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六百零六章拉幫結夥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六百零六章拉幫結夥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朱生。..

您到了,請問要幾號見到葉幾那板略彎著身子,熱情的迎了上來,話語中帶著恭敬味兒,令得一旁的魚泰和錢洪標等人都有些莫名其妙。

「你們認識?」錢洪標忍不住冉道。

「呵呵,來過幾次,就熟絡了。

王老闆。

今晚不是我請客,是這位魚泰老弟,他已經訂了房間。

不過那湯可得整正宗些。」

葉凡笑道。

四人剛坐下,門還沒關上。

傳來一道「哈哈哈,的笑聲道:「魚泰。

你老弟可是捷足先登了,這次讓你搶了先機了,下次得找回來。

「曹哥,誰叫你起步得晚。

這可是怪不得我了。」

魚泰站起。

快走到門外想迎,葉凡也跟著站了起來。

不過轉眼現錢洪標和衛鐵青也站了起來。

不久。

進來了一個老成年青人,滿臉笑眯眯的。

掃了葉凡跟錢洪標三人一眼,有些驚訝,不過沒出聲,看向了魚泰。

「曹哥,我跟你介紹一下。

這個是從魚陽縣來的葉凡大哥,歲數雖說比我跟偉仔都小得多,但我倆人都叫他一聲大哥,呵呵。」

魚泰介紹完后不吭聲,掃了那個曹哥一眼。

那個曹哥稍微遲疑了一下。

估計正在考慮如何稱呼了。

要知道曹勇此人一直想連上盧異那條線,想打入盧偉那個小圈子中去,可是一直沒找到機會,這次好不容易魚泰答應給磋合一下,曹勇早就欲欣喜欲狂了。..

這位姓葉的雖說面相上看去最多刀歲。

又來自偏僻的魚陽,級別職務絕對高不到哪裡去的。

所以曹勇一時有點遲疑,想叫葉凡大哥又覺得有些掉價。

自己可是在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處長。

雖說在二處里實際上還有一個副部長直管著,只是二把手,但對於副廳級及以下的官員還是具有一定的殺傷力的。

因為省委組織部的幹部二處負責考察省委管理地級及以上市領導班子、領導幹部。

對領導班子換屆、調整配備和幹部的職務任免小交流、待遇、退休等提出建議;負責對市委組織部長的考察審批和縣黨委一把手的備案審查工作。

負責縣領導班子換屆人事安排方案的審查批複工作,掌握縣處級備案幹部葉凡一個,縣級幹部當然沒放在曹勇的眼裡,不過如果不如此稱呼的話肯定會在盧偉和魚泰心目中留下一些陰影的。

估計自己想打入盧偉那個圈子的希望立馬就落空了。

所以曹勇猶豫了片刻,一狠心,張嘴正想稱呼「葉哥,時哪知葉凡已經搶先一步上前,伸手握了過去,笑道:「是曹哥啊,魚泰叫你曹哥,那你當然也是我葉凡的曹哥了,很高興能認識你。」

葉凡這一番冒頭到是令得曹勇頗感滿足的,一下子就在其人心中留下了個初步的好印象。

「呵呵,葉哥。

曹哥可是在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工作魚泰一語道出了曹勇的底細。

又轉頭沖著錢洪標兩人介紹道:「這裡還有兩位朋友。

一位是衛廳長,一位是錢處長几人交談著進了包間。

因為葉凡的朋友宋貞瑤等人還沒到,所以幾人都在喝茶聊天等著。

葉凡也在心底里猜測著宋貞瑤找自己到底何事,沒有事宋貞瑤絕不會無故找自己的,自己又不是貌賽潘安之非。

揣摩了一陣覺得是毫無頭緒估計是沖著自己的「後宮玉顏丸小來的。..

這廝不禁在心裡苦笑道:「唉,俺都快變成走江湖,專門賣狗屁膏藥的小販了「各位兄弟,咱們都是同班同學,雖然是一個臨時頭組合的培班。

但也說明咱們有緣份是不是?」錢洪標突然開口笑道。

「嗯!肯定有緣份了。

南福省這麼大,六千多萬人口,咱們以後也許是低頭不見抬頭見了,說不準什麼時候大家又湊一塊了魚泰也是淡淡笑著。

「既然大家同班有緣,而且咱們幾個一天時間就認識了,我相信我們幾個會成為鐵杆好朋友的,何不組成一個小團體?雖說黨校培沒有多少課程上的壓力,但我想班上也有好幾十號人,估計遲早都會紮成一堆堆的。」

