待道。

「謝謝1魚泰稱了聲謝。收起藥丸后從皮包里掏出了一個精緻古樸盒子笑道:」借花獻佛小以前我家祖上留有幾株長白山參王。這一株估計有刀年成份了,給伯父伯母補補身子。」

「魚泰的們還講這些嗎?收回去。」葉凡臉一下子板了起來。有些不高興了。

「葉哥見外了。這東西我早就準備好了。前次偉仔到古川時本來叫他帶去的,可是他走得匆忙給忘了。所以今天我隨手帶來了。絕沒有其它什麼意思的魚泰話語真誠。

葉凡也就乾脆地收下了,心裡打定主意準備什麼時候去魚泰家拜訪一下,隨手搞點什麼好貨去就是了,算是還一個人情。

「魚泰,玉史介你應該知道葉凡隨口問道。

「當然知道。咱們財政廳的紅人。第三把手。除了廳長。常務副廳長外就數他了魚泰笑道,但並沒顯得多麼的恭敬。

「他是直接分管你的領導嗎?。葉凡笑著問道。

「不是。我是屬常務副廳長蔡寶升管的魚泰瞥了瞥嘴,渾沒在意樣子。轉念想到什麼似的,問道:「葉哥,是不是你有什麼事擱在玉史介手中?。

「沒有。玉史介是魚陽名人,我是隨口問問。呵呵。」葉凡打著哈哈,暫時還不想把勁萬被扣的事給露出來。..魚泰雖說跟盧偉非常要好。但並不等於跟自己要好。

這個要看以後的交往而定。魚泰現在顯得如此的親切,還不是看盧偉面子上的。葉凡很不想假手於人,討什麼人情的。

「葉哥,走,咱們找個地方喝幾盅,還有一個朋友介紹你認識一下魚泰笑道,很是熱情。

其實盧偉在葉凡到水州的時候就有交待過魚泰,叫他一定要多照顧著點葉凡這個大哥。多交往。

此刻魚泰對葉凡顯得親熱當然是看在盧偉面子上的,他自己跟葉凡不就見過一次面,談交情那個肯定是沒有了。

不過魚泰此人跟盧偉關係很鐵。所以像對待盧偉一樣對待葉凡了。

而且隱晦的聽盧偉說是葉凡這個大哥很有本事什麼的,魚泰也非常好奇。魚泰也知道。盧偉下口稱之為大哥的人肯定有不凡之處,不然,以盧偉的傲狂脾氣怎麼肯屈居人下的。

就在這時候,響起了叩叩的敲門聲。打開門一舁。現是錢洪標和衛鐵青。錢洪

!葉老弟咱們辦算是認識了,同班同學,現在又晚上聚一聚怎麼樣?。

不過葉凡想到剛才魚泰說是介紹自己認識人的事。想到魚泰也許不喜歡外人隨便插入的,所以正想拒絕,魚泰卻是轉頭看著葉凡。葉凡知道魚泰在徵求他的意見,也就點了點了頭。

於是笑道:「正好,咱們都是同班同學。認識一下,我叫魚泰。這位葉凡。是我大哥。我已經在,老王獸記湯,訂好了桌子,還有一個朋友。也是同班的,大家湊一塊剛好可以認識一下。」

「那好啊,真他娘的痛快。一來就認識了這麼多朋友。還是咱們的培壬班好啊!說了這麼多忘了介紹自己,我叫錢洪標,交通廳建設處的錢洪標嚷道。又指著衛鐵青笑道:「他的官比我大,農業廳的副廳長。我叫他衛哥。呵呵

「魚泰,財政廳監督檢查處的魚泰掃了衛鐵青一眼笑道。態度大方。並沒顯得妾么的恭敬。

「你們都是正處或昏廳了。就我那頂破帽子最魚陽那窮旮旯縣來的。一個小副縣。呵呵。葉凡打趣道。

「葉哥,現在你的官比我們不過我相信就你那陞官度咱們是拍馬也趕不上的魚泰笑道。

「哦!看葉老弟面相。應該在刀左右。能到副處,著實了得啊1衛鐵青微笑著說道,不過有些奇怪的掃了魚泰一眼。估計心裡在想。你明明歲數比這位葉老弟大,怎麼還叫他葉哥。而且你來自堂堂的好部門財政廳。他只不過來自一個窮縣的副縣長。這裡面就有些耐人尋味了,難不成這位葉老弟是紅色家族下來鍍金的,不然難以解釋為什麼魚泰會稱呼他葉哥。

一旁的錢洪標也不笨,也想到了這一茬。不過兩人也知趣,雖說心裡疑惑但也沒有說出口來。也許這個是人家的秘密。不足為外人道也。

「葉哥的確了得。兩位可能還不知曉。葉哥畢業到現在不到一年時間。能提為副處完全是靠自己打拚上塞在當鎮長時就曾經為鎮里弄到過上億的投資,呵呵。我想。就憑這一點就足以值得傲人了。」魚泰為葉凡吹噓著。

「了不起1錢洪標和衛鐵青同時贊道。臉上也隱隱的露出了一絲驚異神色。

「呵呵。都是魚泰在吹噓。你們手上隨便經手的都是上億的錢款,跟你們相比那個只能是小兒科了。」葉凡趕緊謙虛了一番。

一番話下來。幾人便初步的熟絡了。

三人都有弄車來,不過車沒停在學校。而是停在離學校不遠的一個地下停車場里。葉凡的牧馬人還停在楚天閣葉府,所以就鑽進了魚泰車裡。

剛進車子屁股還沒坐穩實。電話卻是響了。

「葉凡。我是宋貞瑤。聽說你到黨校培是不是?。宋貞瑤說道。

「是的,昨天晚上剛到的。唉。都沒來得及拜訪你一下,對不住了。」葉凡趕緊說道。這省委組織部部長千金打電話來可是個好兆頭。葉凡早就打算用藥丸去釣這隻千金了。

當然,葉凡並沒有其它什麼打算,只是想通過跟宋貞瑤的接觸能連上她老頭子宋初傑這一條線。

這可是尊大神。如果能靠緊點的話以後那絕對是受用無窮的。當然。這個靠近也是有一定學問的,不能表現得太急,給宋初傑留下一個,急燥不穩的壞印象。

也不能太露骨,在人家眼中成了一官迷。會弓起人家反感。這個火候要掌握得剛好,而且要不著痕才行。

「呵呵。本姑娘現在就給你一個將功補過的機會,晚上你請客就是了。」宋貞瑤居然拋出了這麼一句話。葉凡反而感覺十分的詭異。以著宋貞瑤的小家碧玉脾性,根本就不可能會有這樣露骨的表示的。難道她愛上咱了,想到這些葉凡的心臟感覺好像都快跳了起來。

「中!那咱們就「老王獸記湯,見葉凡隨口笑道。

「掛了電話後葉凡略顯歉意,轉頭跟魚泰說道:「魚泰,估計還將有二三個朋友也要來。說是叫我請客,你看方不方便。如果不方便我乾脆叫她們改天了。」

「有啥不方便,葉哥的朋友便是我魚泰的朋友,我最喜歡接交朋友了。沒事。請他們一起來,咱們正好可以盡興魚泰想都沒想,直點頭。

「沒錯。多幾個,人喝起來更帶勁,老衛你說是不是?」錢洪標估計天生也是個,愛熱鬧的主兒。在一旁也嚷開了。

「嗯!我們能認識一下葉老弟的朋友正好。」衛鐵青微笑著點了點頭。

幾人到了老王獸記湯。

  • (快捷鍵:←)
  • 官術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