錢洪標提議成為小團體。

「嗯!洪標講得沒錯。

開學后班上肯定會選班幹部選班委。

咱們這個小團體至少得有一位同志上位才行,也好照顧著點大家。

要知道黨校的評語對你們這個跨世紀英才班的學員來說相當重要,也許會影響你們一輩子工作提拔主升的。」

曹勇點了點頭,道出了點利害關係。

「嗯!我贊過咱們人員還太少。

各位同志再扎芒動各種關係,再多拉幾位同志加入,偉人不是說過,人多力量大嘛曹老弟雖說不在黨校培。

但也是咱們這個小圈內人士。

也許還能起到外援的作用,呵呵」衛鐵青副廳長呵呵笑道。

這四人就衛鐵青的級別最高。

達到副廳。

其它四人曹勇、魚泰、錢洪標都是正處級,就葉凡的級別最低了。

所以葉凡也甚產說話。

只是附和一下。

衛鐵青儼然有點老大自居了,從歲數上說他剛好刃,級別擺在哪裡,當這個團伙的老大也無可厚非。

不過在五人裡面曹勇的職位特殊,人家可是省委組織部幹部二處的處長。

省里地方上的廳級官員的考核就是由他們這個處負責的,雖說曹勇還不能決定一個,正廳級大員的官帽子,但對於一些副廳級別的官員還是擁有很大的殺傷力的。

在官場體制中從來就有這麼一個說法。

組織部出來的官員跟普通衙門相比,無形中好像是會高半個級別的。

曹勇現在是正處,高半個級別正好是副廳了。

差不多能跟衛鐵青平起平坐了,而且曹勇的能量肯定會更大一些,雖然衛鐵青是副廳級別,但能墨未必有曹勇大的。

「嗯,衛廳長講得對,人多力量大。

咱們就分頭行事,招兵買馬了。

以後需要我出力的地方大家儘管說。」

曹勇點了點頭,顯得相當的隨和。

掃了衛鐵青一眼,笑道:「我提議由衛老哥擔當咱們這個小團體的頭怎麼樣?蛇無頭不行,一個小團體,即便是再小也得有個頭才行,不然不利於平時開展什麼活動,爭取咱們應得的利益。」

「對!對!對!我舉雙手贊成錢洪標跟衛鐵青是從小玩到大的當然是舉雙手贊成了。

「不過本人到是認為,既然是個小團體。

有正職也有副職是不是?呵呵,以後團隊中人員增多了,咱們這個小團體揮的能量肯定會更大了。

對於衛老哥,我沒什麼意見小他當之無愧的是咱們這個小團體的大頭目。

不過,本人還有一個小建設,另外再搞個二頭目出來,也好配合衛老哥開展工作。

不然有時事務多衛老哥一個人忙不過來就麻煩了是不是?剛才大家也聽說過了,這位葉哥雖說現在魚陽工作,但能量卻是非同一般。

他在當鎮長時就弄來了一個億的投資,這個即便是對於一些縣太爺也是難辦到的事。

而且葉哥從海大畢業才一年時間,才刀歲的年紀一舉提拔到了副處級位置,手中直管著六鎮二個鄉,其實權比一些常務副縣長的權力還要大,我魚泰很佩服他。

所以,我提議由葉哥來擔當這個第二小頭目,配合衛老哥開展工作,為咱們這個小團體謀福利怎麼樣?曹哥呢,純粹是在相助咱們了,呵呵呵」魚泰大誇葉凡,想推他上去。

「不行!不行!魚老弟,這個千萬不妥。

說句實話,在咱們這個五人小團體中,我的級別是最近的小年齡也最資歷淺,身在一個窮旮旯縣。

說起能量,哪能比得過你們四位老兄。

我覺得曹老哥較合適擔當這個二頭目。

呵呵」葉凡趕緊推辭,覺得自己的確太嫩了。

錢洪標當然不會再爭了,他那邊兩個人已經爭到了大頭目個置。

所以他跟衛鐵青暫時處於觀望狀態,想等這邊三人組合推出一個人來后就直接點頭了。

「葉老弟,我認為魚老弟講得再理。

雖說老哥我歲數比你痴長了幾歲。

現在都巫了,只比衛老哥小几個月。

風風雨雨,一路坎坎坷柯也才爬到正處位置,想起來有些心酸啊!老弟你前程更大。

提拔度前所未有。

當然。

這些都是老弟你靠自己能力應該得到的個置。

咱們這個社會是個講究能力的社會,所以,這個二頭目你葉老弟當定了。

不要再推辭了,我和魚泰。

相信洪標都會支持你的是不是?而且,我只是從旁協助你們,算是幫點邊了。

曹勇有理有據,直接就把這張網往葉凡身上罩去,弄得葉凡有些莫名其妙。

心道:「老子又不是廳級大員,這個曹勇的表現就太令人揣測了。

他身居省委組織部,手掌南福地方廳級官員的考核大權。

怎麼說也沒有拍我這小副處馬屁的必要,真有些匪夷所思氨。〔〕